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原谅或忘记你的仇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原谅或忘记你的仇人

卡耐基智慧金言

即使我们没办法爱我们的敌人,起码也应该多爱自己一点。我们应该不让敌人控制我们的心情、健康和容貌。

要想真正宽恕、忘却我们的敌人,最有效的办法还是诉诸比我们更强大的力量。如果我们可以忘记一切,侮辱也就无足轻重了。

永远不要对敌人心存报复,那样对自己的伤害将大于对别人的伤害。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游览黄石公园,并与其他观光客一起坐在露天座位上。面对茂密的森林,我们期待看到森林杀手灰熊的出现。它走到森林旅馆丢出的垃圾中去翻找食物。骑在马上的森林管理员告诉我们,灰熊在美国西部几乎是所向无敌,大概只有美洲野牛及阿拉斯加熊例外。但我却发现有一只动物,只有一只,随着灰熊走出森林,而且灰熊还容忍它在旁边分一杯羹,它是一只很臭的鼬鼠。灰熊当然知道只需一掌就能把它毁掉,那它为什么不去做呢?因为经验告诉它划不来。

我也发现了这一点。我在农场上长大,曾在围篱旁捉到一只臭鼬。到了纽约,也在街上碰过几个两条腿的臭鼬,痛苦的经验告诉我无论招惹哪一种臭鼬,都不值得。

当我们对敌人心怀仇恨时,就是付出比对方更大的力量来压倒我们,给他机会控制我们的睡眠、胃口、血压、健康,甚至我们的心情。如果我们的敌人知道他带给我们多大的烦恼,他一定要高兴死了!憎恨伤不了对方一根汗毛,却把自己的日子弄成了炼狱。

纽约警察局的布告栏上有这么一句话:“如果有个自私的人占了你的便宜,把他从你的朋友名单上除名,但千万不要想去报复。一旦你心存报复,对自己的伤害绝对比对别人的要大得多。”

报复怎么会伤害自己呢?有好几种方式。《生活》杂志记载报复可能毁了你的健康。《生活》杂志如是说:“高血压患者最主要的个性特征是仇恨,长期的愤恨造成慢性高血压,引起心脏疾病。”

耶稣说:“爱你的敌人。”他可不只是在传道,他宣扬的也是本世纪的医术。当耶稣说“原谅他们77次”,他是在告诉我们如何避免罹患高血压、心脏病、胃溃疡以及过敏性疾病。

当耶稣说“爱你的敌人”时,他也是在告诉我们如何改进自己的容貌。我看过,我相信你也看过——一些人的容貌因仇恨愤懑而布满皱纹或变形。再好的整形外科也挽救不了,更远不及因宽容温柔、爱意所形成的容颜。

仇恨使我们连美食当前也食不甘味。《圣经》上是这么说的:“充满爱意的粗茶淡饭胜过仇恨的山珍海味。”

如果我们的仇人知道他能消耗我们的精力,使我们神经疲劳、容颜丑化,搞得我们心脏发病提早归西,他难道不会拍手偷笑吗?

即使我们没办法爱我们的敌人,起码也应该多爱自己一点。我们不应该让敌人控制我们的心情、健康以及容貌。莎士比亚说过:“仇恨的怒火,将烧伤你自己。”为了我们自己的健康与快乐,最好能原谅他们并忘记他们,这样才是明智之举。

我有一次问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儿子,他父亲是否曾怀恨任何人。他回答:“没有,我父亲从不浪费一分钟去想那些他不喜欢的人。”

有一句老话说,不能生气的人是傻瓜,不会生气的人才是智者。

前纽约市长威廉·盖伦就以此作为他从政的原则,他曾遭枪击,险些致命。当他躺在病床上挣扎求生时,他还说:“每晚睡前,我必原谅所有的人与事。”听起来太理想化、太天真了吧?那么,我们再听听德国哲学家叔本华的思想吧,他在《悲观论》中把生命比喻为痛苦的旅程,然而在绝望的深渊中他仍说:“如果可能,任何人都不应心怀仇恨。”

要想真正宽恕并忘却我们的敌人,最有效的办法还是诉诸比我们强大的力量。因为我们可以忘记一切的事,当然侮辱也显得无足轻重了。

当时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密西西比州中部流传的谣言说,德军将策动黑人叛变。琼斯被控策动叛乱,并将被处以死刑。一群白人在教堂外听到琼斯在教堂内说道:“生命是一场战斗,黑人们应拿起武器,为争取生存与成功而战。”

“战斗!”“武器!”够了!这些激动的白人青年冲入教堂,用绳索套上琼斯,把他拖了一英里远,推上绞台,燃起木柴,准备绞死他,同时也烧死他。有人叫道:“叫他说话!说话!说啊!”于是琼斯站在绞台上,脖子上套着绳索,开始谈他的人生与理想。他1907年由爱达荷大学毕业。他谈到自己的个性、学位,以及令他在教职员中受人欢迎的音乐才能。毕业时,有人请他加入旅馆业,有人愿出钱资助他接受音乐教育,都被他拒绝了。为什么?因为他热衷于一个理想。受到布克·华盛顿的故事的影响,他立志去教育他贫困的同胞兄弟。于是他前往美国南方所能找到的最落后地方,也就是密西西比州的一个偏僻地方,把他的手表当了1.65美元,他就在野外树林里开始办学校。琼斯面对这些准备处死他的愤怒人们,诉说自己如何奋斗,为教育这些失学的孩子,想将他们训练成有用的农人、工人、厨子与管家。他也告诉这些白人,在他兴学的过程中,谁曾经帮助过他——一些白人曾经送他土地、木材、猪、牛,还有钱,协助他完成教育工作。

事后,有人问琼斯恨不恨那些拖他准备绞死、烧死他的人?他的回答是,他当时忙着诉说比自己更重大的事,以致无暇憎恨。他说:“我没空争吵,也没时间反悔,没有人能强迫我恨他们。”

听到琼斯如此真诚动人的谈话,特别是他不为自己求情,只为自己的使命求情时,暴民们开始软化了。最后有个老人说:“我相信这年轻人说的是真的,我认得他提到的几个人。他在做善事,是我们错了。我们不应该吊死他,而应该帮助他。”老人开始在人群中传帽子,向那些想吊死琼斯的人募了52美元,因为琼斯说:“我没空争吵,也没时间反悔,没有人能强迫我恨他们。”

19世纪前,爱比克泰德就曾指出,我们收成的就是我们所栽种的,命运总不放过,要我们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爱比克泰德说:“长远而论,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能将此长埋于心的人,就能不对人发怒、愤懑、诽谤、责难、攻击或怨恨。”

从赫登的《林肯传》中可以看出,林肯“从不依自己的好恶去判断人。他总是认为他的敌人也像任何人一样能干。如果有人得罪他,或对他不逊,但却是最合适的人,林肯还是会请他担任该职位,就像对朋友一样毫不犹豫……我想他从未因为个人的反感,或是他的政敌而撤换一个人”。

林肯委任相当高的职位给曾侮辱过他的人——包括麦克兰、史瓦德、史丹顿以及蔡斯。按赫登的说法,林肯相信“没有人应因其作为受到赞扬或责难,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受到教育的条件及环境所影响,我们所形成的习惯与特征造就了我们的目前及未来”。

也许林肯是对的。如果你我像我们的敌人一样承袭了同样的生理、心理及情绪的特征,如果我们的人生也完全一样,我们可能会作出跟他们完全一样的事,因为我们不可能会做出别的。让我们以印第安人的祈祷词提醒自己:“伟大的神灵!在我穿上别人的鹿皮靴走上两星期路以前,请帮助我不要判断与批评他人。”因此与其恨我们的敌人,让我们还是怜悯他们,并感谢上天没有让我们跟他们一样经历同样的人生。与其诅咒报复我们的敌人,何不给他们谅解、同情、援助、宽容以及为他们祈祷。

我是在一个每晚念《圣经》并作睡前祈祷的家庭中长大的。我还仿佛听到我父亲在孤单的密苏里农家中,念着耶稣说过的话,只要人们还重视这个理想,就会继续引用这段话:“爱你的敌人,祝福那些诅咒你的人,善待仇恨你的人,为迫害你的人祈祷。”

我父亲一生都在说耶稣的这段话,它们赐给他内心的平安,这个世界上许多有权有势的人都无缘享有这样的平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