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世界大战

2.5次世界大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幸福生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幸福生活

令小木不解的是,父母拒绝了他晚上与他们同宿的请求,似乎在最后一刻对于是否要把合家欢聚的气氛推向高潮有所保留。小米则为小木安排了下榻的宾馆。她开了一辆越野车接他回去。城里有一座清真寺风格的宾馆,是专为省亲者修建的。夜里,小木寂寞难眠。他走到窗边,望向城市。沉重的金字塔像一只红艳艳的大灯笼。老人们轻盈如飘行在灯芯中的各路神仙,神采奕奕,唱着歌儿,成群结队地漫游。有的人在喝酒,有的人在跳舞。中心广场上还有一些老人在发表演说,高谈阔论讲着时政、经济和军事话题。嘹亮的歌声在大街小巷回荡,有民歌、美声,有军歌、校歌,还有青春歌曲,甚至是沿海城市里刚流行不久的,也传到这里了。但主旋律最后一致回归了《光阴的故事》,汇聚成集体大合唱。这样一直闹腾到凌晨才稍安息。小木想,父母也参与其中了吧?他们真是享福啊。怪不得,不让儿子同住,怕打搅了他们的夜生活吧。但他又觉得哪儿不对。

小木对着客房墙壁唤了一声,立即有立体影像投射出来。小米显形了。她换了一套粉红色的迷你裙。没待小木提问,她便热情地向他介绍城市的来历。据小米讲,最初,是在各地设立养老院,但发现满足不了需求。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汹涌浪潮,根据新的国土规划,在西部沙漠中建设了第一座独立城市,即天堂一号,专门接待老人移民。这相当于试验区,在取得经验后,又兴建了更多的。这么做,经过了充分考虑,因为养老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当老年人数量达到一个特定值后,社会便会发生质变。这时,老年人和年轻人的世界,将逐渐分化成两极,慢慢地就无法交叉了。老人也越来越不愿意和年轻人住在一起。因为老年人的一半,是融在死亡中的,他们眼中的世界是另外一幅景象。这样就会爆发冲突。“不过,设立老龄城市,最重要的还在于,我们几千年的文化中,有尊老的传统,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小米说,幸好有了广阔的西部沙漠,否则传统就无法延续。在老龄化时代,那些幅员有限的小国都崩溃了。世界上只剩下了几个大国。老人离开后,年轻人就可以放心大胆去干很多事情了。如果老人在,就不那么容易,就会有阻碍。小木想说,不,不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待在东部沿海的城市中,什么也不干,成天混日子,像行尸走肉。

小米没有在意小木的心情,接着说:“至少,避免了不同代际间的战争。从大家庭的融融一堂,到彼此仇杀的争斗,这种过渡,一夜间就会到来。因为人是极不可靠的动物。亲代和子代之间的关系很不稳定,是一种急剧波动中的利益关系。家庭只是物质匮乏阶段的一种苟且组合,终将瓦解。没有谁能预测明天会怎样。老龄社会是人类进化史上一种崭新而暴烈的社会形态,这还是第一次,比当初奴隶社会过渡到封建社会、封建社会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引发的震荡还要大。对于究竟将要发生什么,没有确凿可靠的研究。最好的做法就是隔离开来。这样老年人也可以受到更周全的照顾,从而幸福地安度晚年。”

小木问:“我爸妈还能活多久?”“在天堂,通过医学工程控制,包括利用微型机器人清洗身体,替换人工器官,进行基因修补,人类平均寿命可达五百岁,甚至更长。”“他们果然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吗?”“哦,应有尽有。”“呃,那个呢?”“哪个啊?”“就是那方面啊。”“你说性吗?”小米哼了一声,“没见他们的身体倍儿棒吗?这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他们甚至比年轻人还要强。天堂里不玩虚拟游戏。”“真是出乎意料。”“是十全十美。你尽可以放心了。”小木想,父母操劳一生,至此才在天堂中过上了幸福生活。想到这也或许便是自己的未来,他不禁憧憬起来。

小米又问:“哦,你一人来此,还有什么需求吗?”女人的声调变柔软了,意外地带有一种媚惑感。她裸露在迷你裙下面的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像在静静燃烧,她朦胧的眼神就跟小木熟悉的电子游戏中的女人一样。但这是在西部沙漠,他有些水土不服。他很累,疲倦得快睁不开眼了。“我没、没有需求。你走吧。”他生硬地说。“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来这里的啊。”她像是依依不舍地与他告别,消失前的一瞬间表情又变冷酷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