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世界大战

2.5次世界大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这颗行星不会存在多久了。

戴达罗斯α曾经是一颗生机勃勃的绿色行星,但它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一颗融化了一大半的夹心软糖。原本覆盖行星表面的生物圈已经不复存在,橙黄色的岩浆与鲜红色的铁-镍物质不断从遍布残存的地壳表面的裂缝与火山口中涌出,就像从伤口中流出的鲜血。以氮、氧和二氧化碳为主的大气正在迅速流失,而失去大气层保护的海洋则已经凝固成了冰蓝色的晶体。在行星的北半球,大部分地壳和地幔物质已经不复存在,残余的星体物质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裂、消失,仿佛正被一张无形的巨口逐步吞噬。

一个直径不到十公里的银色球体悬浮在这颗垂死行星的伤口上方——不,它其实并不完全存在于这里。除了一层处于中子简并态的超高密度壳体之外,它的绝大部分物质都同时拥有近乎无穷个量子态,它既存在于这里,也存在于无数条它有可能存在的时间线上;构成它的每一个粒子既存在于球体内的三维空间中,但又不完全存在于此处。每分每秒,都会有更多被肢解成基本粒子的行星物质涌入这个空间,随后被转化成这个庞大的、容纳了数以百万计的意识的量子系统的计算能力。

它是罗南,是韩碧,是拉尔夫·特伦特,是勃克,是罗南的精锐陆战队员们,是居住在“圣域”的诸多侍圣者,是那些沉睡万年的“灵魂”,是每一个曾经生存在戴达罗斯α星的智慧生命。它是两个文明涅槃后的伟大余烬,是一个可以近乎无限扩充计算能力与智能的有机体。它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求解一个以其他方式永远不可能解出的问题。

“脉动”问题在理论上是可解的,但解出这个问题所需要的计算能力与智力远远超出了一切文明在两次“脉动”的间歇期中所能够达到的极限。在奎因文明的前世中,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制定了相应的对策——但它同样也清楚,即便如此,它所得到的也仅仅是一线希望,一点微渺的不确定性。这是一场从八万年前就已经拉开序幕的豪赌,而赌注则是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灵魂。这么做的胜率到底有多少?对这个问题,它完全无法给出答案。

当戴达罗斯α星的内核终于暴露在宇宙空间中时,它停止了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它已经耽搁了整整八万年,现在,每一个量子比特对它而言都至关重要,不应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问题上。它要做的只有扩张、计算,再扩张、再计算,直到这次间歇期在三百万个地球年后终结为止。

到那时,它会亲自去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