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怪人

透明怪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章 晚上九点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章 晚上九点

时间到了次日的晚上九点。

此前还发生了一些事情,这里只说个大概。前一天晚上,岛田先生报了警,警察随后就到,在岛田家四周布防。第二天,警视厅负责搜查的中村组长拜访了岛田家,向岛田先生了解情况后便告辞。时近黄昏,中村组长率领三位警员入驻岛田家,派遣一人驻守书房,另两人在屋外巡视,组长本人蹲守在地下室的保险箱前。

另一方面,少年侦探团开始行动了。透明怪人盯上了岛田同学的家,这件事已经在学校传开。同学当中恰好有少年侦探团的成员,就把事情告诉了小林团长。这个小林团长,便是大侦探明智小五郎的得力助手小林芳雄。拙著《少年侦探团》和《妖怪博士》的读者,想必对少年侦探团很熟悉吧。

话说小林团长得知此事,就和岛田君和木下君见面商量对策,随后挑选五位住在岛田家附近的团员,在他的带领下承担警戒任务。虽说是警戒,可对手毕竟是看不见的怪物,光靠眼睛看可不行。小林团长想出一个高招:他和五位小伙伴人手一把手电筒,等天黑后,两人一组,在岛田家的四周和院子里巡逻。

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透明怪人虽然肉眼看不见,但是有影子,拿着手电筒扫射四周,一旦发现光线中出现可疑的影子,就能确定怪人所在,然后一个虎扑把他捉拿归案!小林向中村组长说了自己的想法,组长由衷佩服,让自己的手下依样画葫芦。

就这样,天黑之后,岛田家四周灯光飞舞扑朔,就好像飞来飞去的萤火虫,美是美,不过看着也挺吓人的。

且看地下室。时间是九点差十分。保险箱的四周摆着四张椅子,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岛田君、他的父亲、黑川记者以及警视厅的中村组长就守候在这里,目光没有偏离保险箱的门半寸。

四人进地下室的时候,和前一天晚上一样,小心加小心,确保没有空子可钻,所以说怪人是不可能混进地下室的。而且那两重关卡都反锁了,所以怪人也不可能随后进入。

“或许因为我没见过他,看你们如临大敌的样子,真想不通。都这么小心了,应该没问题吧。他说九点下手,依我看,那是吓唬你们的。”身穿西服的中村组长说完,从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这时黑川记者接了话:

“您可别小看了他,那家伙妖着呢。保不准,这保险箱的门会在我们眼皮底下慢慢地自动打开呢。”

“哈哈哈……这一点你放心。小林君出了个好主意,那家伙有影子,咱们只要留心他的影子不就得了。地下室亮着灯,如果那家伙进来了,肯定会留下影子的。”

“组长,您是有所不知啊,这家伙有时候不留影子的。就像上回他替小擦鞋匠教训小混混,我就在现场看着,没发现他的影子,就只看见小混混的影子自个儿挣扎折腾。我感觉,它大概会一种魔法,想吓唬人的时候才露出影子。”

“哈哈哈……黑川君,听口气,你挺佩服他的嘛。”中村组长笑着说。

话音未落,不知从哪里传来“咔哒”一声。四人吃了一惊,面面相觑,地下室内鸦雀无声,岛田君瞧了一眼父亲的手表,不禁脱口而出:

“爸爸,还有一分钟就是九点了。”

三个戴手表的大人事先都用广播报时校准了时间。中村组长和记者也看了看时间,果然距离九点只剩一分钟了。大家都沉默着,就连中村组长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现场如此安静,能清楚地听到手表秒针滴答滴答的声响。十秒,二十秒,时间转瞬流逝,八只眼睛死死地盯住保险箱的门。

正当岛田君注视着保险箱门的时候,他感觉有一个朦胧的人影就站在保险箱的旁边。“嗯?”他朝那儿定睛一看,什么也没有。是错觉,还是……

就在这时,又是轻微的“咔哒”一声,四人脸色煞白。岛田君差点没吓得大声尖叫撒腿逃跑,小心脏都快提上嗓子眼了,这种诡异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哇哈哈哈……”

突然,房间里爆发出一阵狂笑——原来是中村组长。他起身大笑道:

“各位,已经过九点了,再过二十秒就是九点零一分了……你们看,说话间已经是九点零一分了,那家伙没能守约,保险箱安然无恙,黑川君你作何感想呀?那张纸条,只不过是他吓唬人的伎俩罢了。”

中村组长喜滋滋地下了结论。

“您先别急着下结论嘛。话说刚才那两声‘咔哒’是怎么回事?岛田先生,安全起见,您看看保险箱里面的情况。”

岛田先生正有此意。他站起身,走到保险箱跟前,转动密码盘,插进钥匙,打开箱门,往里一瞧——

“啊!”

这一瞧不要紧,岛田先生一声大叫,僵住了。

“怎么了?”组长和记者赶紧凑过去。岛田君紧随其后,一把揪住父亲的衣服:

“珍珠塔呢?!”

保险箱里只留了个空盒子。

“呃呵呵呵……”

又是那个瘆人的笑声!声音就来源于地下室。那家伙果然就在这里!四人东张西望,却连个人影也没见着。

“我知道了!那家伙就在岛田先生打开保险箱的一瞬间,从旁边伸手进去偷了珍珠塔。我看到一个白乎乎的人影!”黑川记者异常亢奋。

如果真如黑川所说,那么被盗的珍珠塔应该还在地下室里,可是大家将椅子下面、保险箱背后、半空中都找了个遍,愣是没有珍珠塔的踪迹。接下来,三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张开双臂绕圈跑动,用这种方法搜寻,结果同样是一无所获。

中村组长跑上楼梯,在入口的铁板处侧耳倾听,又听到了那个瘆人的笑声。

“哎呀,他在铁板那头!在外面!”

听上去,声音确实是从外头传来的。刚刚还是地下室里发出的声音,怎么现在是从外头传来的呢?难不成它是一股烟或者幽灵之类的东西,会穿墙透壁?

“你们领教了吧。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从来不食言。”声音很小很轻。透明怪人在铁板外头一字一顿地说着话。

四人刚出了地下室,小林芳雄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汇报情况:

“刚才我们逮到一个可疑的家伙,一个流浪汉模样的人,蹲在篱笆墙外边直哆嗦,自称见鬼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他到现在还在打哆嗦,可见真的是吓坏了。我把他带过来吧。”

组长令小林立刻带人过来。少年侦探团究竟逮到了什么人呢?那个流浪汉到底见了什么“鬼”呢?且听下回分解。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