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枝

死之枝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龟村去朝日商会拜访在小山田的车前急刹车的浅野二郎。朝日商会是个规模相当大的电器批发公司,仅前台做接待的事务人员就有十来人。在总经理会客室,龟村见到了态度和蔼的浅野。说起事故,他白皙的圆脸上显出惊恐的神色。

“真是太对不起了!说起来,是我的原因,小山田才遭到这样的不幸。可是,当时如果不是有个女人从旁边蹿出来,我也不会急刹车,小山田也就不会出这样的灾难性事故。虽说是那个女人不对,她也绝不是故意要跳到我的车前来。要说这灾难啊,全都是上天安排的。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非常对不起小山田……”

“听说你的车一直在小山田的出租车前面。你们是在哪里遇到的呢?”龟村问。

“我那天到吉祥寺会见客户,准备在桥本电器店关门前赶到K町,所以就在吉祥寺附近的交叉路口上了I街道。我大概就是在那里遇到小山田的吧。不过,我是过了M町,才知道那出租车紧紧地跟在自己后边……”

“你在I街道上的时速是六十公里,拐进前往K町的道路后开到了六十五公里,速度有点太快了吧?”

“警察也追问过我这个问题。不过在晚上,道路上根本就没有行人,大家都经常超速啊。而且我想在桥本电器店九点半关门以前赶到,当时心里也很着急。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时让小山田的出租车先超过去的话,也就不会出什么事了。不管怎么说,道路那么狭窄,出租车也没有非超不可的意思,只是一直在后边紧跟着,因此我也就这么开了。”

后来,龟村又去了一次事故现场。水泥桥大约二十米长,三米宽,桥栏基本由水泥板搭建而成。在这里发生事故,死者可能会被冲过来的出租车挤成肉饼。

龟村曾熟读过警察的记录,现在他一边看现场的路面状况,一边在脑中描绘事故的经过。浅野的大型轿车从桥的一头飞驰而来,此时池内笃子正要过马路。她望见等在马路另一边的吉川,想也没想就急急忙忙地贸然横穿。

大型轿车距离池内笃子只有五六米,又在以六十多公里的时速飞驰,池内的举动的确太鲁莽了。她在对警方的陈述中说,她不愿让情人在那里等待过久,想尽快和对方会合,而且她认为这点时间,她能从车前穿过马路。她还说,在夜晚,她难以判断自己与汽车间的距离。

龟村在现场一直琢磨了半个小时,然后前往池内笃子的住所。白天她去上班,肯定不在家,不过龟村去那儿并不是为了见她,而是向房东和邻居们打听消息。龟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谎称自己是信用调查公司的人,受池内结婚对象的委托,来了解池内平时的品行。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愿说,但龟村老于世故,手腕巧妙,很快就打探出池内和M町餐饮店老板的不正当关系。

大约半年前,餐饮店的老板娘曾一度吵吵嚷嚷地打上门来。大家都说,可能是因为吸取了教训,池内不再让那男的来她的住所,而是改在外面和他约会。

“但是,池内为什么会对那种人如此投入呢?”邻居说着,都皱起了眉头。

“那种人?”

“不要这么大声。吉川是黑社会里的人。餐饮店主要由他老婆经营,他本人是暴力团伙的一分子,欺男霸女,吃喝嫖赌。”

“哦……”龟村陷入了沉思,又问,“会不会是池内受到了他的恐吓?”

“这个就不了解了……我们也不知道池内为什么会爱慕那样的人。不过,牵涉到黑社会的事本来就不可理喻。”

“池内有没有其他恋人?”

“绝对没有,她非常喜欢吉川,根本看不上其他男人。也曾有人委婉地对她提出过忠告,可池内就是离不开吉川。”

“是吗?麻烦了,这样一来,她就很难和别人谈婚论嫁了啊。唉,谢谢。”

龟村离开了,没有去找池内笃子,而是去拜访佐伯。这个人的家,就是小山田的乘客栗野兼雄一定要在三月十日九点四十分前赶到的地方。他的名字曾出现在栗野的证词里。

龟村在他家与他谈了半个小时。

然后,龟村又拜访了栗野。对方的说法与证词的内容一样。

龟村最终还是没能向公司拿出任何新材料。他汇报说,公司只能为小山田的过错负全责,别无他法。

满怀期待的上司听完汇报后,脸色变得很难看。接下来的问题是与吉川昭夫的遗孀就死亡赔偿金额进行谈判。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就只能对簿公堂。

出租车驾驶员引发交通事故在所难免,所以龟村友次郎总是不得休息,在市内到处奔走。

但是龟村终究忘不了I街道的这起交通事故,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死者的家属提起诉讼,要求一千万日元的死亡赔偿。报纸还报道了这起事件,批评了出租车公司对待死者家属的冷漠态度。诉讼拖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了结。

这一年就这样过去,转眼到了次年二月初。一天,龟村正在床上读早报,社会版面角落里的一则新闻跃入了他的眼帘。

年轻女性自杀未遂

二月二日晚上八时许,池袋三丁目青叶庄公寓内一户人家发生了一起煤气泄漏事故。据该楼居民介绍,住在该屋的是一位无职女性池内笃子(二十五岁)。邻居称闻到煤气味,所以破门而入,发现池内正叼着煤气的橡皮管。经检查,池内的生命体征没有异常。该女子可能因遭恋人冷漠对待,情绪悲观,故意导演自杀骗局。当地警方正对事件进行调查。

嗯?池内笃子!

龟村想起来了。去年三月,司机小山田驾驶的车在沿I街道前往K町时引发了一起事故,这个人不就是事故当事人之一吗?她是事故死者吉川昭夫的情人。

这个人什么时候从K町搬到池袋了?事故之后过了快一年,看来她有了新恋人。司机小山田被判三年徒刑,如今还在监狱服刑,而吉川的遗孀正和出租车公司为一千万的赔偿金对簿公堂。池内笃子有了新恋人,如今遭到冷遇,又搞自杀吓唬人?一年以来,龟村没什么变化,可周围人事早已变迁。

不过,世上有很多同名同姓的人,这报纸上的池内笃子,或许是别人也未可知。

那一天,龟村特地跑了一趟K町,去了一年前他探听池内笃子情况的地方。

“大约十个月前,池内就从这里搬走了。”出租屋的管理员这样说。

“搬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听说是池袋那边吧。”

管理员大概还不知道那条自杀未遂的新闻报道。

“那么,是不是池内有了新恋人,所以搬到那边去的呢?”

“应该不会吧。她对那个去世的吉川那么钟情,走的时候还说,如果一直在这里住下去,总会想到吉川的悲剧,所以搬家了。我到现在也弄不懂,那个黑社会男人究竟好在哪里?”

于是龟村去池袋当地的警察署,和自杀案相关的警官见面。

“那是一起自杀闹剧。因为男方态度冷淡,她便演了这出戏,还真有一手。至于那男的是谁……我们一般不对外公布,不过这次破例告诉你,他是在新宿搞电器批发的公司总经理!”

“该不是叫浅野二郎吧?”

“唉,原来你知道啊!没错,就是他。”

“他们二人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大概一年前。听说那名女子的朋友死于一场交通事故,浅野当时也在场。似乎从那时起,他们开始变得亲密起来了。”

“非常感谢。”

龟村友次郎还是像一年前做调查时一样,没有去找池内笃子,也没有去找浅野二郎。

一周以后,龟村终于在西荻洼车站南出口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发现了栗野兼雄。为等到对方那高大的身影,龟村已经守候了三个晚上。

栗野感到有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于是回过头,脸上流露出诧异的神情。他已经忘记了龟村是谁。

“哦?你忘记我啦?”龟村友次郎笑了笑,眼角堆满了皱纹,“我是龟村。还记得吗?在I街道,你乘坐的出租车出了事故,当时我代表红玉出租车公司找你了解过情况。”

栗野兼雄好像回想起来了。碍于情面,他勉强笑了笑。

龟村邀请栗野到车站附近的咖啡店小坐。栗野好像不太情愿,但因龟村的盛情难却,只好跟着走进咖啡店。龟村笑嘻嘻地说,自己的工作就是到处跑,刚好正要上车时看到了他,以前多有打扰,今天恰好可以略表谢意。

茶端上来了。两个人的话题自然牵扯到了那起事件。龟村说,那起交通事故是公司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司机小山田被判了三年,现正在监狱服刑。栗野兼雄听后脸色灰暗了下来。

“近来,交通事故的惩罚力度加强了,小山田真是倒霉。如果当时他不紧跟着前边的车,也不至于撞上人。”

听龟村这么一说,栗野也附和说小山田不走运。

“话说,前两天报纸上有条新闻,说那个被撞死的吉川的情人池内笃子在池袋闹自杀。记得吗,就是那个和前方大型轿车抢道的女人。”

“啊?是吗?”栗野瞪大了眼睛,不过不算特别惊讶。

“根据警方的调查,池内因为那起交通事故,和大型轿车的驾驶员浅野变得关系密切。事故一个月后,她从K町搬到池袋,同时辞了职,做了浅野的情人。但是最近,浅野开始疏远她,为了挽回男人的心,她居然叼住煤气的胶皮管,上演了一出自杀的闹剧……哎!你不知道这事吗?”

“不知道。我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是吗?”龟村啜饮着咖啡,接着说,“我猜池内笃子和浅野在那起事故发生之前就好上了。他们两人的公司都在新宿,有机会认识。只是池内对我们隐瞒了他们两人的关系。我听说吉川是黑社会的人,是暴力团伙的一分子。或许他会经常向池内敲诈钱财。也许,池内摆脱不了他,这时又恰好遇到浅野那样靠得住的男人,于是求他设法把这个吉川……”

栗野本来在低头喝咖啡,听到龟村这么说,立刻就僵住了。

“你在吉祥寺车站附近坐上小山田的出租车,到交叉路口的时候,浅野那辆大型轿车开了过来,到达现场前一直跑在你坐的出租车前方……”龟村的口气变得很轻松。

“对。”

“沿着I街道行驶,两辆车的时速都是六十到六十五公里,你跟小山田说,你必须在九点四十分以前赶到朋友佐伯家,让他开快点……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浅野知道你要去K町,也知道你从吉祥寺坐上出租车的时间,他或许就能握着方向盘等在路口……”

栗野端着咖啡杯的手有些颤抖。

“浅野也知道吉川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桥上。池内已经和吉川约好时间,浅野只要问一下池内就可以了。就这样,浅野的大型轿车飞驰而来,稍微超越吉川站立的地方后急刹车。至于池内是不是真的横穿了马路,谁也不知道,反正浅野找了这个理由踩了刹车。紧紧跟在后面的小山田惊慌失措。他来不及多想,立刻向左打方向盘,结果撞上了站在那里的吉川……浅野知道,如果自己刹车的同时向右靠,小山田为避免追尾肯定会向左打方向盘。小山田说,直到要撞上时,他才发现桥上还站着人。当时是黑夜,前面的大型轿车挡住了吉川的身影,这些早已算计好了。桥那么狭窄,车速开到六十五公里,再怎么刹车,也会撞上吉川。”龟村一口气说了出来。

“我不明白你要说什么,我和他们没有关系。”栗野气愤地说道。

“是啊,我只是有点在意你为什么让小山田开得那么快。只要你不让他开快车,车子的速度也不会这么快,这起悲惨的事故或许就可以避免。”

“可我当时有急事。作为乘客,我当然可以要求他开快点。”

“你说过你必须在九点四十分以前赶到佐伯家……可是栗野先生,有个细节你没有处理好。我为调查这起事故去过佐伯家,他说,你们是约在三月十日见面,但没有什么急事非要你在九点四十分前赶到不可。不对,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事,是你打电话说非要过去玩玩吧?”

“……”

“我以前也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直到这次池内突然闹自杀,我才茅塞顿开,明白原来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犯罪!这起事故看起来很像是个偶然,可是这个‘偶然’完全是人为设置的。现在这个时代,人们都会习惯性地认为汽车是交通事故的‘元凶’,所以不管是警察还是世人,都觉得这次又是出租车司机野蛮驾驶导致的事故。这起犯罪正是利用了人们在这方面认识上的误区。”

栗野放下杯子站起来。

“哦,等一等。还有一点很奇怪。那时浅野说他有急事,要赶到K町的桥本电器店去,对吧?我刚刚查过,去年三月十日是桥本电器店的休息日,浅野忘记了这一点,说那天他要前往K町。”

其实,“桥本电器店那天休息”的说法是龟村虚构的,但这句话很有效果。转眼之间,栗野兼雄的脸色就变得苍白,这当然逃不过龟村敏锐的眼睛。

“对不起,栗野。我们去警署吧,把你和浅野那不为人知的朋友关系都说出来,不然,我们的驾驶员小山田可就太冤了。”

龟村说着,就像在拍对方的肩膀一样,用力抓住了栗野兼雄的手臂。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