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优点全集

人性的优点全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揭开忧虑之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揭开忧虑之谜

如果我们将忧虑的时间用于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那么,忧虑就会在我们智慧的光芒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面曾提到的维奇·卡贝尔战胜忧虑的万能公式,是否能解决你所有的忧虑呢?不,当然不能。

那么当你面对忧虑时,应该怎么办呢?答案是——我们一定要学会下面三个分析问题的基本步骤,并用它们来解决各种不同的困难。

这三个步骤是:

第一步:要看清事实。

第二步:具体地分析事实。

第三步:得出结论,作出决定,然后依照决定理智地实施行动计划。

这是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教给我们的宝贵思想,也是他亲自实践过的思维模式。如果我们想解决那些压迫我们、令我们寝食难安的、使我们成天像生活在地狱中的问题,那我们就必须应用这些方法。

我们先来看看第一步:要看清事实。看清事实为何如此重要呢?因为除非我们看清楚事实,否则就不能很明智地解决问题。没有这些事实,我们只能在混乱中摸索。这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吗?不是,这是已故的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学院院长赫伯特·霍基斯所说的。他曾帮助过20万中学生解决他们忧虑的问题。

他告诉我说:“混乱正是导致忧虑的主要原因。比方说,如果我有一个问题必须在下星期二以前解决,那么在下星期二之前,我根本不会去试着作出什么决定。在这段时间里,我将集中精力去搜集有关这个问题的所有事实。我不会发愁,不会为这个问题而难过,更不会失眠,我只是全心全意地搜集所有的事实。等快到星期二的时候,如果我已经看清了所有的事实,一般说来,问题本身也就会迎刃而解了。”

我问霍基斯院长,这是否表明他可以完全脱离忧虑了?

“是的,”他说,“我想我可以老实地说,我现在的生活完全没有任何忧虑。我发现,假如一个人能够把他所有忧虑的时间都用在以一种很超然、很客观的态度去寻找事实的话,那么他的忧虑就会在知识的光芒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我们大多数人会怎么做呢?如果我们要考虑事实——爱迪生曾郑重其事地说:“一个人为了避免花时间去思想,往往会用各种手段。”也就是说我们通常会像猎狗那样,去找寻那些我们已经想到的,而忽略了其他的一切。我们只需要那些适合我们行动的事实,那些只适合我们的如意算盘、适合我们原有偏见的事实。

正如安德烈·马罗斯所说的:“一切和我们的个人欲望相符合的,看来都是真理,而其他的一切只会使我们感到愤怒。”

难怪我们会觉得,要得到我们问题的答案是如此困难。这好比我们一直假定2加2等于5,而这不是连一个二年级的算术题都不会做了吗?可事实上,世界上就有许许多多的人坚持认为2加2等于5——或者是等于500——以至于弄得自己和别人的日子都很不好过。

对此,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我们应该将感情因素排除于思想之外,就如霍基斯院长所说的,我们必须以一种“超然、客观”的态度来看清事实。

要在我们忧虑的时候做到这一点,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当我们忧虑的时候,往往会情绪激动。不过,我还是找到了两个办法,它们有助于我们像旁观者一样以很清晰客观的态度看清所有的事实:

首先,在搜集各种事实的时候,我假装不是在为自己搜集这些资料,而是在为别人做这件事,这样使我可以保持冷静而超然的态度,也可以帮助自己控制情绪。

其次,在搜集造成各种忧虑的事实时,我有时候还要将自己假设成对方的律师,换句话说,我也要搜集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实——那些有损我的希望以及我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然后,我会把两方面的所有事实都写下来。这时,我通常会发现,真理就存在于这两个极端中间。

这就是我要说明的要点:如果不事先看清楚事实的话,你、我、爱因斯坦,甚至连美国最高法院,也没有办法对任何问题作出聪明的决定。爱迪生就很清楚这一点,在他死后遗留下来的2500本笔记中,记满了有关他面临的各种问题的事实。

所以,解决我们困难的第一个办法就是看清事实。让我们仿效霍基斯院长的方法吧,在没有以客观态度搜集所有的事实之前,不要去想怎样解决问题。

然而,如果对事实不加以分析和解释,就算是把全世界所有的事实都搜集起来,对我们也没有丝毫的帮助。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如果先把所有的事实都写下来,然后再进行分析,事情就会容易得多。事实上,只要在纸上记下各种事实,把我们的问题明明白白地写出来,就有可能帮助我们作出一个很合理的决定。这正如查尔斯·吉特林所说的:“只要能把问题讲清楚,就已经解决了一半问题。”

让我用实例来告诉你这种方法的效果吧,中国有句古话叫“百闻不如一见”。我要告诉你一个人是怎样把我们上面所说的那些真正付诸行动的。

就以盖伦·李克菲的事情来说吧——我认识这个人好几年了,他在远东地区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美国商人。1942年,日军侵入上海,李克菲先生正在中国。下面就是他来我家做客的时候给我讲述的故事:

“日军轰炸珍珠港之后不久,他们占领了上海,当时我是上海亚洲人寿保险公司的经理。他们派来了一个所谓的‘军方清算员’(实际上他是一位海军上将),命令我协助他清算我们的财产。这种事,我毫无办法,要么就跟他们合作,要么就算了——而所谓算了,也就是死路一条。

“我只好遵命行事,因为我已经无路可走。不过,有一笔大约75万美元的保险费,我没有填写在清单上。我之所以不填进去,是因为这笔钱属于我们香港的公司,而与上海公司的资产无关。不过我还是担心万一日本人发现了这件事,可能会对我非常不利。他们果然很快就发现了。

“当他们发现的时候,恰巧我不在办公室,我的会计部主任则正好在场。他告诉我,那位日本海军上将当时就大发雷霆,还拍着桌子直骂人,说我是强盗和叛徒,还说我侮辱了日本人。我知道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猜想我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关进宪兵队去。

“宪兵队也就是日本秘密警察的行刑室。我有几个朋友,他们情愿自杀,也不愿被送到那个地方去。我还有一些朋友在那里被审问了10天,受尽了各种酷刑之后,死在那个地方。而我现在也可能要被关进宪兵队了。

“在那种情况下,我该怎么办呢?我是在星期天下午得知这个消息的,我想我当时应该吓得要命。如果我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一定会被吓死的。多年来,每当我担心的时候,总会坐在我的打字机前,打出以下两个问题以及问题的答案:

一、我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二、我应该怎么办?

“我以往都不把答案写下来,只是在心里回答这两个问题。不过多年前我就不再那样做了。我发现,同时把问题和答案都写下来,能够使我的思路变得更清晰。因此,在那个星期天的下午,我直接回到我在上海基督教青年会的房间,取出打字机,打下了下面的内容:

一、我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我担心明天早上会被关进宪兵队里。

二、我应该怎么办?

“我花了几个小时来思考这个问题,写下了四种我可能采取的行动,以及每一种行动可能带来的后果。

“我可以试着向那位日本海军上将解释。可是他不会说英文,若是我找翻译对他解释,很可能会让他恼怒,那我可能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因为他是个非常残酷的人,我宁愿被关进宪兵队里,也不愿和他去解释这件事。

“我可以逃走。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时刻都在监视着我。我从基督教青年会搬出、搬进都要登记,如果我想逃走,很可能会被他们抓住枪毙。

“我也可以留在房间里,不再上班。但如果我这样做的话,那位日本海军上将肯定会起疑心,他也许会派人来抓我,根本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把我关进宪兵队里。

“星期一早上,我可以照常去公司上班。如果我这样做,那位日本海军上将很可能正在忙着,而忘掉了我的事情。而且就算他想到了,也可能已经冷静下来,不再来找我的麻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没有麻烦了。甚至即使他还来找我,我仍然有机会向他解释,所以我应该和平常一样,在星期一早上去办公室,就好像一切并没有发生过。

“等我把所有事情都想过之后,我决定采取第四个计划——和平常一样,在星期一早上照常去上班。之后,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那位日本海军上将坐在那里,嘴里叼着香烟,像平常一样看了我一眼,但什么话也没说。6个星期之后——谢天谢地,他被调回东京去了,我的忧虑也就此宣告结束!

“就像我前面所说过的,我之所以能捡回这条命,大概就是因为我在那个星期天下午写出了各种不同的情况,以及每一个步骤可能带来的后果,然后很镇定地作出决定。如果我不那样做的话,我可能会思想混乱,或者是犹豫不决,以至于在紧要关头出现差错。如果我没有分析我的问题并作出决定,那我整个星期天下午就会心乱如麻,那天晚上也睡不着觉,星期一早上上班的时候,也很可能满面惊慌和愁容——仅此一点,就会使那位日本海军上将起疑心,而使他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以后,一次又一次的经验证明,逐渐作出决定,的确有非常大的帮助。我们都是由于不能实现既定的目标而无法控制自己,总是局限在一个令人难以忍受的小圈子里,才会精神崩溃和生活窘迫。我发现,一旦很清楚、很确定地作出某种决定之后,50%的忧虑都会消失,在我按照决定去做之后还可以消失40%。”

这也就是说,采取以下4个步骤,通常就能消除我们90%的忧虑:

第一,清楚地写下所担心的是什么。

第二,写下可以怎么办。

第三,决定该怎么办。

第四,马上就按照决定去实行。

盖伦·李克菲现在已经成为亚洲最重要的几位美国商人之一,他很诚恳地告诉我,他的成功应归功于这种分析忧虑,并敢于正视忧虑的方法。

“一旦作出决定,当天就要付诸实践,”威廉·詹姆斯说,“同时不要理会责任问题,也不要关心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他的意思是说一旦你以事实为基础,并作出了一个很小心谨慎的决定,就需要付诸行动,而不是停下来再重新考虑,要毫不迟疑,不要怀疑自己,否则只会引起其他的怀疑,不要一直回头看。

我曾问一位俄克拉何马州最成功的石油商人怀特·菲利浦,是如何把决心付诸行动的。“我发现,”他回答说,“如果在超过某种限度之后,还一直不停地思考问题的话,一定会造成混乱和忧虑。当调查和思考过度对我们有害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应该下定决心、付诸行动、不再回头的时候了。”

那么,你何不马上运用盖伦·李克菲的方法来解决你的忧虑呢?下面就是:

第一,我担忧的事情是什么?

第二,我应该怎么办?

第三,我决定怎么做?

第四,我什么时候开始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