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兽

阴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在那之后,一直到他犯下杀人罪的这五个月内,柾木爱造的生活除了跟踪、偷听与偷窥之外,再没有别的了。这段时间里,他成了纠缠池内与芙蓉的恐怖阴影。

即使大体上可以想象得出来,但亲眼看到两人交往的情况,他才真正尝到无处躲藏的羞耻感,胸口仿佛破了一个大洞般空虚。这种痛苦甚至变成了肉体上的折磨。池内那充满压迫感、宛如野兽般的低沉嗓音,让他在四下无人的纸门外面红耳赤;白天的芙蓉,绝对不会用那种粗鲁而赤裸裸的方式说话,可是她那甜美的嗓音又让柾木眼泛泪水,久久不止。当他听到衣裳摩擦声及某种叹息声时,激动得双膝无力,甚至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孤零零地站在昏暗的纸门外,内心翻腾着无比的羞耻与愤怒。这样就够了。如果他是普通人,恐怕再也不愿经历相同的体验吧!不,说不定一开始就不会进行近乎犯罪的窃听行为。但是,柾木不只是个性内向、讨厌人群,对他来说,秘密或罪恶具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而这可怕的病癖恐怕早已深深扎根在他的内心深处。只不过,这个沉睡着的邪恶病癖通过这次异常的经历,突然觉醒了。

在进行为世人所诟病的窃听与偷窥行为的同时,他还感受到一种出离的羞耻与绝望的愤怒,这两种情绪搔得他的心又痒又疼,那种恐怖几乎令他牙齿都打起战来。不可思议的,是同时也赋予了他一种无限的欢愉和无与伦比的陶醉。自责之外,他怎么也忘不掉偷窥时感受到的那股狂乱的魅力。

于是,这种诡异的生活就这样展开了。柾木爱造的所有时间都用来侦查这对恋人的幽会场所与行踪,不放过任何机会地跟踪他们,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窍听他们的对话、偷窥他们的行为。频频约会,让池内与芙蓉的感情也不断增温起来,两个人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认真,当他们陶醉在梦幻与现实之间的激情中时,柾木则徘徊在咬牙切齿的苦痛与快乐的边缘,这种仇恨感与日俱增。

大多数时候,两人道别时所做的约定会成为他跟踪的线索。两人幽会的场所并不局限于筑地河岸的那间旅馆,见面的场所也不限于后台门口。柾木不放过任何机会,每五天一次、七天一次,当他们幽会时,他就变成邪恶的暗影跟随在他们左右。不管他们住在哪儿,他都在同一家旅店落脚,从纸门外或通过一墙之隔的邻室,有时甚至在墙上挖出偷看用的小洞,偷窥他们的一举一动。(为了避免被对方发现,他不知尝过了多少苦头。)接着,他见到了恋人之间时而露骨、时而温馨的言语与动作。

“我可不是柾木爱造,你跟我聊这种话题可是找错人了!”

在某夜的私语中,柾木听见池内突然说出这句话。

“哈哈哈,一点儿也没错。你虽然完全不懂却是个好可爱好可爱的人儿呀。柾木先生虽然能言善道,却是个令人作呕的家伙。这样行了吧?他还以为有人会喜欢上他这种滥好人、木头人呢。哈哈哈……”

芙蓉虽然压低声音,但那旁若无人的讥笑声宛如一把尖锥,穿透了柾木的胸口。那笑声与那晚在出租车上发出的一模一样。他只能把曾经的遭遇理解成冷酷无情的捉弄,是在彼此之间建立起一栋不知厚度为几何的壁垒。

两人恣意谈论柾木,丝毫不知他正在窃听。从他们的言谈中,柾木再度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在这世间是个那么多余的人,是个完全孤独的异类。我是不同的物种。所以,现在这般卑劣且令人唾弃的行为,反而适合我。这世间的罪恶对我而言并不算罪恶,像我这种生物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存活方式。他慢慢地说服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另一方面,随着窃听与偷窥次数的增加,柾木对芙蓉的爱恋也热烈到令他无法喘息。在每一次的窥视中,他都会发现芙蓉肉体上不同的魅力。通过纸门的缝隙,他看到昏暗的室内悬着一顶蚊帐(当时夏日已来临),蚊帐下面的芙蓉宛如一条美人鱼,穿着和式长汗衫的灰白肉体一寸一寸蠕动着。

每当这个时刻,她的模样就像母亲般令人怀念,既柔软又梦幻,甚至有一种玄妙的感觉。

然而也有完全相反的情形。那个时候的她就像被不明物体附了身的妖女。甩动着的长发幻化成无数条疯狂的蛇,两具身体纠缠着,和服被甩落至一边,裸体闪耀着炫目的桃红色光泽,肌肤光洁的四肢在空气里无助地、欢快地摆动着。柾木无法忍受这狂乱的光景,全身上下颤抖不已。

某夜,他偷偷摸摸地住进两人入住的隔壁客房。隔开两个房间的是一种下半截嵌着和纸的特殊墙壁,趁他们去洗澡时,他用火钳在墙的下半部烧开一个小洞。这种快感令他上瘾,之后他总是想尽办法住在他们隔壁的客房。无论哪一家旅馆的客房墙面,都被他挖出一个小洞。他持续进行这种如狐狸般卑劣的行为,偶尔也会惊觉“我已经堕落到这步田地了吗”?但就算猛然惊觉,他也不曾后悔过。超越世间伦常的欲鬼,把他变成了犹如清玄般执拗的无耻之徒。

他趴在地上的姿势十分丑陋,鼻头贴着墙,尽其所能憋住气,通过小洞窥视彼端。宛如地狱绘景般怪奇绚烂的光景在他眼前缓缓延展开,邪恶的五色彩雾炫目地交错着。有时候是芙蓉的后颈,像闪着光洁柔和色彩的墙壁,慢慢铺开占据了他的整个视线,令他血脉贲张;有时候则是芙蓉柔软的脚底,堵住洞口,那景象仿佛一位满脸皱纹的老人露出异样的笑容。然而,在这一切幻惑中,最吸引柾木爱造的,竟是芙蓉小腿上的一块似乎凝固着一滴黑血的抓痕,或许是被池内抓伤的。那位于桃红光泽小腿肚上的抓痕在柾木眼前不断扩大,生动起来,残酷的伤口、血淋淋的丑陋伤痕,奇妙地产生了美丽的对比,清楚地烙在他的眼底。

这种非常人的举动在带给他耻辱和痛苦的同时,还带给他一种不可思议的快感。尽管如此,随着时间不断流逝,这种偷窥却只让他越来越疯狂,除了无尽的焦虑、烦恼之外,绝不能让他真正满足。听着从一墙之隔的房间那边传来的声响,看着近在眼前的身体,他和芙蓉之间,隔着一段不可跨越的距离,尽管她的身体近在咫尺,但不论是抓握还是拥抱,甚至是轻轻碰触一下,都绝对不可能。这个于他而言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却让眼前的池内光太郎轻而易举地坐享其成,看着他尽情抚摸他心目中女神的身体,妒火夹杂着愤怒熊熊燃烧起来。柾木爱造原本就非正常人,他不可能忍受得了这种残酷无比的折磨,于是他想入非非,心里猛地冒出一种恐怖的想法——并非不可能的事儿,虽然堕落近乎疯狂,但那是他唯一的手段。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成就自己的恋情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