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欢迎的卡耐基口才课

最受欢迎的卡耐基口才课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责备别人是一件愚蠢的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责备别人是一件愚蠢的事

德国军队里的士兵们,在发生某一件事后,不准许立即申诉、批评。他需要怀着满肚的怨气睡去,直到他这股怨气消失。如果他立即申诉,会受到处罚。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似乎也有制定这样一个规则的必要——就像嘀咕埋怨的父母,喋喋不休的妻子,斥责怒骂的老板以及那些吹毛求疵,令人讨厌的人。

这情形你可以明白,人类自然的天性,是做错事只会责备别人,而绝不会责备自己,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所以当你明天要指责别人的时候,就想想福尔这些人。

已故的华纳·梅格,有一次这样承认说:“30年前我就明白,责备人是愚蠢的事,我不抱怨上帝没有将智能均匀地分配,可是我对克制自己的缺陷已感到非常吃力了。”

责备不但不会改变事实,反而会招致愤恨,从而事与愿违。我们要去了解别人,多自省自己,而不要用谩骂的方式,去指责他人。尽量设身处地地替别人着想,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比责怪要有益得多,而且让人心生同情、忍耐和仁慈。

让我们快速地叙述出当时的情形:

华纳·梅格很早就学到这一课,可是我们在这古老的世界上,盲目地行走几十年,然后才豁然醒悟。

福尔被斥责得体无完肤——在公务生活中,很少有人被这样的谴责过。他后悔了吗?不,根本没有!

究竟是谁做错了?这情形我们不知道,也不需要去关心。不过要指出的一点,就是罗斯福所有的批评,并没有使塔夫特自己觉得不对。这些批评使塔夫特尽力替自己辩护,眼中含着泪水,反复地说:“我不知道怎么样做,才能和我所已做的不同。”

那是几年后,胡佛在一次公共演讲中暗示,哈丁总统的死,是由于神经的刺激和心里的忧虑,因为有一个朋友曾经出卖了他。当时福尔的妻子也在座,听到这话后立刻从坐椅上跳了起来。她失声大哭,紧紧握着拳头,大声说:“什么……哈丁是给福尔所出卖的?不,我丈夫从未辜负过任何人。即使这间屋子已经堆满了黄金,也不会诱惑我丈夫做坏事。他是被别人所负,才走向刑场,被钉十字架的。”

当我们想改变别人时,为什么不用赞美来代替责备呢?纵然下属只有一点点进步,我们也应该赞美他。因为,这样才能激励他不断地改进自己。

一百次中有九十九次,没有人会为了任何一桩事情来批评他自己,无论错误到何种程度。

从上千页的历史中,你可以找出很多很多对“批评”毫无效果的例子。罗斯福和塔夫特总统那场著名的争论分裂了共和党,而使威尔逊进了白宫,使他在世界大战中,留下了勇敢、光荣的史迹,而且还改变了历史。

批评是没有用的,因为它使人增加一层防御,而且竭力地替自己辩护。批评也是危险的,它会伤害一个人的自尊和自重的感觉,并激起他的反抗。

福尔是不是公开投标?不,不是那回事,福尔把这份丰厚的合约,干脆给了他的朋友图海尼。图海尼又如何呢?他把自己愿意称为“债款”的10万美元,给了这位福尔部长。

没有多少人愿意听责备的话,愿意接受责备。遇事多责备自己,是解决问题的有效良方。

罗斯福责备了塔夫特,可是塔夫特有没有责备他自己?当然没有。塔夫特两眼含着泪水,说:“我不知道怎么样做,才能和我所已做的不同。”

这件舞弊案的事实经过是这样的:

哈尔信脱·福尔,是哈丁总统任上的内政部长,当时委派他主持政府在“爱尔克”山和铁泡脱油田保留地出租的事。那块油田,是政府预备未来海军用油的保留地。

1908年,罗斯福离开白宫的时候,他使塔夫特做了总统,然后自己去非洲狩猎狮子。当他回来的时候,情形就改变了,他指塔夫特守旧,想要自己连任第三任总统,并且组织了“勃尔摩斯党”。这几乎毁灭了共和党。就在那次选举的时候,塔夫特和共和党,只获得两州的赞助——“夫蒙”和“雨脱”,这是共和党一次最大的失败。

福尔接着用他高压的手段,命令美国海军进驻那一地区,把其他竞争者赶走,因为他们的邻近油井,吮吸爱尔克山的财富。保留地上那些竞争者,在枪杆、刀光下给赶走了,可是他们不甘心,跑进法庭,揭发了铁泡脱1亿美元的舞弊案。这件事发生后,影响之恶劣,几乎毁灭了哈丁总统的整个行政组织,全国群起哗然,一致痛恨;共和党也几乎垮台,而福尔也被判下狱。

责备别人是一件愚蠢的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