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怪人

透明怪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章 捡脑袋的绅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章 捡脑袋的绅士

小林芳雄依照中村组长的指示,跑去外边,令两位小伙伴将那人押进来。

流浪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脏兮兮的,身穿肮脏的土色衣服,手持一顶破呢帽,脚没穿鞋全是泥,一头乱发赛鸡窝。青黄瘦削的脸庞上,两只小灯泡似的眼睛东张西望。

中村组长让他落座,和和气气地请他说出刚才的所见所闻。这个流浪汉便开了腔。

当晚,他在城中东游西逛,打算找一个好地方睡觉。就在经过岛田家篱笆墙外的时候(算一算时间,正好在透明怪人从地下室偷走珍珠塔之后不久),发觉在篱笆墙中段的院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动!流浪汉便停下脚步,从篱笆的缝隙间窥探。他走了好长的夜路,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再者院子里亮着灯,把这一带照出个大概。

定睛一看,院内树下的草丛里散落着一些奇怪的东西。深灰色外套、黑色西服、白衬衫、白衬裤、深灰色礼帽,还摆着一双鞋,光是这些,那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关键是这里头混着一样特别吓人的东西——一个苍白的球形物体,长着乱蓬蓬的毛发。

这到底是个啥?流浪汉起初完全摸不着头脑。再仔细一看,这个圆乎乎的东西,竟然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

是个人头!

流浪汉吓得魂飞魄散,差点要大叫着逃走。草丛里有个人头,谁见了都会吓个半死。说不定是杀人现场呢。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可怕,流浪汉像是中了定身法,明明想要逃跑,却动弹不得,视线被一个活动着的东西牢牢牵扯住。

没错,确实有东西在蠕动!不是人头,而是那条裤子。它像是被人提起来似的,软软地往上延展,最终拉直,俨然是一个人穿上了裤子叉腿站着的样子。这条裤子还不消停,东走走西走走。

流浪汉又一次被吓个半死,差点叫出声来,转念一想,一旦叫出声,下场可能会很惨,硬是把惊叫的冲动咽下肚子。可怜的小伙子冷汗涔涔,眼见着白汗衫飘到空中,一阵蠕动之后就成了穿在人身上的样子,然后白衬衫也飞了起来,又成了穿在人身上的形状——也就是说,这个隐形人先是穿上裤子,再套上汗衫,最后穿上了衬衫。

流浪汉觉得是活见鬼了,要么就是在做噩梦。天底下不可能有这等离奇的事情。

接下来,这个看不见的家伙穿上了上衣,穿好了鞋子,还戴上了手套,活脱脱一副绅士的打扮。不过,它还缺一样东西——脑袋。

“大家有没有见过没脑袋的人?肩膀上什么也没有。我是出娘胎第一次见,太吓人了。”流浪汉心有余悸。

不料之后还有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

刚才说了,人头是掉在地上的。只见那个无头绅士一猫腰,捧起那颗苍白的头颅。“哎呀,难不成脑袋是他的?”正当流浪汉胡思乱想,无头绅士端起脑袋,端端正正地摆在肩膀中央的位置——你说怪不怪,这就扎根了。无头绅士有了头,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青年蹲在篱笆墙外一动不动地看,只当自己在梦里。有了脑袋的绅士穿上外套,戴上呢帽,突然朝他这边走来!流浪汉感觉死到临头了,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然而,那个怪物没有发现流浪汉。他站在篱笆墙内侧东瞧西望,发现跟前的篱笆墙有个缺口,就噼里啪啦扒拉开缺口处的灌木,走到马路上,张望一阵后走远了。很幸运,流浪汉没有暴露自己。

听完流浪汉的遭遇,中村组长说:“你见到的人头,是透明怪人的面具,可有名了。他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当个无头人吧,所以就戴了一个罩住整个脑袋的面具招摇过市。”

“这事我刚才听孩子们讲了。我不看报纸,不知道有透明怪人这回事。”流浪汉挺懵懂的。

“这么说你就一直蹲着没动弹?没去追它么?”黑川记者有点责备他的意思。

“哎呀,我不知道他是个大坏蛋嘛……就算知道,哪敢去追呀。不大声嚷嚷就算是奇迹了。”

“你真傻。怎么不嚷嚷呢?我们这有的是人手呀。你倒好,到嘴边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我这不是胆小嘛……不过,有人去追他了。”

“啊?你怎么不早说。谁去追他了?”

“是个孩子,和抓我进来的娃儿差不多年纪。”流浪汉气呼呼地瞪了小林和其他两个团员一眼,“我蹲在篱笆墙外头的时候,一个孩子打着手电筒路过。见我就问在干吗,我吓得说不出话来,远远望见那个绅士,就用手指了指。结果这孩子当即就关了手电筒,独自悄悄地追过去了。”

“太好了!小林君,十有八九是你们的团员。不过他单枪匹马的,我不放心。肯定是情况紧急,他没来得及联系我们就自个儿追上去了。小林君,快去查查他是谁。”黑川记者心急如焚,再也坐不住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