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悬疑录4·大明宫密码

大唐悬疑录4·大明宫密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在大明宫中度过了两个寒暑,秋天是裴玄静最爱的季节。

与大千世界中的秋天相比,大明宫中的秋季少了硕果丰盈的满足,代之以多思的静谧和旷达。在这座宏伟的宫殿中,四季的变迁格外显著,秋季带给人的无奈感也更加鲜明。如火如荼的春夏离去得多么迅疾,令人无限惆怅。好在肃杀的冬季尚未到来,所以尽管大势已去,却还来得及再三回顾,汲取勇气去面对前方的漫漫长夜。

她在叔父的身上也看到了这份萧瑟的秋意。

裴度应召回京的第二天,便在大明宫中见到了裴玄静。

他端详了侄女好久,才说出第一句话:“玄静,叔父应该早些来看你的。”

从勉强压抑住情感的语气中,裴玄静听到了叔父的弦外之音,但她只以淡淡一笑回应——自己一切都好,无需挂虑。

裴度说:“圣上刚刚与我长谈过了。他说,他很后悔对你所做的事。”

这句话倒是出乎意料,裴玄静抬起双眸。

“他还让我来问一问你,是否想离开大明宫?”顿了顿,裴度道,“玄静,我与圣上相处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到他在言语中隐含歉意。所以我想,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如果你想出宫,现在就告诉叔父,我将去恳求圣上。我相信,我们是有机会的。”

许久,裴度都没有等到裴玄静的回答。虽然现在的她只能沉默,但沉默也有拒绝与认同的区别,裴度当然能分辨得出来。于是,他提起了另外一个话题:“李弥在我这里很好,我已当他是我的亲侄儿,你尽可以放心。”

裴玄静默默拜谢。抬起头时,脸上仍然风平浪静。

“……柳子厚去世了。”

她的表情中终于起了一丝波澜。

裴度长叹一声:“圣上已经颁发了召回子厚与梦得的诏书。可惜啊,诏书还未到柳州,子厚就病故了。所幸梦得已在回京的路上,不日便能抵达。子厚临终前修书给梦得和退之,托孤于他们二人。他的两个儿子,今后就将由梦得和退之分别抚养了。柳子厚一生怀才不遇,最终又走得如此凄凉,怎不叫人悲从中来。他去世前不久写了一首诗,我读给你听听吧。”

秋风中,檐下的铁马轻轻奏响,伴和着裴度的吟诵:“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

他说:“读过子厚那么多的诗文,这是最让我感到心痛的一篇。”

“没能为子厚做些什么,是我的终生遗憾,且无可挽回了。”裴度又道,“但我还是要说,圣上对他们的处置没有错。如果能够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支持圣上的决定。有些事的确很残酷,甚至令人发指,却不得不为之。玄静,我不是在为自己,更不是在为圣上辩护。我所说的只是事实,是政治的代价,是家国天下的取舍与无奈。”

裴度将一沓纸和一支笔轻轻推到裴玄静的面前:“玄静,你有什么话要对叔父说的,就写下来吧。”他的嗓音因为颤抖而显得格外苍老。

裴玄静注视着面前的纸笔,眼前浮现的却是元和十年的夏天,自己和崔淼在宋清药铺的后院见到柳子厚的情景。她永远记得在那张清癯的脸上,写满了沧桑与不平。正是这份锥心之痛,使她不愿去理解叔父此刻的表态。她更觉得,所有的遗憾和忏悔都无济于事,因为对于死者来说,什么都太迟了。

裴玄静没有动纸笔,因为她实在无话可说。

裴度等了许久,见裴玄静始终毫无动静,心中自是明镜一般。有些事情,是到了该挑明的时候了。

“玄静,有件事应该让你知道了。”裴度沉声道,“崔淼——还活着。”

裴玄静蓦地抬起双眸,直勾勾地盯住裴度。

裴度迎着她的目光,温和而确凿地点了点头。

裴玄静口不能言,但急促的呼吸和瞬息万变的神情足以让裴度看出,这一刻她的内心是多么激动。

裴度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正如你原先所猜想的,假玉龙子替崔淼挡住了致命的一箭,但他仍然身负重伤,很长时间都命在旦夕。所以我先将他送到洛阳治伤,后来又转往太原。本来是想待风波平息之后再告诉你的。唉!怎奈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所发生的一切都出乎了我的预料,也超出了我的控制。对此,我真的非常懊悔。玄静……”裴度嘶哑地说,“是叔父对不起你。”

裴玄静却连连摇头,用力抓住裴度的胳膊。

裴度明白她的意思,叹道:“不过,崔淼在一年多前离开了太原,至今不知所踪。”

裴玄静又愣住了。

裴度道:“此事机密,我亦不敢大张旗鼓地寻找他。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设法离开大明宫,自己去寻找他的下落。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他的。”

裴玄静伸手取过纸笔。

裴度焦急地等待着,却见她的动作又停下来,面颊上刚刚泛起的两抹红晕又迅速地褪去了。

“怎么了,玄静?”

裴玄静干脆把笔搁下了,垂下头,不让裴度看到自己的表情。

裴度的心头一紧:“你不相信叔父的话吗?”

裴玄静一动不动。

是的,她不相信。如果叔父当初向自己隐瞒了崔淼未死,为何今天又突然坦白呢?江湖郎中崔淼的生或者死,之所以重要,无非是因为他的身世。而在这段隐秘身世的背后,更隐藏着先皇的死因!

裴玄静多么希望崔淼还活着,她在内心极度渴望相信叔父的话,但她不相信叔父本人。她怀疑叔父在此时提到崔淼的真正意图,是否为了混淆她在先皇之死上所作的判断?如果崔淼真的活了下来,并且逃之夭夭了,那么叔父选择在此时告诉裴玄静,甚至与皇帝达成共识,放她出宫去寻找崔淼,就很可能又是一个利用她设下的圈套。

裴玄静已经被欺骗了太多次。以她的智慧,本不应该轻易上当,但正因为谎言总是来自于她最尊重的人,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陷入泥潭。

裴玄静不会再轻信任何人,因为她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

裴度发出一声苦涩至极的叹息:“叔父不怪你,是叔父失信在先。但是玄静,这次你一定要相信叔父。我知道你心里最在意什么。然而大内之中,耳目众多,此刻不及详谈。有关崔淼的情况,我另外只告诉了韩湘一人。他说了,如果你需要,他随时可以陪你一起上路,寻找崔淼。”

裴玄静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裴度只觉心力交瘁,沉默良久,无奈地道:“我该走了。玄静,你好好想一想吧,但也不要想得太久。我方才已经说了,今天圣上召见我时特别提到了你,罕有地表示出了悔意。所以我认为,只要你能够争取到圣上的谅解,是完全有可能离开大明宫的。”顿了顿,又字斟句酌地说,“我已经两年多没有见到圣上了。这次见他,发现情形远比我想的还要糟糕许多——我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我原先一直以为,削藩大业有成,大唐的一切都在方兴未艾之际。以圣上的年龄和体魄,只要再给他十年时间,就一定能完成中兴伟业,使大唐重现昔日辉煌。可是现在……唉!总之你一旦想清楚了,务必要当机立断。切记,时候不等人。”

裴度朝桌上最后看了一眼,白纸上空空如也,笔尖连墨汁都没沾上。在宦海屹立多年不倒的宰相大人心中,感到了非同一般的失落。

他失落,不是因为失去了最疼爱的侄女的信任,而是因为他深知谎言不可避免。那些不愿说谎的人纷纷死去,可是他多么希望,他的玄静能够活下去。

“玄静,叔父对不住你。”裴度对她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便起身离去了。

大明宫宏伟的宫殿环绕下,一个踯躅独行的苍老身影,在逆光中渐行渐远。裴玄静头一次发现,叔父是一个真正的老人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