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用概率法排除忧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用概率法排除忧虑

中生活了整整11年。那时我脾气不好,很急躁,生活在非常紧张的情绪之下。买东西时我都会发愁——也许房子烧了,也许佣人跑了,也许孩子们被汽车撞死了……我常因发愁弄得冷汗直冒,冲出商店,跑回家去,看看一切是否都好,难怪我的第一次婚姻没有好结果。

我小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忧虑。我担心会被活埋,我怕被闪电击死,还怕死后会进地狱。我怕一个叫詹姆怀特的大男孩会割下我的耳朵——像他威胁过我的那样,我怕女孩子在我脱帽向他们鞠躬时会取笑我,我怕将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肯嫁给我……我常常花几个小时在想这些惊天动地的大问题。

“然后我对自己说‘桥说不定会塌的’。又问自己‘过去你究竟有多少车是因桥塌而损失的’。答案是‘一部也没有’。我对自己说:‘你为了一座从来也没有塌过的桥,为了1/5000的火车失事,居然会愁得患上胄溃疡,不是太傻了吗’。从此,我发觉自己过去很傻。于是我再也没有为‘胃溃疡’烦恼过了。”

乔治·库克将军曾说过:“几乎所有的忧虑和哀伤,都是来自人们的想象而并非来自现实。”

全世界最有名的保险公司伦敦罗艾德保险公司就靠人们的这种对发生率极低又足以令人担心的心理取得成功的。它是在和一般人打赌,不过被称之为保险而已。实际上,这是以概率为根据的一种赌博。这家大保险公司已经有200年的良好历史了,除非人的本性会有所改变,它至少还可以继续维持5000年。而它只是将你保鞋子的险、保船的险,利用概率来向你保证那些灾祸发生的情况,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常见。如果我们查查概率,就常常会因我们所发现的事实而惊讶。比如,如果我知道在五年以内,我就得打一场盖茨堡战役那样激烈的仗,我一定会吓坏了。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增加我的人寿保险费用;我会写下遗嘱,把我所有的财产变卖一空,我会说:“我可能无法活着熬过这场战争。所以我最好痛痛快快地活着。”但事实上,根据平均率,50~55岁之间,每1000人中死去的人数,和盖茨堡战役里16万士兵中每1000人中平均阵亡的人数相等。

美国海军也常用概率所统计的数字来鼓励士气。曾当过海军的克莱德·马斯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当他和他船上的伙伴被派到一艘油船上的时候,他们都吓坏了。这艘油轮运的都是高单位汽油。他们认为,如果油轮被鱼雷击中,他们必死无疑。可是,海军单位立即发出了一些很正确的统计数字,指出被鱼雷击中的100艘油轮里,有60%艘没有沉到海中。而沉下海的40艘里,也只有5艘是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沉没的。“知道了这些数字之后,船上的人都感觉好多了,我们知道我们有的是机会跳下船。根据概率看,我们不会死在这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