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设法从损失中获益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设法从损失中获益

卡耐基智慧金言

有两个人从铁窗朝外望去,一个人看到的是满地的泥泞,另一个却看到满天的繁星。

真正的快乐不见得是愉悦的,它多半是一种胜利。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以你的所得投资,任何人都可以这样做。真正重要的是如何从损失中获利。这才需要智慧,才能显示出人的上智下愚。

当我正在着手写这本书的那段时间,有一天我到芝加哥大学访问罗伯特·哈金斯校长,请教他是如何解决忧虑的。他的回答是:“我一直遵循已故的西尔斯百货公司总裁朱利斯·罗森沃德的建议‘如果你手中只有一个柠檬,那就做杯柠檬汁吧’。”

这正是那位芝加哥大学校长所采取的方法,但一般人却刚好反其道而行之。如果人们发现命运送给他的只是一个柠檬,他会立即放弃,并说:“我完了!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一点机会都没有。”于是他与世界作对,并且陷于自怜之中。如果是一个聪明人得到了一个柠檬,他会说:“我可以从这次不幸中学到什么?怎样才能改善我目前的处境?怎样把这个柠檬作成柠檬汁呢?”

伟大的心理学家阿德勒穷其一生都在研究人类及其潜能,他曾经宣称他发现人类最不可思议的一种特性——“人具有一种反败为胜的力量”。

瑟尔玛·汤普森所发现的正是耶稣诞生前500年希腊人发现的真理:“最美好的事往往也是最困难的。”

已故的作者威廉·伯利梭曾写道: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以你的所得做投资,任何人都可以这样做。真正重要的是如何从损失中获利。这才需要智慧,也才显示出人的上智下愚。”

伯利梭写这段话时,他已在一次意外中丧失了一条腿。不过,我还认识一位丧失双腿的人,他也能转亏为盈。他名叫本·佛森。我在乔治亚州大西洋城的一家旅馆的电梯中遇到他。我步入电梯时,注意到这位表情愉悦的人没有腿,他坐在电梯角落的轮椅上。电梯停在他要去的那层楼时,他和善地请我移到角落,以便他更顺利地移动轮椅。“对不起!”他说,“让你不方便了!”脸上挂着温煦的笑容。

我步出电梯回房时,实在没法不想着这位开心的残疾者。于是我找到他,请他告诉我他的故事。

“事情发生在1929年,”他面带微笑说,“我到山上去砍伐山胡桃木,我把木材堆在我的车上,开车回家。忽然一根木条滑下来,正在我急转弯时,木条卡在车轴上,我立刻被弹到一棵树上,脊椎骨受了伤,双腿因此瘫痪。

“当时我24岁,从那以后,我没有再走过一步路。”

一个24岁的青年,就被宣判一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我问他怎么能这么勇敢地面对事实。他说:“我不能!”他说他当时愤怒抗拒,怨恨命运的捉弄。但是年岁渐长,他发现抗拒对自己毫无帮助,只不过使自己变得尖酸刻薄。“我终于体会到,”他说,“别人都和善礼貌地对我,我起码也应礼貌和善地回应人家。”

我再问他,过了这些年,他是否仍觉得那次事件是个不幸。他说:“不!我几乎庆幸它的发生。”他告诉我,经过了那个震惊与愤恨的阶段,他开始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中生活。他开始阅读并培养出对文学的嗜好。14年来,他说他起码读了1400本书籍,这些书拓展了他的领域,他的人生比以前所能想象的还要丰富。他也开始欣赏音乐,现在令他感动的交响乐以前只会令他打盹。然而,真正最重大的改变,还是他有了思考的时间。“我一生中第一次,”他说,“真正用心看世界,并体会其价值。我终于体会到以前努力追求的很多事其实都没有真正的价值。”

由于阅读,他开始对政治感兴趣,他研究公共问题,坐在轮椅上发表演说!他开始了解人们,而人们也开始认识他。他坐在轮椅上,还当上了佐治亚州州务卿。

哲学家尼采认为,优秀杰出的人“不仅忍人所不能忍,并且乐于进行这种挑战”。

我越研究那些有成就的人就越深信一点,他们的成功大部分是因为某种缺陷激发了他们的潜能。威廉·詹姆斯曾说:

“我们最大的弱点,也许会给我们提供一种出乎意料的助力。”

没错,弥尔顿如果不是失去视力,可能写不出如此精彩的诗篇。

贝多芬则可能因为耳聋才得以完成更动人的音乐作品。

海伦·凯勒的创作事业完全是受到了耳聋目盲的激发。

如果柴可夫斯基的婚姻不是这么悲惨,逼得他几乎要自杀,他可能难以创作出不朽的《悲怆交响曲》。

佛斯狄克在其著作中提到:“有一句斯堪第纳维亚地区的俗语说,冰冷的北极风造就了爱斯基摩人。我们什么时候相信人们会因为舒适的日子,没有任何困难而觉得快乐?刚好相反,一个自怜的人即使舒服地靠在沙发上,也不会停止自怜。反倒是不计环境优劣的人常能快乐,他们勇于承担责任,从不逃避。我要再强调一遍——坚毅的爱斯基摩人是冰冷的北极风所造就的。”

如果我们真的灰心到看不出有任何转变的希望,这里有两个我们起码应该一试的理由,这两个理由保证我们试了只有更好,不会更坏。

第一个理由:我们可能成功。

第二个理由:即使未能成功,这种努力的本身已迫使我们向前看,而不是只会悔恨。它会驱除消极的想法,代之以积极的思想。它激发创造力,促使我们忙碌,也就没有时间与心情去为那些已成过去的事忧伤了。

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欧尔·布尔在巴黎的一次音乐会上演奏,忽然小提琴的A弦断了,他面不改色地以剩余的三条弦奏完全曲。佛斯狄克说:“这就是人生,断了一条弦,你还能以剩余的三条弦继续演奏。”

这还不只是人生,这是超越人生,是生命的凯歌!

如果我做得到的话,我要把威廉·伯利梭的这段话镂刻悬挂在每一所学校里:

“人生最重要的不只是运用你所拥有的,任何人都会这样做。真正重要的课题是如何从你的损失中获利,这才需要真智慧,也才显示出人的上智下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