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世界大战

2.5次世界大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7、孤独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7、孤独

之后,经过小米的允许,每天小木可以与父母通话一次。他向他们提问:“觉得这样活着有意思吗?”“有意思啊,有意思。”“什么是意思呢?我提出的问题,你们觉得没有意思吧?”“多么自由啊,多么自由。”“我要走了。”小木想说的是,你们舍得吗?老人异口同声说:“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真的不想让我留下来陪你们吗?”“不想,不想。”

小木越来越觉得,这里面有某种不对。但小米告诉他,在天堂,不对就是对。这世界本来就是一个逆常规的创新,它解决了人为什么活着的问题。

说到小米,她的形象每夜都会以三维投影呈现,陪小木聊天。她像是怕小木睡不好,甚至怕他出事。年轻人初来天堂,还不能适应。这样,直到有一天,她开始用自己的真身陪他睡觉。小木以前还从没有与现实中的女性发生过关系,他只在游戏世界里与女人厮混,因此这令他疯狂。而小米比他更来劲。她不停地大声嘶叫,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喊出来,仿佛忍耐了多年。他不禁觉得,是他在陪她。看望父母的主题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才是他来到天堂的真正目的吗?整个是她设的一个圈套?

“爽吗?”他小心翼翼地咬住她娇小而瘦削的身体,觉得她烫得怕人。“你不明白。”她陶醉地闭着眼,像回到江湖中的鱼儿一样嘘嘘吐气,说出的话竟像他的父母。小木想,这是因为她压抑太久了吧?以前是老人感到压抑,现在换年轻人了。天堂的每个老人都拥有很大权力,都是统治者,都是执政官,都是伟大英明的领袖,这意味着,这女孩其实是生活在一座座的大山下。她一个人在为亿万人服务。他不禁怜悯起她来。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新情愫。他眼眶湿润了。

这时,墙上的画幅在黑暗中显形了,吐露出艳阳一样的光芒,在这老人像蚂蚁一样汇聚的城市里,格外的明亮而炽烈。但到了极处,却又放射出阴沉颓败的气息。没有想到,与小米的交合竟带来了这样的刺骨之感。但不管怎样,男人和女人之间才好像打开了一扇通往幽暗燠热之境的久闭门户。这两个世上最孤独的人,来自东部沿海的小木和住在西部沙漠的小米,在精神和肉体上飞快地走近并聚合。他与她在一起,比跟父母在一起更为坦荡。

《光阴的故事》在耳畔回响:“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地成长……”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