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世界大战

2.5次世界大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9、节能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9、节能模式

“哦,他们是这座城市的人工智能看护专家制造出来的假人呀。”她慈爱地摸摸他的脑袋,对他坦言。小木眼前出现了父母佛陀般安坐不动手抚鸵鸟,或者高声疾呼驭车奔驰的生动模样。他想,城是真的,人却是假的。他却从那么遥远的地方,飞过来看他们。沙漠中的一百零八座城市,这些叫做天堂的地方,原来是鬼城。他却因为一个梦,千里迢迢奔赴此间来晤亲人,还要看他们画画。他又想到,以前听人说过,亲人只有一次的缘分,无论这辈子相处多久,一定要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相见。但看来不用等到下辈子了。

“最初都是活人,但后来看护专家冻结了他们。”小米说得轻描淡写。她带领他在神色木然的猫咪阵列中穿行。猫儿们鼓着发紫的眼泡,冷冷地从四面八方盯着他们。她介绍道:“在看护专家看来,生命只是一些生物电流的涌动。它并不认为他们已经死了,它觉得他们只是换了一种存在方式。在你这样的尊贵客人来访时,还可以临时启动机器,释放出用纳米技术制造的模拟人,重新铺陈出城市的繁荣昌盛。”“演戏?”“不,只是转入节能模式。”

小米说,老龄化城市的试验其实失败了。由于老人数量实在太多,而且他们贪得无厌,一度,这上百座沙漠城市成了国内最厉害的耗能大户,这样下去它们甚至会用光整个星球的资源。连人工智能看护专家也看不下去了。为了东部沿海城市的年轻人能够存续,就必须转入节能模式。按照效益优先原则,看护专家作出了冻结的决定。“在宇宙中,生命之争就是能量之争。”她说。“十亿人,都被冻结了,难道国家不知道吗?”他问。“这儿不早已自成为一个国家了吗?”“那个我们平时所说的国家呢?”“你觉得它还存在吗?”“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噢,我们已经在一起睡了觉嘛……”听了这话,小木下意识攥紧拳头。他才觉得这个女人陌生而危险。

小米说:“实际上,在你内心深处,你父母早不存在了。所以又有什么关系呢?”“不是这样的,我梦见他们了……”“是的,是的,这却是你的特殊之处。但在你这一代,人类已不会做梦了。”小木于是怀疑起了自己。他的申请那么容易就通过了。而看护专家应该了解所有的实情。它应该阻止他来。是啊,为什么只有他一人前往天堂?“我是活着的吗?”他犹疑着小声问小米。“这很重要吗?”她的语气,像是责怪他都到了鬼魂云集的天堂,还如此天真。“不重要吗?……”“哦,什么叫活着,什么叫死亡?天堂有天堂的概念。那仅仅是信息组合的不同方式罢了。换一个角度看,你完全可以认为,你父母仍然活着。它们正以新的方式活着。”说着,她把一个猫咪抱起来,使劲摇了摇。里面发出板结的肉体与金属外壳剧烈碰撞的咣咣声。

“这不是我要看到的……”小木说。“其实是你不想看到的,你在拒绝变化。你跟你的父母,一直在较劲。你不满他们提出的要求。噢,老人们移民沙漠城市后,提出了许多的非分要求,才导致能量的消耗以指数级增长。”“什么非分要求?”“千奇百怪的想法,你不是已经亲眼见到了吗?比如,他们提出,每个人都要当一回国王,还要随便处置他人的生命。他们还想做宇宙航行,去银河系的中心,要建立上帝之国那样的伊甸园……因为是老人,所以看护专家不能拒绝他们,只能尽量满足大家的愿望。但后来,它们觉得这太可怕。以旧的形态存在,人类就不仅是多余的,而且是危险的啊……”“有时我也这么想。”小木感到自己的话音像是从一具尸体的腹腔中发出来的,他又注意到在小米口中,看护专家由“它”变成了“它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