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世界大战

2.5次世界大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电话铃声把我从回忆中惊醒。这个世界上,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的人加上老板不超过三个。

“喂。”

“小索。”是母亲的声音。

“嗯……什么事?”

“下次过年回来吗?”

“到时再说吧,不是还早吗?”

“工作很忙吗?多注意休息,别老加班。”

“休息,休息,休息!”我情绪激动起来,“说什么想休息就能休息,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儿子有多失败,该不该休息,老板说了算。我说了不顶用。”我克制地出言贬低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的负罪感。如果电话那头是父亲,我相信自己会说出更自暴自弃的话来。但是父亲不可能再给我打电话了。永远不可能了。

“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这么说。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那些发生过的事消失吗?你爸爸……”

“够了!”我打断她的话。我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希望我多回家陪她,但她恨我,然而她内心深处又无法放下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没有比她更矛盾的人了。她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嘘寒问暖,但说不了三句,她就会开始指责我。我受够了,我想,我永远不会再回家的。这是我之前发过的誓。

“好吧,随便你。”她叹了口气,“你真让我失望。”

“不劳您费心。”说完,我挂了电话。

我叫周索瑞。索瑞,念起来跟“sorry”似的。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我的后半辈子,不,是二十五岁的那个冬天之后的一生,都充满了抱歉、失望、痛苦、悔恨。但是,再倒霉的人,一生中也总有些值得怀念的美好时刻。这样的时刻值得每个人去偶尔回味,也值得像我这样的倒霉鬼沉溺其中。

所以,我迷上那个新奇的玩意儿并非偶然。

无论什么时代,酒精永远是失意者的选择之一。现在这个年头人们有更多的选择,但我像几十年前的老古董一样对酒精情有独钟。不因为别的,只是我害怕尝新,害怕改变。每个周末不用担心工作上的事儿的时候,我就会给自己灌上几杯,让自己醉得不省人事,暂时忘掉那些悲伤的回忆。说起来,要说服我这个又软弱又固执又自闭的家伙去试试那个“新玩意儿”,这事儿绝对不容易。当时我肯定头被门夹了,或者是哪根筋搭错了,在阿伦不厌其烦的盛情邀请之下,跟他去体验了一把那个东西。

两百个消费点数一次,每次三分钟。这个价格不算便宜,但还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那家店看起来很普通。阿伦带我推门走进去,跟吧台的收银员说:“开两台机子。”

“您好,一共是四百点。”

阿伦掏出城市一卡通,在电子终端上刷了一下,示意收银员全部算在他账上。阿伦是公司的小白脸,那天我在酒吧独自喝闷酒时,无意中看到他跟老板的老婆腻歪在一起。我终于明白他为何这么殷勤了,他是想探探我的口风。他讨好地冲我笑笑,“瑞哥,你去试试,包您满意。”那浮夸的笑容挂在他脸上,他的嘴都要裂了。我有些反胃,不过看在有人付钱的份上,并未多说什么。

本以为是类似于全息4D游戏机的设备,一人一个小操控间,进入游戏去体验主角的冒险。疼痛感能真实地反应在肉体上,这个麻木的年代,人们追求刺激。但我想错了。走进隔间的拉门,这里并排摆着十几台像是医院里的检查设备般的机器。一把躺椅,躺椅上连接着很多电缆,电缆终端会夹戴在体验者的身体各部。还有一个头罩。我看到有一个中年男子正从躺椅上坐起来取下头罩,他脸上满是泪水,表情里却没有一丝悲伤;相反,他看上去十分幸福。

“这个是干吗的?”对一切兴致索然的我此刻好奇起来,但新事物也总是让我胆怯,“坐上去会发生什么?”我问阿伦。

“你试过就知道了。相信我,你绝对会觉得它棒极了。”阿伦眨了眨眼。

“你确定只有三分钟?”

“是的,只有三分钟。但是,你会感觉过了很久。你在那上面感觉到的时间和现实里不一样。”

“是备受煎熬的感觉吗?”

“不是,我保证。”阿伦说着,就自顾自地选了一把空着的躺椅坐上去。一名服务生立即走过来,帮他把那些电缆夹戴好。指头上,胸部,颈部……有些像做心电图。“你别愣着,挑一个坐上去就行了。”他冲我说。

“我还是先看你做一次再说吧。”我谨慎地回答。

“好吧。”阿伦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迫不及待地把脑袋伸进头罩里面,舒舒服服地躺下。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我看不出发生了什么。

他取下头罩,脸上的表情和之前那个中年男子一样,就像在蜜罐里泡了一个月。“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走上前问他。

他好像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间没有理会我。“喂。”我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真是……真是太好了。”他捶了一下椅子,仰起头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我站在一旁,默默等他缓过劲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侧过脸看我,真诚地说:“瑞哥,你一定要试这个。没有试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种感觉。”

当然,在他取下头罩的那一刻我就已拿定了主意。我想知道他们究竟体验了什么,才能在这个漆黑一片的世界里露出那种幸福满溢的表情。我学着他的样子在躺椅上睡好。

准备就绪。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