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兽

阴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十一月的一天,晴空万里,从高高的窗户望出去,富士山顶峰的轮廓清晰可辨。入夜后,微寒的风徐徐吹拂,天上的繁星犹如梨皮花纹般异常明亮。

当晚七点左右,柾木爱造的车闪耀着欢喜的灯光,发出豪迈的轰隆声响,从那个鬼屋大门滑出,沿着无人的隅田堤,朝吾妻桥方向疾驰而去。驾驶座上的柾木爱造灵巧地握着方向盘,一反常态地吹起口哨,看起来多么喜滋滋啊!

今晚夜色清朗,而他看起来又是如此得意!作为那骇人犯罪活动的背景,这般开朗的气氛也未免太不相称了。然而,柾木的心情并非去执行阴森的谋杀,现在的他是打算去迎接苦等了十几年的新娘。就在今晚,过去宛如女神般的木下文子,如今却成为他痛苦的源泉、在夜晚的无数噩梦中反复惊扰他的木下芙蓉的肉体,即将完全归他所有了。不管是谁,就算是那个池内光太郎,也没有能力阻止。啊,这般喜悦该如何形容呢?通透的黑夜、耀眼的星空、从挡风玻璃缝隙间灌入的微风搔弄着脸颊,若说这不是在庆祝这场非比寻常的婚礼,那又是什么?

当晚,木下芙蓉约好的幽会时间是八点,柾木七点半就把车停在芙蓉平时搭车的那条马路上,等候她的光临。他坐在驾驶座上,弓着背,将鸭舌帽压低,遮住双眼,乔装成等候生意上门的落魄司机。前面的挡风玻璃贴着醒目的出租车红标,车尾的车牌也换上一组营业用的假车号。任何人都会以为这是一辆很普通的福特车,一辆等待客人的出租车。

(难不成今晚有事不能赴约,所以改时间了?)

柾木等了又等,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穿和服的芙蓉从对面街角翩然出现。她故意穿得比较低调,褐色袷衣配上黑色短外褂,用披肩遮着下巴,小跑步朝他走近。或许是街灯投下的阴影所致,她的脸色及表情看起来比平常要消沉一些。

恰巧这时候路上没有其他空车,芙蓉理所当然走向柾木的车子。不消说,柾木的伪装奏效,她果然把这辆车当做等候客人的出租车了。

“到筑地,筑地三丁目的公车站。”

柾木没下车替她开门,而是背对着她。芙蓉连忙从后车门上车,说出了目的地。

柾木的心中奏响凯歌,弓着背朝目的地方向驱车前行。在人声寂寥的街道上转过几个街角,前面出现了一条聚集了大量摊贩的热闹大街。这条路正是柾木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实施计划必不可少的道具,他一边开车,一边从帽檐底下瞄着倒映在挡风玻璃上的后座车窗,迫不及待地等候某件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为了遮挡刺眼的灯光,芙蓉的反应与半年前和柾木同车时一样,她把后座车窗的遮帘一一拉下(当时的福特车在客席与驾驶座之间有一片分隔玻璃)。他买车时,重新装上遮帘的原因就是为了此刻。柾木感觉胸口有只小动物狂乱地四处奔跑,喉咙异常干渴,舌头如柴木般僵硬,好像连续跑了将近四公里。他忍受着濒死的痛苦,专心开车。

当车子开到热闹大街的中段时,前方传来近乎疯狂的音乐。原来,空地上有娘曲马团搭起大型帐篷招揽生意,乐队正在演奏土气的乡村音乐,乐师使尽吃奶的力气,疯狂地吹奏活惚曲。人行道被黑压压的围观群众占据了,车道上还有往来的电车、汽车、自行车汇织而成的车流。震耳欲聋的音乐、拥挤的人潮吸引了绝大多数过往行人的注意力。一切正如柾木预期的,这里是绝佳的犯罪舞台。

他把车子驶向路边,突然停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了车,冲进车后座,旋即关门并从里面上锁。此处恰好位于某烤肉摊的后面,就算被看到司机上了后座,但车上的遮帘拉下了,想通过车窗玻璃去看被遮得严严实实的车内情况,应该看不清楚。

他冲进后座的同时,立刻伸手勒住芙蓉的脖颈,那白色柔软的部位在他的双手间可怜地抖动着。

“请原谅我!请原谅我!你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到我舍不得让你活着!”

他满嘴疯言疯语,逻辑混乱、不知所云,手上却越来越用力,仿佛要将那柔软的白色颈项掐断似的。

当芙蓉见到原以为是司机的男子仿佛疯子般冲进后座时,万分恐惧之下还是认出眼前这个像疯了一样的男人是柾木。但她仿佛陷入噩梦般,浑身僵硬、舌头打结,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连想逃离或呼叫的力气也没有。诡异的是,她不但不躲不藏,还睁大了双眼,出神地望着柾木,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哭又好像在笑,仿佛自愿被勒死似的,还把脖颈往柾木那边凑了过去。

柾木勒着芙蓉脖子的时间超过了正常的必要时间。后来他想松手时,却因手指僵硬而无法松开。就算不是这个原因,他也害怕一放手,芙蓉就会重新活蹦乱跳起来。但也不能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他胆战心惊地缓缓松手,被害者像水母般软绵绵地从座位上滑落至车底。

他取下坐垫,费了不少力气才将芙蓉的尸体塞入底下的空箱,再将坐垫放回原位,完成这项大工程之后,他整个人都累瘫了。为了平复激动的情绪,他静静地坐着,外面依然热闹地演奏着活惚曲,他开始担心那些曲子该不会只是为了欺骗他才演奏的,他一拉开遮帘的时候,车窗外就会有无数张脸孔凑过来,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一想到这里,他就吓得动都不敢动。

他战战兢兢地拉开一条缝隙,向外窥探。幸好外面没有人发现,不管是行经的电车、骑自行车的还是行人,大家都没有对这辆车表现出任何兴趣,匆匆擦身而过。

柾木稍稍放下心,恢复理智,理了理凌乱的衣服,重新审视一遍车内,确定是否遗漏了什么东西。接着,他在车底的橡胶垫角落发现一只小手提包,那当然是芙蓉的随身物品。打开一看,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其中有一把银质化妆镜,柾木顺便取出来照了一照。在那只圆镜中,他的脸色略微惨白,但表情并非那么凶神恶煞。他照镜子照了好久,努力调整呼吸,等待气色恢复。不久,他下车回到驾驶座,启动车子,以最快的车速穿越电车道,朝相反方向行驶,穿越一个又一个人迹稀少的市镇,来到某神社前,把车停妥。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他关掉车头灯,拉起遮帘,取下出租车标志,换回车牌。接着,他再度打开车头灯,这时候柾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准备踏上归途。每每行经派出所,柾木都故意放慢车速,得意地在心里嘟囔着:“警察先生,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魔。在我车后座的坐垫底下,藏着一具美丽的女尸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