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优点全集

人性的优点全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家里需要有一个父亲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家里需要有一个父亲

如果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只需要在物质上使其得到满足,那么这个世界就可以不需要父亲们或母亲们。但是,人的成长还有感情上的需要,所以父亲是应该存在的,而且跟母亲一样不可缺少。

这是在一个社区不久前的一次教育委员会的秘密会议上,教育委员们将对一个旷课太多的正在上高中的16岁男孩是否应该被开除作出决定。他的每一科成绩都很差,其中有两科不及格。

男孩和他的父母被带进会议室接受问话。那孩子模样很帅,尽管脸上尽是年轻人闯出乱子后的那种委屈、悔恨的表情。母亲紧张而尴尬,始终在解释她如何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父亲——一个59岁的体面的生意人,一直保持沉默到有个委员问他与他的儿子关系如何。

父亲就开始解释说他很忙,他所有时间全部用于工作。“我吩咐我太太管好孩子!”他说,“督促孩子学习并设法通过考试应该是学校的责任。”

那些教育委员——都是做父亲的——又问,他看没看过儿子的成绩单?是否采取了什么措施?父亲说他看过而且也给校长打过电话。“可是,”他补充道,“电话占线,所以我就没再打过。”

这家人离去后,校方商讨决定再给那孩子一次机会。他们认为,哪里出错,已经很明显,也许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就会改好。

但是太晚了。孩子的坏习惯已经形成,父母的疏于指导才是最大的问题,没多久,孩子就被开除了。可悲的是,孩子的父亲从未真正弄懂他做了哪些——或者准确地说是他没做哪些——才导致儿子被开除。

我不是要说什么行凶少年抢劫或杀人而被逮捕的案子,而是要分析这个为人父者因为忙得没有时间关心儿子是否按时上学,而导致儿子被开除的原因。

真正的遗憾是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越来越多的孩子正在缺乏父亲教导的环境下长大。他们有父亲,但那个父亲只是个住在他们家的男人而已。他们总是见不到他,跟他感情也不深。父亲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候还要加班,忙不过来时他就把文件带回家处理。反正他总是很忙很累,累得不得不躺下来读他的晚报,一直到孩子们都去睡觉。他的休息时间也很少留给孩子们,平时要跟公司同事打保龄球,周末去打高尔夫球,或者陪客户出席鸡尾酒会。

如果女人为了工作和事业丢下家庭和孩子不管,就会招来非议。所有人都会说,没有什么工作既高尚又报酬丰厚到值得她们付出使孩子失去关怀、遭受冷落的代价。但世上极少有人指责经常不在家的父亲。只要他一直能保证这个家庭丰衣足食,就不会有人关心他应该对孩子在道德和感情上负有哪些责任。只承担经济上的责任,其他做父亲应负的职责一概都推卸掉的男人,在我们的身边随处可见,以至于人们都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存在了。

我认识一个大公司的高级主管。他说,他事业上的成功完全归功于他的太太。他的妻子为他提供了一个非常温馨的家,她能营造出一种祥和宁静的家庭气氛,以减轻他的工作压力。她能成功地款待他的朋友和同事。

我问他,他那两个儿子之所以让他自豪,一定跟他在学校和军中服役时的优良表现有很大关系。

“不,”他说,“养育孩子的事由我太太负责,我从不参与。我只需把养育他们并让他们受教育的钱交给她就行了。”

这位成功的、受人尊敬的男人不为他没有养育儿子们而感到尴尬,也不为没能亲自帮助儿子们获得优良的表现而觉得惭愧。这种冷漠的态度,如果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表现出来的,一定会被视为不可思议。

如果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只需要在物质上使其得到满足,那么这个世界就可以不需要父亲们或母亲们。但是,人的成长还有感情上的需要,所以父亲是应该存在的,而且跟母亲一样不可缺少。

辛辛那提大学医学院小儿精神病科诊所理事理查·E·沃尔夫博士这样诠释父亲的作用:

“一个孩子需要自己的父母亲,而且需要他们各自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无论对于男孩,还是女孩,父亲代表的首先是一个男人的力量和智慧,他将影响子女对世事的认识,他将教给子女怎样基于外界的经验而作出判断。子女需要他能在家庭的重要决定中和母亲有共同的声音,也需要他一直都是母亲和他们的保护者和供养者。他们希望从父亲身上看到理想中的男人的典范,从他们身上学到男人应该怎样对待女人。如果所有这些男人的事情都是由母亲来完成的,而父亲只顾忙他们所谓的自己的事情,那么做子女的将可能困惑于自己的身份,这也必将对他们长大成人后的人际关系造成影响。”

在产业革命之前的社会,丈夫、妻子和子女一家人都在家里工作。无论在广场上,还是在田里工作,男人总不离开家人的视力范围。

当时家庭成员之间存在一种现今工业社会业已失去的身体上的亲近感。现在大多数男人跟妻子和子女待在一起的时间与同事相比都很少。他们无法增加在家的时间,却可以决定他在家的时间的质量。有时候本来已经很累的父亲试图带孩子去看一场周末球赛作为他经常不在家的一种补偿,但他可能从内心觉得这样很无聊,而这对家长和孩子双方来说都毫无乐趣可言。引起过轰动的《养儿育女常识大全》一书的作者本杰明·史柏克博士说,如果每个父亲每天抽出15分钟把心思专注于孩子身上,比一整天没精打采地陪孩子逛动物园要有质量得多。

因为父亲必定比母亲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少,这是事实,所以他跟孩子相处的每一分钟都变得更为重要。父亲不应该认为这是累人的义务,而应把它当做促进父子关系的机会。

在某种程度上,妻子能帮助丈夫做一个称职的父亲。比如,她可以在白天处理发生在孩子身上的教导问题,而不等晚上丈夫回家时,留给他处理;她可以怀着爱和尊敬与丈夫谈论孩子问题,孩子会因母亲对待父亲的态度而受影响;她可以试着跟孩子交朋友,增加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感;她也可以安排野餐和组织家庭旅行,使丈夫和孩子对共同生活发生兴趣。

我认识一个家庭,这家人的关系因一次露营而彻底改变。12岁的儿子和10岁的女儿已经跟父亲吵了几个星期,要他带他们去露营,而每天忙于工作的父亲实在太累了。是母亲促成了这件事。她暗地里租下营帐,买好地图,准备好各种露营所需。

这样,孩子的父亲就只好同意带孩子们去露营了,他惋惜地告别了他的周末计划表,起程前往露营地。孩子的母亲一个人在家,焦虑不安地等待着。

第二天傍晚,他们回来的时候,三个人都浑身脏得要命,但却无比快乐,他们反复地说着那些趣事——他们怎么发现那片湖泊,讨厌的蚊子,风吹垮了帐篷以及“爸爸煎的蛋”。

事情到此就结束了吗?这还只是个开始。这一家人——孩子的母亲后来也加入进来——每年夏天都去离露营地点不远的一间民居度假。他们添置了小船和滑水板,孩子的爸爸一到周末,特意从纽约赶去与家人在一起——不带公事包。从前忙得抽不出时间陪孩子们共享家庭欢乐的那个男人一夜之间成熟了——明白了为人父的意义,这种成熟都是母亲精心策划的结果。

该是我们这些家长转变我们的不成熟的观念的时候了,我们该将“你的事”和“我的事”都当做“我们的事”。父亲和母亲对孩子来说作用的确是不同的,但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和能获得的满足应该是相同的。他们在孩子的成长和教育中要分别扮演各自的角色,但是,不管哪一方推卸责任,都会使家庭关系变得很恶劣。

“能做好父亲就能做好丈夫。”《婚姻——永恒之爱的艺术》一书的作者大卫·R·麦斯曾这么说。他曾因第一个女儿的出生获得灵感,写下这样的诗句:

我拥有两个爱人,

尽管这不可思议。

我爱第二个越深,

第一个爱我越多!

是啊,女人最感开心的时刻,是看着孩子跑到门口扑进下班回家的爸爸怀里的时刻。

父亲对孩子的成长能作出什么特殊的贡献呢?儿童研究协会理事甘纳·狄波瓦博士相信,父亲作为一家之长,不仅对他的家庭所有成员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全社会也有同样的意义。我们来看看他的一些看法:

“对小孩子来说……上教堂的意义可能只是等同于追随父亲做任何一件普通的事。但是它能培养孩子的共同参与感,孩子很可能在今后发展出他自己对宗教的兴趣。同理,孩子也有机会从父母那里懂得欣赏文学、美术和音乐。通常,先是母亲参与到孩子们的兴趣中来……然后,父亲加入并赋予它们更丰富的内涵和更深远的意义……”

父亲也有责任向孩子解说他为其工作的团体是什么,狄波瓦博士说:

“他应该带孩子去办公室,休息日去工厂参观,一起坐卡车去送牛奶……让他对经常与他争夺父亲的工作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孩子可能不会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去那里做那些事,但是他会懂得父亲是在做一些不仅对他同时也对别人有益的事。”

如果一个男人想要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父亲,就应该付出时间给孩子,必要时还要付出自己。是的,他有工作要做,但是工作不是他用来逃避他履行人类一分子的责任的借口。那些老是忙得顾不过来陪伴孩子的父亲,就像H·L·孟肯活着时所说的:“工作只是为了逃避思索人性时所感到的痛苦的人们……他们的工作,跟他们的游乐有着同样的作用,不过是他们逃避现实的可笑符咒罢了。”

戈登·H·史克罗德在《基督教先驱论坛报》上的一次调查中说,他连续两个星期让300个初一、初二的男生为他们跟父亲相处的时间作记录。得到平均每个星期父子单独相处的时间是七分半钟这个可怕的统计数字。

这似乎可以为严厉批评社会现象的评论家菲力浦·威利的话提供佐证。他说:“绝大多数的美国男人都是不合格的父亲。”威利先生作过估计,即使最忙的人,大约每个星期也不得不花57个小时去吃饭、休息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这57个小时里面,他肯定能抽出七分半钟陪伴他的孩子。“但是爸爸不在家,”威利先生语气悲哀,“他不会回家,直到他明白一个男人一生最大的满足首先应该是做一个好父亲,然后才是成为最好的高尔夫球手或事业有成的风云人物。”

父亲的身份里面隐含着一个成人的身份,它是男人在身体上达到成熟的外在表现。不幸的是,从对待孩子的角度来说,它并不意味着这个父亲的心灵和精神会像他的身体一样成熟。这需要这个男人靠他自己的努力获得。

是的,爸爸们,该回家了!就像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一样,要培养出一个快乐、有用的人,也需要两个人——母亲和父亲——对他在精神上施加影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