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怪人

透明怪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章 地下室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章 地下室

岛田君、父亲以及黑川记者看了纸条上骇人的信息,脸色煞白,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天已经黑了,室内黑漆麻乌的,他们甚至忘了开灯。

“啊!”岛田君突然紧紧揪住父亲的胳膊,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快从眼眶里蹦出来了。见他死死盯着房间的一处,两个大人一惊,也朝那儿望去。

岛田君视线所指向的,是紧闭的玻璃窗。那扇玻璃窗是西式的上悬窗,镶着毛玻璃。只见窗户的毛玻璃上映着一个模糊的人影——那是一张侧脸,有真人的两倍大,张着弯月形状的大嘴。

“呃呵呵呵……”

嘶哑低沉的笑声传来,令人汗毛直竖。它每笑一声,嘴唇都会颤动一次。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人影,朦朦胧胧仿佛鬼魂,是透明怪人特有的影子。

黑川记者果然胆量过人。他“哼”了一声,像疾风一般飞奔到窗边,一把推开窗户。奇了怪了,窗户外边没人嘛。也难怪,他哪里看得见透明人。

“呃呵呵呵……”

这个瘆人的笑声是从院子一角传来的。过了一会儿,笑声停止了,周围一片死寂,突然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天而降——“明天晚上,九点,别忘了!”透明怪人第一次开口说话,多可怕的声音啊,就好像是外国人说日语时的腔调,慢慢腾腾,磕磕绊绊,再加上那刺耳的破锣嗓子,让在场的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彻底惊呆了,一动也不能动,就好像中了定身法。

“叔叔叔叔,赶紧关窗!”

岛田君担心透明怪人从窗户进来,便小声催促黑川记者。他说得没错,黑川赶紧咣当关上窗户。这时,窗外又传来吃吃的讪笑声,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怪人好像是走远了。

“那家伙知道地下室的秘密入口吗?”岛田君的父亲面如土色,担心到了极点。

“您说入口就在您书房的地毯下边吧?最近您打开过吗?”黑川问道。

“四五天前进去过一次,看看珍珠塔是不是好好的。我差不多每个月都要打开保险箱看一次。”

“哦……不是我乌鸦嘴,万一四五天前他就已经跟着您进了地下室……”

“啊?!不会吧。”

岛田先生打了一个激灵,望着黑川。毕竟盗贼是隐形的,所以记者所说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莫非并不是“明晚九点”,而是在四五天前就已经下手了?岛田先生越想越害怕,于是提议道:

“我们下去看看吧。黑川记者,请您一道,一郎也来。三个人一起下去,即使那家伙混进房间,阻止他也不难。”

“您说得对,还是去看看比较放心。”

就这样,三人一同进了书房。先是反锁了房门,再锁好窗户,这样透明怪人就进不来了。但是还有一种可能:三人进书房的时候,怪人早已潜伏在房间里。对此,岛田先生想出了一招。他挪开椅子,掀开地毯,双手用力提下面的地板。一块四方的地板被揭开,这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岛田先生揭开只容一人通过的口子,说:

“你们两个先进去,我最后合上地板。这样一来,即使他就在我们身边也不怕。他要进来,就必须挨着咱们。”

依岛田先生的指示,三人进了地板下面。合上地板之后,下面黑咕隆咚一团,岛田先生随即点亮电灯。这里是一处水泥砌成的四方空间,长宽高都是一米左右,就像一个箱子。脚下水泥地的一角,有一块边长六十厘米的正方形铁板,这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三个人挤在这个“箱子”里,必须缩起脖子低下头,憋屈得很。岛田先生一边合上地板一边得意地说:“怎么样?这招管用吧。这里满满当当挤了三个人,哪里还有他容身的地方。我先合上地板,再打开脚下的铁板。”

说完他揭开铁板,等三人全部通过,又将铁板反锁。前面是一段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窄楼梯,往下走六步,就到了保险箱跟前。这是一个用厚厚的水泥砌成的地下室,七平方米大小,天花板上亮着电灯。

“黑川记者,您请看,就是这里。我们这么小心,您还觉得他会跟进来么?”说着,岛田先生取出保险箱的钥匙。

“您办事真是滴水不漏呀。透明怪人那也是有身体的,他肯定进不来,这下可以放心了。”黑川也露出了笑脸。

岛田先生转动保险箱上的密码盘,对上密码之后,便用钥匙打开了保险箱。

“宝贝还在,安然无恙!您看,这就是珍珠塔。”岛田先生喜形于色。只见保险箱的正中央有一个细长的玻璃盒子,盒子里,一尊用美丽珍珠做成的五重宝塔闪闪发光,十分惹人喜爱。

“嗬!好一尊珍珠塔。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东西呢。”黑川记者一声长叹,“难怪那家伙会盯上它。不过现在好了,我们马上报警,尽一切力量保护它吧。”

“你说得对,得赶快通知警方。这我也就放心了。”岛田先生说着,合上了保险箱的门,上了锁,又打乱了密码盘上的数字。接着三人回到书房。不消说,他们出地下室的时候和进去时同样小心翼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