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兽

阴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章

持续了三天的平静后,静候他的是摧毁一切幻想的最后一击。这段时间,尸体并未出现特别的变化,靠着不可思议的化妆术,那具尸体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妖艳,就像风中残烛于燃尽前的最后一刻总是异常明亮一样。表面来看,那些讨厌的虫子和尸体之间似乎相安无事,而实际上它们却在身体内部一点一滴地蚕食着五脏六腑。

一天,从漫长睡眠中醒来的柾木,见到芙蓉的尸体产生了剧烈的变化,由于太过恐怖,他差点惨叫出来。

躺在那里的,再也不是昨日之前那个美丽恋人,而是个体态可媲美女相扑力士的白色巨人,那躯体像颗皮球般肿胀,身上裹的白粉就像相马烧,生成了无数纵横交错的皴裂痕,这些皴裂脉络之间露出恐怖的褐色肌肤。那张脸也膨胀得像个巨婴的面孔,看起来非常天真无邪,柾木曾在相关书籍中读过导致尸体膨胀现象出现的原因。肉眼看不见的细微有机物成群结队地贯穿肠胃,侵入血管与腹膜,产生有毒气体,分泌使组织液化的酵素,这类毒气的膨胀力十分惊人,不只会使尸体的外表肿胀变大,还能将横膈膜推至第三根肋骨附近,同时原本在体内深处循环的血液被顶到皮肤表面,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吸血鬼的血液会在死后循环的奇特现象。

最后一刻来临了。尸体膨胀到极致,接下来便是分解,皮肤与肌肉全部化为液体,逐一流出。柾木像个吓坏的孩子,睁大了湿润的双眼,忐忑不安地看着四周,表情扭曲得仿佛快哭出来似的,发了好长一段时间愣。

不久,他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倏地起身,疾步走到书柜前,找出一本旧书。书脊上写着《木乃伊》。明知这种东西如今已不具任何效用,但一想到恋人的身体如今正一分一秒地被侵蚀被吞噬,他便焦虑得快发疯。他专注地翻着页面,终于找到如下一节:

最顶级的木乃伊制作方法如下。首先,在左侧肋骨的下方横切一个口子,从这里将内脏悉数取出,仅保留心脏与肾脏。另外,把弯曲的铁器插入鼻孔,将脑髓逐一取出。接着把已成空壳的头盖骨与身体用棕榈酒洗净,再从鼻孔灌入没药等药材,填满头盖骨,然后用干葡萄等物填充腹腔,缝合伤口。之后把处理过的躯体浸泡于苏打水中,七十日后取出,用麻布作护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可以了。

他反复阅读同一段文章,不久便将书本丢下,叩叩叩地敲着后脑勺,眼神空虚,像个失忆的人般叨念着:“记得好像有什么……是什么啊……到底是什么啊……”接着又像是想起什么急事般,突然下楼,大步走出玄关。

一出门,他急急走在隅田堤上。大河里翻腾的浊水看起来就像由无数只虫子交叠的洪流,脚下的土地似乎被不计其数的微生物覆盖着,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

“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他一边走一边将内心的苦闷化作语言说出来,有时候还得使劲全力才能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救救我吧”压抑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大概走了三十分钟吧。由于他只专注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以至于走路不甚留意,踩到小石子应声跌倒。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痛,此时内心产生了奇妙的变化。他没有站起来,反而压低身子,在地上爬行。不管遇到谁,都向对方恭敬地行礼。

一名奇怪的男子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行礼,这种景象很快就引起群众的围观,也吸引了一位正巧经过的警官的注意。那位警官很亲切,上前扶起柾木,并询问其住址,或许以为他是个精神异常者,便要送他到吾妻桥附近。柾木与警官同行时,说出了奇怪的话语。

“警察先生,您知道最近发生了一件残酷的杀人案件吗?至于为何说是残酷?那是因为啊,被杀害的女性犹如天使般纯洁无瑕、不带一丝罪恶;而杀人的男子也是个善良的大好人。很古怪吧?最重要的不是这些,我知道那女人的尸体放在哪里,要我告诉你吗?要我告诉你吗?”

然而,这些话不管他重复了多少次,警官也只是微笑以对,不当成一回事。

又过了几天,由于柾木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下楼吃饭,用人开始有点儿担心,便通知屋主,屋主向警察提出申请,在警方的协助下,破坏了始终深锁的仓库大门。昏暗的二楼上,在呛鼻的尸臭与无数爬行的蛆虫中,横躺着两具尸体。其中一具的身份很快就被确定了,正是主角柾木爱造,另一具却是过了很长时间才被鉴定出是失踪的人气女星木下芙蓉,那是因为她的尸体不仅几乎腐烂,腹部还受到残忍的摧残,溃烂的内脏丑陋地裸露在外。柾木爱造(经法医鉴定,他乃是吸了芙蓉的尸毒而丧命)将脸部埋进芙蓉裸露的肠肚中而死。恐怖的是,他那丑陋而扭曲的手指直到最后仍执拗地抓着恋人的腐肉。

(《虫》发表于一九二九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