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A报一月二十七日的晨报上公布了“年度读者新闻摄影奖”。

其实举办这种活动的并非只有A报一家,B报、C报也都举办读者摄影大奖赛,并且大奖赛所设的奖项也都大同小异。其中,A报所公布的是这样的:

月度奖:以当月投稿的摄影作品为评奖对象,由东京、大阪、西部、名古屋各地总部分别评审,评审结果将报上发表,并予以奖励。金奖(一幅):五万日元(特别出色的给予十万日元的特别奖);银奖(一幅):三万日元;佳作(数幅):一万日元。

年度奖:将委托著名摄影家对四个总部自一月一日起全年中所收到的应征作品进行评审(评审员原则上三年更换一次),评审结果将报上公布,并对获奖者赠予奖杯、奖状和奖金。

优秀奖(三幅):奖杯、奖状、奖金三十万日元;

入闱作品(五幅):奖杯、奖状、奖金五万日元。

A报还二十七日的晨报上,用整整一个版面刊登了去年的年度最高奖获奖作品《冲撞》,以及优秀奖获奖作品《机舱内:紧急迫降前的十分钟》《公寓大火》《沉浸》。其中,最高奖《冲撞》当然是放得最大的,被摆最为显赫的位置上。这幅照片所拍摄的是发生东名高速公路到四千二百三十二幅应征作品,比去年多了八十多幅,报纸上刊登比率(月度奖)为7.2%,为该活动开展以来之最,由此可以感受到读者的参与热情。这次参赛的作品,质量普遍较高。

此次事故中,铝板厢式货车(横浜市樱花町二十一号,荣大运输株式会社所有)的司机岛田敏夫(二十八岁)和副驾野田俊树(二十三岁)二人因颈骨骨折而当场死亡。驾驶中型轿车与铝板厢式货车相撞的是家住静冈县市井之宫町三丁目七十八号的菅原春雄(四十二岁),公司职员。他的头部撞入前挡风玻璃,玻璃碎片切断了他的颈动脉,当场死亡。同车内的妻子和枝(三十五岁)被玻璃碎片割伤且被大火烧伤,住院后死亡。驾驶后一辆中型轿车的是家住东京都文京内茗荷谷一○七号的山内明子(二十三岁),公司职员,因骨折和全身烧伤当场死亡。驾驶客货两用车的司机是家住浜松市明神町六十三号的米津英吉(四十二岁),食品店老板,被大火烧死。与他同乘一车的弟弟(三十五岁)尽管逃离了汽车却也身负重伤。冲到上行线的小型卡车的司机为居住静冈县舞阪町马郡三十八号的活鱼商贩大久保正雄(三十九岁),他浑身满是跌打伤,伤势严重。上行线撞上卡车的中型轿车司机为家住东京都练马区立野町六十八号的牧内敏幸(三十六岁),化妆品商店店主,也同样身负重伤。事故发生地前方有一处拐弯,视野并不太好。现场到处都是被烧毁的车辆残骸及其四处散落的零部件、车窗玻璃的碎片。空气中弥漫着带有焦糊味的烟雾,路面上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拍摄者的位置公路左侧的山坡上,其拍摄角度就相当于从现场五米之上向下俯瞰。正因为这样,六辆起火损毁的汽车的位置拍得一清二楚,就像一幅车祸现场示意图一般。真是一张令人心惊胆战的照片。

与三幅获得优秀奖的作品相比,无论是视觉冲击力还是表现效果,这张照片都是鹤立鸡群的。

同一版面上刊载着评审委员主席——摄影家古家库之助的评语:

最高奖《冲撞》拍摄的是当时已有过报道的、导致六人死亡的东名高速公路上的恶性交通事故。月度奖的评选中该作品也曾得到金奖,而此次年度评选中获得了最高奖。可以说,很少有摄影作品能像这张照片一样,将照相机逼真的表现力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表现交通事故的照片,一般都是事故发生过后较长时间才赶到现场拍摄的。因此,所拍摄到的对象也往往是残破的车辆、现场取证的警察以及远处围观的群众。但这张照片却大不相同,简直就像事故发生的那一瞬间拍下的。熊熊火光之中看不到一个人影的原因也正于此,整个画面洋溢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氛围。不仅如此,观众只要一想到拍摄这幅照片的瞬间,还有受害者被死死困车门之后,立刻就能体会到这是一幅多么悲惨的场景,简直让人不忍直视。然而,事实上交通事故频频发生,为此而丧命的也大有人。我们考虑到,这样一张极富临场感的照片,若能以此引起司机的自律,能对交通事故的减少有所裨益的话,将是一种莫大的功德。因此,尽管这是一张“黑色”的照片,我们还是将它评选为本年度的最高奖并此公开发表。不管怎么说,拍摄者能够遭遇这种有着决定性瞬间的场面,恐怕也只是十万分之一的偶然吧。

获得优秀奖的《机舱内:紧急迫降前的十分钟》,据拍摄者介绍,是他美国旅行时所乘坐的美国客机的引擎发生故障,被迫丹佛机场紧急着陆。照片所拍摄的就是紧急着落之前十分钟机舱内的情景。照片生动、清晰地反映出了头顶着枕头弯腰坐座位上的旅客们的惊恐表情。当然,这架飞机后来还是该机场安全着陆了。同样获得优秀奖的《公寓大火》所拍摄的是一幢大楼失火的场面。火焰从二楼、三楼的窗口向外喷出,而消防队员利用带长梯的消防车,从五楼的窗口将人一个个地抢救出来,表现出了分秒必争的紧迫感。这次火灾发生白天,所幸无人身亡。另一幅获得优秀奖的作品《沉没》拍摄的是濑户内海丸龟市洋面上,发生本岛和牛岛之间渔船与货船相撞并沉没的事故场面。渔船将沉入大海,船头直指天空,如同海面中长出的一棵树。已经登上了从货船上放下的几艘小艇的渔民,以及聚集船舷处观看的货船人员……画面中同样充满了事故现场的紧迫感。

以上是对优秀作品的点评。日常生活中,我们根本不知道身边会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这些事情往往都是毫无征兆地突然发生的。因此,有志于新闻摄影的朋友,就要随身携带照相机,以备不时之需。因为,照相机正是这个时代最公正的证人,没有哪一种记录方式能做到它那样客观公正而又现实生动的了。

去年十月三日,从晚上九点左右开始,我就带着照相机静冈县骏东郡长泉町向田区一带转悠。那里是富士山山麓东南侧的池之平(海拔840米)。从此高地往南边眺望,可以看到沼津市的万家灯火,闪闪烁烁如同萤火虫一般。我想使处于近景位置的高坡树林以黑色剪影的姿态来与远处街灯作对照。为了捕捉来自沼津方向、仿佛极光一般映夜空中的光亮,我徜徉县道、村道上,希望能够拍出具有浪漫梦幻氛围的照片。然而,我转悠了两个小时左右,却总是找不到理想的构图。到了十一点,我走过架山间公路上的天桥来到路东侧的山崖顶上,并由此顺着村道往下走。刚走没几步,就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随即看到身后的高速公路处升起了冲天大火。尽管心惊胆战,我还是沿着村道飞快地折回山崖顶上。往下一看,我发现下面的高速公路上有好几辆卡车、轿车撞了一起,其中有三辆汽车还喷发着火焰。我拿起相机一个劲儿地按动快门。由于火焰很亮,根本不需要使用闪光灯。我的摄影经历也相当长了,可这样的场景还是第一次遇上。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张照片竟会获得年度最高奖,真是如同做梦一般。

(山鹿恭介,公司职员,三十二岁。住址:藤泽市南仲大街五十七号。原全国新闻摄影家联盟会员,现不属于任何摄影家团体。)

这段文字的后面还附有一张获奖者的小照。圆脸,浓浓的眉毛,厚厚的嘴唇,给人一种精力充沛的印象。

十月三日晚,御殿场和沼津间的东名高速公路上发生的连环交通事故的原因,无疑于行驶最前面的铝板厢式车的紧急停车以及翻倒,但驾驶该卡车的司机岛田当时为什么要踩急刹车,并向右侧打方向盘呢?如果是突然发现前方有障碍而慌慌张张采取如此措施的话,那么接到报警后于该事故发生四十分钟内赶到现场的沼津警察署的警员现场勘察时肯定会发现该障碍物或其遗留下来的痕迹。然而,事实上并未发现这样的痕迹,天亮后再次仔细勘察时,也仍未发现任何线索。

优秀奖:

《机舱内:紧急迫降前的十分钟》川口市荣町 龟井治夫;

事故原因仍沼津警察署的调查之中。行驶最前面的铝板厢式货车为什么要踩急刹车,由于司机岛田和副驾野田均已死亡,故而无从得知。而该车翻倒的前方路面和周边场所进行调查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痕迹。顺便一提,位于下行线的事故现场是一段下坡路,如果以时速超过一百公里的车速行驶,即便保持着相当大的车距,也难以避免追尾事故。

《沉没》香川县多度津町平岩三十五号 矢野孝一。

入闱作品:

《球场骚乱》广岛市海田市五十八号 木村信市;

《暴走的终结》藤泽市游行寺大街六十七号 西田荣三;

《避难》北九州市小仓南区曾根一○八号 山岸彰;

《暴风雪》新潟县中颈城郡柿崎町九十一号 满田太一;

《UFO横越?》秋田县山本郡目名潟,赤松则助。(该作品未报上发表。)

记载这些姓名、住址的铅字都比较小,因而也更凸显年度最高奖得主的小照风光无限了。

或许也有读者看到获得年度最高奖的摄影作品之后,会找出A报的缩印版,重读一遍去年十月三日夜间发生东名高速公路上的连环撞车事故的报道,重温那段悲惨的回忆的吧。

打开刊载着那篇报道的报纸,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铅字,而是事故现场的照片。报纸是A报四日的晨报,照片下附有“拍摄于四日上午零点二十分”的说明,应该是A报沼津分部的记者事故发生一小时二十分钟之后赶赴现场拍摄的吧。这张照片的画面中,汽车上的火已经熄灭了,闪光灯的照耀下反映出大火劫余的轿车残骸。来现场勘察的警察大多围六辆撞一起的汽车周围。除此之外,还有指挥交通的警察、当地的消防人员,以及看热闹的人群。

与获得最高奖的作品中那三辆汽车烈焰翻腾、整个场面看不到一个人影的情景相比,这张新闻照片的感染力显然无法望其项背,就像一瓶跑了汽的啤酒一样,显得十分可怜。

占据六行文字版面的大字标题为:

东名高速公路上演连环撞车大惨剧。六人死亡,三人重伤,三车焚毁,三车报销。发生于昨夜的御殿场至沼津段。

撞车事故的报道概要如下:

昨夜十一时许,东名高速公路御殿场与沼津之间的下行线上发生了连环撞车的恶性交通事故。首先是一辆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的十二吨铝板厢式货车高速行驶中踩了急刹车,同时又向右打了方向盘,结果横翻路面上,导致紧随其后以同样高速行驶着的两辆中型轿车与之连环碰撞并引发大火。轿车之后的一辆客货两用车与轿车相撞后也起火燃烧,被烈焰包围。跟客货两用车后面的是一辆小型卡车,该卡车为了避免与前车相撞向右打了方向盘,但为时已晚,还是撞上了前面的车辆,不仅如此,该卡车还冲过了中央隔离带,闯入上行线的路面,造成一辆行驶上行线上的轿车与之相撞,使两辆车都遭到严重的损坏。

该报上也刊载着年度最高奖获奖者山鹿恭介的感想,其中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沼津警察署署长表示:追尾事故的起因显然于行驶最前面的铝板厢式货车的紧急停车。由于该车驾驶员和副驾均已身亡,他们为什么要紧急停车也就无从得知了。或许可以想象为,司机犯困时看到了什么幻影,误以为有什么危险才踩下了急刹车。但从现场的状况来看,当时不可能有人卡车前横穿马路。再说路面上没有任何类似的迹象,也没有发现任何异物。我们医院里向行驶卡车之后并与之追尾的中型轿车司机菅原春雄之妻枝和了解了情况,她说前方什么都看不到。但枝和女士不久之后便陷入昏迷,随即不治身亡,因此无法向她了解更为详细的情形。后一辆追尾的中型轿车的司机山内明子已经死亡,再后面的客货两用车的副驾米津安吉有保住生命的希望,我们打算他伤势恢复后,去医院向他了解当时的情况。而与从下行线闯入的小型卡车相撞、车辆严重损坏的中型轿车的司机牧内敏幸虽然伤势严重,但意识还十分清醒。据他回忆,对面方向开来的铝板厢式货车前面的路面上,并未看到有什么异常的状况。由此看来,要想真正查明事故的原因,尚有待时日。

两个星期后,该报刊载了这样一篇报道:

那么,可能就像有人所认为的那样,司机岛田因疲劳而犯困,大脑中产生了某种幻觉,而他将这种幻觉误以为是前面路面上出现的某种障碍,因此出于本能而踩下了紧急刹车。这样的推测似乎能够成立。而他朝着右侧的隔离带打方向盘也与这种推测相一致。以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的车速飞速疾驶的十二吨铝板厢式货车,踩下紧急刹车的话自然是会翻倒的。作为卡车司机的岛田不可能不懂得这一点。而他依然会出于本能而紧急停车,可见如上所述的因幻觉而看到的障碍物真是十分危险。

还有一种推测,那就是深夜驾车行驶时常常会产生的恐惧感。深夜行驶远离人家的高速公路时,内心的孤独感有时会催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而这样的恐惧感会使司机产生错觉。可是,关于这一点,该卡车的所有者荣大运输公司的运输部主任胜股庄治(三十八岁)说,岛田是老手,每星期都要东名高速公路那一段上来回跑上两个通宵,对那里的路况早就吃透了,不可能产生什么错觉。并且,针对有些人提出的,会不会因为司机开车打瞌睡,猛地惊醒时慌乱中踩下了紧急刹车的说法,主任回答道,对于白天睡足了的司机来说,晚上十一点钟根本不是会打瞌睡的时间。

另据撞上第三辆中型轿车的客货两用车上的副驾米津安吉说,追尾撞车前的一瞬间,他看到前方有一个像是红色火球似的东西,后经警察调查,认为他所看到的是撞上铝板厢式车的前面两辆中型轿车冒出的火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