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6、盗猎者来了,你得离开这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6、盗猎者来了,你得离开这儿……

清晨的光线格外柔美,薄雾中的时间轻流慢淌,窗前小桌上,茶气氤氲。

我斜靠在床头,捧着速写本画昨天的小狼崽们。我笔头上画着福仔,心里却总想起另一匹狼,身边的空气仿佛都是他的呼吸。我越画越困惑,索性立起速写本试探亦风:“你觉得这是谁?”

亦风了一眼,继续埋头忙他手里的活儿,嘴角拉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是格林小时候?”

晃眼看像格林,看来还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觉。

“不是格林,”我拂去画面上的炭笔碎末,喃喃地说,“是福仔……你也觉得像吗?”

“画由心生,是你太想他了吧。”亦风并不在意,“小狼崽都长得差不多。中国狼不像北美灰狼那样毛色丰富好区分。老狼当初看见格林的视频时,不也说咱格林跟他当年那只小狼长得一模一样吗?哦,昨晚我给老狼打电话,告诉他我们拍到了一窝小野狼,老爷子乐得直拍大腿呢。呵呵,他如果看到这些幼崽,多半也会想起他的小狼……”

“可是福仔不光长得像格林,他的动作、神态、个性,还有顾家的那股劲儿,我一看见他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好像格林又回来了……唉,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在我心海里翻腾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暗潮,不知道哪里才是倾泻口。“狼和狼一个样。”我想起老狼的话,真的是因为我太思念格林,才会把福仔画成了格林的影子吗?我抱着膝盖蜷缩起来,下巴轻轻搁在膝头上,边想心事边看亦风干活。

亦风从一早起来就拿着狼窝边的那个矿泉水瓶和家里的矿泉水瓶研究。他迎着光线,仔细比对水质,看了好半天,才把瓶里面的剩水小心地倒进纸杯,拿放大镜观察瓶身、瓶底。最后垫一张湿巾,用镊子一点点剔下瓶身缝隙中的泥土,在湿巾上呈放射形地揉开。

我忍不住问:“小狼都拍到了,肯定没人去过狼窝,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瓶子指不定是大狼从哪儿捡来的。你还琢磨它干啥?”

“正因为没人去过,所以才有意思。大狼从哪儿捡来的瓶子,捡来干什么,你想过吗?”亦风用舌尖尝了尝纸杯里的剩水,吐掉,又喝了一小口矿泉水,展开了得意的笑容。他略微倾斜纸杯:“瓶子里装的不是矿泉水,而是狼山谷中的山泉水。”他把揉散了泥土的湿巾放在我眼前,指着外围的黄沙和内圈细腻的黑色:“瓶子上的泥除了狼洞口的沙土,还有黑色的淤泥,这淤泥是溪边才有的。昨天在视频里我们看见小狼崽用这瓶子舔水喝,你说大狼拿瓶子干什么用?”

我睁大了眼:“他……他打水给小狼喝?!”随即不相信地摇摇头,“用不着吧,水源那么近,小狼自己下去喝不就……”

“你忘了,发现狼窝的头几天,水源地被我们装了摄像机,大狼能让小狼去冒险吗?你再往前想想……”亦风打开面粉口袋,把新矿泉水瓶在面粉上一压,“我记得你在一号水源地,狼新挖的水坑边发现过一个淤泥上的压痕,你看看是不是这样的。”

我一比对,的确是这样的痕迹,虽然听亦风分析的那会儿已经有了猜测,可真正面对证据的时候还是惊讶坏了。什么狼竟然会用人的容器?!

“更有意思的是他们从哪儿拿到这个瓶子的,昨天我就注意到了,”亦风把放大镜塞到我手里,“你看看,相同的生产日期,连喷码上文字的缺口瑕疵都一模一样,狼窝边的这个矿泉水瓶绝对是我们的。而我们所有的瓶子都是统一收捡在屋后,没有外扔过,那就表示这匹大狼来巡查过我们的小屋,还特地叼走了这个瓶子,大老远叼回山里去用。我们去找他们的窝,他们却早就来过我们的窝了。”亦风得意地笑完又尴尬起来:“咱们和狼现在已经搞不清楚是谁在监视谁了。”

亦风分析的前半截有道理,可是后半截……我总觉得有什么细节不对劲。真的有狼来过吗?什么时候?我们的瓶子都是盖好了放在屋后,以备冬天存水用,狼就算可以叼走瓶子,但他又怎么拧得开瓶盖儿呢?这瓶口上没有明显咬痕啊……我努力在记忆深处挖掘。

“等等!”一闪念间,我脑袋里有条线索搭了上来,“我曾经在山里掉过一个瓶子!就是遇见这匹狼的时候。”我翻到速写本中“龙狼”的画像:“对!就是他,当时我正在喝水,冷不丁发现他就在我身后,吓得我把水瓶滚到山下,那个瓶子没盖盖子,后来我顾着逃命,那瓶子就丢在山里了。”

“是你丢的啊?”亦风大失所望,“这么说,狼没来过咱家?”

“肯定没来过,但是可能有狼跟踪过我,否则那么大的一片山脉,要发现草丛中的一个水瓶,没那么容易。”

“是龙狼叼回去的?”

“我想不太可能,龙狼被人抓过,泽仁不是说了吗,他对沾有人味儿的物件儿很排斥。况且他当时慌着逃跑都来不及,哪有心思回来捡瓶子?”我回想着那天在山里的情形,“照理说,野狼一般对人都很警惕,不会碰人留下的东西……或许还有不那么怕人的狼在跟着我?”

亦风或许悟到了点我的心思:“你怀疑是……”

我咬着嘴唇,目光落到了他手里的矿泉水瓶上:“我以前每次带格林出去玩的时候,总是给他带一瓶水喝。如果叼水瓶喂小狼这事儿是格林干的,我就不会觉得意外了。”

亦风把手中的矿泉水瓶揉捏出咔咔轻响,他眼里那点光随着思索越来越明亮,终于一扬眉毛,表情尤为激动:“等雾散了,我们去把各处的摄像机都收回来,充满电。明天再去狼窝布控,这次我一定要拍到大狼!”

第二天,我们带着七台隐蔽摄像机和一个长焦,确定了更完美的观察角度,再次来到狼洞边,却发现狼洞显然很多天都没有狼居住的迹象了。

就在我们以为狼并不排斥我们的物品和味道的时候,他们却又消失了。到底是什么狼叼走了我的水瓶也就此无解。狼的想法和行为就像一个错综的迷宫,永远不知道往哪里走才会柳暗花明,永远不知道迷宫里的一道道小门是什么颜色。

我和亦风寻找了一圈,又沿着水源地查看,依然有狼爪印,我猜想狼肯定搬不远,因为后山是他们最后的安全住所,而狼洞所必需的水源只有这一个。还要不要继续追踪?又或者暂且不要打扰,以免母狼不安心。对我们而言知道小狼在就好,来日方长,等他们长大跟随父母捕猎,有得是机会遇见。

“慢慢接触吧。”我在水边一处草垛子上坐下,抬头望望对面山头上的隐蔽帐篷,“咱们的帐篷放了那么久,狼也没迁窝,可见他们是不排斥我们做邻居的,但是要在他家门口装摄像机,狼不干。以后我们还是远观好了。”

“行。”亦风微笑着坐下,俯身在溪水中洗手,“只是今儿什么动物也没见着,可惜。”

亦风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我猛然滋生出凉意。不错,今天山里有点过于安静了。我起初还以为是狼走了,使我觉得空落落的是心理作用,但亦风这么一说,我更不安了。我环视四周,平日里上山,野兔、旱獭满山跑,而今天一路上来,什么活物都没看见,连鸟声都静了。只有极具威胁的猛兽出没才会有这样肃杀的气场。恍惚中,我仿佛听到一种怪兽恫吓般的低吼,我侧过耳朵搜寻方向,脊梁僵直,神经紧绷,人像冰雕一样冻住了。大难临头的感觉似乎越来越强烈……

亦风将冰水往我脸上一掸,笑道:“发什么呆?”

“别闹!你听!”我恐惧地瞪大了眼睛。

亦风一惊,竖起耳朵……无名指山背后,那声音贴地潜近,开始翻山了。

摩托车?!这野狼出没的深山里怎么会有人来?两人的寒毛立了起来。亦风急忙抓起我的手,几步跑上斜坡,就近躲在灌木丛后面,摸出望远镜扫视声音的方向。

“但愿是过路的,但愿是过路的……”我祷告着,但心里清楚这山上根本没有通路。

亦风定住了,拍拍我,指指右侧的无名指山梁——两辆摩托车,摩托车后搭着一个大箱子。两个人,其中一个汉人打扮,戴着一副晃眼的白手套;另一个藏族人装束,猩红头巾蒙着脸,戴一顶灰帽子。他们从山梁往我们这下面看,灌木丛藏不住我们,那两人正在停车向我们张望,过了一会儿,下车,坐在车前山坡上。他们在山上,我们在山下,遥遥相望,看不清面部表情,只感觉白手套一手遮着阳光,一直在俯看我们。他们没有望远镜。

“这边山陡,摩托车下不来,先坐会儿,等他们走。”亦风靠后坐下,既然藏不住,索性不躲了,“兴许是牧场主过来巡场吧。别自己吓自己。”

我可没有亦风那么乐观,我清楚记得他们上山来时的那种压迫感,这后山上不会有无缘无故过路的人,更不会有无功而返的主儿。何况他们不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坐下来盯上我们了。他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可能对方也把不准我们是谁,五分钟过去了,双方依然无声对峙。

我打开了摄像机,尽量拉近镜头拍下他们的影像。十分钟,二十分钟,四十分钟……越来越不对劲,他们肯定不是这里的牧场主,如果是,无须打望那么久,只需要借着山谷的回音大大方方喝问一声:“你们是谁,到我牧场来做什么?”可是他们并不喊话。时间的撞击声越来越响亮,我的心跳比秒针快了一倍。亦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也感觉到了这并不是一种友善的对视。如果狼的目光是紧抓七寸的“狠”,那这种目光就是蚀骨挖心的“毒”,唯一阻隔我们的是摩托下不来的山坡。不能这么耗下去,亦风给泽仁打电话求援。

山坳里没信号!与我们对峙的人也在打电话,再不撤怕是走不了了。

我心慌意乱,其实在对峙中我们已经意识到来者不善,只是不敢确认,长久以来隐藏在暗处的盗猎者竟然在荒山野岭跟我们撞上了。能盗猎就能抢劫,反正都是违法的勾当,不在乎多一件。我们带着那么多摄像设备、笔记本,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藏是藏不住的。

放下电话,我迅速把相机收进背包,抽出摄像机的储存卡悄悄塞进袜子里,即使设备被抢,我也留下了他们的影像。我从地上抠了把泥灰,在脸上擦开,扣低帽子,尽量埋汰,只要我逃得出去,回头再找他们算账。我留下一个不起眼的隐蔽摄像机绑在背包的肩带上,开机。我拉开衣袖,手腕上还记着这家牧场主的名字“旺青甲”,我反复念着,记住。

亦风把木棍递给我,一人一根,这棍子原本是我们登山用的,顺带驱狗防狼,没想到最终却要用来防人。亦风的脚步再没有了遇见狼群时的从容。

我们的车停在主峰背后,小指山、无名指山和中指山之间的两个山垭口是必经之路。眼看那两个人还坐在山头没动,但愿他们没打人的主意。

我们开始顺着山夹缝不显眼的地方翻上垭口,边走边听,他们没有追来。我们不敢松懈,加快脚步,在缺氧的高原急速翻山,让我们头晕目眩。眼看快到山梁了,摩托车声陡然逼近,原来他们就等着我们上山呢!

“别怕……”亦风可能还想说“有我在”,但他根本喘不过气来,出现了高原反应的症状。

山垭口原本是片开阔地,可是我们绕左,他们向左,我们绕右,他们向右,脚力对摩托车,跑是跑不掉的,除了勇敢别无选择。

两辆摩托车已经堵住了去路,灰帽子先开口:“你们做啥子的?”

我看见亦风扶着木棍走到了摩托车另一侧不远处坐下喘粗气。我尽量镇定:“我们是拍风景的,你们呢?”

白手套笑嘻嘻地答道:“上山打猎。”他没有蒙面,汉人,成都郊县口音。

我心想你倒老实,伸手掠过背包上的摄像机镜头,触发红外线拍摄,问他:“你们打到什么了?”

“啥子都打。今天就打了些土狗(旱獭)。”白手套说着,好像注意到我的摄像机,一蹬摩托绕到了我左后方不远处。

四人呈十字对峙。

蒙面的灰帽子似乎无所顾忌,他的眼睛从头巾的细缝里打量我的背包,又扭头瞄了一眼亦风手里的摄像机,用藏式普通话追问:“你们就两个人啊?”

“不啊,”我故作轻松道,“朋友在后面。本地人。”

灰帽子将信将疑地往山下看。

我作若无其事状又问:“你们打土狗卖到哪儿,多少钱?”

“卖到广东,两百多一只……”灰帽子下意识地回答着,收回目光,“刚才看你们好像就只有两个人啊。”他斜过摩托,左脚撑在地上,右腿微抬,似乎要跨下车来,这一下车就难保他想干什么了。

我又恨又怕,这种连番试探不是好兆头,我往旁边走了几步,尽量和他拉开距离,侧过身也向山下望了一眼,其实是防备身后的汉人。

“这山上有狼你不怕啊?”灰帽子说着理理袍袖,右手探进了怀中,轻微地绕了两圈。我的心都快炸出腔子了,这手绕牛皮绳掏狗棒的准备动作太熟悉了,凶器一旦亮出就再无挽回的余地。

“当然怕啦!”我赶紧吁了口气,冲亦风大声埋怨道,“旺青甲他们怎么还没上来,我快背不动了。你喊他一声。”我声线发抖,不过爬山上来心跳气喘倒也自然。

牧场主的名字一说出,灰帽子的右手停住了。

亦风心领神会,立刻接话道:“老爷们儿上厕所,你催啥。叫扎西上来接你好了。”说着向我们要去的山垭口背面用藏语大喊,“扎西,上来帮忙!”

扎西是村长,盗猎的估计知道他。灰帽子空着手从袍怀里伸了出来,他不下车了,扶正摩托,使个眼色,两人一溜烟跑了。

摩托车刚消失,我和亦风急忙翻过第一道山垭口,离开了最危险的地方。

紧张劲儿一过,两人都感觉体力不支,于是放慢脚步往第二道山垭口行进。

“糟,快看!”

山下四辆摩托载着一伙人正在会合,其中两个正是我们刚才遇见的灰帽子和白手套,而他们此刻正在互相交流着,抬头望我们的方向。

亦风用望远镜一套:“不成,赶紧走,他们在指我们!”

我才松弛的神经又绷紧起来。盗猎者一会合,发现我们没有援兵,他们反应过来了!

我们扛上摄像机,火速翻山。刚跑了几分钟,就听见摩托车猛轰油门向山上追来。

亦风的哮喘发作了,我一把抓过他的包袱和摄像机:“快!你先走!”

亦风身上一轻,甩开长腿,冲上山,跨过围栏,真的就跑了……

哎呀,这个人。仗义的话是我说的,我哭笑不得,咬牙背包,冲向围栏!只要跨过围栏,就能阻隔摩托车,前方的那道围栏似乎成了生死的界限。狂奔中,时间仿佛停止了,我猛然想起刚来草原时那三匹曾经抢在我们车前飞跃围栏的狼,这一瞬间,我才真正体验到了他们的感觉,我突然觉得自己也是盗猎者枪口下的猎物。

我翻过山梁,连滚带爬地逃到山下。亦风把车发动了,使劲喊:“快!快!”

摩托车声已经到了山梁。我刚跳上车,还来不及关门,亦风就一脚油门冲出山去。

车绕上了公路。我拍着胸口,大声喘气,再看来时路,那四辆摩托在山梁上的围栏边停住了。谢天谢地,围栏救了我们。

亦风紧握方向盘,额头上青筋涨跳:“遇到人比遇到狼凶险多了。”

我按住哆嗦的膝盖,把矿泉水往头上浇,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靠在椅背上,闷声不语。

这是与盗猎者第一次正面遭遇,彼此都不明底细,我知道如果再遇见他们,就没这么侥幸了。惊魂略定,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这次狼迁窝,不是我们的原因,而是他们最大的威胁者来了。

一回到小屋,亦风立刻把车罩上迷彩车衣。

虽然我们沿着狼山之外的公路绕了一大圈回来,但我们的小屋在狼山第一道山脉上,在盗猎者活动范围内,如果他们沿着山脉游走,白色越野车很容易被发现,我们的住所也会随之暴露。荒山上,一个简陋的小破屋原本不醒目,盗猎者也不会去招惹原住民,但如果他们发现这屋子里住的是两个毫无根基的外地人,还藏着价值几百万的装备,情况就不一样了。到时候我们的人身安全都会面临威胁。鸡蛋壳一样的单砖墙,三毫米薄的玻璃,一脚就能踹开的层板门,在无人的狼山上住了那么久,我们头一次感到害怕。

我裁剪不透光的帆布做成窗帘,以备每次外出时遮上,不让外人看到屋内的东西。我从工具箱里找出一把单薄的挂锁,钉在房门上,这是我们仅有的可以用来加强防备的东西。

做完这些,我心跳稍缓,回到桌前,把摄像机的卡插入笔记本。在山垭口堵截我们的盗猎者被我肩带上的隐蔽摄像机拍了下来。我皱紧眉头,在电脑上回看视频。从进屋起,我就没说过一句话,这让亦风有些忐忑。

“我刚才不是故意丢下你的,我一心想着下山开车……”亦风歉疚地坐下来握着我的手,“对不起。”

我回握了他一下,眼睛没离开电脑。我没生他的气,只是不认识视频背后的我。我原以为,像我这么烈性的女子,有朝一日遇上我痛恨的盗猎者,定然会像电视里的英雄那样义正词严,可是今天我才知道当真正孤立无援地面对一帮法外之徒时,大义凛然没那么容易,荒无人烟的旷野里只有强弱之分,没什么正义和法律可言。挂着笑脸周旋逃逸,这种感觉是那么不痛快,那么窝囊,但这就是现实,因为我们处于弱势。

“不怪你,求生避害是人的本能,我们都是平凡人。”我关掉电脑,闭上了眼睛,尽量让羞愤降一降温。我不是专家,不是环保主义者,不是反盗猎英雄,我仅仅是一个想孩子的妈。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事,我重返草原时,只期望能找到我的狼孩子,从没料到会一步一步跟盗猎者越来越接近。我怀疑自己的胆量和能力。没有人不珍惜生命,也或许,英雄都是被他比生命更在乎的事情所逼出来的。

小屋里安静了很久,只有屋檐下的鸟儿们回巢的声响,夕阳渐渐沉到了狼山背后。

“盗猎的没从这面下山。”亦风放下望远镜,转眼看见我一脸苍白,“你还好吧?”

我用手指肚轻轻揉着不停地跳的眼皮:“我很害怕。”

亦风摸摸我的头,转身在屋里来来回回踱了好几圈,犹豫道:“那明天咱们还去狼山吗?”

亦风的意思我明白,通常盗猎者看上某个区域,投毒下套,再陆续收猎物,会连续多日在这里出没,直到这片区域已经没有盗猎价值了才会离开。我们如果顶风上狼山,再次遭遇盗猎者的概率就非常大。但是,也正因为盗猎者已经进山,那窝小狼的处境才更加危险。当母狼离家打猎时,小狼有时会毫无心机地出窝玩耍,他们跑不快,极容易被盗猎者抓住。

“要去!”我觉得盗猎者之所以山上山下与我们对峙了那么久,可见他们也心虚。咱们怕,是因为不明底细而感觉到威胁;他们怕,是因为本身就干着亏心事。我还是相信邪不压正。我想念我那可能在山里浪迹的格林,我牵挂那一窝小狼,尤其是与格林极其神似的福仔,我不想让他重蹈格林的覆辙,被盗猎者掏窝。

“把隐蔽摄像机都装上,这次我们要监视的不是狼,是进山的人。”

“好!”亦风合上笔记本,动作之快似乎生怕我会改变主意,“现在趁着泽仁还没睡,我们马上去找他认一认这些人,万一再遇上,死了都不知道谁宰的你,那才叫冤。”

他拉我上车,直奔泽仁的源牧去了。

泽仁一家围在笔记本前看盗猎者的视频。

“停!停!”泽仁手一指,“这个藏装蒙面的我认得,他是农区来的,几年前到我们寨子里当上门女婿。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爱赌,欠了一屁股烂账。”

草原上的人换装不多,一年到头就那么几套装扮,所以即使蒙着脸也能彼此认得。虽然另一个汉人没人认识,但只要摸清了其中一个人的情况,我们心里就有底了。

第二天凌晨五点,我们早早上山。

一早一晚是狼群出没的时段,盗猎者不会选择这个时间,而我们宁可碰见狼,也要避免再遇到人。

夏季天亮得很早,湿地的雾气向山上轻柔地涌动,我和亦风蹲在中峰山梁上观察动静。

“没人吧?”我悄声问。

亦风摆摆手,继续用望远镜扫视山谷。

“快看下面!”亦风猛然激动起来,“十点钟方向!”

我依言看去——山谷里,一只大狼正背向我们小步快跑,这时段上山果然有意外收获。

我心跳加速:“盯住他!没准儿会发现新狼窝。”

那匹狼暂时没察觉我们,他径直奔向一大丛茂密的灌木,嗅着地面绕了一圈,朝山上山下张望了一会儿,钻进了灌木丛。过了一会儿,灌木丛里冒出了两只大狼,他们伸展前腿撑地,又像做俯卧撑一样绷直了后腿畅快地伸了个懒腰,像刚睡醒的样子,不紧不慢地去溪边喝了点水,出山了。

我目送狼的背影消失在晨光中,站起来拍拍草屑,问:“你看清了吗,总共是三只还是两只?”这距离有点远,我把不准进去的那只狼是不是出来的两只狼当中的一只,但愿亦风在望远镜里看得真切一点。

亦风若有所思地放下望远镜,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喃喃道:“你觉不觉得有一只狼的步态挺像格林?”

“真的吗?你看清了吗?!为什么不叫他!”

“雾太浓,我也不确定,但如果狼窝迁到了这个地方可不安全啊,你看,下面没多远就是昨天盗猎者会合的地方,摩托车印子都在。”

我紧咬住嘴唇,身上一阵热一阵凉。我一直疑心格林就在这群狼当中,我真不想错过他一丝一毫的线索,如果对狼怀有深厚的感情,就很难保持客观冷静,虽然狼已经离开,我还是决定下去看看,哪怕有一点点怀疑,我都要去求证。

这是无名指山脉的东侧,那个狼现身的灌木丛在靠近谷底的地方。

我们杵着木棍刚下到半山腰,亦风就有了发现:“瞧,狼的藏食。”

我定睛一看,在不远处的狼道边,干草浮土虚盖着一个小猎物,只露出白色的脑袋,是个死羊羔。

“我去瞧一眼!”亦风兴奋地走过去,“哟,这羊剥了皮的。”

“站住!千万别动!”

亦风正要伸手拨开干草,被我一声大吼吓得定住,连手指都不敢轻举妄动。我几步赶过去,抓紧亦风的手臂稳住他,用木棍在死羊和亦风脚边一阵戳探。

啪!!狼夹子爆出了地面,就在亦风左脚前!弹了他一脸灰土,他的脸色更加难看,急忙也用木棍把周围的地面又戳了个遍。

还好,就这一个,是个大号狼夹,有小脸盆那么大,鲨齿咬合,力道能夹断牛腿骨。

“幸亏发现了,幸亏发现了……”亦风的冷汗裹着尘灰往下流,似乎除了这句再也说不出话来,刚才若是他再往前半步,腿骨必定夹断。

我翻看用作诱饵的猎物,这是个兔子般大小的羊羔。夏季的羊羔生得太晚,入冬之前来不及长大,这季节母羊顾着吃草,根本无暇理会小羊。这只羔子不是饿死的就是病死的,又干又瘦,牧民通常剥了羔子皮,羊身弃之无用,正好被盗猎者收来做饵。死羊后腿有一道切口,我用指头探进去一抠,掏出一颗蜡封的毒药小丸。

“又是夹子又是狐狸药,手法够狠的!”我用纸巾裹好药丸揣进裤兜,将驱蚊花露水洒在羊身上,用气味警告狼,这是人动过手脚的东西。

狼夹子死死嵌进木棍里,咬合太紧掰不开,我也不打算把狼夹子给盗猎者留下,干脆拔下狼夹子尾端的链子,将就木棍挑在肩上。两人继续下山。

亦风盯着我挑在身后的狼夹子,心有余悸:“你是怎么反应过来的?”

“荒山野岭哪儿来的羊羔?”我的语气像孙悟空在教育唐僧,“狼有了猎物为什么不给狼崽反倒藏在一边?何况被人剥了皮的羊,狼是不放心吃的。盗猎者出没,凡事都得小心。”

“这个陷阱,狼会上当吗?”

“大狼估计不会,小狼没经验,说不准。”我深吸了一口山间的空气,沉淀在灵魂深处的往事倾泻下来,“我见过盗猎的下夹子……那时候,格林就在我身边,他吓坏了。”我的心里空空落落的,还有那缠绕在一起的失望和希冀。或许,我和格林呼吸着同一片草原的空气,经过一样的地方,却看不见摸不到对方。格林还在不在山里?我还能不能遇见他?也许我们会无数次错过,但是哪怕在他曾经驻足的地方停留一下,也能给我些许安慰。

我们一路搜寻可疑的陷阱,渐渐走到了山下看见狼的区域。

我们下山才发现这里到处都是灌木丛,不知道刚才那个疑似狼窝的灌木丛是哪个。两人正东张西望地走着,眼前白光一闪,一匹大狼从右侧的灌木丛中跳了出来,扭头就走。我们吓了一跳,明明在山上看着两匹狼离开,没料到这儿还有藏着的狼。

我压抑已久的期望井喷了:“格林!格林!”

我刚喊了两声,身后的灌木丛里中“嗖”地一下,又蹿出一匹大狼,甩甩尾巴,向山上跑去。

我们竟然走到了两匹狼的中间,他们潜伏的地方都离我们不足十米。这会儿他们各自向着两个方向头也不回地撤了。这儿到底藏着多少狼啊?我不敢喊了,万一这儿是狼窝呢。虽然连着吓了两跳,我们心里却并不恐惧,因为我们一路走来动静不小,特别是破坏狼夹子的时候更是明显。狼一直持观望态度,至少他们是容许我们来的,不愿意接近我们总有他们的考量。

“你看清了吗?有没有格林?”

“都不是。”我又高兴又遗憾。高兴的是狼群就在我们身边出没,调皮地观察我们;遗憾的是亦风看见的那个疑似格林的狼可能在我们下山前就离开了。

我和亦风打望四周,安静了。我试探着凑到第一匹狼跳出来的灌木丛前张望。整个灌木丛圆乎乎的,像一个郁绿的蒙古包,灌木丛上面缀满了绿豆大的紫白色小碎花,暗香萦绕。灌木丛下有三条踩得溜光的通道可以进入,里面很黑,内外光差之下看不透灌木丛里的情形。我侧耳听了听,又用电筒探照,没狼。我好奇地爬了进去。

我爬进去才知道灌木丛里其实并不像外面看的那么黑暗。晨光从枝叶中漏进来,每一片叶子都像琉璃一样透明,小风吹过叶片仿佛能掀起珠玉般的玲珑声响。隐蔽在幽暗的灌木里,从枝叶缝隙中可以观望外面的动静。这里面不是狼洞,地上有两个舒适的浅沙坑,用手背一试,其中一个还留有狼的体温和熟悉的狼味。不知道格林有没有在这儿睡过。我交臂伏低,把下巴放在手腕上,卧在浅窝中,贴着沙土里那一丝丝狼的余温,只想让它慢一点、慢一点凉掉。我翻过身,仰躺着看灌木的花顶,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放在嘴里慢慢嚼,自言自语:“可惜啊,格林,老妈真笨,如果我是你的亲生妈妈就好了,用鼻子嗅一嗅就知道儿子来过没有。儿子,你要是再回来,闻到老妈的味道,记得回来找我哦。”我抿嘴一笑,拈出嘴里嚼软了的奶糖,粘在灌木的一根枝丫上,捏紧。

躺在鲜花点缀的“灌木蒙古包”里,我试着用狼的视角往外窥视——我们在山梁的藏身处、我们走过来的路线甚至在山腰拆狼夹子的地方都看得一清二楚。我浅笑着,心里涌出一股酸涩,还以为他们没发现我们呢,真傻。

“灌木蒙古包”里凉幽幽的,即使太阳暴晒的时候,这里也会凉风习习。香花轻飘慢落,沾在我发梢鬓角。闭上眼睛,露融花开、流水莺啼、风梳草面……万物有声,我的心情逐渐平和下来,像海潮刚刚退去的沙滩,柔软而温润。

就让我神游一会儿吧,用狼的耳朵聆听这个世界……

如果不是看见狼群从这里进出,谁知道狼在山里竟有这么浪漫的“别墅”。

享受了十多分钟的山间小憩,我爬出“蒙古包”,羡慕道:“狼可真会找地方,还是双床位的标间呢。”

亦风也刚从另一匹狼的灌木丛中钻出来,那丛灌木貌似还要大,亦风笑道:“那个更牛,总统套房!看来我们扰狼清梦了,真对不住。”

狼只有在产子季节才需要洞穴。从前我一直纳闷儿,既然他们平日里不钻洞,进山以后又凭空消失到哪里去了呢?这些小憩套房的发现,让我们心里踏实多了。这满山灌木丛的地方,狼群真要悄然藏匿,盗猎者是甭想搜出他们的。唯一令人不放心的就是少不经事的小狼。

绕道探查狼的别墅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剩下的时间我们得抓紧,露水一干,摩托车就上得了山,到时候遇上盗猎的可就麻烦了。我拿了四个隐蔽摄像机去小指山,亦风拿了三个留在无名指山,两人分头布控。

我在盗猎者可能通行的路线和视野广的角度分别布下三台摄像机,尽量做到隐蔽。还剩一台,我准备把它安装在水源边,不指望拍到狼,但可以看看盗猎者活动期间动物的流量。

我看上小溪边一处低矮的草垛子,摄像机装在草垛后面,只露摄像头出来,上方又有密草掩盖,不仔细看绝不容易发现。只是附近没有低矮的灌木可以固定机器,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手上的木棍被捕兽夹夹住的那一截长度正合适。我没有切断木棍的工具,于是我坐在草垛子上,手脚并用,转动捕兽夹的夹口,一点一点磨断木棍。

还差一点儿就磨断了。我正干得带劲儿,听见身后有蹚水而来的脚步声,估计亦风已经完成工作了,就剩我还在这边磨蹭。

我抹了一把汗:“你等我一会儿,就快好了。”

身后的亦风默不作声,只是缓慢地向我靠近。

我抓住木棍两端,用力蹬捕兽夹,咔嚓,木棍终于弄断了。我长舒一口气,专注的精力一放松,忽然觉得背后气氛不对,那粗重的呼吸声不像亦风,难道是盗猎者?一股寒意贯穿全身。我脑子里似乎已经呈现出盗猎者端着猎枪对准我后脑勺的画面。

“谁?”

他不说话。

我握紧了木棍,僵着脖子慢慢转身……

神啊……太美了!是一头高大的梅花鹿!

从未在野外与一只鹿面对面,梅花鹿在溪水中亭亭玉立,山谷间贴地涌动的雾气使他如同站在云端。梅花鹿每移动一步,柔光薄雾便在他修长的腿间衍射出光晕,宛若踏梦而来。他清秀的脖子上绕着一圈早已褪色的彩带,耳朵上有一条象征放生的黄丝结。他并不怕人,侧过头看我,长长的睫毛排成袖珍的芭蕉扇,呼扇呼扇,卷起的酥风一下子就把我扇到了天上,而那双柔媚脱俗的大眼睛又把我从云端给勾了回来。粉红的晨曦,淡紫色的山岚,山涧的青葱一片,还有我的影子一起融化在他幽深的眸子里,让我情不自禁地在他的眼波里游啊游啊。

上一次隔着山谷遥望他,而现在却近在咫尺,他的气息都能温暖我的手背。我屏住呼吸,生怕吹散了这个曼妙的梦幻。我虔诚地抬手,舒展指尖,想摸摸他的鼻翼,正巧他也伸头过来。

啵儿!我的手指送进了他的鼻洞,湿的!热的!这是真的!他打了个喷嚏,躲开我的手,轻眨美睫低头嗅我的味道,把我的围巾嚼进嘴里品尝。在如此安详境地,与秀丽的生灵有这种亲密接触,我心里好感动,好希望亦风也能看见,想想又有些懊恼——在这样的仙境,怎么说也得飘逸长裙才搭调,而我居然穿着脏兮兮的冲锋衣,还把手指插进神鹿的鼻孔里。唉,太煞风景了。

我轻轻拉回围巾:“这个不能吃哦。”说着得寸进尺地摸到了鹿的肩背……脖子……耳朵……他没有鹿角,只有一对已经锯掉的角桩。摸到他的角桩,让他敏感了,不满地晃晃脑袋,轻轻顶了我一下。我一个趔趄,踩在捕兽夹的链子上,叮当声响把我从想入非非中拽了出来,我这才记起自己的正事儿和随时可能出现的盗猎者。

“这片山上有只放生鹿,盗猎者眼馋他一年多了……”我脑袋里闪过索朗的话,慌了。

“盗猎的来了,你得离开这儿!”我使劲推他。

他不走,从容悠逸地看着我。

“快离开这儿,危险!”

他温驯地继续上来叼我的围巾。我急了,抓起捕兽夹和木棍对敲,把捕兽夹口使劲掰开又猛地弹合,在他面前撞击出当当的金属声响。金属声震得他扑打耳朵,显得惊恐难受。

“别怪我,我宁可让你怕人!”我咬着牙,做出凶狠的样子,振起双臂吆喝,把半截木棍向他挥舞。梅花鹿小步后退,眼里充满了疑惑,他望了望山腰,转身隐入最后一缕雾霭中。

“你敲什么敲?整那么大动静!赶紧装好监控撤退。”亦风从山腰下来了。

“鹿!是那只放生的梅花鹿。有这么大!这么高!”我连比带画。

光秃秃的狼山上,盗猎者来了,他可怎么躲啊!

返家的路上,我望山兴叹。阳光清朗了原野,雾岚消散,我好害怕我们这时候看到的一切美好也将随雾而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