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节 我做过世上最苦最累的工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节 我做过世上最苦最累的工作

我很庆幸自己曾经做过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这使得我所遭遇的日常问题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以前我曾经是一个十分糟糕的“烦恼大师”。1942年夏天,发生了一件事情,使我的忧虑和烦恼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我希望永远如此。那次经历使我生活中的所有烦恼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长期以来,我一直渴望能在阿拉斯加的渔船上工作一段时间。1942年夏天,我如愿受雇于阿拉斯加科地亚克的一艘32尺长的鲤鱼拖网渔船。这艘船上只有三名船员,船长全面负责航行和捕捞,大副协助船长做一些具体工作,另外一个则是日常打杂的水手。他们都是北欧人,我也是。

鲤鱼拖网必须配合潮汐进行,因此我们常常要连续工作24小时。我曾经像这样夜以继日地工作了整整一个星期。在船上,我做的是其他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洗甲板,保养机器;将鲤鱼从这条船丢到另一艘小船,送去制罐头;在狭小的船舱里用一个烧木材的小火炉煮饭……船舱里马达的热气和恶臭令人作呕。我穿着长筒胶鞋,鞋里常常灌有水,我甚至没有时间将水倒出来,因此双脚总是浸泡在水中。

但是,以上工作与我的主要任务比起来,不过是游戏而已。我的主要工作是“拉网”,它看起来十分简单,只要站在船尾,将渔网的浮标和边线拉上来即可。但实际上,渔网太沉了,当我竭尽全力试图将它拉上来时,它却岿然不动,相反却把船身拉得倾斜了。渔网太沉无法拖动,我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劲沿途拉着不放。一连几个星期都是如此,我几乎快要累死了,浑身酸痛,几个月都恢复不过来。

当我好不容易休息下来时,我靠着一个临时凑成的柜子倒头就睡。尽管浑身上下无处不疼,但却熟睡得像服用了安眠药一样深沉。极度的劳累就是最好的安眠药。

我十分高兴自己曾经吃过这些苦,它使我不再烦恼。今天,每当我遭遇了困难,我都不再忧虑,而是反问自己:“艾利克森,这会比拖网更辛苦吗?”我会回答说:“不,没有什么事情比它更苦了。”于是我重新振作起来,勇敢地接受挑战。

偶尔尝试一下痛苦的经历是件好事。我很高兴自己曾经做过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这使得我所遭遇的日常问题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国家搪瓷与打印机公司南加州代表 泰德·艾利克森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