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对人施恩,勿望回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对人施恩,勿望回报

卡耐基智慧金言

忘记感谢乃是人的天性,如果我们一直期望别人感恩,多半是自寻烦恼。 要求真正的快乐,就必须抛弃别人会不会感激的念头,只享受付出的快乐。 与其担心他人不知感恩,不如不予预期。

我最近碰到一个义愤填膺的人,有人警告我碰到他15分钟内就一定会谈起那件事,果然如此。令他气愤的事发生在11个月前,可是他还是一提起就生气。他简直不能谈别的事。他为34位员工发了10000美元圣诞节奖金——每人差不多300美元,结果没有一个人谢谢他。他抱怨说:“我很遗憾,我居然发给他们奖金。”

一位圣人说过:“一个愤怒的人,浑身都是毒。”我衷心同情面前这位浑身是毒的人。他60岁了。人寿保险公司统计我们还能活着的年数平均是目前年龄与80岁之间差数的2/3。这位仁兄——如果他够幸运——大概还可活十四五年。结果他浪费了有限的余生中的将近一整年,而为过去的事愤恨不平,我实在同情他。

除了愤恨与自怜,他大可自问为什么人家不感激他。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待遇太低、工时太长,或是员工认为圣诞奖金是他们应得的一部分。也许他自己是个挑剔又不知感谢的人,以致别人不敢也不想去感谢他。或许大家觉得反正大部分利润都要缴税,不如当成奖金。

不过反过来说,也可能员工真的是自私、卑鄙、没有礼貌。也许是这样,也许是那样。我也不会比你更了解整个状况。我倒是知道英国约翰逊博士说过:“感恩是极有教养的产物,你不可能从一般人身上得到。”

我的重点是,他指望别人感恩乃是一项一般性的错误,他实在不了解人性。

如果你救了一个人的性命,你会期望他感恩吗?你可能会。可是塞缪尔·莱博维茨在他当法官前曾是位有名的刑事律师,曾使78个罪犯免上电椅。你猜猜看其中有多少人曾登门道谢,或至少寄个圣诞卡来?我想你猜对了——一个都没有。

如果跟钱有关,那就更没指望啦!查尔斯·舒瓦伯告诉我,他曾帮助过一位银行出纳,这位银行出纳挪用银行基金去做股票而造成亏损,舒瓦伯帮他补足金额以免吃官司,这位出纳员是否感谢他呢?是感谢他,但只是一阵子,后来他还跟这位救过他的人作对,就是这位曾经救他脱离牢狱之灾的人。

你如果送你亲戚100万美元,他应该会感谢你吧?安德鲁·卡内基就资助过他的亲戚,不过如果安德鲁·卡内基重新活过来,一定会很震惊地发现这位亲戚正在诅咒他呢!为什么呢?因为卡内基遗留了3亿多美元的慈善基金,但他只继承了100万美元。

人间之事就是这样。人性就是人性,你也不用指望会有所改变,何不干脆接受呢?我们应该像一位最有智慧的罗马帝王马库斯·阿列留斯一样。他有一天在日记中写道:

“我今天会碰到多言的人、自私的人、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忘恩负义的人。我也不必惊讶或困扰,因为我还想象不出一个没有这些人存在的世界。”

他说的不是很有道理吗?我们天天抱怨别人不会知恩图报,到底该怪谁?这是人性。所以不要再指望别人感恩了。如果我们偶尔得到别人的感激,就会是一个惊喜。如果没有,也不至于难过。

忘记感谢乃是人的天性,如果我们一直期望别人感恩,多半是自寻烦恼。

我认识一位住在纽约的妇人,一天到晚抱怨自己孤独。没有一个亲戚愿意接近她,而我也不怪他们。你去看望她,她会花几个钟头喋喋不休地告诉你,她侄儿小的时候,她是怎么照顾他们的。他们得了麻疹、腮腺炎、百日咳,都是她照看的,他们跟她住了许多年,还资助一位侄子读完商业学校,直到她结婚前,他们都住在她家。

这些侄子回来看望她吗?噢!有的!有时候完全是出于义务性的。他们都怕回去看她,因为想到要坐几个小时听那些老调。无休无止的埋怨与自怜永远在等着他们。当这位妇人发现威逼利诱也没法叫她的侄子们回来看她后,她就剩下最后一个绝招——心脏病发作。

这心脏病是装出来的吗?当然不是,医生也说她的心脏相当神经质,常常心悸。可是医生也束手无策,因为她的问题是情绪性的。

这位妇人需要的是关爱与注意,但是我以为她要的是“感恩”,可惜她大概永远也得不到感激或敬爱,因为她认为这是应得的,她求别人给她这些。

有多少人都像她一样,因为别人都忘恩负义,因为孤独,因为被人疏忽而渴望被爱,但是在这世上真正能得到爱的唯一方式,就是不索取,相反地,还要不求回报地付出。

这听起来好像太不实际、太理想化了,其实不然!这是追求幸福的最好的一种方法,我知道,因为我亲眼见到我家庭中发生的状况。我的父母乐于助人,我们很穷,所以老是窘于欠债,可是虽然穷成那样,我父母每年总是能挤出一点钱寄到孤儿院去。他们从来没有去拜访过那家孤儿院,可能除了收到回信外,也从来没有人感谢过他们,不过他们已有所偿报,因为他们享受了帮助这些无助小孩的喜悦,并不希冀任何回报。

我离家外出工作后,每年圣诞节,我总会寄张支票给父母,请他们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可是他们总也不买。当我回家过圣诞时,父亲会告诉我,他们买了煤、日用品送给城里一个有很多小孩的贫苦妇人。施与而不求回报的快乐是他们所得到的最大的快乐。

我深信我父亲已符合亚里士多德所谓的享受快乐的理想人。亚里士多德说:“理想人会享受助人的快乐。”

要追求真正的快乐,就必须抛弃别人会不会感恩的念头,只享受付出的快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