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怪人

透明怪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六章 大魔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六章 大魔术

就在明智侦探说话的间隙,中村组长见缝插针,说道:“明智君,依我看,这起案件中,有不少事情光凭瞎编乱造恐怕不能自圆其说吧。反正我是想破脑壳也想不明白。比如最初岛田和木下两个孩子在古董店前盯上的那个面具人,他在他俩眼皮底下脱了衣服,成了透明的。这怎么解释?两个孩子总不可能是黑川的小跟班吧。”

“那就好比提线木偶。戴面具的人走进破房子里,孩子们在屋外犹豫了一阵,对方趁机跑到了房子外面。二楼有他的同伙,从地板的缝隙间垂下黑色的丝线,操纵事先准备好的同款面具和衣服,表演摘面具脱衣服,还把衣物团成一团,使之飘向房屋一侧的缺口。当时是黄昏,光线昏暗,孩子们当然看不见黑色的细线,也辨不清做成肩膀形状的铁丝,彻底上了当。黑川和两个孩子一道跟踪,以及后来独自追赶脱了衣服的面具人并与之打斗,都不过是他演的戏。

“再来说说木下君在百货商场的假人模特当中发现了蜡人这件事。蜡人后来逃进百货商场底层的仓库,里头有好几个大货柜。坏人脱掉衣服藏进货柜,扔出面具时碰巧仓库的门刚好打开,于是人们就看见了面具飞在空中的一幕。”

中村组长又提问了:“透明怪人从仓库逃出来,撞倒了走廊里的店员和下楼来的搬运工。这怎么解释呢?”

“很简单,那两个人也是黑川的手下嘛。哈哈哈哈……黑川的点子真不错。一个乔装成店员,另一个扮成搬运工,都假装被人撞了。再举一个类似的例子。岛田君在自家的院子里,看到旱冰鞋自己动起来了。那其实是黑川的助手用细线系住旱冰鞋,躲在树丛里操纵它们。”

“怪人半透明的影子经常出现在窗户上,伴有怪笑声。难道那也是……”

“幻灯片和腹语术呀。他的助手躲在屋外的树丛里,对着窗户打怪人侧脸的幻灯片,与此同时,黑川在室内用腹语术为之配音。只要窗户上出现怪人影子,肯定有黑川在场。用腹语术说话,嘴巴是纹丝不动的,而且旁人分辨不出声音来自哪里。觉得是窗外传来的,听上去就是从窗外传来的。

“我扮成厨师混进怪老头老巢,打探到不少信息。怪老头其实就是黑川!这个黑川神通广大,能变成任何人。他除了会提线木偶、幻灯片和腹语术,还懂得黑幕魔术和镜像魔术。为了制造出透明怪人,黑川几乎使出了所有的魔术伎俩。这起事件,就好比一个魔术大观园。

“大友久爬上车顶,尾随怪老头到达研究室,从门缝窥视透明怪人的卧室,看到没有脸也没有手的家伙拿着水杯喝水。那就是黑幕魔术。那间卧室的墙上盖了黑色幕布,在漆黑的背景前,黑川的助手用黑色天鹅绒蒙住脸,戴上黑色的手套,表演了这一出把戏,看上去就像是透明人在喝水。

“后来,大友君被怪老头改造成了透明人,他本人对此深信不疑。我救出大友君之后,听他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怪老头给大友君注射了安眠药,把他绑在椅子上禁闭起来。那个房间的一面墙壁上有一面边长三十厘米的小镜子。大友君醒来后,发现眼前的镜子照着自己的上半身,镜中人穿的的确是自己的校服,却没有脑袋,本应是脑袋的部位呈现身后的墙壁。大友君是被反绑在椅子上的,摸不到自己的脸,只得耸耸肩,不料镜中人也耸耸肩,于是他认定镜中的人就是自己,吓破了胆,只当自己成了透明人。

“这是镜像魔术。大友君面前墙壁上的,不过是一块普通的透明玻璃,玻璃后面,斜放着一面真正的镜子,镜子侧面坐着一个身穿同款校服的人,只露出上半身,用水泥墙颜色的板遮住脑袋,这个人在镜子里的形象,在大友君看来,就是一个掉了脑袋的自己。大友君动动肩膀,那人也动动肩膀。这个把戏谁都懂。

“大友君深信自己被改造成了透明人,被关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到后来,中村君,你和黑川、小林三人进了防空洞,听见牢笼里传来大友君的呼救。其实那里什么也没有,是黑川用腹语术模仿大友君的腔调。

“后来另一个透明怪人闯了过来,和牢里的大友君扭打在一起,最后挟持他逃走了。其实那也是黑川的腹语术,惟妙惟肖地模仿了两个角色的喘息声。黑川随后自己打开牢门,伪造出透明人夺门而出的效果,并且故意倒地,假装被透明人撞倒,这全都是黑川的独角戏。中村君,谜差不多也都解开了,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明智侦探笑容可掬,那口气就好像是老师耐心地给学生答疑。

“从背后看问题还真了不得。只要意识到黑川就是元凶,别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你总是这么明察秋毫,不服不行呀。黑川这家伙,一肚子坏水。不过你漏了两件事,第一,岛田家地下室里珍珠塔被盗,第二,或许你还不知道,昨晚小丑消失在电话亭里。这该怎么解释?”接着中村简要地叙述了小丑消失的事件。

侦探马上给出解答:“听了刚才我的推理,想必你心里大致有数了,我还是谈一谈吧。珍珠塔当然是黑川偷走的。当时黑川接到空中飘来的一张纸条,说是要来偷珍珠塔,那是黑川自己扔出去再接住的,就这么简单。偷珍珠塔也是同样的手段。

“岛田君的父亲看到了纸条,就和黑川一道去了地下室的仓库察看珍珠塔。黑川当时就下手偷走了珍珠塔,谁让他手段高明呢?第二天晚上,他们几个蹲守在保险箱跟前等人来偷,哪里知道保险箱已经空了。当时,营造出怪人入侵气氛的还是那个黑川。话说腹语术真是好技能,能制造出出神入化的效果。

“至于你刚才说的小丑消失,事实有待我去查证,现在推测是这么个情况。看见小丑进了电话亭的司机为了向你们汇报情况,走开了一会儿,小丑利用这个间隙,拿出另外准备的一套行头吊挂在电话亭顶上,离开时卡住门,溜之大吉了。

“等你们赶来,看到电话亭中吊挂的小丑行头,认定这就是刚才的小丑,发现只是空架子时当然惊呆了。这时黑川的腹语术又派上了用场。他总和你们在一起,三番五次用腹语术蒙骗你们。”

明智侦探刚说完,一直沉默的搜查课长也按捺不住开了腔:“明智侦探,你真是明察秋毫呀。任何谜题碰上你的智慧,全都迎刃而解,他的作案伎俩现在大白于天下了。不过,我还有一个疑点。我不明白,黑川为什么要大张旗鼓搞这些把戏,捏造出透明怪人呢?我想你已经知道答案了吧。”

“我当然知道。这起案件的精妙之处就在这里。”明智依旧是笑容可掬,继续发表他的见解。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