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枝

死之枝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在东京的西郊,有一条古老的I街道,这条道路过去曾蜿蜒向南通往镰仓市,现在依然残留着那个时代的痕迹。在地区重新规划建设时,这条狭窄的街道得以保留。路面铺上了柏油,但还是有不少人留恋其原本古色古香的韵味。

附近的地区沿袭了过去的名称,叫作武藏野。古老的大榉树高入云天,荫翳蔽日。即使在白天,I街道的部分路段也显得湿冷幽暗。街道两侧有商家的店铺和现代化住宅区,也有扎着木栅的农家。透过树林,依稀可以看见农家用稻草铺就的屋顶。

这条路并非一条直线通到底,而是时不时分出两三条岔路。岔道口肯定会有一座供奉着道祖神的小庙。庙前有花丛,旁边矗立着因长年风化而字迹斑驳的石碑,上面雕刻着的地名都和江户时代有着深厚的渊源。从路口望去,前方的小路在大榉树的枝丫间若隐若现。

可是最近,随着住宅区的不断扩大,即使在这样一条古老的街道上,通行的车辆也变得越来越多,这条街道成了汽车穿梭往来的必经之道。

路幅狭窄,行人与过往的车辆擦肩而过时,就不得不在屋檐下驻足避让。不过,这样的情况往往出现在白天,到了晚上,通行的车辆就减少了许多。

那是在早春的一天晚上九点多发生的事,确切地说,那天是三月十日。

红玉出租车公司的驾驶员小山田晃在吉祥寺车站拉到客人,沿着I街道行驶,目的地是K町。客人说想在九点四十分之前赶到目的地,所以催促司机抓紧时间。

此时的I街道空荡荡的。和白天不同,夜晚通行的车辆很少,几乎没有行人,行驶起来非常顺畅。驾驶员通过后视镜观察,只见客人几次看手表。这名男子看上去三十岁上下,像个公司职员,提着一个薄薄的黑色手提包。

“来得及吧?”客人中途问道。

“嗯,应该能按时赶到。”

现在的时速是六十公里,按照这个速度,再过三十分钟就能到K町了。

前方有一辆白色牌照的大型轿车。出租车从吉祥寺车站开出五百米左右时,那辆车从交叉路口驶出。看来它和出租车在朝同样的方向行驶,一直挡在出租车的前面。

对方的车速也是六十公里左右,所以小山田不用着急超车。近来,很多新上路的私家车车主都驾驶技术生疏,往往会给别的司机添麻烦。不过,大型车司机基本都驾驶技术娴熟,所以小山田能安心地紧随前车行驶。借着车灯射出的光线,能看见前车司机的背影。似乎是个中年男子,车上没有其他人。

过了M町,行驶一公里左右,道路分成了两条。左边的路前往K町,路幅越发狭窄。小山田满心盼望进了岔路后可以只剩自己的车,可是前方的车突然亮起红色的尾灯,降低了速度。小山田心生诧异,也减缓了车速。

大型轿车打起左转向灯,拐向左边的道路。

小山田不由得有些沮丧。他以为前面的大型轿车会一直沿着I街道向前,之后的路自己可以独自前行。可是现在看来,情形不会发生改变,那车也前往K町,还将堵在自己前面。

道路两侧的大树黑黝黝的。无论客人多么着急,现在也不能超车,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前车运行顺畅,保持着六十五公里的时速。在这么狭窄的道路跑六十五公里的时速有点危险,看来前面的车也很着急。小山田暗自庆幸它开得不慢,依然紧紧跟在后面。两辆车的车距仅约两米。

“来得及吗?”客人又问。

“啊,没问题。”

“前面的车真讨厌。如果不挡着就好了。”

“不,它跑得也很快,没关系。”

左侧是宽阔的田地,可以看见远处小区的灯光。道路变得笔直。只要再向前一点儿,应该会有一座桥。因为道路狭窄,所以桥也很狭窄。过了那座二十来米长的桥,就是K町的入口。小山田来过这一带好几次,对地形非常熟悉。

啊,终于到桥了。小山田心想。两辆车都没有减速,仍然保持两米左右的车距。

大型轿车上了桥,小山田也跟了上去。借着前车的灯光,可以看见白色的混凝土桥栏。

K町近在眼前,小山田没有减速的意思。

就在行驶到桥梁中间的时候。

前方车辆忽然亮起红色的尾灯,就像燃起了一团火焰,同时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车子没有完全刹住,车体摇晃着,在桥面上划出一道十米多长的刹车痕。

紧跟在后面的小山田瞪大双眼,心脏几乎冲上头顶。那一瞬间他立刻做出判断,如果不急刹车,肯定会和前方车辆追尾。这是长年的驾驶经验让他做出的本能反应。

踩刹车的同时,他向左猛打方向盘,因为前面的车辆正在向右偏。

紧接着,在出租车亮如白昼的车灯下,一名男子正背对着桥栏呆立不动,简直就像一只张开翅膀扑向光亮的昆虫。

小山田用尽全力踩下刹车踏板。来不及了!他绝望地想。那人闪避的姿势成为映入小山田眼帘的最后一幕。巨大的惯性使他身体猛地向前倾,沉沉地撞向方向盘,感觉仿佛有一根铁棒击中他的胸膛。小山田只记得巨大的声响,以及烟雾一般腾起的尘埃,然后一切都消失了。

他并没有丧失意识很久。有人用力摇晃他的肩膀,迫使他苏醒过来。

“喂!司机,喂!喂!”

响在耳畔的绝不是意图将他从睡梦中唤醒的音调,而是近乎尖叫的声音。蒙眬之中,小山田睁开了眼睛。身旁是自己的乘客,正从车窗外伸进头来呼唤他。

“喂!没事吧?如果你还能动,就从这边出来。不得了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