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怪人

透明怪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狞笑的人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狞笑的人影

百货商场风波平息之后的两三天,一个傍晚,岛田君在自家院子里闲逛。天气阴沉沉的,刚入春,却异常的暖和。

岛田君的父亲在战前是个大富翁,现如今在银行工作,不过住的还是以前的豪宅,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客厅前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坪,稍远处有假山,还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林子。

岛田君在屋后的鸡窝前逗鸡取乐,玩了一阵就腻了,前往院子里的草坪。当时客厅的玻璃门紧闭,室内空无一人,静悄悄的。就在岛田君绕过屋子的拐角,刚要迈进草坪的一刹那,他愣住了。因为草坪上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岛田君喜爱溜旱冰,他有一双旱冰鞋,有一段时间没用了,就搁在客厅的外廊下面。现如今,这双旱冰鞋竟然在草坪的正中央,这还不算,它们竟然自己在动!一前一后,交替前进,就像有人穿着它们滑旱冰。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岛田君想。不,不是梦!放学回家之后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我都记得呢,不可能是在做梦。

“哎呀!难道是……”岛田君想到了什么,打了一个哆嗦,像是被人从背后泼了一盆冷水。他想到了透明怪人:透明人穿着旱冰鞋走路,不就是这个样子么?

毕竟这里是草坪,没法像在溜冰场上那样顺畅,旱冰鞋倒是也缓缓走了一段距离。它离客厅越来越远,朝假山脚下那丛枝繁叶茂的八爪金盘进发。

“妈妈!快来人呐!快点……”岛田君忍不住大声呼叫起来。事后想想还挺不好意思的。

然而就在这时,旱冰鞋已经扎进了那丛八爪金盘当中。枝叶摇摆,沙沙作声,俨然是有人拨开树丛前进。八爪金盘的后面是大大小小的常绿树,形成一片小树林,光线更加幽暗。

母亲和用人闻声赶来(这时父亲还没有回家),一家上下顿时炸开了锅,叫来邻居的伯伯助阵,还报了警,把院子里搜了个遍,一无所获,仅仅在灌木丛深处发现了被遗弃的旱冰鞋。怪人必定是脱了鞋,翻墙逃跑了。

说来也怪,怪人为什么穿着旱冰鞋呢?事后排查,家中没有遭窃。在人们心目中,这个“空气人”有时也会做些好事(比如帮助被人欺负的小擦鞋匠),喜欢捉弄人,但又何必潜入岛田君家中,在草坪上溜旱冰呢?其中莫非有什么阴谋?该不会是知道被岛田君识破了真面目,特地上门来报复的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天深夜,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岛田君独自一人睡在他那间十平方米的卧室里。他的卧室有一扇宽约两米朝向后院的窗户,窗户上镶着毛玻璃,窗户外又有木制的窗格,所以防雨套窗是常开不闭的。夜半时分,他被响动惊醒,不由睁开眼睛。只见后院远处的灯光打在毛玻璃上,勾勒出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这黑影的上半身有普通人的一倍大小,据此推断,黑影的主人并不是紧贴着毛玻璃的。奇怪的是,这人好像没有穿衣服,肌肉的线条清晰可辨。他侧着脸,一头乱发,凹陷的眼窝,高高的鼻梁,鼻子下面张开的嘴……无不历历在目。这个影子本身并非浓黑,而轮廓却非常鲜明。

岛田君吓得忘了呼吸,明显感受到心脏的暴动,却发不出声音,仿佛被某种魔力所控制,只能直愣愣地望着窗上的影子。

“呃呵呵呵呵……”

影子吃吃地笑出声了!大嘴一张一合,嘴角一直咧到耳根,真令人汗毛直竖。岛田君再也受不了了,怒从心头起,化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从被子当中一跃而起,大声喝道:“是谁!”

同时一个箭步窜到窗边,一把拉开窗——他已经准备好了和黑影的主人正面冲突,打算在拉开窗的一瞬间,使出平生气力大吼一嗓子。

万万没想到,外头竟然空无一人。岛田君探出脑袋东张西望,也没发现人的踪迹。开窗之前影子一直存在,然而窗户打开后,影子的主人居然消失了。

“一郎,你怎么了?”

“一郎”是岛田君的名字。刚才的动静和叫声惊动了父亲,他急忙赶来瞧个究竟。

“刚才有个怪家伙站在那里。可是我打开窗,一个人也没有。爸爸,说不定是那家伙。”

提起“那家伙”,父亲心知肚明——显然指的是透明怪人。他的神色一下子严峻起来,家中上下随即乱成一锅粥。所有房间的灯都点亮了,所有的人都被叫醒,大家手持手电筒和哨棒搜查后院,然而一无所获。后院的泥土是干的,所以连一个脚印都没发现。

至此,人们又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这个像空气一般透明的怪物,是有影子的。事后想想当时的情况,这个影子并不像普通的影子那般浓黑且鲜明,而是像灯光照射半透明物体所留下的影子。怪物虽然肉眼看不见,但不能隐藏自己的影子,灯光一照,便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