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的家

我永远的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章 受教于中山周三老师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章 受教于中山周三老师

进入初中后,我感觉最新鲜的事情就是不同科目由不同老师讲课。

此前在小学的时候,所有科目都由班主任老师讲课。可是,在初中里一个老师只讲一门课。

“就是这样按照固定老师和科目学习。”

我不知为什么感到自己更了不起了,特别高兴。

在这里,给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教国语课的中山周三老师。据说,中山老师出身于国学院大学。在一年级时只讲授国语,但从二年级开始他还当班主任。

这位老师讲课特别新鲜而富于个性。

例如,当课本中出现了岛崎藤村的诗句“小诸古城边”的时候,老师就建议大家发声吟诗,或不如说放声朗诵。

于是全班同学都放声朗诵。

小诸古城边,悠悠白云飘。游子悲切切,乡愁何时了。

这个时候,老师并不纠缠于小诸古城位于哪个县的哪个位置、古城的名称是什么、所谓游子是什么意思等问题。

老师叫我们“只管放声吟唱,全身心地沉浸在诗情画意之中”。

托老师的福,我在反复朗诵课文的过程中,产生了豁达舒畅的感觉。对于游子这个词的理解也不只是到处游玩的观光客,而是诗情丰富的旅行者了。

如此这般,在几乎全部记住诗句的时候,接下来就转入此地附近发生的川中岛会战的故事。

“某月某日拂晓,武田军数千骑于岸边集结,随即肃然策马前行……”

据说,老师在学生时代热衷于说评书,曾经想当评书艺人。他朗诵课文时的字正腔圆也证实了这一点。

因为老师用这种方式讲课,所以没有一个人打瞌睡。

大家都竖起耳朵,倾听曾经几乎当上说书艺人的老师那字正腔圆的宣讲。

托老师的福,我现在还能吟唱或朗诵藤村几乎所有的诗歌。

在国语课上,还有一个快乐的事情就是汉字的“听写相扑赛”。

同学先把老师读出的汉字写在自己的纸上,然后与邻座同学核对答案。

例如,老师读出“帽子”,自己就用汉字写下来并递给邻座同学。

这时,如果写的正确就画圈,写错了就画叉。

每次大概出五道题,并把结果与邻座同学核对以决出胜负。当然,既有运气好获胜的时候,也有输掉的时候。但是,想靠侥幸却是坚持不下去的,最终还是准确记住更多汉字的同学胜出。

老师把结果全部进行确定,然后列出名次。

“嗯。这回山田当上横纲啦!”

老师接着按名次说出大关、关胁直至平幕,并分开东西两阵发布结果。

看到这样的列表,大家就不可能不努力争先了。

所幸我常常荣冠横纲头衔。不过,偶尔也会有强手出现,于是我就退居大关了。

如此这般,总之中山老师的国语课妙趣横生,很有特色,不会令人感到无聊。

如今想来,不只是国语课,还有数学课和历史课,优秀老师讲授时都不仅限于课本内容,也不是传授解答试题技巧。向学生揭示相关科目的妙趣,才是真正的优秀老师。因为老师善于引导学生喜爱该科目,所以学生自然不会把学习仅仅当成义务,一生都将学而不厌。

始作短歌

这位中山老师本来是位诗人。

老师如今仍然属于札幌某短歌社团,并主办名为《原始林》的诗歌杂志。因为这个缘故,老师常常建议我们学生创作短歌。

所幸的是,由于我从小时候起就跟家人玩百人一首抢诗牌游戏,所以对短歌相当熟悉。

于是,我接受老师的建议尝试创作短歌了。

这样的诗句能行吗?虽然我没有自信,但由于意外简单地写了出来,于是拿给老师看。

“哦?蛮不错嘛!”

老师夸奖了我。

以下是我从初三开始按照中山老师建议写的短歌。

庐舍雪中掩,草帘遮南窗。难忘梦幻寒冬夜,融融映烛光。

北国风卷雪,茫茫浑天地。开拓时代纪念碑,巍然雪中立。

那个时候,我应该提交了五六首短歌。这两首被老师采用登在《原始林》上,得到了以下的评论。

“两首诗都没有流于甜美的感伤,发挥了真情实感。”

“虽然是初中生写的诗,但已经融会贯通了‘风卷雪’这种富于乡土气息的词语,令人赞叹。”

因此而稍稍增加了自信的我继续创作短歌,其中两首被刊登在下一个月的诗歌杂志上。

漫漫漆黑夜,忽而忧生存。百思不解人间事,急来唤母亲。

苦思复冥想,几近自杀狂。突如其来陷恐慌,唯愿早遗忘。

这两首诗得到了老师的如下点评。

“这些短歌表明作者在坦率地追求希望纯真生存的自我内心世界。”

从这个点评得到自信的我按照老师的建议,作为初中生加入了《原始林》同人。

此后我又在杂志上刊登了如下短歌。

争争斗斗事,形形色色人。昏天黑地酿恶果,终现孤独魂。

孤独小世界,充满新希望。年轻梦想如泉涌,源源总流长。

露骨高声笑,一伙放肆男。欲向邪恶发谴责,相争无胜算。

关于这几首诗得到了如下点评。

“虽然观念性稍强,但显露出本人处理人际关系的心境,意味深长。”

以下是从这一年(初中三年级)到下一年发表的共四十首短歌中选取的一部分。

拥弟同床寝,忽而陷忧思。人间祸福总无常,谁能卜生死?横幅桌前挂,慈母语谆谆。尊德二字头顶悬,陡生逆反心。

炉中急添柴,火种压炉底。掀开重压通通气,烈焰熊熊起。

漠然忆昨日,偶生懊悔心。桌旁零落柑橘皮,天真有几分。

对于这些短歌,老师做出了如下点评。

“看不到太多耽美感伤的元素,真实而明快地表现了自我开始觉醒的少年内心世界。颇有情趣。”

后来在我获得直木文学奖作为职业作家起步时,老师特意来到庆祝会场表示了如下感想。

“在渡边君的诗歌中,虽然也有对大自然的真切写实,但还可以看到深入挖掘自己内心世界的特色。只用诗歌来表现对于内心世界的兴趣已经渐渐感到有所不足,所以才使他踏入了更加自由自在的小说世界。”

总而言之,在我感受性最强的初中时代幸遇个性鲜明的中山老师,所做短歌得到夸奖并受到文学方面的各种启迪——这些毫无疑问都成为我后来踏入小说世界的原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