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2、与狼为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2、与狼为邻

大约一个星期,小狼们的狼毛就换完了,撕扯肉食的时候也更加带劲儿,估计他们的新牙已经长出来了。飞毛腿长得身强力壮,跑得比从前还要快。我不再担心了,辣妈是个称职的妈妈。

今天,大狼们都不在家,小狼们正在山谷里练习逮兔子。

说来邪了门儿,今天这些野兔活腻了吗,非要往这片狼窝老巢的山谷里钻?原来这里有三大诱惑——大片的苜蓿、清洁的水源和剩肉。野兔是要吃肉的,特别是到了冬末春初没草的季节,野兔挖出雪下的虫蛹也能凑合充饥。春荒时,我们在雪中给狼投食死牛羊的监控里就曾经拍到过野兔来啃肉。刚开始我们以为野兔把羊毛误认作干草,后来才发觉这家伙确实会挑拣一些少油的地方啃干肉。野兔的体质和肠胃都远胜于家兔,为了活着,他们没有更多的选择。

现在是夏季,野兔肉食量不多,只是偶尔开开洋荤,而狼山谷中就有不少被小狼啃剩下的牛肉干,最关键的是肉上面带有兔子生存所必需的盐分。趁着大狼不在,兔子们大着胆子出动了。

兔子敢偷狼的肉,这逆天的情况可并不多见!

这群兔匪中老兔子最奸猾,叼起一点碎肉,一蹬腿儿就闪了,小狼们别想追上他。而年轻兔子则贪心了些,翻来找去,总想挑拣一口好肉,于是兔为肉死,正好给小狼提供了练手的机会。

逮兔子最能干的是飞毛腿,她不光速度快,而且比较务实,专挑那些跑不快的半大兔子下手,哪怕老兔子离得再近,她也不去白费力气。因为那些老兔精,总喜欢坐成“夜壶状”,把最有弹力的后腿藏在肚子下面,每次都在小狼离他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弹射逃出,严重打击小猎手的自信心。尽管时机和猎物都挑选得不错,飞毛腿逮到小兔子的成功率仍很低,十拿九空。

福仔比较贪大,总是费力气去追肥大的老兔子,他大概觉得要弄个大家伙才够三兄妹吃饱吧。

小不点腿脚不太利索,追不上兔子,不过他知道和哥哥姐姐配合,逮到兔子以后,福仔也不会亏待自己。

野兔的眼睛瞳仁儿很小,外鼓的眼珠子镶在有棱有角的脑袋上,一望之下凶光炯炯,哪怕死了也不减犀利。

小不点爱吃兔子,但是他不能忍受啃兔头。亦风说:“小不点肯定是在小屋啃羊头的时候,被死羊眼瞪吓过,留下了心理阴影吧。”确实,他似乎很怕无意中也和死兔子对上眼,或者这么说吧,无论兔子还是旱獭,凡是带眼睛并能用眼睛瞪他的脑壳,他都不吃!只要死兔头一对准他,他掉头就跑。

每次看到他吓成这样,我们就又好笑又为这娃娃的前途担忧。小不点,求算你心里的阴影部分面积啊。兔子瞪你你都受不了,咱以后打牦牛了,那牛眼睛一瞪,你该咋办哩?

在后山守望狼窝的日子里,我们时常猜测,哪一匹狼是当初叼水瓶喂小狼的?哪一匹又是辣妈的“如意狼君”?因为按照狼群的组织架构,辣妈的对象也就是这个狼群的狼王。

元老?肯定不是,他总是对七分半和龙狼客气恭敬,俯首帖耳。

龙狼?也不可能,毕竟他身有残疾,恐怕难以胜任“总舵主”的职位。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七分半?七分半正当壮年,而且他经常平举起尾巴,龙狼和元老都对他特别恭顺地亮过肚子。我们第一次见到七分半时,就被他凌厉的目光和处变不惊的气度所折服,按说狼王应该是他了吧?但是……我总感觉七分半不像是辣妈的丈夫。我似乎没见到过辣妈对他有特别亲近的举动,不仅如此,有一次七分半接近飞毛腿时,辣妈恶狠狠地把他赶出了育儿圈,还在他屁股上结结实实地咬了一口。

见到这个情景,我心里一下子就平衡了:“呵呵,看来接近小狼会被辣妈咬的,也不光是我嘛。”

除了这些被我们认熟的狼之外,我更怀疑狼王有可能在中峰山坳里的那四只狼当中。他们总是在狼山的外围活动,昼伏夜出,像幽灵一样出没,往往在我们每天清晨进山之前,他们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能感觉到他们,却始终看不真切。我们常常在清晨看见七分半、元老、龙狼这些留守看窝的狼在兴高采烈地搬运和储存一些猎物,并且和小狼们一起进食。这些食物显然是那四只狼夜里送来的。

亦风说:“他们像一个部落。老弱病残留在家负责照看孩子,年轻力壮的出去打猎养家。”

“嗯,七分半不是总舵主,没有狼王夫妇俩都在家待着享福的道理。七分半应该是育婴堂的堂主或者说是狼窝的警卫队长,而外出狩猎的那四只狼当中的头领才会是狼王,因为狼王要指挥作战。”

深入狼群那么久却没看到狼王,确实是一种遗憾,奈何那四只狼只在深夜或凌晨回家,送回食物,看看孩子。只有那么一次,在白天的时候,亦风的镜头在很远处的草场上捕捉到一只在草丛中潜行的神秘大狼。从露在草面上的腰背部看,他腰部下塌,我们猜想他肚子一定坠得很重,是装了一肚子的肉肉回来的。那大狼走到狼渡滩草场就停下来了,他不打算进山。

一看见那大狼回来,辣妈老远就从狼窝的山坡上撑起身来,飞快地奔跑到狼渡滩的草场上,夹着尾巴使劲摇,欢天喜地地迎接那只狼。辣妈跑到大狼跟前,又撒娇又乞求地舔那只大狼的嘴,吃大狼反刍给她的食物。

大狼隐藏在草丛中,被高草和冻胀丘遮住了大半个身子,实在看不清面貌,仅从草面上露出的比辣妈高出一头的体格来看,那是匹大公狼。他给辣妈喂食完毕,就匆匆离开了。

不一会儿,辣妈舔着嘴唇掉转回来,再把食物嚼细了喂给小狼。

七月七日,这天小狼们显得异常亢奋,特别是到傍晚的时候,福仔和飞毛腿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一趟一趟地往山顶上冲。七分半和辣妈也陪着他们一块儿狂跑追逐。元老依旧乐呵呵地看他们玩耍,每当小狼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就伸爪子使个绊。龙狼瘸着腿儿跑不快,小不点也行动不利索,他俩就扭在一块儿打闹,还时不时地吆喝出犬吠一样的腔调。

“今儿怎么那么激动?是有什么好事儿吗?”

我和亦风难得看见大狼小狼都在疯玩儿的场景,忍不住多观察了一会儿,忘了出山的时间。

到了六点多,一片雨云遮来,山里下起了暴雨,我们急忙收拾器材躲进帐篷。

等雨停了,天已经全黑了。没有月亮,也看不见山路,即便我们带了电筒,也没胆子在这狼山上走夜路。我们商量来商量去,谁也不敢果断做出撤离的决定,越商量越晚,最后两个人只好留在了山上。帐篷周围至少我们熟悉,若是摸黑在山里走夜路,指不定会遇上什么。

我们巴望着快出月亮吧,至少让我们看清楚周围的东西,但是乌云当空,老天爷干脆瞎了眼似的一抹黑。气温也越来越低了。

隐蔽帐篷内的面积只有两平方米大小,我们都不想在里面闷着,无奈外面的草地上又是湿漉漉的,也没法坐,两人就在帐篷外搓着手,围着帐篷转圈取暖。我们的登山鞋弄湿了,脚指头在湿鞋里捂得特别难受。亦风想生堆篝火烤一烤,可惜我们捡回来的牛粪都被大雨淋透了。

我把鞋袜脱了,晾在帐篷边,光脚踩在软软的长草上,一弹一弹,虽然草面是湿的,但是走起来很舒服。

“亦风,你试试。”

亦风把鞋子一脱,那酸爽!

我一切的享受感都没了,赶忙捂着鼻子:“拿远点,快拿远点,要出人命的!”直到亦风把鞋放到七八米外,我才放开捂鼻子的手。

“等月亮出来就好了。”亦风搓着手,“不知道小狼晚上都干些啥。”

“他们白天太闹腾了,这会儿可能都困了吧。”

话未落音,山谷里就有一只小狼像小猫似的叫了一声,怪腔怪调的。少顷,其他小狼也开始吱吱呜呜地起哄。

“嘿嘿,你听,他们白天的闹劲儿还没过呢!”亦风高兴极了,“好可爱的声音,头一次在狼山里,大半夜听见小狼哼哼呢。”

“还不快拿录音机!”

接着就是温柔引导的一种声音:“嗷呜——”小狼也跟着叫:“嗷、嗷、嗷、嗷呜。”

“狼妈在教小狼学说话了。”我拢着亦风的耳朵悄悄说。这种欣喜不亚于听到孩子第一次喊爹妈。

“小狼不是第一次嗥了,说不定早就喊过‘爸爸妈妈’了。”亦风摸透了我的心思,“你不记得了?福仔和小不点在我们小屋住着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也嗥过,那声音才应该是呼唤爸爸妈妈呢。”

“哦,是……那时候是奶声奶气的婴儿啼哭,比起当时,他们现在已经是童音了。”我竖着耳朵欣赏小狼夜嗥。

有的小狼叫得不像样,家长在纠正他的声调。有个小狼刚想嗥长一点,气儿不够又给呛回去了,一个劲儿咳嗽。有的小狼更喜欢由着自己的性子瞎嗥,杂乱无章,对面山上就爆发出一阵“叽叽呜呜嗷”的“争吵声”,好像小狼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在七嘴八舌地争执:“你教得不对,听我的。”“你才不对,别听他瞎说。”

我们根本辨不清谁是谁。还是辣妈的声音最温柔动听,也最容易被我们识别,她一引导,小狼就模仿她。小狼们借着静夜的回声吊嗓子。叫声越来越有样,渐渐能发长音了。他们互相在攀比谁的音更高。

我和亦风越听越有兴趣,偷偷议论着。

“今天留下来还真值得。我就说他们今天咋那么兴奋,原来是晚上要开演唱会了呀。”

“这个演唱会可能是小狼的出窝礼了。”我感觉狼的每次群嗥都是有意图的。

“出窝?”

“差不多了吧,小狼已经四个月大了,能跟着大狼去学打猎了,不用窝在家里了。”

“你是说他们要走了吗?”

“嘘——听!远处有狼在回答小狼呢。辣妈也许是在教孩子们怎么跟远处的狼叔叔狼阿姨们打招呼。咱们的小狼要出窝了,跟附近的邻居喊个话,让他们多多关照。”我自顾自地陶醉着,想象着,“嗯,这声是喊舅舅……这声是喊姑姑……这声是……”

“喊他二大爷。”亦风很讨打地坏笑着接嘴,“狼妈妈亲自教的母语就是标准啊。咱们格林小时候的狼嗥还是你教的呢,教得忒差,差点入不了群。”

亦风打断了我的想象,我正想生气,一听到后面的话,又伤感起来。小狼在极力模仿母狼的音调,格林当初也是这样竭尽全力模仿我,甚至模仿我常常哼唱的那首歌《传奇》。如果李健听说他写的歌把狼给招来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我微笑着,耳边仿佛又听到了格林当年哼歌的声音:“呜——呜——呜——嗷——嗷——”唉,格林,歌声还在,来自“嗷星”的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不对啊,好像有一个狼嗥声中真的带点《传奇》的旋律,那腔调依稀耳熟!我止住亦风的絮叨,侧过耳再仔细听,没了。到底是幻听还是真实?

“刚才的声音,你听到了吗?”

“没有啊,什么声音?”亦风很茫然。

难道那是我的幻听吗?我的呼吸有点急促:“敢不敢喊格林一声?”

“……”

话一说完,两人都心虚地沉默着,有点回到现实中的状态——我们在狼窝的山里面,四处是游狼野兽,谁有胆量站出来喊那么一嗓子?话说回来……我们敢站在这里是不是胆子也忒大了点儿?

“我觉得还是不出声要好一点。”亦风提出了理智的建议,“就悄悄听吧。”

还是要安全第一吧!我正有些犹豫的时候,我们的后方,中锋山坳里也响起了长声:“嗷——”

“你听,那四只狼也开始向狼窝这面喊话了!”亦风又抓住了新的兴趣点,他举着录音机向声音的方向走了几步,“你猜他们喊的啥。”

我笑着:“呵呵,他们是负责打猎的,可能是喊:‘小狼,小狼,开饭啰!’”

这是亦风常念起的《狼图腾》里的台词儿,我一说他就乐了,站在那边嘿嘿呵呵地傻笑起来,笑着笑着渐渐有点卡壳了……片刻的安静后,他冷不丁提出了一个怪瘆人的问题:“饭在哪儿?”

我听得心里发毛,总觉得亦风从幽暗中递来的问话阴风惨惨,吹得我后背冷飕飕的。又仿佛感觉到一只毛茸茸的狼爪子正从我的后脖子顺着脊柱慢慢地摸到了后腰,又被一条狼舌头从后腰舔回了脖子,我的腰板不由自主地挺直了。

“你在哪儿?站过来点儿。”我头皮僵硬,手脚发冷,“你不要吓我。大半夜的不能开这种玩笑,这、这、这儿的狼群一直对我们很好。”

“你养鸡的时候,也对鸡好,最后还是把他炖了……我……不……吓……你,”亦风的颤音更重了,“我就是想弄明白点儿——你确定他们不是把咱们当唐僧肉养着的吧?这个出窝礼,有没有聚餐的环节?”亦风越说越紧张,“今天那些狼干吗那么兴奋?他们的……好事儿……不是咱们吧……”

“不要再说了!!!”

我寒意升腾,向帐篷边后退两步,扫视黑洞洞的四周,难道真应了“月黑风高杀人夜”的古话?虽然我们跟狼接触数年,因为了解而不怕狼,但是在漆黑之中,身临其境地听到夜深狼嗥,这不是3D电影,也不是环绕立体声,而是狼群真的就在你身边的黑暗中。他看得见你,你看不见他。刚才还觉得可爱的狼嗥,现在却感觉诡异起来。好恐怖!我忽然间拾回了原始的本能。

“要不……我们……进帐篷?”亦风微颤的声音似乎就在三四米远的地方,但是我却看不见他,只看到他录音机上的一块浅绿的荧光在向我的右前方浮动。

“我在这边。”我压着嗓子还想再叫他。忽然间……

“嗷——”一声凄厉的狼嗥就在我们身后不远处!而这一声狼嗥在我耳边秒变成一句阴森的话:“这儿——有——吃的——”

我一哆嗦,浑身的汗毛电竖起来!

两人争先恐后地缩回了帐篷,手忙脚乱地拽上拉链门。蜷在帐篷里紧捂着嘴,先前还有心思贫嘴的亦风再不敢出半口大气。我抱着脖子缩在帐篷里,颈动脉一涨一涨地跳。

外面是风声还是脚步声,沙沙——沙沙沙,窸窸窣窣——这细碎的响动像一把鬼锯一点一点锯开我冰冻的胆囊。我一个劲儿地往亦风身边靠,亦风也在哆嗦。这跟从前在小屋里听到狼嗥是两码事,至少小屋是砖头做的呀,这帐篷……用牧民的话说:你们这种帐篷在草原上中看不中用,菲薄菲薄的,打个喷嚏都能射穿,还敢拿到狼山上去?

我额头冒汗,舌头发苦,该不会是吓破胆了吧。我根本不敢背靠着帐篷,生怕那薄薄的帐篷布后面突然伸来一张嘴,嗷呜一口,隔着帐篷布就冲我咬过来了。我们两个人背靠背抵着,亦风面对着帐篷的一扇拉链小窗,死死盯着窗口,他大概觉得就算被咬了,也得看清楚了,死得明白。我坚决不看,我生怕一扭头望向窗外时,就跟野狼撞上脸了。

在仿佛长达半个世纪的两分钟后,狼群不嗥了。刚才在最近处听到的那声狼嗥也再没重复过。外面很静,偶尔有一两声乌鸦的笑声,黑暗的帐篷中只有三种声音:手表走秒声,呼吸声,心跳声。

不久后,月亮出来了,透过帐篷布,把帐篷里照得亮亮的,能看清彼此的脸了。我发现亦风的眼睛比从前大了很多,头发也蓬松多了。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外面确实再没动静了,连乌鸦也不笑了。狼群似乎觉得把我们玩够了,不打算再吓我们了。

亦风扔了一块饼干出去,没动静。他借着月光偷偷向外窥视:“好像走了。”

我渐渐收魂入体:“那只狼太淘气了,他就不能站远一点嗥吗?不带这么玩儿心跳的。”

又观察了好一会儿,亦风拉开帐篷四个面的窗户,让月光更多地洒进来。然后把刚才没舍得扔的一块饼干放嘴里啃起来:“我都吓饿了。喂,要是我们真在帐篷里被‘米西’了,户外用品店能不能帮我们理赔啊?”亦风似乎已经放松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吃完饼干,亦风胆子更大了,拉开帐篷门,钻了出去。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亦风的声音:“咦,我的鞋呢?还有一只鞋哪儿去了?”

“明天再找吧。上半夜黑漆漆的,指不定你扔哪儿了。”

“我得找到鞋啊,不然狼来了,我跑不快!”

“你穿上鞋就能跑过狼了?狼要真来了,你还不如熏走他呢。”我没好气地说,刚才在帐篷里,我已经受够他的男人味儿了。

“你放心,我在收拾了。”外面传来亦风在积水坑里洗脚的水花声。

“喂,你快出来看,好漂亮啊!”亦风又喊,“快点啊,不出来你后悔。快!”

“等一下,脚麻了。”

钻出帐篷,我深深呼吸,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润的草香味和泥沼吐出的岁月的气息,这才是湿地的味道。我站在山岗上,被夜色惊艳了。

云开月出,狼山一片清朗,凉凉的水雾在草滩上幽游,月光下每根草都是银蓝色的,这是一片蓝色的草原……停在草叶上的蜻蜓,翅膀上挂着露珠,每一颗露珠里都藏着一个月亮。人从草上走过,蜻蜓低低地飞起来,晶莹的翅膀振起一片沙沙声,在身边盘旋。夜晚的蜻蜓都飞不高,他们倦怠地停歇在我头上、身上、手上,用纤弱的前肢揉擦他们的大眼睛,又偏转脑袋刷刷那根修长的“睫毛”。这让人很容易联想到魔幻故事里的小妖精。

“对不起,小家伙,吵醒你们了,继续睡吧。”我用指尖轻轻托起他们放回草面上。等明天太阳出来,他们晾干翅膀,就可以高飞了。

当月亮偶尔滑进云后,星星便亮了起来。雨洗后的夜空中,浮云如轻纱在银河中荡涤,展臂仰望,浩瀚的星空仿佛在头顶旋转起来,将我也拽入了星际。哦,我们本来就在这星空之中,原来我们拥有这么宽广的宇宙,只要我们抬起头。

城市里的爸爸妈妈应该都熟睡了吧,好希望给他们寄去一场梦,告诉他们,女儿在草原上看到的,凌晨三点的星空是世间最美的。

流星!好多的流星!他们掠过夜空,像飞奔中的狼眼……哪一颗是格林的眼?

我急忙闭目祈祷,生怕错过那一刹那的辉煌……

“……”

“许的什么愿?”

“不告诉你!”

“好吧,你不说我也知道。”

天亮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亦风晾在草地上的鞋子确实少了一只,难道昨晚听到的帐篷附近的窸窣声真的是有狼来过?就是在我们背后嗥叫的那匹狼吗?

“为啥我的鞋他不叼?”我有点小失望,“他口味真重!”

亦风只剩一只右鞋了,他只好找了一个塑料袋把左脚套起来,一脚高一脚低,乌青着眼圈走过来:“今天先回去吧,下午再来。一夜没睡,我扛不住了。以后再不敢在狼山过夜了,太吓人了。”

“还不是你自己吓自己!”

我们确实需要休息了。我收拾器材,留恋地看了看原野上缓缓舒展的平流雾和寂静的山谷。邻家的小狼们还没醒吧?我会怀念狼山夜色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