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恶意的批评通常是变相的恭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恶意的批评通常是变相的恭维

但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许现在人性已改进不少。让我们看看下面的皮尔利将军的例子。皮尔利是个探险家,1899年4月6日,他用狗拉着雪车到达北极,举世震惊。几个世纪以来,北极探险一直是各路英雄的目标,却无人写下纪录,反而因受伤、饥饿而丧生的人不少。皮尔利本人也差点死于严寒和断粮,他有8个脚趾因冻坏而不得不被锯掉,另有好几次因无法克服气候上的骤变而几乎精神崩溃。由于皮尔利声名大噪,广受群众欢迎,导致在华盛顿的几个海军高级长官对他不满而排挤他。他们指控皮尔利为科学研究募集捐款是“招摇撞骗、一事无成”的勾当。这些人可能相信皮尔利真如他们所指控的,人一旦想相信某事,就很难再让他们不信。他们极力诽谤皮尔利,阻止他的研究工作。最后还是麦肯利总统直接过问,才使皮尔利的工作得以继续下去。

大概很少有人会认为耶鲁大学的校长是一个庸俗的人,可是担任过耶鲁大学校长的摩太·道特竟然能够责骂一个竞选上了总统的人。“我们就会看见我们的妻子和女儿,成为合法卖淫的牺牲者。我们会大受羞辱,受到严重的损害。我们的自尊和德行都会消失殆尽,使人神共愤。”

第一节 恶意的批评通常是变相的恭维

大家推诿拖延又支吾了半天之后,这些学生终于承认说,等他们自己将来成了皇家海军的指挥官或舰长的时候,他们希望能够告诉人家,他们曾经踢过国王的屁股。

你知道哪一个美国人被骂为“伪善者”“骗子”或“比杀人凶手稍微好一点的人”?有份报纸的漫画描述这个人站在断头台前,台上的大刀正预备砍下他的头。当他被载往刑场行刑的时候,群众对着他叫骂。这个人是谁?是乔治·华盛顿。

如果你被人批评那是因为批评你能给他一种满足感。这也说明你是有成就的而且引人注意。小人常为伟人的缺点或过失而得意。

这听起来很像对希特勒的痛责,是吗?其实不然,这是对托马斯·杰斐逊的公开抨击。也许你会问,是哪一个杰斐逊?难道是那个《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民主政体的守护圣徒托马斯·杰斐逊?不错,那人攻击的正是这位杰斐逊。

在罗勃·郝金斯就任的那一天,有一个朋友对他的父亲说:“今天早上我看见报上的社论攻击你的儿子,真把我吓坏了。”

假如皮尔利当时只在华盛顿的海军部办公,他会遭到如此无情的攻击吗?当然不会,因为他的重要性还不足以引起旁人的妒意。

卡耐基智慧金言

不合理的批评往往是一种掩饰了的赞美。

“不错,”郝金斯的父亲回答说,“话说得很凶。可是请记住,从来没有人会踢一只死了的狗。”不错,这只狗愈重要,踢它的人愈能够感到满足。后来成为英王爱德华八世的温莎王子(即温莎公爵),他的屁股也被人狠狠地踢过。当时他在帝文夏的达特莫斯学院读书——这个学校相当于美国安那波里市的海军军官学校。温莎王子那时候才14岁,有一天,一位海军军官发现他在哭,就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起先不肯说,可是终于说了真话:他被军官学校的学生踢了。指挥官把所有的学生召集起来,向他们解释王子并没有告状,可是他想晓得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虐待温莎王子。

1929年,美国发生了一件震动全国教育界的大事,美国各地的学者都赶到芝加哥去看热闹。在几年之前,有个名叫罗勃·郝金斯的年轻人,半工半读地从耶鲁大学毕业,做过作家、伐木工人、家庭教师和卖成衣的售货员。现在,只经过了3年,他就被任命为美国第四有钱的大学——芝加哥大学的校长。他有多大?30岁!真叫人难以相信。老一辈的教育人士都大摇其头。人们对他的批评就像山崩落石一样一齐打在这位“神童”的头上,说他太年轻了、经验不够,说他的教育观念很不成熟,甚至各大报纸也参加了攻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