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世界大战

2.5次世界大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夜深了。

在新奥林匹斯峰的山腹内,昼夜的变化几乎无从察觉。每时每刻都充斥着这里的柔和光芒将这里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了正午。唯一能让人们意识到夜幕降临的只有位于“圣域”上方的椭圆形火山口处露出的那一小块夜空——现在,戴达罗斯星的光芒已经彻底黯淡下去,越来越多的星辰正出现在渐渐由橙黄色转为青灰色,然后又变成一片深不见底的黑色的天穹上。

“你觉得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拉尔夫·特伦特端着一杯刚刚烧好的白开水,在韩碧身边坐了下来。后者现在正坐在“圣域”周围的一截矮墙上,抬头仰望着点缀在黑天鹅绒般的夜幕上的群星,“我知道你是故意成为奎因人的人质的,但这么做只是让罗南那家伙得到了更多对奎因人采取强硬措施的口实。说不定他现在正忙着通过星际通讯网向邦联殖民部发送报告,告诉当官的那些野蛮的奎因人是如何背信弃义地对前去谈判的代表团发动袭击,又如何卑鄙无耻地绑架了两位手无寸铁的科学家……”

“我倒巴不得他这么干,”韩碧干巴巴地说道,“至少殖民部的行事作风一贯谨慎,如果他们知道了奎因人手里握着两名人质,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指示他们的特派员不得轻举妄动。我现在怕的是那家伙搞个先斩后奏……”

“什么?”

“按照《殖民地特殊状态处置法》,在紧急状况下,殖民部特派员有权派遣随行的安全部队或者殖民地民兵执行低烈度军事任务,而不需要事先获得殖民部的批准。”韩碧叹了口气,“比如营救人质……”

“营救?我敢拿我的教授头衔打赌,他那号人才不会关心我们是死是活呢!”特伦特摇了摇头。

“所以他才更有可能这么做。”韩碧说道,“想想看吧,你真以为罗南今天下午的行为不过是心血来潮?不,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奎因人会答应他的条件。所谓的‘谈判’不过是个幌子——他真正的目的是毁掉奎因人的信仰。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这一点。”

“呃?”

“你对罗南这个人了解多少,拉尔夫?”韩碧问道,“你知道他是提升派的主要支持者之一,而且还是其中最积极的一个吗?”

“呃?”特伦特依旧是一脸茫然的表情,“提升派?”

“要是你愿意多花点时间看看新闻,而不是一天到晚宅在实验室里,我想你就不会问这种问题了。”韩碧有些不悦地说道,“所谓的‘提升派’,和当年想‘教化’澳洲土著的白澳分子完全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蠢蛋。他们相信,帮助那些落后种族达到‘更高的文明层次’,是先进种族命定的义务。在最近几年里,这帮人在殖民部的影响力一直在上升,把罗南中校派到戴达罗斯α星就是他们最新的一步棋——如果他们能通过事实证明自己的理论的话,公众对他们的支持率肯定会大幅度上升。我想罗南大概以为,只要能终止奎因人对‘圣域’的崇拜,他就能让他们脱离蒙昧状态,主动拥抱‘文明’。”

“那他肯定……”特伦特摇了摇头,“有人来了。”

是勃克。

奎因人的代言者看上去相当疲惫,本就凌乱的灰白色毛发现在已经变成了绒毛球似的一团,爬行动物般的黄眼睛里闪烁着犹疑不决的神色。他缓慢地扣着两排细小的槽牙——在奎因人的面部表情中,这是犹豫的表现。“我有……东西要给你们看。”他吞吞吐吐地说道,“跟我来。”

在勃克的带领下,两人离开侍圣者的村庄,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天然岩洞中。这个岩洞的空间相当狭窄,光线也比外面要昏暗得多。洞内的地面上摆放着几张草垫和一些盆盆罐罐,还有几只用植物纤维编织而成的大草篮。勃克默不作声地在这些篮子旁徘徊了一阵,似乎正在犹豫是否应该把那东西拿出来。但他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最大的那只篮子,从里面取出了两样东西。

尽管这两样东西都包着褐色的动物毛皮,但特伦特和韩碧还是凭着外形认出了它们,第一件东西是一个标准的六棱柱体,显然是古代奎因人留下的众多记忆晶阵之一;而另一件东西则是一个被镂空的圆柱,直径比勃克拿出的那个六棱柱要略微大一点儿,很显然,这应该就是与那块记忆晶阵配套的信息读出设备了。

“你们带了……那个吗?”勃克解开包裹在两件东西上的皮毛,将记忆晶阵插进了读出设备的六边形孔洞里。片刻之后,晶阵表面的瓦蓝色变成了晶莹的冰蓝色——这意味,它储存的信息正以奎因人的脑电波形式被正常读出。

“我这里有一套。”特伦特点了点头,从大氅的衣袋里取出了一套与20世纪末曾经一度流行的“随身听”有些类似的设备。这套俗称“翻译机”的装备是戴达罗斯α星人文与自然科学研究所的诸多小发明之一,它唯一的用处就是将奎因人的脑电波形式“翻译”成人类的脑电波形式,从而让研究人员能够正常使用古代奎因人留下的那些数据读出设备。特伦特迅速将这套“翻译机”的设置检查了一遍,重新设定了几个工作参数,然后将它递给了韩碧。

“不,”勃克突然说道,“她不行,你来。”

“我?”特伦特不解地看了勃克一眼,但还是照他说的将翻译机的“耳机”贴在了自己的前额上,然后拉过一张三角凳坐下来。

短短几分钟过后,他脸上疑惑的神色逐渐转化成了强烈的惊讶,接着,这种惊讶又变成了喜悦。

“是的!”特伦特突然大喊了一声,把韩碧吓了一跳,“是的!罗南是对的。那不是尊崇,是畏惧!这就说得通了……”他关掉了翻译机,“他是对的!该死的,罗南是对的!”

“你说什么?”韩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谁是对的?”

“罗南。你还记得他在来这儿的路上对我们说的那些话吗?”拉尔夫·特伦特的神情看上去相当复杂,他褐色的眼睛里既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也潜藏着隐约的担忧与不安,“他当时对我们说,奎因人对‘圣域’的崇拜很可能源自畏惧而非热爱。他们之所以派人对‘圣域’严加看守,是因为他们害怕……”

“害怕?”

“没错,他们相信自己祖先的灵魂就栖息在那些存放于‘圣域’中的记忆晶阵中。”特伦特语气激动地说道,“我们以前一直以为那只不过是个传说,但……但那是真的!呃……我是说,如果这件记忆晶阵里的资料属实的话,那‘圣域’里就确实储存着奎因人祖先的灵魂!”

“你在开玩笑。”韩碧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这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灵魂这种东西?也许是哪个奎因人无意间把哪块‘圣域’里的记忆晶阵插进了匹配的读出设备里,结果听到了自己祖先的声音。所以他们就以为……”

“你难道忘了吗?”特伦特连连摇头,“存放在‘圣域’的所有记忆晶阵都无法与我们迄今为止所找到的任何型号的数据读出设备匹配!”

“对……”

“况且从理论上讲,假如我们将‘灵魂’定义为‘脱离躯体的个体意识’的话,那么它并非不可能独立存在——我刚才所接触到的古奎因人科技资料就已经向我证明了这一点。”特伦特继续说道,“在各种解释意识产生原因的理论中,有一种理论认为,意识是脑组织内电离电子的量子叠加态作用的产物,如果这一理论成立,那么我们就可以解释计算机的问题了……”

“什么计算机?”韩碧听糊涂了。

“你忘了?戴达罗斯α星的古文明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所有古代地外文明中唯一拥有成熟的量子计算机技术的文明。在文明崩溃时,他们的大多数科技产品都毫发无损,但量子计算机却全都瘫痪了。”特伦特解释道,“我们一直不明白这两件事间有什么关系,但按照这套记忆晶阵中的记录,古代奎因人的物理学家已经发现,宇宙的基本物理法则每隔数百万到上千万年就会发生短暂的变化——他们将这种变化称为宇宙的‘脉动’。在每次‘脉动’过程中,物质的量子叠加态将不能稳定地存在。换言之,每当这样的‘脉动’发生,宇宙中的文明就会被全部毁灭,然后一切都只能从头再来。”

“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这种事吗?”韩碧问道,“一切自然现象都可以被利用或者改造,在过去的上百亿年里,怎么可能没有任何文明找出阻止‘脉动’的办法?”

“因为‘脉动’问题事实上不可解——古代奎因人曾经就这一问题进行过长期研究,但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计算出解决这一问题所需方法的时间远远超出两次‘脉动’间的最长时间间隔,因此他们把这称为‘脉动困境’。”特伦特激动地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费米悖论的真正答案:之所以没有更先进的外星文明拜访地球,是因为我们就是最先进的——至少是最先进的之一!在大约八万年前,人类就获得了意识……”

“但是——”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特伦特说道,“从进化角度上讲,人类这个物种已经存在了几十万年,或许是几百万年——这取决于你是否将早期直立人与南方古猿也算入‘人’的范畴。但人类拥有真正意义上的思维能力,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意识’或者‘智慧’,是在六到八万年前的事。没错,在那之前,人类也具有社会性,能够制造工具,但这都是出自本能的行为,与蜜蜂筑巢、海狸筑坝没有什么区别。直到最近一次‘脉动’结束后,人类社会才因为某次随机量子事件而产生了意识,从而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进步。而与此同时,那些比人类先进的智慧种族都已经因为‘脉动’过程中物理规则的变化而丧失了意识,退化成了依照本能行动的动物。”

“但这说不通啊,”韩碧摇了摇头,“在原有文明崩溃后,并不是所有智慧物种都退化成了动物,还有少数物种仍然保留着起码的智慧——比如奎因人。”

“这‘说不通’的地方就是关键所在,”特伦特挥了挥手,“奎因人并没有‘保留’他们的智慧,他们——怎么回事?”

“来了!”一名年轻的代言者学徒掀开盖住岩洞入口的皮帘子,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他没有按规矩向勃克行礼,灰色的角质脸颊涨成了淡紫色——这是奎因人在感到极度恐惧时的表现,“他们来了!”

“什么来了?”韩碧问道。

“是那个人,”学徒改用英语说道,“他回来了,带着很多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