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悬疑录4·大明宫密码

大唐悬疑录4·大明宫密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他们来了!

皇帝猛地抬起头,空无一人的大殿上,红烛的火苗飒飒而动,但他知道那不是风,而是——杀气。

他们终于来了!

他下意识地握紧拳头,屏息凝神,死死盯着前方,直到那里渐渐幻化出一个人形。此人宦官打扮,脸上只有一张面皮,没有五官。

果然和《辛公平上仙》中的一模一样。

不,还是有所不同的。阴兵并没有如《辛公平上仙》中所说的,在麟德殿举行宴会时进入,而是直接闯到了他的寝殿里来。

无脸宦官一步一步向皇帝逼近。

“你是谁?”皇帝问,“你是李忠言吗?”

无脸宦官全然不理会他的问话,倏忽之间已迫近到皇帝的跟前,与他面对面了。

皇帝惊恐地看见,无脸宦官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纯勾!

“不!”他惊恐地大叫起来。

纯勾划出一道锐利的闪光,劈头而来。情急之下,皇帝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伸手一把擎住无脸宦官握刀的手腕,与他争夺起来。

纯勾当啷落地!

皇帝扑上去,双手扼住无脸宦官的咽喉,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大、大家!饶命啊……”有人在嘶喊,声音断断续续的。

是吐突承璀!皇帝猛地撤开双手,吐突承璀这才缓过一口气,紫涨着脸拼命咳嗽。

“怎么是你?”

“是我啊,大家!”吐突承璀喘息道,“大家召唤奴来。奴一进殿,便见大家在伏案休息,不敢打扰,谁知大家突然就扑了过来。哎哟,奴差点儿就……”

皇帝颓然倒下:“哦……是朕做了一个噩梦,”看看吐突承璀,“你没事吧?”

“奴没事,没事。”吐突承璀整理了衣袍,重新向皇帝跪拜,抬起头时声音中已带了哭腔,“大家,您这到底是怎么了呀?”

皇帝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朕……只是累了。”突然紧张地左右四顾,“纯勾呢?纯勾在哪里?”

“在这儿呢!”吐突承璀从御案上捧起匕首,托举到皇帝面前。

皇帝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在就好。”

他靠在御榻上闭起眼睛,吐突承璀大气也不敢出地在旁侍立,神色悲伤又畏惧。

良久,皇帝轻声道:“真没想到,最后竟是杜秋娘将纯勾带回到朕的身边。”

“是啊。”吐突承璀小心翼翼地应道,“奴已照大家的吩咐,从野狐落里带出了郑琼娥,让她去伺候杜秋娘了。”

“嗯。杜秋娘对宫中的规矩一无所知,有郑琼娥陪着她,朕就放心了。”

皇帝睁开眼睛,示意吐突承璀扶自己坐起来。

“那件事,你准备得怎么样了?”他问。

吐突承璀回道:“朝中的大部分重臣都已达成共识,就等着大家下决心了。”

皇帝不语。

吐突承璀试探:“要不要先把诏书拟起来?”

皇帝瞥了他一眼:“不急。”

“是。”

少顷,皇帝冷笑一声:“朕又不会即刻就升仙,忙什么。”

“大家!”

“你不要怕。”皇帝道,“《推背图》第二象的‘姤’卦,从则天皇后之后就有共识了——李唐不宜立后。朕对郭氏是有亏欠,但郭家势力太隆,朕不得不防。大唐决不能再有一个武则天了!元和十年朕立恒儿为太子,实乃妥协之计。所以元和十一年时,乘着《璇玑图》一案,朕便已经明确地告诉了郭氏,朕绝不会立后,让她死了这条心。朕原以为,还有足够的时间教养太子,并使其疏远郭家。如实在办不到,亦可换储,却不想朕自己……没有时间与郭氏慢慢周旋了。太子必须要换,但只能一击成功,否则澧王将断无生路。所以此事愈急,反而愈要缓图之,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奴明白。”

皇帝又闭起眼睛,良久,悠悠道:“这几天,朕一直在回想永贞元年的件件往事。”

吐突承璀屏息倾听着,神情越发哀戚了。

“从朕获封为太子,再到先皇内禅、朕即位的那几个月,如今想来还是惊心动魄,后怕不已。当时只要有一着不慎,别说皇位,朕恐怕也已经万劫不复了。”皇帝睁开眼睛,看着吐突承璀道,“你还记得吗?当时那几起‘龙涎香之杀’帮了大忙。”

“奴当然记得。只是,那几起刺杀究竟是何人所为,至今都是一个谜啊。”

皇帝点了点头:“你说……会不会和玉龙子有关?”

“玉龙子?”

“是啊。现在我们才知道,那时先皇的手里有玉龙子。玉龙子可以号令天下道门,而那几件刺杀从长安到洛阳再到成都,肯定是由不同的刺客分别完成的,却做得那般井然有序,又都以龙涎香为号。所以朕这几天突然想到,会不会这些刺杀都是道门中人所为?”

“大家是说——先皇持玉龙子为令,命道门派出刺客,以成龙涎香之杀?”

“你觉得呢?”

吐突承璀深吸了一口气:“奴以为,大家说的有理!”

“可惜啊,如今朕的手中却没有玉龙子。”说完这句话,皇帝沉默了许久,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他撑起身道:“陈弘志呢?你去把陈弘志叫来,朕要服丹。”

吐突承璀一惊:“大家,现在还不是服丹的时候。”

“朕头痛得厉害!你叫他来!”

吐突承璀一动不动。

“你怎么回事?”

“大家!”吐突承璀扑通跪倒,颤声道,“大家,求您不要再服丹了!”

皇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吐突承璀哀哀奏告:“大家,这十几年来您为了大唐殚精竭虑、日夜操劳,别人或许不知,奴可全都看在眼里!奴不懂什么《推背图》,只知道大家对家国百姓,无可指摘!若是没有大家,大唐别说能有今日之气象,只怕早就危在旦夕了!奴只听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家却是逆势而为,硬生生地撑起了大唐的天。莫说什么神明的指示,在奴看来,神明根本没有资格评判您!大唐离不开您啊!大家!”他越说越激愤,眼角迸泪,索性“咚咚咚”地磕起响头来。

“行啦,朕知道你的用心。”皇帝却怪异地笑起来,“裴玄静来过了,居然和你说的是同样的话。”

吐突承璀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皇帝。他的额头上已然一片青紫,看起来又可笑又可悲。

“朕原以为,她是来求朕放她出宫的。谁知她竟然表示不想出宫,还劝诫朕勿服金丹。”皇帝冷哼一声,“哼,假如她提出要出宫,她现在就已经死了!裴玄静确实聪明过人,甚至超出了朕的想象。”

吐突承璀一时没弄懂皇帝的意思,不敢接话。

“明日你就把她从太极宫接回来吧。那里过于破陋,显得朕待人太刻薄了。今后,还是让她住在玉晨观里。”

吐突承璀迟疑地应了一声。

“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朕要嘱咐你。”皇帝忽然放低了声音,吐突承璀赶紧往前凑了凑。

“待朕升仙之后……”顿了顿,皇帝道,“你便立即杀掉裴玄静,必须由你亲自动手。记住了?”

吐突承璀浑身一凛,忙道:“是,奴遵旨。”

“但是,只要朕尚有一口气在,任何人都不准动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