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次世界大战

2.5次世界大战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敲门声响起,小李提着暖壶走进来,给我们一人沏了杯浓浓的酽茶。抿了一口茶水,才发觉自己早已口干舌燥,身体有些疲惫。赵干部的手表显示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随后空军要求军统局传回气球的详细情报——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东京气球的编号与昆明丢失的气球是一致的。一枚气球,在二十四小时内飞越接近四千公里的距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证据确确实实摆在眼前,这让空军主官伤透了脑筋。最终他们决定在类似的天气条件下再次放飞气球,并派遣战斗机加以跟踪。这次同样刮起大风,随风飘荡的气球一直向东北方飞去,飘出四十多公里后,坠落在一座名为‘野猫山’的山谷中。战斗机飞行员亲眼目睹气球在坠落的中途突然消失,就像空气中有一张无形的嘴巴将其吞噬进去。他不明白看到什么事情,在地图上标记了这个地点之后立刻返航。

“我没有说谎。”犯人执着地强调着,“当时的军队内部确实掌握了这一信息,如果你查阅当时的机密档案的话,一定可以……”

信中提到了一个蓝色防空气球的事情,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我小心翼翼折好信纸交还赵干部:“公函本身没什么问题,可是没头没尾的,相当不明白。”

此致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 毛

“给她也倒一杯水。”赵干部指一指犯人,小李找个搪瓷缸子倒了一缸滚烫的开水端过去,一把塞进女犯人手里。“……谢谢。”124号犯人很有礼貌地说道。小李从鼻孔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听到“校长”两个字,赵干部向我投来疑惑的眼光,我装作没有察觉,用茶缸掩着脸默不作声。

我镇定一下心情,展平信纸慢慢读起来。改用简化字已经有些年头,虽然历史系教师免不了要在故纸堆中流连,可看惯了简体字,再看繁体字多少有点不习惯。这封公函的发信机关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也就是后世俗称的军统局的前身,是当时中华民国的主要情报机关。收信方是中华民国航空委员会(昆明航校)周至柔(少将)。我的手指拂过显眼的“绝密”二字,心跳不由得加快起来。信中写道:

女犯人说到这里,端起茶杯润了润嘴唇。屋里突然静了下来。我后背觉得一阵又一阵阴冷。60瓦灯泡的光芒,也在这匪夷所思的往事中显得鬼气森森。

这时女犯人开口道:“蓝色气球是一切的开始。他们对我说,有一天,日军在日本东京中心护城河附近捡到一个坠落的蓝色军用气球,不知是从何处飞来的,日本国内没有使用类似型号的记录。军统局的特务注意到这一情况,将信息传至国内。空军系统大吃一惊,因为那枚气球正是英国援助中国的十五枚防空气球之一。这种挂着金属丝的大型气球是一种防御俯冲轰炸机的对空武器,一天前刚刚在昆明基地进行试飞,试飞时刮起大风,一枚气球扯断金属线飘向山区,消失在崇山峻岭间,没想到竟在遥远的日本东京出现了。

个裂口进入,就可以在东京出现。而他们的目标也并非军事基地,而是日本天皇皇宫。”

军座钧鉴:

“这次气球在距离东京城中心较远的荒川区出现,有几个当地人目击了蓝色气球突然出现在无云的晴空并坠落在地的景象。气球从国内消失、在日本出现的时间间隔只有短短七分钟。情报得到确认。毫无疑问,昆明东北郊外的野猫山上空有一个连接中国与日本的神秘隧道。只要穿过这里,遥远的时间与空间距离就不复存在,日本东京其实近在咫尺。”

皮纸袋,抽出一个泛黄的旧式信封,信封里是几页边缘残缺的信纸,看格式像是国民党时期机关往来的公函。“这就是你所说的证据!我从档案馆中调出的有关资料,同样是一派胡言!这是国民党反动派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发疯写下的!张老师,你来评判一下。”他将信纸推了过来,同时视线不自觉地回避那几张薄纸,像是上面写着什么挑战他人生观价值观的东西。

我脑中浮现出一段资料,立时伸手叫停:“轰炸日本吗?这个我倒知道。国民党早在1936年就制订计划准备轰炸日本佐世保、横须贺基地及东京、大阪等城市,但随后在对日作战中折损了所有的大型轰炸机,计划被迫叫停。到1938年,外国援助的马丁139型轰炸机来到中国,1938年5月份,两架轰炸机从汉口起飞,轰炸了长崎、福冈等日本城市,但由于航程过长,炸弹舱都被改造成了油箱,中国轰炸机最终没能投下炸弹,只是撒下了几百万份传单。尽管如此,这也是整个抗日战争中中国唯一一次轰炸日本本土的壮举。那些传单上写着‘尔国侵略中国,罪恶深重。尔再不逊,则百万传单将变为千吨炸弹,尔再戒之。’确实是令中国军民扬眉吐气的一幕!”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