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枝

死之枝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〇、荒矶满太郎遇害案被告猿渡卯平的精神状态鉴定书:

鉴定事项:要求鉴定荒矶满太郎遇害案被告猿渡卯平在行凶时(昭和四十年八月二十五日)的精神状态,以及现在的精神状态。

一、犯罪事实:

昭和四十年八月二十五日晚上六时许,被告于文京区本乡弥生町××番地的道路上,突然袭击该区曙町××番地金融界人士荒矶满太郎(六十二岁)。被告手持短刀刺入被害人后背,将被害人按倒后骑在其身上,刺伤其心脏等五处部位,导致被害人当场死亡。

二、鉴定人于现场的调查结果:

亲属履历(略)

本人履历。经调查,被告在小学、初中、高中时均成绩良好,高中二年级时曾因肋膜炎休学六个月。被告的父亲在世时经营装裱店,收入丰厚。因此,被告得以进入××私立大学经济专业。被告有志于将来在银行或大公司任职,但因父亲亡故,经济来源断绝,不得已于大学二年级时退学,继承父业。

昭和三十九年二月,被告装裱画作时发生意外,遭到客户索赔。因经济能力有限,被告从被害人荒矶满太郎处借取高利贷七十万日元。装裱事故发生后,被告的生意顿时冷清,经济拮据。因高利贷压迫,被告变得郁郁寡欢。据其妻安子提供的证词称,那起事故过后,被告开始变得行为怪异。从昭和四十年三月开始,被告的病情逐渐恶化并患上失眠症,食欲不振,经常摔盆砸碗,总是要对食物进行仔细检查后才肯下咽。在妻子的奉劝下,被告曾去某精神病院接受检查与治疗,但没有任何好转。被告曾声称警察要来逮捕他,还曾经扑向路边巡逻的警官。被告言语含混,无论问什么总是回答得不着边际,前后矛盾。被告经常自言自语,像出现幻听一样,或者突然从家中飞奔出去,不知去向。

据被告妻子安子所述,昭和四十年二月前后,即被告的病情还未严重之前,被告曾告诉她,说他在十九岁时,曾在池袋的酒吧内与地痞发生口角,被木棒暴打过。当时他陷入昏迷状态,回家后因感到屈辱,并没有向双亲讲述此事。他说他的头痛可能是那次伤害的后遗症。

这以后,被告有时晚上出门后,会接连两天不回家。当妻子问他去哪里时,他回答说,画商苍古堂有装裱工作要委托给他,他前去进行商谈,然后就住在那里了。有时则说他住在朋友家。但这些都是谎话。甚至有时,被告会半夜突然对妻子说,有朋友来了,快去开门,门外却空无一人。据被告妻子陈述,被告对被害人荒矶满太郎没有任何憎恶,被告曾说,没能及时还债,很对不起荒矶满太郎。

然而,自八月上旬开始,被告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最终酿成了悲剧,致使荒矶满太郎身亡。

三、当前症状:

被告被领进诊断室后,立刻就坐到椅子上,没有与鉴定人打招呼,不过他好像在观察周围的情况。被告为中年男子,身材矮小,面孔浑圆,长相并不寒酸;头发蓬乱,衣衫不整;面色苍白,嘴唇通红。他的反应有些迟钝。在对话过程中,被告时而痴笑,时而愠怒,时而哭泣。这些表情都不明显,但总觉得有些不自然。他的眼睛基本上半睁半合,没有完全睁眼对焦过。他一坐下就看着桌上的茶杯,表示要喝茶,还要吸烟。他还用手罩住取暖火盆,还把脸凑在火上。所有的行为都脱离常规,不过有可能是他故意装出来的。他总是低声自言自语,言语之间缺乏联系,难以理解,只能听出个大概。内容也缺乏变化,同样的词句反复出现。

针对他的记忆、知识、幻觉、妄想等病态症状以及这次的刑事案件向他提问,他基本不能理解提问者的问题,不能做出回答。所以无法通过对话测定他的思维水平。

其后,为了解被告的记忆力,本人试着询问被告过去的一些经历。但被告基本没有反应。在这一过程中,他表情茫然,没有显出紧张的神情。他自言自语地说:“世上万物清晰可见,夜晚灯火星星点点,画商朋友苍古堂又来找我做生意了……我父亲是装裱师,也是美术院的会员。竹内栖凤先生很疼爱我。那张油画很拙劣,所以必然会自生自灭……”被告言谈之中多次合眼。

他自言自语的内容像是他的幻觉和妄想,记录如下:

“听上去好奇怪啊。”

“朋友们来时,我们总会提及。”

“哪些朋友?”

“丰田、渡边,还有木村……”

“他们都是什么职业?”

“学校里的工人、画商、装裱师等……大家都商量着要击碎这罪恶的画坛,追随我的有上百人。他们拿来很多钱,都被盗贼偷走了……我去栖凤先生那里时,他给我两千日元。我答应做他秘书,但最后没有去。”

“你被下过毒吗?”

“我喝过毒药,里面混了各种东西。”

“谁让你喝的?”

“人让我喝的。他们为了抢我的钱,所以下毒要害死我。他们抢了我三百万(边说边哭泣)……”

“栖风先生还在世吗?”

“在世。我上次还见他与富冈铁斋先生在下棋……”

“你知道铁斋的寒山拾得吗?”

“那是个俄罗斯人。”

“你认识俄罗斯人?”

“我认识陀思妥耶夫斯基。”

“你认识拉斯柯尼科夫吗?”

(沉默)

“你是在什么地方遇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

“去俄罗斯的时候遇到的。还见到了托尔斯泰。他们俩都是不错的老人家……”

“你喜爱文学吗?”

(沉默)

“你认识马克思吗?”

“他也是俄罗斯人。我在车上遇到他时,他还送我俄罗斯香烟……”

下面是关于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的问答。

“这次案件发生过吗?”

(沉默)

“你是被告吗?”

“我不是!”

“你是不是犯过许多凶案?”

“现在没有。刑法不适合我。(后面是一连串自言自语)”

“你认识荒矶满太郎吗?”

“他是卖人寿保险的吧?”

“你借过钱吗?”

(他似乎在不停地思考,沉默。)

“你从他那里借过钱吗?”

“我已经大彻大悟……我是日本第一装裱师。最近我刚成为美术院的会员。很久以前他们就劝我加入,我每次都拒绝……很多人都挖空心思想进美术院……这次我答应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闭目思考,没有回答。)

“你常和荒矶满太郎一起去饭馆吗?”

“我必须尽早把栖凤先生的画裱好,家里还有几幅他的其他画作呢。”(后面全是自言自语。)

四、被告行凶后的情况:

被告自被逮捕送进拘留所后,常有异常举动,称记不得他自己的籍贯和住址。他没有作其他声明。他还经常哭泣。但以上状态也有可疑之处。法院出庭后,他时常在屋内吵闹,大声喧哗,时哭时笑,有时做出祈祷的样子。

五、考察:

被告目前症状表现为思想散漫,不能集中思路。因被告不愿回答问题,故而无法检测其真实的记忆力,因此不能排除其故意假装无知、答非所问的情况。被告常自言自语,对提问多不作回答。自被告出庭以来,以上症状变得更加严重,从这个角度考虑,被告有模仿精神失常者的嫌疑,但难以排除其的确或多或少患有精神病的可能性。

目前,被告的逻辑混乱,理解力、判断力、情感均存在明显障碍,欠缺辨别是非善恶的能力,可以认为其处于法律意义上的心智丧失状态,故作如下鉴定。

六、鉴定结论:

(1)被告自行凶一年之前,已患精神分裂症。

(2)被告在行凶时(昭和四十年八月二十五日)缺乏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

(3)被告目前处于精神分裂症的亢奋错乱状态。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