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怪人

透明怪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空气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空气人

记者娓娓道来:“你们大概不知道这个怪物的情况。我是报社的记者,当然见多识广了。我是《东洋报》的记者,最近一直在跟踪他,可每次都让他溜掉了,毕竟看不见他嘛。”

“真不可思议。那家伙就像空气一样,看不见摸不着。这么说,他……是人吗?”

“他是人没错。还是个大盗呢。”记者说完,思量片刻,看了看两个孩子,又开了腔,“你俩就住在这附近吗?要不这样吧,现在离吃晚饭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在附近找家店,边喝茶边聊。你俩跟踪那个怪物,勇气可嘉,我就给你们好好讲讲他的故事。”

岛田和木下满口答应。于是三人离开荒地,来到闹市,找了一家小小的咖啡馆坐下。记者点了咖啡和蛋糕,请孩子们吃喝,自己则讲起故事来——

我留意到这个怪物,大概是在十天前。我在银座的大街上走着,突然有人“咣”地狠狠撞了我一下,使得我差点摔倒。“走路看着点儿!”我吼了一嗓子,愣是没见着撞我的人。的的确确有一个人用身体撞了我,而我却看不到他。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两位结伴而行的女士也像是被人搡了一把,踉踉跄跄的差点跌倒。我仍旧没看到肇事者。这事太蹊跷了,我停下来看个究竟。果然,女士身后的小伙子也突然东倒西歪的。他大骂:“长没长眼睛!”东张西望一阵,没见有人撞他,傻了眼。

“哎哟哟真吓人。刚才是怎么了嘛。”两位女士脸色都变了。

“明明有人撞我的。怎么没见着呢?奇了怪了。”小伙子也停下了脚步,眨巴眨巴眼。

就这一会儿工夫,还有不少人挨了撞。大家都站住不走了,七嘴八舌议论起来,谁都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过了一会儿,大伙儿又各奔东西。

我突然想起了一部名叫《隐形人》的小说,英国小说家威尔斯的名作。说是一位学者发明了一种能使人体变透明的药品。只要吃了这种药,人的身体就会隐形。刚才撞上我的,该不会就是“隐形人”吧?想着我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后来我转念一想,这“隐形人”不过是小说里的人物罢了,哪有这么厉害的药,更不可能存在隐形的人。想到这里,我就打消了刚才的荒唐念头,回家去了。

万万没想到,过了两三天,我又碰上了一件怪事。这件事让我不得不相信,东京果然是存在“隐形人”的。

你们大概也知道,有乐町的过街天桥下面,有一长溜擦鞋匠。那天傍晚,我站在马路拐角处等朋友,碰巧看到有个十三四岁的小擦鞋匠,不跟同行聚在一块儿,离得远远的自个儿摆摊。他给一个小混混模样的男青年擦鞋,那个卖力呀,把鞋子擦得锃亮。等完事了,男青年从兜里掏出一张大钞,说没小钱,给他找开。男孩就打开身边的钱盒子数起找头来——没想到里头塞满了大钞小钞,小小擦鞋匠真有钱。

男青年拿斜眼瞧着对方数钞票,冷不丁一把抢过纸盒子,大把抓起钞票塞进自己的口袋,完了把空盒子随手一抛就要走人。男孩子都快哭了,死死拽住男青年不放。他哪里是小混混的对手,被一把推倒在地,呜呜地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怪事发生了。男青年突然“啊”的一声大叫,打了个趔趄,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紧接着他涨红了脸,自个儿搏斗起来。明明没人跟他打架,他独自在那很夸张地瞎闹腾,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我心想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过路人三三两两围过来看,没有人上去制止。结果没等有太多的人来围观,这场离奇的格斗就分出了胜负。男青年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半天不得动弹。

你问我是谁摆平了小混混,当然是那个看不见的对手啰。明白了吧?小混混刚才是和隐形人打架呢。

这时,男青年的口袋忽然微微蠕动,一把钞票冒了出来,自个儿飞回原来的纸盒子里,接着纸盒子也飞了起来,轻轻降落在小擦鞋匠的膝头。这时我亲眼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动。就是这个人影,从男青年的口袋里取出钱放回纸盒子里。很显然,刚才制服男青年的,就是这个人影。我管他叫“空气人”。这个“空气人”,虽然是江洋大盗,但也会做些好事。他这是在捉弄人呢,吓大家一跳,自己乐在其中。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