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赢得友谊及影响他人

如何赢得友谊及影响他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错了就立即承认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错了就立即承认

假如你是对的,就要试着温和地、巧妙地让对方同意你;而假如你错了,就要坦率而勇敢地承认自己的错处。这要比为自己争辩有效和有趣得多。

距纽约我老家不远的地方,是一处充满原始风味的公园区,每逢春天一到,林间总是长满茂盛的草莓、野果,而且经常都能看到松鼠跳跃其间,叫人留连忘返。平常若没事的时候,我定会带着我那头波士顿犬赖瑞克,一块儿到公园里散步,人少的时候,就索性放开套在它身上的绳索、口罩,任它在野地里奔驰、玩耍。

有一天,我们在公园遇见一位骑马的警察,他仿佛迫不急待要表现出他的权威。

“你为什么让你的狗跑来跑去,却不给它系上链子或戴上口罩?”他申斥我,“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是的,我知道。”我轻柔地回答,“不过我以为它不至于在这儿咬人。”

“你想它不会伤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万一要是有小孩或松鼠被它咬伤了!你可怎么办?第一次逮到,姑且原谅你,下次再让我发现,就只好请你自己到法院去解决了!”

我客客气气地答应照办。

我确实照办了,而且是好几回。但是赖瑞克不喜欢戴口罩,我也不喜欢那样,于是我们决定碰碰运气。事情很顺利,但接着我们撞上了暗礁。有一天,我又放开了它,任它在一处小山丘上自由地奔驰,然而事情却偏偏那么巧,那名骑警又出现了。

我知道这一回我势难再有下台借口,所以,没等他开口,我立刻迎上前笑着说道:“警官!又被你抓到了!这回我自知理亏,很抱歉!您就看着办吧!”

“好说,好说!”警察回答的声调很柔和,“我知道在没有人的时候,谁都忍不住要带这么一条小狗出来溜达。”

“确实是忍不住。”我回答,“但这是违法的。”

警官挨近赖瑞克,笑着说道:“其实像它这么小的狗,应该是不致于伤人才对。”

“是啊!但还是可能会伤到公园里的小松鼠。”我补充道,尝试着站在对方的立场看事情。

“哦,你大概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了。”他告诉我,“我们如此办吧:你只要让它跑过小山,到我看不到的地方,事情就算了。”

如今回想及此事,当时那位警官之所以会态度软化,正是因为他感受到被重视、被尊敬的感觉,当我毫不保留地在他面前坦承自己的过错时,他惟一的反应,当然是表现出他仁慈宽大的一面,这就是人性。

但假如我有意为自己辩护的话……嗯,你是否跟警察争辩过呢?

我没有和他正面交锋,我承认他绝对没错,我绝对错了,我爽快地、坦白地、热诚地承认这点。由于我站在他那边说话,他反而为我说话,整个事情就在和谐的气氛下结束了。

假如我们知道免不了会遭受责备,何不抢先一步,自己先认错呢?听自己谴责自己不比挨人家的批评好受得多吗?

你如果知道有某人想要或准备责备你,就自己先把对方要责备你的话说出来,那他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十之八九他会以宽大、谅解的态度对待你,忽视你的错误,正如那位警察对待我和赖瑞克那样。

假如我们知道免不了会遭受责备,何不抢先一步,自己先认错呢?听自己谴责自己不比挨人家的批评好受得多吗?犯了错误就该诚实地认错,狡辩、诿过只会害了自己。

费丁南·华伦,一位商业艺术家,他应用这个技巧赢得了一位肝火很旺的艺术品顾主的好印象。

“广告的设计和印刷的品质力求精确,是商业设计中不可或缺的一个要求。”他说,“但在编辑要求快速完稿、时间非常紧迫的情况下,错误却是难免的,但那些编辑人员往往并不会替你设想这么多,而只知道一味地鸡蛋里挑骨头。

“我离开他的办公室时,总觉得倒足了胃口,不是由于他的批评,而是由于他攻击我的方式。

“最近我交予一份在紧急状况下完成的设计图给编辑人员,未料作品才刚送到,对方就拨电话过来,将我好生数落了一顿,并且还专程把我叫进编辑室,毫不留情地挑出设计图的毛病,一一批评指责。他满怀敌意,高兴有了挑剔我的机会。他恶意地责备我一大堆,这正好是我运用所学自我批评的机会。于是我说:‘某某先生,假如你的话不错,我的失误一定不可原谅。我为你工作了这么多年,确实该知道怎么画才对。我觉得惭愧。’

“他立即开始为我辩护起来。‘是的,你的话并没有错,不过毕竟这不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只是……’

“我打断了他。‘任何错误,’我说,‘代价大概都很大,叫人不舒服。’

“他本来想再插嘴安慰我几句,但我并没让他这么做,对我来说,这是我难得的一个自我批评的机会,我绝不能轻易放过。‘是我太过疏忽,你提供我那么多工作机会,说什么也不能让您不满意,我还是重新再为您设计一份好了!’

“‘不!不!’他忙不迭地应道,‘不必那么麻烦!其实你的设计还是很好,只是有一点点地方需要修改,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最后,他愉快地请我吃了顿饭,而且分手时,还又提供了另一个设计工作给我做。”

天底下,任何一个傻瓜都能找出自己的错误,但却只有最聪明的人,才敢勇于认错。遇到有承认自己错误的机会,我是最为愿意抓住的,这样一种回到真理和理性的精神,比力求不犯错误还要光荣。

如果确信自己是对的,那就试着以最委婉的方式去说服他人。如果自己是错的,只要能勇于认错,不但不会遭外界批评,反而还会受到原谅,甚至尊敬。一味地假辞辩驳、推诿,只会使事情变得更糟。

天底下,任何一个傻瓜都能找出自己的错误,但却只有最聪明的人,才敢勇于认错。

南北战争期间的李将军,就是这么一个勇于认错的聪明人,他甚至公开表示盖兹堡战役之所以失败,全是他的错误所造成的。

毕克德那次的进攻,无疑是西方世界最显赫、最辉煌的一场战斗。毕克德本身就很辉煌。他长发披肩,并且跟拿破仑在意大利战役一样,差不多每天都在战场写情书。在那悲剧性的七月午后,当他的军帽斜戴在右耳上方,轻盈地放马冲刺北军时,他那群效忠的部队不禁为他喝彩起来。他们喝彩着,跟随他向前冲刺。队伍密集,军旗翻飞,军刀闪耀,阵容威武、骁勇、壮大,北军也不禁啧啧称羡。

毕克德的队伍轻松地向前冲锋,穿过果园和玉米田,踏过草地,翻过山丘。同时,北军大炮一直没有停止向他们轰击。但他们继续挺进,毫不退缩。

忽然,北军步兵从隐伏的墓地山脊后面窜出,对着毕克德那毫无防备的军队一阵又一阵地开枪。山间硝烟四起,惨烈犹如屠场,火山爆发。几分钟之内,毕克德麾下除了旅长一人之外,全体阵亡,五千士兵折损4/5。毕克德统率其余部队拼死冲刺,奔上石墙,把军帽顶在指挥刀上挥舞,高喊:“弟兄们,宰了他们!”

他们做到了。他们跳过石墙,用枪把、刺刀拼死肉搏,最终把南军军旗竖立在墓地山脊的北方阵线上。军旗只在那儿飘扬了一会儿。即使那只是短暂的一会儿,但却是南军战功的辉煌纪录。毕克德的冲刺——勇猛、光荣,但是却是结束的开始。李将军失败了,他没办法突破北方的防线,而他也明白这点。南方的命运决定了。

李将军大感懊丧,震惊不已,他将辞呈送交南方的戴维斯总统,请求改派“一个更年轻有为之士”。假如李将军要把毕克德的进攻所造成的惨败归咎于任何人的话,他能够找出数十个借口:有些师长失职啦,骑兵到得太晚不能接应步兵啦,这也不对,那也错了……但是李将军太高明,不愿意责怪别人。当残兵从前线退回南方战线时,李将军亲自出迎,自我谴责起来,“这是我的过失,”他承认说,“我,因我一个人,败了这场战斗。”

历史上很少有将军有如此勇气和情操,自己独负战争失败的责任。

艾尔柏·贺柏特是位名作家,他那只如椽之笔,振奋过不少读者的心志、豪情。然而却也因为他的文风具有震撼力,笔触强烈,使他遭到不少外界的批评,但他却拥有一种化敌为友的超然技巧。

例如,读者写信提出批评或是反对意见时,他就会回答说:

“经过再三的反省、咀嚼,我发现我的论点并不是完全正确。昨日之是,很可能变成今日之非,很感谢你来函赐教,阁下高见,我非常之钦佩,如有机会,诚望能与阁下亲自讨教,谢谢!”

面对一个这样对待你的人,你还能说什么呢?

当我们对的时候,我们就要试着温和地、讲技巧地使对方赞同我们的看法;而当我们错了——若是对自己诚实,这种情形十分普遍,就要立刻而真诚地承认。这种技巧不仅能产生惊人的效果,而且,要比为自己争辩还有趣得多。

用争斗的方法,你绝不会得到满意的结果。但用让步的方法,收获会比预期的高出很多。承认错误是一个人最大的力量源泉,你会得到错误以外的东西。

新墨西哥州阿布库克市的布鲁士·哈威,错误地核准给一位请病假的员工全薪。在他发现这错误之后,就告诉这位员工,而且解释说必须纠正这项错误,他要在下次薪水支票中减去多付的薪水金额。这位员工说这样做会给他带来严重的财务问题,于是请求分期扣回他多领的薪水,但这必须先获得他上级的批准。“我知道这样做,”哈威说,“一定会使老板非常不满。在我考虑如何以更好的方式来处理这种状况的时候,我知道这一切的混乱都是我的错误。我必须在老板面前承认。

“我走进他的办公室,告诉他我犯了一个错误,然后把整个情形告诉了他。他大发脾气地说这应当是人事部门的错误,但我重复地说这是我的错误。他又大声地指责会计部门的疏忽,我又解释说这是我的错误,他又责怪办公室另外两个同事,可是我一再地说这是我的错误。最后他看着我说:‘好吧,这是你的错误。如今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吧。’这项错误改正过来了,而没有给任何人带来麻烦。我觉得我很不错,由于我可以处理一个紧急的状况,并且有勇气不去寻找借口。自那以后,我的老板就更加看重我了。”

别忘了这句古语:“用争斗的方法,你绝不会得到满意的结果。但用让步的方法,收获会比预期的高出很多。”

所以如果你希望别人同意你,请别忘记第十二个技巧:

要坦率、勇敢地承认自己的错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