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三章

五月的长假“男孩节”过后就结束了。虽然还残留着长假养成的慵懒,商务人士们又开始了正常的工作。

下午五点半左右,山鹿恭介结束了外勤工作,回到了福寿生命保险有限公司的藤泽分公司。分公司靠近车站北口一幢大楼的四层,租用了三个房间。最靠边的一间就是外勤部的办公室,里面摆着八张办公桌。共有八名外勤人员,主要工作内容是拉人投保。墙上贴着一张画着柱状图的大纸。图中的柱状粗线有八条,每一条柱状粗线旁都分别写着对应的外勤人员的名字。

山鹿恭介回到办公室时,另外的七张桌子还空着,说明他的同事们还外边奔波。外勤人员是没资格谈什么长假带来的疲劳的。他们的工资由固定工资加效益工资组成。当然,主要收入是依靠效益工资的。墙上图表中的粗棒仿佛抽打着这八名外勤员的屁股,刺激他们展开激烈的竞争。山鹿恭介的业绩位居第二位。

恭介把相当沉重的皮制摄影包“嘭”的一声撂自己的桌子上时,一位女事务员走了进来。

“山鹿先生,下午两点钟有人给你来过电话。说是想投保,请你回来后往他那里打电话。”

“哦,是吗?”

恭介看了看她放桌上的便条,只见上面写着:

横须贺市船町二之五三。运河大酒店302房间。

中野晋一。

后边还附有饭店的电话号码。

这是个陌生的名字。一般来说,他外出时打来电话的,往往都是些已经签约的人,打电话来的目的不是跟他商量烦恼事就是来投诉的。而点名找某个外勤员并表示希望投保的人,基本上都是老客户介绍来的,所以必须对老客户进行跟踪服务,而山鹿恭介这方面向来重视有加。

不管怎么样,对方打电话点名要找自己总是件难得的好事。

中野晋一这个人现住酒店里。因此,他应该不是横须贺的居民。由于福寿生命保险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办事处、特约店,所以外出旅行的人也可以随时投保。签约后由投保人所地的分公司去收钱,但业绩是算投保地业务员头上的。

山鹿恭介按照便条上的号码拨通了电话。

“这里是运河大酒店。”

电话中传来酒店总台女接线员的声音。

“请问,302房间住着一位叫中野晋一的客人吗?”

“请您稍等一下。”

对方好像查找些什么,但很快就又传来了说话声。

“是的,是住着这么一位客人。”

由此,事情得到了核实。这种所谓要投保的电话也可能是个恶作剧,所以必须加以确认。

“请问您是……”

“我是福寿生命保险的,叫山鹿。”

电话听筒里传来了电话转接的声音。恭介稍稍感到有些紧张。保险合同能不能签下来,简直跟赌博差不多。询问的人再多,最后能成功签约的也只有十分之一左右。而签约之前的工作是十分艰巨的,必须多次登门拜访。这时为了讨好对方,还要带上一些小礼物或公司的纪念品。对于对方所指定的见面时间必须无条件地服从,而自己是否方便之类连提都不能提。尤其是最近,顾客也都变得十分滑头起来,他们往往会拿出其他保险公司的服务条件来逼你就范。更有甚者,你去了对方那里好多次,连腿都快跑断了的时候,却轻描淡写扔给你一句:“不好意思了,我已经跟别的保险公司签过了。”因此,山鹿恭介时常感慨万千,说这份工作跟“千里成三”不相上下。

然而,不管对方的态度如何,自己也绝对不能生气。百折不挠的忍耐和坚韧是攻克艰难对手的唯一法宝。这方面,同事们公认山鹿恭介的性格超人一等。正因为这样,他的业绩图表上也总是一二位之间,从未掉下去过,因此月平均收入也达到了一百万日元左右。

“喂,喂。”听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啊,我是……”恭介略显慌张地说道“我是福寿生命保险的山鹿。请问,您是中野先生吗?”

“对,我是中野。哦,是山鹿先生吧?”

对方的声音虽然有些冷淡却听得很清楚。对方马上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可见他从一开始就是点名要自己的。恭介心想,估计是谁介绍的吧。

“两点钟左右,我给贵公司打了电话,可是您不,就给您留了话。”对方说道。

“啊,真是不敢当啊。事务员已经将您的留言转达给我了,所以我一回公司就立刻给您打电话。”

“哦,谢谢。事情是这样的,我想就投保的事情,向您咨询一下。就目前来说,还有四五位也都想投保呢。”

“啊,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不是一笔生意,而是四五笔生意同时冒出来,这当然是再好也没有的事了。这样的好事好久没有遇到过。

“不过,电话里说有些不太方便,能不能劳驾请您过来一趟,当然了,横须贺对您来说或许远了一点。”

“哪里哪里。我当然乐意前去拜访的,再说,从藤泽到横须贺坐电车也用不了一个小时。要不……我这就动身去您那儿?”

“如果您能八点钟左右过来,自当感激不尽。因为这之前还有别的客人要来。不过,那么晚的时间,您方便吗?”

“没问题。时间再晚我也会来拜访的。”

“那么我就恭候大驾了。我还有些别的事情想请教您呢。”

山鹿恭介走进附近的中华料理店,决定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一旦回到家里喝点酒,人就懒得动了。再说,时间也并不怎么宽裕。晚上还有工作的时候,他一般都外面吃晚饭,这样能使自己一直处工作状态中。

这个住横须贺酒店里的中野晋一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呢?恭介边用筷子戳着盘子边考虑着这个问题。他说今晚还有客人来,可见他也许是哪个商社的部门经理,来横须贺出差。听他那口气,似乎还有四五个人也要投保,不知是亲戚还是朋友。如果他真是个部门经理,交际自然比较广,介绍些人来投保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了。

那么,到底是谁把自己介绍给中野的呢?恭介把他所熟悉的那些老主顾脑子里滤了一遍。只要保险公司服务周到,业务员待人热情,有些老主顾就会对业务员抱有好感,身边有人要投保时就会将该业务员介绍出去。但是,恭介挨个儿想了一遍,仍然摸不着头脑。

恭介心想,虽然刚才电话里没逮着机会问,不过等一会去了横须贺见着了中野晋一本人,一问也就一清二楚了。

吃过了晚饭,当他把手搭到身旁那个派头十足的摄影包背带上时,耳边又回响起了刚才对方电话里最后说的那句话:“我还有些别的事情想请教您呢。”

莫非是关于《冲撞》的事?

报纸的作用可真是威力无穷,自从那幅照片A报上刊登出来后,他收到全国各地许许多多陌生的摄影爱好者的来信。信中不仅写满了溢美之词,很多人还表示自己也十分向往能拍出这样的新闻照片,热情洋溢,溢于言表。

不仅如此,他还直接接到过客人打来的表示惊叹和赞赏的电话。他们之中有些人正是他拉保险的对象,有些是老合同到期需要重签的,或者因亲属遭遇不幸后获取保险金时得到他关照的人。而其中最多的,当然还是摄影爱好者。

恭介心想,中野晋一估计也是个相机发烧友。他说还想问些别的事,或许就是关于《冲撞》的事吧。想到这里,他也就理解对方为什么要指名道姓地给自己打电话了。

恭介的心头掠过一阵狂喜。因为如果真像他所设想的那样,保险合同就能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兴趣爱好相同的人,只要一见面,就会有一种亲近感。如果对方是业余摄影爱好者的话,那对方眼里,自己的形象就不只是什么保险公司外勤员了,而是摄影方面的前辈。由此说来,说是还要介绍四五个人投保,不就成了为了接近自己而带来的见面礼吗?那些热血沸腾的业余摄影爱好者确实会有这种充沛热情的。

虽然见到对方之前一切都还很难说,但恭介已经不由自主地作出了这样的推测。并且,他已经脑海里想好了根据对方不同程度的摄影经历和知识水平所对应的话了。

七时许,恭介藤泽车站前的商店里买了一篮水果当作见面礼,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要比电车节省时间,何况手里还提着这么一篮重重的水果。再说,出租车司机一般都对酒店的位置比较熟悉,不必担心迷路。而自己那辆跑外勤时开的汽车,发动机的状态不太好,送到店里修理去了。

出租车驶入夜幕下的横须贺,钻进了一条水沟填成的街道。这条街道如今已经成了一条商业街,两旁尽是土产礼品店,一块块招牌闪闪发光。几个美国人挎着日本姑娘的胳膊招摇过市。出租车开到街道的中途向左一拐,一直开到一座小山的山脚下,再从那里沿着一条曲曲弯弯的之字形公路往上开,最后停了运河大酒店的大门前。这家酒店虽算不上高档,但也是本市一流的酒店了。

回头望去,只见停泊港口的船舶的灯光,星星点点地散布下方。

山鹿恭介肩背摄影包,单手提着水果篓子,朝酒店的总台方向走去。

上了三楼后,恭介轻轻敲敲302号房间的门,房门很快从内侧打开,就像有人等门背后似的。

出现门口的是一张留着胡子的脸,头发也很长。近来这种中东人似的容貌日本十分时髦,似乎已经扎下了根。

“我是福寿生命保险的山鹿。”山鹿站门外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啊,我是中野。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大老远跑来。快请进吧!”

刚一见面,中野晋一就对这个专业拉保险的人表示出十分亲切的态度。他的肩膀很宽,个子也很高。

中野住宿的房间,是两间连一起的套房。中间有一块屏风,屏风另一边不用说就是寝室。这家酒店里,这个房间肯定也算高级的了。

“承蒙您白天打电话过来,非常感谢!”

恭介递上了名片,然后把水果篮子放到了桌子上。

“让您破费了,实是不敢当啊。”

中野晋一对恭介的礼物表达了谢意,然后将水果移到了靠窗的一张书桌上。桌上胡乱地摊着一些书、笔记本以及稿纸等物。恭介原以为中野晋一是某商社部门经理,但看到这些东西,对他的职业又有点吃不准了。中野身上的穿着虽然比较随便,但一些并不显眼的地方却相当讲究。看得出,这是个生活富裕的人。

就恭介这样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仔细地阅读着山鹿恭介的名片。留胡子的嘴角泛着微笑。

“快请坐吧。”

中野晋一给恭介让了座,但没有递上自己的名片。

“这房间真不错啊。”

恭介先称赞了中野所住宿的房间。大型落地灯后边是没拉上窗帘的窗户,窗玻璃上映照着外国轮船上的灯光。窗外昏暗的海面正是浦贺海峡。海峡对面点点灯光闪耀的地方就是房州。

“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我目前住这样的饭店里。我是记者,但我不属于特定的报社,是出于个人自由从事着这方面的工作。”中野说道。

这样的自我介绍,使恭介理解了刚才看到的书桌上的纸笔。

既然说是个人干着记者的工作,就有可能是周刊杂志等媒体的“头版杀手”了,但看他的样子又不太像。或许他还是个更为有名的评论家亦未可知。但中野晋一这个名字好像也没听说过。

不过,还有一种有别于普通媒介的特殊新闻领域。例如,政治经济方面就属于这一类。这一领域内的人物一般都不为公众所了解。总之,无论是从他所住的这间豪华套间来看,还是从他的细节上展露的奢华来看,十有八九就是这路人。因为恭介曾听人说过,这类记者的额外收入要远比稿费多得多。

中野晋一打电话吩咐酒店送来咖啡后,就自己的椅子里坐了下来。

“山鹿先生,我请您来咨询投保的事,那是因为我早就知道您的尊姓大名了。”中野晋一笑呵呵地说道。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恭介心中暗忖道。还是因为报上刊登了《冲撞》的缘故。他是个记者,当然知道这事。既然这样,那他电话里所说的“我还有些别的事情想请教您”,也一定是有关摄影方面的事了。

事实上,中野的眼睛也早就时不时瞄上了恭介的那个摄影包了。虽然用旧了,那个包却透着一种专家所用物品的威严。

“啊,此话怎讲?”恭介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反问道。

“哦,这个么,回头细谈吧。还是请您先介绍一下参加生命保险的有关事项吧。”

中野取出了香烟,同时也向恭介敬了烟。

这就对了。恭介心中暗想道。当然是生意要紧嘛。

“因为我是做这种工作的,所以认识的人也比较多。只要我一出面动员,就目前来讲,马上会有五六个人来投保的,就算有些强人所难也没有什么大关系。”

恭介低头表示感谢。他心想,中野晋一交际广泛,应该是真的吧。别人碍于他的情面而投保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因此,请您介绍一下保险合同的相关内容吧!”

山鹿恭介很高兴地将摄影包拉到了身边。因为介绍生命保险的小册子以及投保的条件等资料都和照相机一起放了这个摄影包里,他的摄影包是兼做公文包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