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说出你的心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说出你的心事

最后,对自己的邻居及生活在同一条街上的人保持一种健康友善的兴趣。有一患者曾经很孤独,她甚至觉得自己处于一种被孤立的状态,连一个朋友也没有。人就对她说,你不妨试试这个方法,将下一个将要碰到的人当成故事里的主角,然后为自己编一个故事。于是,她尝试在公共汽车上为她所看到的人编故事,设想人的背景和生活,试着想象他的生活状况。后来,一碰到人,她就开始主动与人聊天。现在,她的生活观已经很积极了,她也成为一个令人喜欢的人,她那曾经的孤独症也消失了。

不过,如果你真觉得没有一个人可以谈话,那我要告诉你所谓的“救生联盟”——这个组织和波士顿那个医学课程完全没有任何关联。这个“救生联盟”是世界上最不寻常的组织之一。它的组成是为了防止可能会发生的自杀事件。近年来,它的服务范围已扩大到给那些不欢乐或是在情感和精神方面需要安慰的人以安慰。

这种专门为忧虑的人所准备的课程是怎么开始的呢?1930年,约瑟夫·普拉特博士——奥斯勒爵士的学生——注意到,很多到波士顿医院来求诊的病人,生理上根本没有毛病,可是他们却认为自己有某种病的症状。有一个女人的两只手因为“关节炎”而完全无法干活,另外一个则因为“胃癌”的症状而痛苦不堪。其他有背痛的、头痛的,常年感到疲倦或疼痛。她们真的能够感觉到这些痛苦,可是经过最彻底的医学检查之后,却发现这些女人没有任何生理上的疾病。很多老医生都会说,这完全是出于心理因素——“病在她的脑子里”。

卡耐基智慧金言

这个班的医学顾问罗斯·希尔费丁医生觉得,减轻忧虑最好的药就是和你信任的人谈论你的问题,他们称之为净化作用。她说:“病人到这里来时,可以尽量地谈她们的问题,一直到她们把这些问题完全赶出她们的脑子。一个人闷着头忧虑,不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就会造成精神紧张。我们都应让别人来分担我们的难题,我们也得分担别人的忧虑。我们必须感觉到世界上还有人愿意听我们的话,也能够了解我们。”

就某方面来说,心理分析就是以语言的治疗功能为基础的。从弗洛伊德的时代开始,心理分析家们就知道,只要一个病人能够说话,单单只要说出来,就能解除他心中的忧虑。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说出来以后,我们就可以更深入地看到我们的问题,能够看到更好的解决方法。没有人知道确切的答案,可是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吐露一番”或是“发发心中的闷气”,就能立刻使人觉得畅快很多。

首先,建议你准备一个本子,在上面记上自己喜欢或能振奋自己的诗歌或名人名言。当你感到沮丧或精神颓废时,翻翻这个本子,也许心情会好一些。

第一节 说出你的心事

其次,不要在乎别人的缺点。也许你的丈夫身上的确有很多你不能容忍的地方。但试想,假如他是圣人的话,他还会娶你吗?这个医学课程里曾有一位女患者,她发现自己变得挑剔、苛刻,以至于经常拉长着脸,十分令人生厌。于是就有人问她:“假如你丈夫现在死了,接下来你会怎样呢?”她吃了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赶紧安静地坐下来,客观地把丈夫的优点一一列举出来,结果发现丈夫有很多可列举的优点,以至于这张单子写了很长。所以,要是你再觉得自己嫁错的话,不妨像这位女士一样,将自己丈夫的长处都列出来看看。也许,总结完他优点,你会发现他正是你期盼想嫁的那个人。

把心事说出来,这是波士顿医院所安排的课程中最主要的治疗方法。下面是我们在那个课程里所得到的一些概念。其实我们在家里就可以做这些事。

所以,下一次我们再碰到什么情感上的难题时,何不去找个人谈一谈呢?当然我并不是说,随便到哪儿抓一个人,就把我们心里所有的苦水和牢骚说给他听;我们要找一个能够信任的人,和他约好一个时间。也许找一位亲戚、一位医生、一位律师、一位教士,或是一个神父,然后对那个人说:“我希望得到你的忠告。我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听我谈一谈,你也许可以给我点忠告。也许旁观者清,你可以看到我自己所看不到的角度。可是即使你不能做到这一点,只要你坐在那儿听我谈谈这件事情,也就等于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一年秋天,我的助手坐飞机到波士顿参加一次世界性的最不寻常的医学课程。这个课程每周举行一次,参加的病人在进场之前都要进行定期和彻底的身体检查。可是实际上这个课程是一种心理学的临床实验,虽然课程正式的名称叫做应用心理学,其真正的目的却是治疗一些因忧虑而得病的人,而大部分病人都是精神上感到困扰的家庭主妇。

我的助手亲眼看到一个女人在说出她心里的忧虑之后,感到一种非常难得的解脱。她有许多家务方面的烦恼,而在她刚刚开始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压紧的弹簧,然后一面讲,一面渐渐地平静下来。等到谈完之后,她居然能够面露微笑。这些困难是否已经得到了解决呢?没有,事情不会那样容易。她之所以有这样的改变,是因为她能和别人谈一谈,得到了一点点忠告和同情。真正造成变化的,是具有强而有力的治疗功能的语言。

只要一个病人能够说话,单单说出来就能够解除他心中的忧虑。把心底里的话说出来,就等于给你的心病打了一针强心剂。

可是普拉特博士却了解,单单叫那些病人“回家去把这件事忘掉”不会有一点用处。他知道这些女人大多数都不希望生病,要是她们的痛苦那么容易忘记,她们自己早就这样做了。那么该怎么治疗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