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9、深夜来了一匹大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9、深夜来了一匹大狼!

九月七日,傍晚,狼山小屋的烟囱懒懒地冒着烟,我和亦风在屋里整理收拾。

突然,屋外“哗啦”一声,围栏震动,一黄一黑两个影子先后闪过窗前。

我吓了一跳:“谁!”

我和亦风急忙冲出屋外。那两个影子已经奔到了食指山脚下,一片昏黄中依稀能看见两个跳跃的点,后面的黑点是乔默,乔默追逐的那个黄点和枯草一个颜色,他不动就看不见。凭直觉应该是狼,草原上只有狼才有这么完美的隐蔽色。

“格林?嗷呜——”我放声呼嗥,在狼山小屋呼嗥再不用顾忌打扰牧民。

“还在吗?能看见吗?”

“在,是狼!就在乔默前面!喊他!格林!”亦风举着望远镜死死套住乔默的方位。

暮色把山影慢慢推过来,吞没我们的视野,前方迷迷蒙蒙几乎看不清什么,只能辨别那个黑点没有动,乔默成了狼的浮标。“格林!”

“狼就在乔默前面,山脚下,隔着十来米,狼在看狗,狗也在看狼……”

亦风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下意识地低头摸手机接通……

“妈的!骚扰电话。”亦风再举起望远镜一扫——狼跟丢了,乔默在返回。

俩人伸长脖子望到最后一线暮光也看不见,才懊丧地进屋。我把手机狠狠摔在床上:“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关静音!”

灯明了,窗暗了,狼山小屋化作夜色中坠入凡尘的一颗孤星。

我们是前天搬回来的,尽管老狼还希望我们留在泽仁源牧上,但是九月五日是活佛给牧民选定的统一迁场吉日,泽仁他们要搬回去住,我们不走不行。何况源牧人多了,也没什么机会遇见狼。那只抓鱼的狼都半个多月没现身了,因此我们留在源牧的意义不大。我们还是挂念狼山里的狼群,守在这里近山情更切。

对此,老狼万般无奈:“可惜啊,我拦不住你……”

迁场那天,我瞅见了很久没看到的泽仁家附近的那窝狐狸邻居。确切地说,他们已经不算一窝了,只是一大一小——狐狸妈妈带着仅剩的一个孩子在草场教他捉鼠兔。牧民说,口蹄疫期间狼夹子和狐狸药弄死了不少狐狸,一场灾祸让死牛贩子和盗猎者都发财了。一路上遇到的牧民都在抱怨着自家牛羊的损失惨重。

最让我们伤心的消息是,就在大家都为口蹄疫焦头烂额的日子里,南卡阿爸去世了,他的临终遗愿是盼望能天葬,可是正值口蹄疫期间,秃鹫们都撑得不行了,阿爸最后的遗愿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搬回小屋的第二天晚上,我们听到了狼山和泽仁牧场之间的方向传来阵阵狼嗥。

亦风说狼群知道我们回来了,在欢迎我们,可我总感觉那调子幽幽咽咽更像哭声,如暗夜长风,不知魂归何处。或许是我低落的情绪使然,觉得那是为南卡阿爸的离世而哭泣吧。

“搬过来是对的,”我说,“咱们有大半个月没见过狼了,一回来就有狼出现。你注意到没有,今天这匹狼从窗外跑过,乔默只是追着他跑,却不叫。他俩还在山脚下对望,你说是不是老相识见面了。那应该是格林哦?”

“乔默从来就不吼狼,这不足以说明什么。如果那狼是格林,都离小屋那么近了,又没有外人干扰,为什么过家门而不入?我穿着他熟悉的冲锋衣那样喊他了,他为什么不回来?”

“哦……那么说……又是路过的狼?”

“……”

炉火叹了口气,落下一团灰烬。刚到草原时,我非常笃信自己的第六感,可是经历了这九个多月的漫长等待以后,我渐渐对自己的判断信心不足。

亦风把手电筒揣在包里,戴上头灯披衣出门去揽牛粪。我无精打采地躺在床头,双手枕在脑袋后面,望着屋檐发呆。

“快点出来,快出来!”

我弹射而起,两步跳出屋去。

亦风站在牛粪堆边,高举强光手电筒,戴着头灯的脑袋一动不敢动。稀薄的夜色中,两束光柱同时射向狼山脚下,聚光在一处,光圈里闪耀着一双绿眼睛,毫不闪躲地盯着我们。那儿是傍晚那匹狼消失的地方,难道他根本没有走?

我脑袋嗡的一声,瞳孔放大,仿佛被那双眼睛催眠似的有那么片刻的游离。

“我刚才正在装牛粪,一猫腰,头灯正好射到这双眼睛,我马上拿强光手电一起对准,喊你出来……”亦风激动得声音变了调。

“喊啊!”我猛然神智苏醒,唤起了最直接的应激反应,“格——林!”

绿眼睛轻微上下抖动,他在走!迎着我们的光来了!

“格——林!”

光柱死死锁住狼眼,他还在向我们走近!全世界都不存在了,我们的眼里只有那对绿光。

“格林回来了!格林!”亦风的声音哽咽了。

“格林……”我的泪花把那两颗星绿朦胧成了四颗、六颗……两年了,我几乎是看着星辰月落,整夜整夜地盼望着这种重逢时刻。是你吗?这不再是梦了吧,我揪起脸颊,又急忙松手,不,哪怕是梦,我绝不要醒!

狼更近了,已经能看见那两朵幽光拖着长长的光尾。越过沼泽的时候,水光反射出一个清晰的影子,尖耳朵,垂尾巴,是狼没错!我们心里狂奔乱跳,呼喊声不停。

狼已经走到小屋西北面山坡下,小碎步踩过枯草,在寂静的旷野中,这细微的声响被无边地放大,慢慢地,慢慢地……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仿佛闻到一股熟悉的野性气息。

离我们只有几十米了……绿光“嗖”地一下消失!

他转头不再看我们了?他隐入羊圈后面了?他转身走了?

我俩急忙用电筒光四处扫射……不见了,无论怎么呼号、静听……无声……那两颗星就此没入夜色中,就像一阵风吹过,没有痕迹。

到底是不是格林?我们亲眼看见他顺着光,迎着呼喊过来了,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我们被夜风冻回屋里,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激动地讨论着,还给老狼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

打完电话,亦风想来想去,加了件衣服:“不行,我还得再去羊圈后面搜搜!”

“你先去,我跟着来。”我抱出格林熟悉的那套冬季藏袍穿上,手忙脚乱地系腰带。

我刚转到屋后就看见亦风的手电筒光在前方探照着。“你磨蹭什么!狼跑了,刚才就卧在这个草窝子里!一晃眼又闪了。”

“怎么没喊我?!”

“哪里来得及!”

我出屋的时候乔默也紧跟着出来了,一路跑在我前面。这时,她冲上前嗅闻草窝子。

我看着草面倒伏的方向,喊:“往那边去了,追!”

“汪!汪汪!”

嗅完草窝子之后的乔默突然霸道地拦在我们面前,一反常态地冲我们狂吠。

我愣在原地,用光圈套住乔默:“她不让我们追?”

乔默荧红的眼睛紧瞪着电筒光后的我们,我走一步,她挡一下,始终把身体横在我脚前。她一声一声斩钉截铁的吠叫,似乎传达给我们一个信息:“你们若是再往前追,我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

犬吠声中,我炽热的头脑终于被晚风吹清醒了一点点。是,不明情况黑夜追狼太危险了。

我回转电筒光,再次仔细查看狼刚才卧着的草窝子,跪下来深吸一口气,有淡淡的狼香。这些草被压伏了很久,草面正在艰难地回挺。一根高挑的草茎上飘挂着一撮换季脱落的狼毛,像一只微小的经幡在灯光里轻颤。

这个草窝子在小屋东北面的缓坡上,离我们的窗口仅二十米远。白天,我从窗子里就能看到这丛草,夜晚屋里开着灯,黑夜把玻璃反光成单面镜,再看不见外面的情形。那只狼就卧在这里,狼暗我明,我们在屋里的情景一目了然。在这里可以看见我的床铺,我刚才就坐在床边和对面的亦风兴奋难抑地讨论着狼……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又再次出门搜寻,才发现了这匹狼并未离去。

山坡上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同伴,只有风声、人语和一扇透着橘黄灯光的窗。这半个小时,一匹独狼卧在离人居这么近的地方,他在想什么呢?

“记得么?这是格林从前过夜的地方……”

“乔默是条好狗,真是好狗!”那夜之后,亦风一直夸她,“狼开始靠近我们了,这是好兆头,他肯定还会来!我们一定要等着他。”

亦风太乐观了,这好兆头只是那么昙花一现。

九月在漫长的等待中煎熬着。我每天都会坐在那个草窝子里,抱膝痴傻地翘首狼山,犹如萧风柔雨中的一尊望狼石。

白天,卧在草窝子里,我才发现这里的视野原来那么好,垂下眼可以看见小屋,抬起头可以望见格林最老最老的那个故洞。人母的家和狼母的家就隔着一个山谷,这两个家都让他留恋。格林长大以后,不喜欢被关在屋子里,总是出去夜游,每次回来就在这个草窝子里卧着。刮风时,狼鬃与劲草共舞;下雪时,狼和草窝被盖成一种颜色。我还记得粉红的黎明柔光下,他在草窝子里伸懒腰。我还记得我故意隔着玻璃用一片肉逗他,而他掉转屁股对着窗户,一副不屑被“调戏”的样子。我还记得他宰了我们的羊以后,把羊脑袋叼到草窝子里当枕头,睡到高兴时舔一舔。

格林,我的回忆都还在,你的呢?

每夜,他都回到这儿。这里不孤单,可以一睁眼就看见他想看到的那个人。

窗户里,她的床铺还在那个方向。如果窗子里那个人还在打呼噜,这周围数不清的石头都可以叼来扔进去,敲醒那个大懒虫。格林当年也是这样想的吧?

同样的地方,我又回到这里,草已经历了几个轮回。你呢,你也回来了吗?

狼再没来过……

疫情终于被控制住,肉联厂重新恢复生产。牧民们的生活又回到了往常。

留鸟分秒不停地在我们新建的屋檐下筑巢,候鸟开始迁徙,那对黑颈鹤带着他们晚生的小鹤游走到狼渡滩觅食。孤单的日子里,只有黑颈鹤一家三口陪着我们。每当看见一排排迁徙的黑颈鹤从头顶掠过。那对鹤夫妻就会振起羽翼仰天鸣叫,同伴们都走了,他们还走不了,晚生的小鹤还不会飞翔。

快到月底的时候,我们去帮泽仁家修理卫星锅。

泽仁儿媳告诉我:“你们刚搬回小屋的第二天,有匹大狼来过源牧的房子,直接跑到院子里来,两只狗都撵他不走。那匹狼站起来趴在窗户上往屋里看,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吓坏了,我以为狼要进屋,就拿棍子赶他。过了一会儿,狼又跑到另一个房间的窗外,还是踮起脚往屋里东张西望,我把屋里挂着的风干肉都扔出去,狼不吃。那匹狼院里院外地转,每个房间都被他搜看遍了,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还进了羊圈,也没杀羊,再后来就走了。我给你们打电话,打不通!”

“那狼长什么样?”我调出河边监控拍到的辣妈的视频,“你看看是不是这匹狼?”

“不是,这匹狼太秀气了,我看到的那匹狼比她个头大,是个白嘴巴,大公狼!”

泽仁儿媳的话如同一盆冰水,给我当头淋下。看来我真的错了,老狼说对了,我们住在泽仁源牧时,在我们住处附近的,真的不止一匹狼!

我后悔了……

我在速写本上整理了一下时间线索:

九月五日,我们搬回小屋。

九月六日,泽仁儿媳看见狼跑回源牧焦急搜寻,同一天夜晚,我们听见狼山和泽仁源牧之间的方向传来凄凄切切的狼嗥。

九月七日傍晚,乔默追赶经过我们小屋的狼到食指山脚下,两相对望。当晚,狼迎着我们的灯光和呼唤靠近后却又莫名消失。半小时后我们在屋后山坡上发现这匹狼一直卧在草窝子里。

我把我写下的线索圈点勾画了一遍又一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泽仁源牧搜屋的那匹白嘴公狼在急什么?他是我们久等不来的抓鱼狼吗?怎么突然有如此大胆反常的举动?他和小屋后草窝子里卧着的是同一匹狼吗?他是格林吗?

散碎的疑问不得其解,也抓不到任何有力的证明。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