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快乐的自己

找回快乐的自己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四节 警察来到了我的家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四节 警察来到了我的家

有一句话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不要为打翻的牛奶哭泣”。但这并不是牛奶,而是我的心血。

我一生中最悲惨的一天发生在1933年,当时警长从前门进来,我从后门溜走。我失去了长岛的家园,那是我儿女出生、我们一起生活了18年的家。我不能相信这种事会降临到我头上。12年以前,我还志得意满,我把我的小说《水塔西侧》的电影版权卖给电影公司,价钱堪称好莱坞之冠。我们一家住在国外已经两年了。夏天我们到瑞士避暑,冬天在法国逍遥——像个富翁一样。

在巴黎,我花费6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一本小说。由威尔·罗杰斯主演,那是他的第一部有声电影。电影公司邀请我留在好莱坞为罗杰斯的电影再写几部剧本,可是我拒绝了。回到了纽约,我的麻烦也就开始了。

我渐渐觉得自己有一种沉睡已久的潜能未加发展,我把自己想象为成功的生意人。有人告诉我,约翰·雅各布·亚士特投资纽约空地赚了几百万。亚士特何许人?不过是带着外国口音的一个移民。他都能做到,我为什么不能?我要发财!我开始阅读游艇杂志。

我虽然有无限的勇气,但我对房地产买卖的了解不比一个爱斯基摩人多。我到哪里去筹措钱来开始这个事业呢?答案很简单:用我家房子作为抵押,买下一批地,等到价钱好时售出,我就可以过奢侈的日子了。对那些在办公室任劳任怨领薪水的人,我充满了同情。显然上天只赐给我这种理财的天分。

突然间,大萧条就像飓风一样席卷了我。

一个月我得为那片土地缴220美元。而每个月过得可真够快的,当然我还得支付抵押贷款,并维持全家温饱。我开始担心,我想为杂志写些幽默小品,可下笔沉重,一点都不好笑。我什么也卖不出去。我的小说也卖得很差。钱用完了,除了打字机及牙齿的镶金以外,再没有可以变现的东西。牛奶公司不再送牛奶,煤气公司也给断了气,我们只有改用露营用的小瓦斯罐,它喷出火焰时带着咝咝的声音,好像一只发怒的鹅。

我们没有煤可以用,唯一取暖的工具就是壁炉。晚上我会到有钱人盖房子的工地去捡拾木板木条,而我曾经是那些人中的一分子。

我担心得睡不着觉,经常半夜起来踱方步,把自己搞得很累再回去睡。

我不但损失了我买的土地,还赔上了我所有的心血。

银行扣押了我的房子,我和家人只能流落街头。

最后我们总算弄到了一点钱租了一个小公寓。1933年除夕,我们搬了进去。我坐在行李箱上看着四周。我妈常说的一句老话在耳边响起:“别为打翻的牛奶哭泣。”

可是,这不只是牛奶,这是我一生的心血啊!

呆坐了一会儿,我告诉自己:“我已经衰弱到底了,情况不可能再坏,只有逐渐转好。”

我开始想还有什么我还没失去的东西。我还拥有健康与朋友,我可以东山再起,我不再为过去而难过,我要每天提醒自己我妈妈常说的那句话。

我把忧虑的时间及精力投注在了工作上,状况一点点地改善了。我现在要感谢我有机会经历那样的劣境,因为我从中得到了力量与自信。我现在知道什么是跌到谷底,我也知道那并不能打垮人。我更清楚我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得多。现在,再有什么小困难、小麻烦,我总会提醒自己坐在行李箱上对自己说过的话:“我已跌至谷底,情况不能再坏,只有转好。”这些小事再也不会令我烦恼。

不要为过去的事烦恼!接受不可避免的事实!当你不能再下坠时,就只有上升一途!

小说家 霍墨·克罗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