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的家

我永远的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四章 初次约会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四章 初次约会

我们的初中(北海道立札幌第一中学)在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年)直接升格为新制高中(北海道立札幌第一高等学校),但是在两年后的春天,实行了大学区制改革。

此前的几所高中是公立男校,即第一高中和第二高中,公立女校即北海道立札幌女高和札幌市立女高。学区改制对这些高中进行了合并与分离。

这就是所谓高中的男女同校体制。先将札幌市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区域,再把居住在各个区域的男女学生收编在同一所高中里。通过这样的高中重组,“札幌一中”约有六百人转入别的学校,五百多名学生转入改名为“札幌南高”的学校。

我因为住在市区西南部,所以依旧编入由一高改为札幌南高的学校,在这里迎来了居住在同一区域的女生们。

当时的札幌南高有九个班级,我在一班。转入的女生人数基本与男生相当,我们就成为了同班同学。

当时,男生纵向列坐,女生进来坐在旁边的座位上。

说实在话,我们男生都很紧张。

在这个状态中,今后能平心静气地学习吗?

不,更令我困惑的是,自己对身旁坐着的女生该说些什么、怎样说呢?

我感到如此紧张和困惑,还是因为太年轻吧。

我们做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了住所周围和上学路线等情况,于是相互渐渐熟悉起来。过了没多久,我就天天期待去学校见到那个女生了。

当然,为了让她们看到自己好的方面,学习也要努力。

此外,男生们的装束也比以前整洁多了。

从目前来看,男女同校似乎卓有成效。

而且,随着相互越来越熟悉,聊起天儿来也更加热烈,好像还出现了互相有好感的情侣。

遇见天才少女画家

在那个期间,我这个年龄分为九个班级。但是,根据选修科目,也常常跟其他班级的同学一起上课。

出于偶然,我那个班上有个名叫加清纯子的女生。

她皮肤白皙,好像有肺结核病。她最擅长绘画,从初中起就有作品入选北海道画展,是有名的天才少女画家。

据说,她从那时起就常常请假去参加素描活动和东京的展览会。

实际上,在成为同班同学之后,她确实经常迟到早退。可是,老师们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总而言之,只有她受到特殊待遇。看到身边有这样的女生,我心中产生了反感——这家伙太随便了!

搞不清她是否知道我的心情,反正双方都像是漠不关心。但是,在某天的午休时间,我不经意地拉开抽斗,看到里面放着一封信。

这是谁给我的呢?我赶紧打开一看,信上写着“你这次生日由我来庆贺”,署名居然是——加清纯子!

望着信中的内容,我简直难以置信。

“为什么,给我?”

我跟她只是打过招呼而已,并没有更多地说过什么话。

她为什么要为我庆生呢?真是莫名其妙。

但是,据说纯子的姐姐后来看到她的笔记本里写着:“班里有个名叫渡边淳一的男生,感觉特别正儿八经。哪天我要诱惑他一下。”

她就是因为这个接近我吗?

先不管理由如何,受到她的诱惑我感到很兴奋。

生日(十月二十四日)那天傍晚,我们在学校旁丰平川河堤的白杨树下相会。然后,我就跟着她前往市中心的薄野大街。

当时咖啡馆刚刚兴起,可她满不在乎地走进市中心的咖啡馆,一边向周围坐着的艺术家模样的男人们打招呼,一边在里面的桌旁跟我相对而坐。

说实话,我这是第一次进咖啡馆。她为我点了咖啡,并轻轻端起说“生日快乐”。

我也应和她端起咖啡杯,但后来并没有喝,只是默不作声地坐着。

周围的顾客好像都认识纯子,似乎对她跟穿学生装的我在一起感到不可思议,不时地朝这边观望,倒是没说什么。

后来过了大概三十分钟。

她说“走吧”,我就点点头离开座位,跟她走向黄昏中的大通公园。

在那里她说“我送送你”,然后一起穿过公园向西,在来到二十丁目时又向南走去。

我的家在南七条西二十二丁目,她是不是对此有所了解呢?

我们继续向南,来到我家附近时她说“好冷啊”。然后,她把自己的手伸进我的衣袋,轻轻握了一下我的手说“再见”。

我突然不想离开她,刚说了声“那个——”,却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就那样呆呆地站着。她很快就转过街角消失了。

我回想着她的背影嘟囔“我怎么这么傻呀”。

她陪伴我走了这么长的路,难道我不该知趣儿地说几句感谢的话吗?

哪怕是“谢谢”或“很高兴”都行啊!

我至少应该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但是,事已至此为时晚矣。

“我真傻!”

我连续地责备自己,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拥抱求吻

而且,我后来又受到她的邀请单独相会,却依然只是走一段路,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我想,她会不会对不知趣的我心怀不满呢?但她从未说过那种话。

只有一次,在下雪的夜晚,分别时我站住凝视着她,只见她仰起的睫毛上落着雪花。我虽然感到那很美,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坦白地讲,在那之前我当然从未跟女性单独相处拥抱过,也没有接过吻。

可是,我在分别之后却总是后悔:为什么不跟她接吻呢?

虽然不能确定,但我觉得如果我强行拥抱求吻,她一定会允许的。

然而,我们在面对面时总是不能再向前迈近一步。

尽管我心里已经想好,再次见到她时一定要那样做。可真的见了面,我却还是止步不前。

对于我来说,女性,还有她,尚属遥远的存在。

据说,她告诉姐姐“他特别纯真无邪哦”。这话确实没错儿。

不,不能说我纯真无邪。

我心里很想跟她拥抱、接吻,但又感到会遭到严重失败而忐忑不安,因此最终还是没能付诸行动。

其实我觉得,如果对方不是加清纯子而是其他女同学的话,我好像就能做到。

但是,跟纯子却很难。

那是因为,我想到她除我之外还认识很多年长的男人。

实际上,即使进了咖啡馆,她也常常跟几位留长发的貌似艺术家男人寒暄并简单地交谈说笑。

我能否不向那些男子服输而勇于跟她接吻呢?能不能让认识那些男人的她满足呢?

如今想来,当时是无聊的自尊心压抑了我的感情,令我总是畏畏缩缩。

寒假就这样结束,高二的第三学期开始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