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8、又发现一只小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8、又发现一只小狼

八月中旬,泽仁源牧小屋寄住中。

“野菜不敢再吃了啊。”亦风端着空菜盆进屋,拿肥皂洗手,“我刚去羊圈割野菜,发现有兔子死在后面,怕是牧民说得对,这地方的草被污染了。”

“死了多少兔子?处理了吗?”我一阵惊悸,这场瘟疫这么严重,连小型食草动物都被波及!

“就一只,乔默叼去吃了。”

“这个……她吃了没问题吧?”

“那么多病死牛羊都是被野狗干掉的,能吃不能吃,他们自己会分辨,草原狗和狼一样食腐,乔默也算草原清洁工啊。不过你没事儿别摸乔默了,那家伙身上病毒肯定少不了,口蹄疫是要传染人的。”亦风张大嘴对着墙上的小镜子照来照去,看嘴里有没有水泡。

我想起早上才摸过乔默,赶紧将就亦风的肥皂水洗手,满腹牢骚:“你说咱们人又不长蹄子,凭什么传染口蹄疫?”

亦风自嘲道:“人的脚丫子不也开叉吗。”

我调了些消毒水给乔默的狗窝消毒。这是我在下大雨期间给乔默盖的狗房子。既然解决了乔默的就业问题,也得分套福利房给他,安居才能乐业。只不过,这流浪狗过惯了“天地为栏夜不收”的生活,瞧不上“单位宿舍”。这会子他闻到消毒水味儿,更是不爽,连打几个喷嚏,兽性大发,三下五除二把窝给拆了,抖抖颈毛上的碎木屑,又出外晃荡去也。口蹄疫期间有吃不完的死牛羊,他不需要单位管饭,于是乔默自行改变了工作制度,实行朝九晚五制——早上九点出去溜达打食,晚上五点才回来守夜,不上白班,只上夜班。

一天,我在望远镜里发现一头死牛,估计是头天倒毙的。这头牛死得离家近,我急忙召唤乔默跟我去吃肉,要是等其他野狗和秃鹫捷足先登可就没多少剩的了。我房前屋后找了半天没见乔默的影子,也罢,趁着秃鹫没来,我自己提着刀去给乔默割点消夜回来。

我卷起袖子,搬开牛后腿准备下刀。突然间,死牦牛动了起来。我头皮过电,还来不及恐惧,就见牛肚子一鼓,从里面爆出一团黑影,夹着腥风迎面袭来!

没死?!诈尸?!遗腹子?!

我摔了个四仰八叉,抱头惊叫,腿一蹬,黑影被我踢出去好几米远。那东西扭身跃起,再扑!我左手护脸,右手挥刀乱砍,突觉挡脸的左拳一热,有舌头在舔我,我放手一瞅——乔默!我定神再看,原来是这家伙把牛肚子掏吃空了,就以牛腹当肉窝,睡在里面有得吃有得住。牦牛是黑的,乔默也是黑的,乍一看,哪里分得出来,还以为牦牛尸变呢。

在“家里”看见主人来了,乔默乐呵呵地蹦出来舔我的手,一双狗爪子讨好地往我身上扒,那份亲热劲儿像是招呼:“领导怎么有空来看我啦?”

“还好我没砍到你,”我收起刀,拍拍衣服上的草屑,“你跟我回去不?”

乔默抬头看看高挂的日头,离上班时间还早,他趴在牛肚子前面,把“家门”啃大了一点,又钻进去睡觉。

源牧屋里,我重新打了一盆水洗手洗脸,把乔默的邪行事儿给亦风讲了一遍,念叨着:“你说得对,那丫头身上肯定带菌,没事儿别碰她。下回进城记得买疫苗,我得把针给她扎了。掏牛肚子做窝,格林都没这么干过。”

“她给自己弄了个豪宅。”亦风笑着递给我毛巾,“哎,说到房子,这个月雨也停了。我看泽仁他们忙着治牛顾不上,我打算到县城边上的砖瓦厂去拉些材料,把狼山上的小房子修一修,咱们尽快搬回去守着狼山吧。三只小狼出事儿我们都不知道,要是我们在,福仔……”

看到我的表情,亦风的笑容顿时消失,硬生生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但这话已经刺痛我了,心里的伤可以被掩盖,却永难愈合,不经意的一句话就会触动旧日疼痛。

我咬牙皱眉,双手撑在盆沿,水中的脸一漾一漾。我闷了一会儿,说:“回去也好,让小屋有人住,现在我们就指望后山狼群能顺利养大小狼了。你去弄材料吧,我跟老狼说一声。”

怕老狼听了伤心,电话里我没提福仔夭折的事儿,只说我们打算搬回狼山小屋去。

“你们别走啊,那匹抓鱼狼到底是不是格林还没确定,如果那是格林,他大老远跟过来找你们,你们又走了,岂不是白白错过!”

“那是匹母狼,不是格林。我们布在河边的监控拍到她了,她是后山的辣妈,我们表错情了。”我说着这话很歉疚,我知道老狼对格林的牵挂如同对他转世的孩子,我们当初那么兴奋笃定地把疑似格林来抓鱼的事告诉他,让他寄托了很大希望,现在却又让他失望。

“不!不不!你们只是拍到一匹狼经过河边向着鱼网的路径去而已,一条狼道并不是只有一匹狼走,会有很多狼使用的。你并没有切实拍到就是这匹狼在抓鱼,所以还不能绝对地说她就是抓鱼狼,或者她就是唯一的抓鱼狼。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全部真相!再说,牧民是在河边发现三趾狼爪印的,狼已经来取过几次鱼了,你们有没有逐一排查过河道的爪印呢?”

“……没……”

“和狼打交道得多长几个心眼儿,你们的工作还不够细!听我的,不能搬!说不定狼就在暗处观察你们,如果住处变来变去,狼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你再观察一下,确定了不是格林,你再走,我不拦你。”老狼摆事实讲道理,足足教导我半个小时。他竟然一点不受我判断的影响,抓住一条线索就绝不松手。

我暗自佩服老狼的执着。我的确不能百分之百肯定拍到的辣妈就是抓鱼狼,因为抓鱼狼出现时一直都是湿漉漉的,难以辨认。我只能根据视频中辣妈去向的路线猜测她的目的地就是鱼网。可是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她往鱼网方向去了,不是抓鱼是干啥?况且我们在守狼窝的时候亲眼看见过辣妈给小狼喂鱼吃,现在发现她在这里抓鱼,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死盯这条线索会不会太较劲了?而且我们这次拍到辣妈的镜头都实属走运,这条狼道已经引起了狼的警惕,难道还能让我们拍到第二次?

格林真的会回来吗?在狼山和泽仁源牧,哪里更有希望找到他?最关键的是,格林是不是真的还活着?时间已经过去九个月,我这点信念早已如风中蛛丝。虽然每当信心不足的时候总有老狼鼓劲儿,但我猜想,这么久了,亦风和老狼肯定都明白格林活着的可能性已经很渺茫,只是大家都强打精神,像狼一样咬住每一线希望,让自己信下去!坚持下去!

虽然老狼要我们留下,但我的心思早就飞回了小屋,毕竟有福仔的事压在心里没说。从内心讲,再见格林已经成了一个梦幻,我不想为了一个可能已经不存在的格林而忽视了守护后山实实在在的狼群,今年的小狼只剩飞毛腿和小不点两只了!

老狼更惦念格林,而我更惦记后山的小狼。到底是走还是留?老狼和我第一次意见相左。

“老狼说得有道理,微漪的想法我也明白……这样吧,”亦风把我俩的意思折中,“我们先把狼山的小房子修好再说,万一格林仍然在狼山一带,他看见人走了连房子都垮了,岂不是断了念想。这期间,我们继续留意抓鱼狼。”

“也好,边修边看,你们做好两手准备。那个牧民拍到的三趾狼爪印一定要保存好……哪怕你们最后找不到格林,这就是他活着的证据!草原上的狼缺胳膊断腿儿的都不奇怪,可是独独断一根脚指头的肯定是绝无仅有,一般狼不会受这种怪伤,你要相信我!九个月都等了,咱们现在找到了证据,抓住了线索,顺藤摸瓜找到格林是迟早的事儿,千万不能放弃!”

午后,微晴。

牧场尽头像波浪一样拱动着一片枯草色动物群,貌似聚集了几百匹狼。

我的鸡皮疙瘩开始排兵布阵了,现在的草原还有这么大规模的狼群?难道是口蹄疫的尸群招来的吗?我激动地拿出望远镜,一看之下啼笑皆非——是泽仁赶着一大群狼棕色的羊。

足足扭了三个多小时,泽仁才把“伪狼群”赶到了源牧屋前,因为其中不少羊是跪行爬来的。

亦风端了一碗茶迎了上去:“咋回事儿,你的羊怎么‘生锈’了?”

泽仁接过茶碗猛喝几口,苦着脸道:“羊子病多,老是治不好,上次你们留下的药,我给他们吃一次就抹一种广告颜料做记号,消毒一次又抹一种颜色,吃药消毒次数多了,颜色也搞乌龙了,就抹成了这副模样。”

我本来还觉得羊变成了狼颜色很搞笑,听了泽仁这番话,我却笑不出来了:“你把羊赶过来干啥?”

“这两百多只瘸羊一直没死,不像是口蹄疫,赶到你们这边,让你看看,也帮我隔离放牧。”

我抓过几只羊,检查羊嘴,又掰开蹄叉看了看:“是腐蹄病。”

炎热多雨的夏季,潮湿泥泞环境就会滋生羊腐蹄病。腐蹄病往往与口蹄疫继发,虽然也在畜群间传染,却对人无碍,也不属于瘟疫。玩笑的说法就相当于羊得了很严重的“脚气”。这群羊里一些轻度感染的病羊可以治好,但多数已经拖得比较严重了。有些羊蹄甲脱落,只剩流脓坏死的骨茬子。有些羊跪行的前膝血肉模糊,筋腱磨烂,就算治好也是残废。有些羊胸口肚腹溃疡,最惨的是有一只母羊由于后腿长期拖行,肚子磨穿一个洞,隐见小羊胎盘从破肚子里顶出一个带着胎膜的小腿,这母子俩居然还活着,不过一尸两命是迟早的事。对于草原上散放的绵羊而言,腐蹄病主要会由烂蹄子造成腿瘸,严重到走不动路、吃不到草,最终瘦成空壳,慢慢饿死。

“泽仁,这次口蹄疫你家死了多少牛羊?”亦风问。

“四十多头牦牛,几百只羊。小牛小羊不算。”

“唉……你这两百多只病羊到了冬天也得饿死呀。”

“我知道。没办法……”

“狼群每年吃掉你家多少牛羊呢?”亦风又问。

“连牛带羊十来只吧。”

由一户牧民略作参考,生态失衡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狼群十年的口粮,而这次疫情还远没结束。

眼下,两百多只羊爬得凄凉,泽仁一脸无奈。他对平日里牛羊意外死亡原本看得比较开,但面对这次灭群之灾,也无法淡定了,我们说什么也得帮帮泽仁。

治疗腐蹄病需刮净腐肉,用药物包扎羊蹄,最重要的是治疗期间必须保持干燥,然而羊死到临头都不会自觉,就喜欢往水多幽凉的泥沼里踩,蹄子上的纱布拖泥带水,感染更加严重。我怎么赶都无法把羊群赶离湿地,直恨得牙痒痒:“若是格林在就好了。”

记得那年在扎西牧场留居时,扎西的羊也得过一次腐蹄病,治疗后也是爱往水泡子里蹚。我在水边赶羊,格林隔着水岸,边吃兔子边看好戏。狼天生能领会同伴的意图,他见我赶羊不得法,实在看不下去了,丢下兔子上阵帮忙,把羊群拢作一团,轰到干地吃草。从那以后,格林每天抓完野兔喂饱自己就来帮我赶羊,到了傍晚又把羊轰回羊圈。天敌在此,没有一只羊敢不听狼的。有格林守着,羊群不敢下山,远离了潮湿,腐蹄病才被治愈。

尽管我喜欢小羊羔,可是越爱小羊就越恨大羊。别地儿的羊我不清楚,但是这个草原上的羊一个比一个自私。究其根源,牛羊太多了,草太薄了,羊口众多连温饱都成问题,多一只小羊多一个包袱,在匮乏的食物面前,连哺乳的母性本能都会退化,每年都有不少母羊遗弃羊羔。帮小羊找亲妈,强迫母羊喂奶是接羔期间牧民最头疼的事儿。我经常看见牧民把羊羔拴在母羊的后腿上,还得把母羊也拴在羊圈附近,免得母羊把羔子拖进泥浆里淹死。即便强迫捆在一起,牧民抓住母羊奶头往小羊嘴里塞,母羊还是避来躲去拒不喂奶。虚弱的羊羔在母羊身下饿得吐舌头,无论怎么哀叫跪求,亲妈都无动于衷,直到小羊饿死乳下。今年初春,我们拍到泽仁家有一只母羊更恶劣,为了早点解放去吃春草,干脆把小羊羔乱蹄踩死,然后朝人咩叫着,似乎不耐烦地抱怨:“他死了,这下总可以把我放了吧。”主人解开羊绳的时候,忍不住狠狠扇了她一耳光。

我帮泽仁放了半个月的瘸羊,虽然治好了几十只羊,但仍旧每天都有羊饿死病死,我们也无能为力。

一天放羊的时候,我突然收到陌生号码发来的一条没头没尾的奇怪短信:“狼卖不卖”,来电的归属地是若尔盖本地。谁啊?什么狼卖不卖?

我拿着短信找亦风商量,亦风摸着胡子楂琢磨:“会不会这人有狼想卖,问你‘买不买狼’,藏族人分不清汉语的‘买’和‘卖’。如果是这样,对方可能是盗猎销赃的,你回电试试,千万别急眼,先稳住他。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再作打算。”

所料不错,发信息的那人抓了一只小狼,养了几个月了,原以为很好卖,结果一直找不到买主。前些日子他听牧民说有两个汉人在找狼,就想方设法打听到我的电话,想把狼卖给我们。对方极力动员:“你们来看一下嘛。价钱好商量。”

“狼活着吗?有没有伤残?”

“活的,没伤,再养大点就可以剥皮了。”

我不是第一次遇见兜售狼的人了,虽然我把手指节握得嘎巴响,但还是尽量平静地记下了那人的地址、姓名。那人显得很着急,又打了几次电话催问我们去不去,什么时候去。

我们这两个汉人在草原上长期驻扎寻狼,本来就挺扎眼的。又跟盗猎者和死牛贩子明争暗掐了那么久,得罪的人不少。我们的狼山小屋被发现,炉旺被杀,可见有些盗猎者对我们也是探了底的。而此人打我的电话,一再要求我们去他们的地方看狼,是真是假不得不防。如果是真,要救狼,如果是个套儿,要全身而退。

我联系扎西,告诉他事情原委,说了对方的名字地址,想探探此人的虚实。

扎西念着名字想了想:“这人我听说过,是个死牛贩子,生意做得很大,冻库都有好几处。最近查疫病牛羊的风声紧,政府在出草原的路上全部设了关卡,死牛运不出去,他没生意可做。虽说他家大业大,却是个赌棍,听说欠了外面几百万,债主追得他到处躲。前一阵子想变卖珊瑚没卖掉,会不会是手里缺钱了?放心吧,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他不敢乱来。”

开车几十公里找到那户偏僻的人家,停在院门口,院子上空飘荡着一股浓烈辛辣的臭香,还有热合塑料的气味。这院子有十几亩地,后面是几排神秘的平房,里面有人声有动静,怪香味就是从房顶烟囱飘出来的。

我正要下车,亦风大手压下我的肩膀拍了拍,看着紧闭的院落,按了两下喇叭。我调整行车记录仪的角度,镜头对着院子。和法外之徒周旋久了,我早已克制了初到草原时的激愤莽撞,我渐渐能理解反盗猎多年的索朗和牧民们为什么不和盗猎者讲法,为什么见面还客气三分。在这三不管地带任何一点不知深浅的天真和冲动都是现实的炮灰。

少时,院门一开,走出来一个黑壮汉子,灰头土脸,头发长得能扎辫子,满脸浓密的胡须,甚至可以不包面罩。他戴着一个硕大的金耳环,脖子上的珊瑚串恐怕值七八万。

“越野车不错啊,多少钱?”金耳环拍拍引擎盖往车门边走,突然看见扎西坐在车后,金耳环愣了一下,两颗金牙在胡须丛中露出来,他一脸的横肉都在笑,压着后车窗探脸进来和扎西套磁,显然认识这个村长。

扎西也冲他点头打招呼。敢在若尔盖混世道的没有软腕子,扎西也只是个没有执法权的村长,权衡一下形势,能够不撕破脸就把狼的事平稳解决最好,先看情况再说。

金耳环转过头,从后视镜里捕捉到我的眼睛。“狼女娃是吧?一直是听说,今天终于见到你人了。”金耳环的笑容里透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和善,“黑河桥的冻库老板你们知道吧?他这几天吃管饭去了。”

“吃管饭”是拘留的意思。金耳环说的应该是前一阵子打死了福仔冰在冻库里的那个死牛贩子。后来他被公安抓了起来,政府开始查堵疫病牛羊贩卖的生意。莫非触及了死牛贩子们的共同利益,他要找我们算账?当时扎西悄悄索回福仔尸体的时候或许留下了与关心狼的人有关的线索,让他们的鼻子嗅到了。

“哦?那他够倒霉的,我不认识他。”我理理辫子,尽量做出事不关己的平静,内心却铁马冰河般汹涌。我想扎西猜错了,这人绝不会缺几千块钱,他引我们来的意图恐怕不是卖狼而是在找人——坏了他生意的人。狼只是个诱饵,甚至,他到底有没有狼都不一定。我不知道在本地有着家族势力的扎西能不能让金耳环有所顾忌。又或许黑河桥的死牛贩子不算金耳环的朋友,只是一个竞争对手,金耳环得了解是谁把他的同行甩翻了,还弄得风声鹤唳,让他的死牛也卖不出去,他要把这潜在的威胁挖到明处来看看。

金耳环也笑着跟话:“是啊,他今年走霉运,不知道什么人跟他过不去,上半年收死牛就有人比他抢先,前一阵子又被人举报,冻库查封了,还罚了款,上百万的生意打翻了。谁会这么损人不利己呢?”

我心里打鼓,看来我们暗地里收死牛给狼留食的事儿,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了。

金耳环察言观色继续套话:“你们之前不是找他买过狼吗?”

“他那狼死了,”我笑着转过身,毫不心虚地正视金耳环,漠不关心地顺着他的后话问,“我要的是活的。你到底有没有狼?”

金耳环的目光在我脸上爬了好一会儿,展颜一笑:“你们来晚了,活狼已经跑了。”

我们先前的疑窦终于翻涌上来:“你真有狼吗,骗我们来的吧?”

“真的有狼,我是诚心诚意和你们做生意。想跟你们交个朋友,结果狼跑了我也没办法。”金耳环毫不避讳他的买卖,“让你们白跑一趟了,不好意思。以后遇上事儿报我的名字,多个朋友不吃亏。”他依然笑呵呵的,始终保持着和气的样子,但他越是这样和气,就越是令人觉得深不可测,善于伪装的人往往都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见到我们了,他知道,凭我们奈何不了他,只不过他更玩得转和气生财的道理。

“狼跑了,你先怎么没说?”扎西开门下车,边扎袍袖边冲金耳环说,“我专门陪他们跑了几十公里过来看,你却忽悠我们,这算什么……”

金耳环一脸老到的无辜:“哎呀,没骗你们,真的跑了!狼自己挣脱的,不信你们进来看嘛!”金耳环把我们带到院子里,抓起一截拴在院角的铁链,铁链上绑着半截铁丝:“狼本来拴在这儿,昨天半夜跑的,铁丝都拗断了。”

我将信将疑地蹲下身,捏着铁丝细看,铁丝头是被旋转拧断的。铁丝断口光鲜,有些扭曲刮擦和类似凝血的痕迹,凝血上沾着几根新鲜狼毛,这的确不像人为弄断的。我扫视周围,铁链够得着的几平方米地界,被踩得寸草不生,布满狼脚印和狼粪。一个地洞斜挖到院子的石头墙脚。破烂食盆歪在洞边,盆里的碎肉汤混着泥土早已干结。石头墙边靠着一个铁笼子,竖条的笼格被铁丝横向缠绕加密。几个残破项圈丢在笼子上,遍布牙痕。

扎西占了理,执意认为金耳环说谎:“狼是哪儿来的!你还干起盗猎买卖了?”

“我绝对没打狼,是打猎的人送的。”金耳环俨然成了老实本分却因故失了信的生意人。

“哪个打猎的,他凭什么送你狼?”扎西追问。

“我给他残废儿子找了个媳妇,就是黑河边上那个冯汉川。”

冯汉川?这名字像刀子一样刺入我的耳膜,把我整个人都震了一跳。冯汉川就是几个月前掏走后山三只狼崽的盗猎者!我们当时从他家里夺回了福仔和小不点,唯独双截棍却不知去向。冯汉川当时说是送人了,却宁可举家逃避都死活不敢说送给了谁,难道就是这个人?

我们三人都激动起来:“那狼长什么样?!什么时候抓来的?”

“狼还不都一个样。”金耳环伸手比了个猫样大小,“刚逮来的时候就这么大,关在这个笼子里,喂他东西,不吃,把自己饿得精瘦,从笼子格格钻出来逃跑。我把他抓回来以后,用铁丝把笼子缠密,狼钻不出来,就整晚上鬼嚎,闹得人睡不着觉,而且他连水都不喝了。小狼一死就不值钱,只好放他出来吃东西,他吃饱了就咬项圈。我喂了他三个月,逃跑了好几次,都被我堵在院子里抓回来。他跳不出院墙,就开始挖洞,挖到墙根挖不通了,才消停下来。狼太难养了,除了逃跑,他不想别的,所以我想把他卖了省心,几千块钱也是钱嘛。”

他展示着链子头上的铁丝:“这个小狼脖子太细,项圈挣得脱、咬得断,皮子项圈咬断好几根,我最后只有用铁丝才把他捆紧,哪晓得还是被他扭断了。他趁着晚上挣脱的,我的人今早才发现他跑了。昨天他都还拴在这个地方的。”金耳环掏出手机:“我这儿还有照片。不信你看!你往前翻,还有刚抓来时的照片!”

我看了金耳环一眼,接过他的手机,一手遮住阳光一张张翻看照片——被拴的狼有四个多月大,只是营养不良导致他长得很瘦,狼尾巴一半黑一半黄……我心狂跳起来,被囚禁在这儿三个月之久的小狼果然是双截棍!这三个月里,双截棍的目标只有一个——逃亡。

金耳环还在给扎西解释:“每天晚上我们都是关了院子门的,不晓得那丁点小的狼咋个跑得出去。”

我的目光停在院墙边的铁笼子上,笼子上方的墙面有半个狼爪印,墙头还有后爪蹬抓的痕迹。金耳环家的院墙不过一米多高,虽说小狼直接蹦不出墙,不过加上笼子做个台阶,刚好。格林三个月大时就能跳上餐桌,对四个多月大的双截棍而言,这点高度不在话下。

他到底还是逃出去了,我微微一笑,放心了。

回家的路上,三人在车里颠得特别开心,双截棍这几个月来折腾得金耳环寝食难安,最终还是卖不掉、跑掉了。卖狼无利可图,这些家伙还会打狼窝的主意吗?

“双截棍越狱成功啦。拼挣了三个月啊,真有毅力!”

“这儿离狼山几十公里呢,他找得回去吗?”

“福仔、小不点两个月大都能找回狼群,双截棍四个多月了,应该没问题。几十公里对狼来说不算太远。”

“跑得好!倒省了我们跟这个金耳环掰腕子。连冯汉川都不敢惹他,这个人来头不小。狼跑了他事先不说,还坐等我们去。我听出来了,卖狼是噱头,警告我俩不要多管闲事才是靶心儿。此人不善,今天幸亏有扎西跟着,要不然我们可能回不来。”

亦风一惊:“有这么严重?”

我和扎西都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过了一会儿,扎西说:“他在本地做营生,是没必要得罪我们藏族人,但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次主要是你俩还没把他惹急,等风声过去,他生意照做,他今天就是告诉你,他知道你们俩了,先给个下马威,是敌是友,你们自己选。”

我想起金耳环江湖经验极深的笑容,鸡皮疙瘩浪打浪:“他院子里又臭又香的是什么味儿?”

“死牛运不出去,他要做成牛肉干,国庆就快到了,卖给游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