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勇于承认错误,上帝会原谅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勇于承认错误,上帝会原谅你

卡耐基智慧金言

假如我们知道自己势必要遭到责备时,我们首先应自己责备自己,这样岂不比别人责备好得多吗?

任何愚蠢的人都会尽力为自己的错误进行辩解,而且多数愚蠢的人都会这样去做。但承认自己的错误感觉有别于他人会有一种尊贵怡然的感觉。

用争夺的方法你永远得不到满足但用让步的办法,你可能得到的比你所期望的更多。

我住的地方,几乎是在大纽约的地理中心点上,但是从我家步行一分钟,就可到达一片森林。春天,黑草莓丛的野花白茫茫一片,松鼠在林间筑巢育子,野草长到高过马头。这块没有被破坏的林地,叫做森林公司。它的确是一片森林,也许与哥伦布发现美洲那天下午所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我常常带雷斯到公园散步,它是我的小波士顿斗牛犬。它是一只友善而不伤人的小猎狗,因为我们在公园里很少碰到人,我常常不给雷斯系狗链或戴口罩。

有一天,我们在公园遇见一位骑马的警察,他好像迫不及待地要表现出他的权威。

“你为什么让你的狗跑来跑去,却不给它系上链子或戴上口罩?”他申斥我道,“难道你不晓得这是违法的吗?”

“是的,我晓得,”我轻柔地回答,“不过我认为它不至于在这儿咬人。”

“你认为!你认为!法律是不管你怎么认为的。它可能在这里咬死松鼠或咬伤小孩。这次我不追究,但假如下回让我看到这只狗没有系上链子或套上口罩在公园里的话,你就必须去跟法官解释啦。”

我客客气气地答应照办。

我的确照办了,而且是好几回。可是雷斯不喜欢戴口罩,我也不喜欢那样,因此我们决定碰碰运气。事情很顺利,但接着我们撞上了暗礁。一天下午,雷斯和我在一座小山坡上赛跑,突然间——很不幸地——我看到那位执法大人,跨在一匹红棕色的马上。雷斯跑在前头,径直向那位警察冲去。

我这下栽定了。明白这点,我决定不等警察开口就先发制人。我说:“警官先生,这下您逮了我一个正着。我有罪,我无话可说。你上星期警告过我,若是再带小狗出来而不替它戴口罩就要罚我。”

“好说,好说,”警察回答的声调很柔和,“我知道在没有人的时候,谁都忍不住要带这么一条小狗出来溜达。”

“你这样的小狗大概不会咬伤别人吧?”警察反而为我开脱。

“不,它可能会咬死松鼠。”我说。

“哦,你大概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了,”他告诉我,“我们这样办吧。你只要让它跑过小山,到我看不到的地方,事情就算了。”

那位警察也是一个人,他要的是一种重要人物的感觉。因此,当我责怪自己的时候,唯一能增强他自尊心的方法,就是以宽容的态度表现慈悲。

但如果我有意为自己辩护的话,嗯,你是否跟警察争辩过呢?

我没有和他正面交锋,我承认他绝对没错,我绝对错了,我爽快地、坦白地、热诚地承认这点。因为我站在他那边说话,他反而为我说话,整个事情就在和谐的气氛下结束了。

如果我们知道免不了会遭受责备,何不抢先一步,自己先认错呢?听自己谴责自己不比挨人家的批评好受得多吗?

你要是知道有人想要或准备责备你,就自己先把对方要责备你的话说出来,那他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十之八九他会以宽大、谅解的态度对待你,忽视你的错误,正如那位警察对待我和雷斯那样。

在香港卡耐基课程任教的麦克·庄告诉我们,某些时候应用某一项原则,可能比遵守一项古老的传统更为有益。他班上有一位中年同学,多年来他的儿子都不理他。这位做父亲的以前是个鸦片鬼,但是现在已经戒除了烟瘾。根据中国传统,年长的人不能够先承认错误。他认为他们父子要和好,必须由他的儿子采取主动。在这个课程刚开始的时候,他和班上同学谈到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孙子孙女,以及他是如何地渴望和他的儿子团聚。他的同学都是中国人,了解他的欲望和古老传统之间的冲突。这位父亲觉得年轻人应该尊敬长者,并且认为他不让步是对的,而要等他的儿子来找他。

等到这个课程快结束的时候,这位做父亲的却改变了看法。“我仔细考虑了这个问题。”他说,“戴尔·卡耐基说,‘如果你错了,你就应该马上并且明白地承认你的错误’。我现在要很快地承认错误已经太晚了,但是我还可以明白地承认我的错误。我错怪了我的儿子。他不来看我,以及把我赶出他的生活之外,是完全正确的。我去请求年幼的人原谅我,固然使我很没面子,但是犯错误的是我,我有责任承认错误”。全班都为他鼓掌,并且完全支持他。在下一堂课中,他讲述他怎样到他儿子家里,请求并且得到了原谅,并且开始和他的儿子、媳妇,以及终于见到面的孙子孙女建立起新的关系。

艾柏·赫巴是会闹得满城风雨的最具独特风格的作家之一,他那尖酸的笔触经常惹起对手强烈的不满。但是赫巴那少见的做人处世技巧,常常将他的敌人变成朋友。

例如,当一些愤怒的读者写信给他,表示对他的某些文章不以为然,结尾又痛骂他一顿时,赫巴就如此回复:

回想起来,我也不完全同意自己。我昨天所写的东西,今天不见得全部满意。我很高兴知道你对这件事的看法。下回你在附近时,欢迎驾临,我们可以交换意见。遥致诚意。

赫巴谨上

面对一个这样对待你的人,你还能说什么呢。

当我们对的时候,我们就要试着温和地、技巧性地使对方同意我们的看法。而当我们错了,若是对自己诚实,这种情形十分普遍,就要迅速而热诚地承认。这种技巧不但能产生惊人的效果,而且,信不信由你,任何情形下,都要比为自己争辩还有用得多。

别忘了这句古语:“用争斗的方法,你绝不会得到满意的结果。但用让步的方法,收获会比预期的高出许多。”

如果你错了,就迅速而诚恳地承认。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