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不要为琐事烦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不要为琐事烦恼

卡耐基智慧金言

不要为琐事烦恼。不要让小事——人生中的白蚁——摧毁你的幸福。

令我们烦心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们躲得了一头大象,可是却躲不了一只苍蝇。人活在世上只有短短几十年,却浪费了很多时间,去发愁一些一年之内就会忘了的小事。

给你讲一个最富戏剧性的故事,主人公叫罗勃·魔尔。

“1945年3月,我在中南半岛附近276英尺深的海下,学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课。当时,我正在一艘潜水艇上。我们从雷达发现一支日军舰队——一艘驱逐护航舰、一艘油轮和一艘布雷舰——朝我们这边开来。我们发射了三枚鱼雷,都没有击中。突然,那艘布雷舰直朝我们开来。(一架日本飞机,把我们的位置用无线电通知了它。)我们潜到150英尺深的地方,以免被它侦察到,同时做好应付深水炸弹的准备,还关闭了整个冷却系统,和所有的发电机器。”

“三分钟后,天崩地裂。六枚深水炸弹在四周炸开。把我们直压海底——276英尺的地方。深水炸弹不停地投下,整整15个小时,有十几二十个就在离我们五十呎左右的地方爆炸。若深水炸弹距离潜水艇不到17呎的话,潜艇就会炸出一个洞来。当时,我们奉命静躺在自己的床上,保持镇定。我吓得无法呼吸,不停地对自己说‘这下死定了’。潜水艇的温度几乎有100多度,可我却怕得全身发冷,一阵阵冒冷汗。15个小时后攻击停止了,显然那艘布雷舰用光了所有的炸弹后开走了。这15个小时,在我感觉好像有1500万年。我过去的生活一一在眼前出现,我记起了作过的所有的坏事和曾经担心过的一些很无聊的小事。我曾担忧过,没有钱买自己的房子,没有钱买车,没有钱给妻子买好衣服。下班回家,常常和妻子为一点芝麻事吵架。我还为我额头上一个小疤——一次车祸留下的伤痕——发过愁。

“多年之前,那些令人发愁的事,在深水炸弹威胁生命时,显得那么荒谬、渺小。我对自己发誓,如果我还有机会再看到太阳和星星的话,我永远不会再忧愁了。在这15个小时里,我从生活中学到的,比我在大学念四年书学到的还要多得多。”

我们一般都能很勇敢地面对生活中那些大的危机,却常常被一些小事搞得垂头丧气。拜德先生也发觉了这一点。他手下的人能够毫无怨言地从事危险而又艰苦的工作,“可是,我却知道,有好几个同房的人彼此不说话,因为怀疑别人把东西放乱,占了自己的地方。有一个讲究空腹进食细嚼健康法的家伙,每口食物都要嚼28次。而另一人一定要找一个看不见这家伙的位子,才吃得下去饭。”

芝加哥的约瑟夫·沙巴士法官,在仲裁过四万多件不愉快的婚姻案件之后说道:“婚姻生活之所以不美满,最基本的原因往往都是一些小事。”

罗斯福夫人刚结婚时每天都在担心,因为她的新厨师做得很差。可是如果事情发生在现在,她就会耸耸肩膀把这事给忘了。好极了,这才是一个成年人的做法。就连最专制的凯瑟琳女皇,对厨师做坏了饭,也只是付之一笑。

一次,我们到芝加哥一个朋友家吃饭,分菜时他有些小事没有做好。大家都没在意,可是他妻子却马上当着大家的面就跳起来指责他:“约翰,你怎么搞的!难道你就永远也学不会分菜吗?”她又对大家说:“老是一错再错,一点也不用心。”也许他确实没有做好,可我真佩服他能和他的妻子相处20年之久。说心里话,我宁愿只吃一两个抹上芥末的热狗——只要能吃得舒服——也不愿意一边听她啰唆,一边吃北京烤鸭。

不久,我和妻子邀请了几个朋友来吃晚餐。客人快到时,妻子发现有三条餐巾和桌布颜色不配。她后来告诉我,“我发现另外三条餐巾送去洗了。客人已到门口,我急得差点哭了出来。我埋怨为什么会有这么愚蠢的错误让它毁了我整个一晚上?我突然想到,为什么要毁了我呢?我走进去吃晚饭,决心享用一番。我情愿让朋友们认为我是一个比较懒散的家庭主妇,也不愿意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神经质的脾气不好的女人。而且。据我所知,根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那些餐巾。”

大家都知道:“法律不会去管那些小事。”人也不应该为这些小事忧愁。

实际上,要想克服一些小事引起的烦恼,只要把看法和重点转移一下就可以了。这会让你有一个新的、开心点的看法。我的朋友作家荷马·克罗伊告诉我,过去他在写作的时候,常常被纽约公寓热水灯的响声吵得快要发疯了。“后来,有一次我和几个朋友出去露营,当我听到木柴烧得很旺时的响声,我突然想到,这些声音和热水灯的响声一样,为什么我会喜欢这个声音而讨厌那个声音呢,回来后我告诫自己,火堆里木头的爆裂声很好听,和热水灯的声音也差不多。我完全可以蒙头大睡,不去理会这些噪声。结果,头几天我还注意它的声音,可不久我就完全忘记了它。”

“很多小忧虑也是如此。我们不喜欢一些小事,结果弄得整个人很沮丧。其实,我们都夸张了那些小事的重要性……”

狄士雷里说:“生命太短促了,不要再只顾小事了。”

“这些话,”安德列·摩瑞斯在《本周》杂志中说:“曾经帮助我经历了很多痛苦的事情。我们常常因一点小事,一些本该不屑一顾的小事,弄得心烦意乱……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短短的几十年,而我们浪费了很多不可能再补回来的时间,去为那些一年之内就会忘掉的小事发愁。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生活只用于值得做的行动和感觉上,去想伟大的思想,去体会真正的感情,去做必须做的事情。因为生命太短促了,不该再顾及那些小事。”

名人吉布林和他舅舅打了维尔蒙有史以来最有名的一场官司。吉布林娶了一个维尔蒙的女子,在布拉陀布造了一所漂亮房子,准备在那儿安度余生。他的舅舅比提·巴里斯特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他们俩一起工作,一起游戏。

后来,吉布林从巴里斯特手里买了一点地,事先商量好巴里斯特可以每季度在那块地上割草。一天,巴里斯特发现布吉林在那片草地上开了一个花园,他生起气来,暴跳如雷。吉布林也反唇相讥,弄得维尔蒙绿山上的天都黑了。

几天后,吉布林骑自行车出去玩时,被巴里斯特的马撞在地上。这位曾经写过“众人皆醉,你应独醒”的人也昏了头,告了官。巴里斯特被抓了起来。接下去是一场很热闹的官司,结果使吉布林携妻永远离开了美国的家。而这一切,只不过为了一件很小的事——一车干草。

哈瑞·爱默生·富斯狄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科罗拉多州长山的山坡上,躺着一棵大树的残躯。自然学家告诉我们,它曾经有过400多年的历史。在它漫长的生命里,曾被闪电击中过14次、无数次狂风暴雨侵袭过它,它都能战胜它们。但在最后,一小队甲虫的攻击使它永远倒在地上。那些甲虫从根部向里咬,渐渐伤了树的元气。虽然它们很小,却是持续不断地攻击。这样一个森林中,岁月不曾使它枯萎,闪电不曾将它击倒,狂风暴雨不曾将它动摇,却因一小队用大拇指和食指就能捏死的小甲虫,终于倒了下来。”

我们不都像森林中那棵身经百战的大树吗,我们也经历过生命中无数狂风暴雨和闪电的袭击,也都撑过来了,可是却让忧虑的小甲虫咬噬——那些用大拇指和食指就可以捏死的小甲虫。

几年前,我和怀洛明州公路局局长查尔斯·西费德先生,以及其他朋友一起去参观洛克斐勒在提顿国家公园中的一栋房子。我的车转错了一个弯,晚到了一个小时。西费德先生没有钥匙,所以他在那个又热又有好多蚊子的森林中等了整整一个小时。我们到的时候,在多得可以让圣人发疯的蚊子中,西费德先生正在吹一支折下的白杨树枝做成的小笛子。后来我把这个小笛子当做一个纪念品,纪念一个不在乎小事的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