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章

连环撞车引发大火,两辆轿车和一辆客货两用车熊熊燃烧。有了这样的火势,确实不需要闪光灯了。猛烈相撞的车身熊熊火光中呈黑色剪影状,正因为达到了这样的效果,《冲撞》才成了一幅惨烈却震撼人心的作品。相反,如果用了闪光灯,白刷刷的车身就会画面中暴露无遗,照片的效果也就该打折扣了。

从这方面来讲,获奖者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合情合理。

可是,正平依然觉得“根本不需要使用闪光灯”似乎是话里有话,其中包含着一层特别的意思,好像是有意这么强调的。

就人的心理而言,要隐瞒什么时,往往会说一些相反的话语。什么都不说倒也罢了,可不说些什么总是担心别人会起疑心,结果就说了多余的话,欲盖弥彰。

由于火焰很亮,根本不需要使用闪光灯。

这句莫非正是这样?如果这句话是作为介绍摄影信息,未免多此一举。因为需不需要闪光灯,只要看一看发表出来的照片不就一目了然吗?

也就是说,“他”事实上是使用了闪光灯的。不过,闪光灯并没有用拍摄中,而是用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不仅如此,正平注意到,出于同一心理,他还撒了另一个谎。那就是“为了拍摄沼津的夜景顺着县道和村道往下走”。经过昨晚的现场勘察已经证实,那句话跟实际的环境状况是格格不入的。听起来也像是急于证明事发时自己不现场。一般来说,要表明事故发生时自己什么地方的话,只要说一句“事故发生时,我正高坡上转悠呢”,一带而过就可以了。而特意点明什么“县道”“村道”,纯属多余。

想到这里,正平长椅上有些坐不住了。他的内心产生了一股要站起身来回转圈的强烈冲动。然而,他又马上告诫自己要冷静,因为需要考虑的问题还多着呢。

长椅的另一头,一直有人起身离开,也不断有人来此坐下。这些人中,以老人和带着孩子的妇女居多,换人的频率相当之高。要平时,看着匆匆忙忙从自己眼前经过的顾客,悠闲地想象一下这些人的日常生活也不失为一种乐趣。然而此刻,这些来去匆匆的人流正平的眼中只不过是一片杂乱无章的风景而已。当然,从旁人的眼光来看,这个坐长椅上猛抽香烟的胡须男,肯定正因被爽约而心里火烧火燎。

闪光灯所发出的光线是白色的,并非“火球”那样的红光。并且,闪光灯的闪光也不是连续性的,干电池的充电大概需要三四秒钟的时间。目击者米津安吉说的可是“一闪一闪地发光”,这意味着连续的闪光。这样的话,间隔不就只有一秒钟了吗?若非如此,大型铝板厢式车的司机也就不会踩急刹车的吧?并且,那种闪光还必须来自货车的正对面。

这些问题还是弄不明白。发光体就是闪光灯,这一推测正平的脑海里已经开始站住脚了,但要再进一步推理就感到毫无头绪了。

这时,有一位母亲领着一个小孩子从他面前走过。小孩子手里攥着一个印有百货公司名称的蓝色气球。随着孩子一双小脚的走动,气球也不住地晃动着。正平想起了今天早上出门时遇见的邻居家的小男孩“小新新”的眼镜。那是上小学一年级的哥哥学校做手工时用厚纸板剪成的。眼镜框上贴着蓝色玻璃纸。他母亲说哥哥自己戴着的那一副一边是茶色,一边是绿色,两边是不同颜色的镜片。

正平来到百货公司地下一层。这里是女顾客居多的食品部,摆有许多用玻璃纸和薄塑料纸包装的袋子。透过包装袋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红红黄黄的商品。带颜色的是面向小孩子的点心袋。正平买了一袋用红塑料袋装着的小块年糕。透过袋子来看,白色的年糕变成大红色的了。

正平觉得这袋年糕解开了他心中的一个疑团:闪光灯的玻璃罩外面如果蒙上一层红色玻璃纸或红色塑料纸,不就成了“火球”那样的红色闪光了吗?把戏就是如此而已。

黑暗中,即便较弱的光也会显得很明亮。就像汽车的尾灯,顶多也只有10瓦左右,可黑暗中看起来就比实际上亮得多;尤其是刹车的一瞬间显得格外明亮,这是谁都有过体会的。

要是换成闪光灯的话,光线更会强烈得多,因为那是接近于“太阳光”的。婚礼或聚会等场合中拍摄纪念照片时都会用到闪光灯,而往往是闪光灯亮过后的几秒钟内,眼前还会残留模模糊糊的绿色眩晕。

如果用红色塑料纸或玻璃纸将闪光灯蒙上,让它漆黑一片的高速公路上闪光的话,估计一百米以内的距离上,看起来就真像是“火球爆炸”一样了。这种情况下,货车司机岛田当然会被吓得魂飞魄散,踩下紧急刹车了。

跟货车后面行驶的车辆是看不到“火球”的。正像先前考虑到的那样,“火球”被铝板厢式车高高的车身给挡住了。因为,“红色闪光灯”是货车的正前方发光的。紧跟货车之后那辆轿车上的公司职员夫妇和后面轿车上的山内明子都已经当场丧命了。然而,可以想见,纵令他们得救了,估计也会说没看到什么红色闪光的吧。所以,瞥见“火球”的,就唯有向右边打方向盘的客货两用车上的米津安吉一个人了。

从跟客货两用车后面的第四辆车起,之后的后续车辆上的司机都说,他们没有看见“火球”。

这既是由于铝板厢式车的车身很高,同时也因为红色闪光是靠近路面较低的位置上发出的。事故现场是斜率约为百分之三的下坡路,这对于行驶中的车辆来说不算很陡。

倘若红色闪光是距离路面更高的位置上发出的话,那么后续车辆上的司机肯定会看到。相隔距离越远的货车,车身也就相对越低。他们之所以没有看到,仍是因为闪光是发生离路面较近的位置上,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拿着闪光灯的人就得面对着飞奔而来的大型卡车蹲高速公路上。

“他”会做出这种自杀性的行为吗?

货车由于急刹车而失去了平衡,翻倒地,而后续车辆再也看不到“火球”了。这是因为货车一翻倒,“火球”的目的也便达到了。

正平把红色塑料纸做的点心袋塞进口袋,坐电梯直奔六楼。六楼是文具、书籍、陶瓷、漆器、照相机、绘画等物品的卖场。

正平走进书籍卖场。跟普通的书店一样,这里站着阅读的人很多。柜台前陈列着许多杂志。

正平拿起两三本摄影杂志翻看着。他并不关心杂志上的文章,而是很用心地浏览广告版面,因为他想了解最新型的闪光灯性能。

一则广告引起了正平的注意。

Everest,闪光灯用电池中的最高峰。把握拍摄机会的强大武器——Everest,摄影用碱性干电池AM3(P)。能使闪光灯出色发挥400次(闪光指数14、250V升压、10秒内发光一次)的超强威力摄影用Everest LR6 AM3(P)1.5伏。

这并不是闪光灯的广告,而是能使闪光灯发光400次的干电池广告。

正平往照相机柜台走去。

“您要连续发光的闪光灯吗?是用电动卷片机上的吧?”一个身穿深棕色西装制服的年轻店员说道。

“还真有啊?能让我看一下吗?”

店员走到里面,取来了照相机和闪光灯。

“闪光灯发出的光会引起反光。照相机上的这个窗口接收到反光后就能引发闪光灯下一次发光,这样就能连续闪光了。”

正平回想着那个场景,问道:“那么,对着夜空按下电动卷片机的快门按钮后,也能连续反光吗?”

“那就不会连续发光了,因为光线不会反射回来。靠电池充电还需要三四秒钟。再说也没有谁会对着夜空使用闪光灯啊。”

“是吗?”

这时,来了一位顾客,问照片冲印好了没有,店员拿出抽屉里的袋子给他查找。另一位店员则忙于应酬一位买照相机的顾客。

正平漫不经心地翻看着堆陈列柜上的摄影杂志。他对那个连续发光的闪光灯仍念念不忘。

杂志的广告页上,刊载了一张铁管的照片。银色光泽,不是钢铁制品,而是铝或别的轻金属制品。

安装便捷的照明好帮手。

广告用语是这样写的。

“这是做什么用的?”正平指着广告照片问已经把冲印的照片交给顾客的店员。

“哦,这是安装照明灯用的支架。室内拍摄时,如果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安装照明器具,就把它撑地面和天花板之间作为临时的柱子来使用。这样的柱子上,可以安装两三部照明器具。支架可以伸缩,还有各种各样的规格,最长的能伸展到四米左右呢。”

“大概有多重?”

“支架本身不足两公斤,可上面安装了照明器具后,分量自然也就加重了。目前我们店里还没货,这本杂志上有相关的介绍。”

正平买下了那本摄影杂志。

支架及其附件。

该产品为弹簧伸缩式轻金属杆,上下两端均有橡胶吸盘,一定范围内可自由调节,天花板和地面之间形成一根支柱。此支柱上不仅可以用夹头来固定照明器具,还可利用支撑部、十字支架等附件来悬挂背包等物件,也可用作室内装饰的点缀。

正平夹着这本杂志走出百货商场后,又马上走进了位于日本桥附近的一家大型照相器材店。

“请让我看一下支架。”

店员从里面取来跟广告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轻金属棒。两端带有黑色橡胶皮,看来就是靠它吸附天花板和地面上的。

“拉到最长时,有多长啊?”正平看着可分三段的伸缩部分问道。

“大约四米左右吧。”

“照明器具怎么安装?”

“哦,照明灯是这么装的。”

店员拿来两盏牵牛花形状的灯,分别安装金属棒的上下两个部位,就像是树干上错开的小枝杈。

安装支架上的小型金属件,形状有点像晾衣夹子。和自由云台一样,它可将照明器具转向任何一个方向,然后再用螺丝固定。

支架还配有两根电线,可以连接到两台照明器具的后部。现安装支架上的是牵牛花形状的灯,电线接“花茎”的位置上,另一头则连着电源插头。按动电线上的开关,就能打开或关闭照明灯了。

正平向店员请教了这种部件的名称和用途。

“两根电线上各带着一个开关,那么连续按两下这两个开关,能够连续发光吗?就是一闪一闪的那种……”正平紧盯着开关问道。

“闪光?这可不是闪光灯啊。照明灯是用于长时间拍摄的,所以不需要让它闪光。整个摄影过程中,灯光一直是一动不动地照着被摄体的。”

店员讲的是照明灯的正常用途。这跟正平所要问的意图风马牛不相及,但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真实意图告诉店员。

正平也内心对刚才的推测进行反省——他所用的会不会不是闪光灯,而是固定式的照明灯呢?

“有没有长度超过四米的呢?”

“目前市面上最长的都只有四米。”

正平买了一根支架、两个带夹头的照明灯和一套附件。

回到公寓房间后,正平就将支架安装了起来。从地面到天花板只有二点一米。伸缩自由的支架牢牢地撑起,形成了一根银色的支柱。两只用夹头固定的灯,犹如两朵盛开的牵牛花。

仅看这副模样就觉得确实像摄影杂志上所说的那样,完全可以成为室内装饰的点缀。

然而,支架也并非一定纵向安装。如果将其运用于摄影以外的目的时,也完全可以用手握着它横向伸出去。

不过,还有一个难点存。

照明灯的电源来自室内的插座。要是野外当然不会有什么插座的。要说高速公路旁边,简直就是一片荒野。用于照明灯的电池虽然也并非没有,不过有的话也肯定是个大家伙了。况且将其带到现场去,这套照明器材也未免太笨重了。

看来“他”所用的不是照明灯,还是闪光灯。正平这样想道。

并且,“他”可能支架上安装了两只闪光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