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将批评置诸脑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将批评置诸脑后

她告诉我她小时候非常害羞,很怕别人说她什么。她对批评害怕得不得不去向她的姑妈,也就是老罗斯福的姐姐求助,她说:“姑妈,我想做一件这样的事,可是我怕会受到批评。”

明我是错的,那样即便花十倍的力来说我是对的,也没有什么用。”

卡耐基智慧金言

他告诉我,他年轻的时候拼命想成为最受欢迎的人物,想使每一个人都对他有好印象。在那段日子里,一点点的小批评都会让他觉得非常难过。可是他承认,在海军陆战队里的30年使他变得坚强多了。“我被人家责骂和羞辱过,”他说,“骂我是黄狗,是毒蛇,是臭鼬。我被那些骂人专家骂过,会不会让我觉得难过呢?哈!我现在要是听到有人在我后面讲什么的话,甚至于不会调转头去看是什么人在说这些话。”

我们大多数人对不值一提的小事情都看得太过认真。我还记得在很多年以前,有一个从纽约《太阳报》来的记者,参加了我办的成人教育班的示范教学会,在会上攻击我和我的工作。我当时真是气坏了,认为这是他对我个人的一种侮辱。我打电话给《太阳报》执行委员会主席委尔·何吉斯,特别要求他刊登一篇文章,说明事实的真相,而不能这样嘲弄我。我当时下定决心要让犯罪的人受到适当的处罚。

现在我却对我当时的作为感到非常惭愧。我现在才了解,买那份报的人大概有一半不会看到那篇文章;看到的人里面又有一半会把它只做作一件小事情来看,而真正注意到这篇文章的人里面,又有一半在几个礼拜之后就把这件事整个忘记。

有一次我去访问史密德里·柏特勒少将,就是绰号叫做“老锥子眼”“老地狱恶魔”的柏特勒将军。还记得他吗?他是所有统率过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人里最多彩多姿、最会摆派头的将军。

即使你和我被人家说了无聊的闲话,被人当做笑柄,被人骗了,被人从后面刺了一刀,或者被某一个我们最亲密的朋友给出卖了,也千万不要纵容自己自怜。

我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发现,虽然我不能阻止别人对我做任何不公正的批评,我却可以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我可以决定是否要让我们自己受到那些不公正批评的干扰。

让我把这一点说得更清楚些:我并不赞成完全不理会所有的批评,正相反,我所说的只是不理会那些不公正的批评。有一次,我问依莲娜·罗斯福,她如何处理那些不公正的批评,老天知道,她所受到的可真不少。她有过热心的朋友和凶猛的敌人,大概比任何一个在白宫住过的女人都要多得多。

老罗斯福的姐姐正视着她说:“不要管别人怎么说,只要你自己心里知道你是对的就行。”依莲娜·罗斯福告诉我,当她在多年后住进白宫时,这一个小小的忠告,还一直是她行事的原则。她告诉我,避免所有批评的唯一方法,就是“只要做你心里认为对的事——你反正是会受到批评的”。

查尔斯·舒维伯对普林斯顿大学学生发表演讲的时候表示,他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一个在他钢铁厂里做事的德国老者教给他的。那个德国老者和别的一些人为战事问题发生了争执,被那些人丢到了河里。

“当他走到我的办公室时,”舒维伯先生说,“满身都是泥和水。我问他对那些把他丢进河里的人怎样说?他回答说‘我只是报之一笑’。”

舒维伯先生说,最后他就把这个德国老者的话当做他的座右铭——只报之一笑。当你成为不公正批评的受害者时,这个座右铭特别管用。别人骂你的时候,你可以回骂他,但是对那些报之一笑的人,你能说什么呢?

我现在才了解,一般人根本就不会想到你我,或是关心别人批评我们什么话,他们只会想他们自己。他们对自己的小问题的关心程度,要比能置你或我于死地的大消息高一千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