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枝

死之枝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就在两周前,小偷闯进了泽田武雄的家。

泽田武雄在一家金属制品公司任科长,小偷似乎侦察过他家,知道当时家中无人。泽田的妻子傍晚去市场购物,孩子放学后外出玩耍也不在。下午五点到六点,正是所谓的“恶魔时段”。

失窃的只有现金——妻子原本塞在衣橱抽屉里衣物中间的五万日元。

衣橱抽屉从下到上全部被打开,据警方分析,这是个惯偷,因为妻子的和服腰带像展示品一样从最上层的抽屉一直垂到了地面。刑警说这是盗贼们的护身手法,因为腰带是用来绑住身体的,将腰带垂下来摆放,意味着他将永远不会被抓住。这个小偷是个高手,妻子的衣物和丈夫的西装他都未动,因为只要他把这些拿去出售或典当,就会留下蛛丝马迹。

不过,妻子的一枚镶有小钻石的白金戒指、翡翠质地的小腰带扣,以及一块泽田非常珍视的瑞士金表,三样东西却都失窃了,应该是卖到了专门收购赃物的地方。那枚钻石戒指是泽田去欧洲出差时在阿姆斯特丹购买的,手表购于日内瓦,翡翠则购于香港,价格都不菲。

泽田家还是第一次失窃。泽田平时经常浏览报纸上关于社会治安问题的新闻,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如此痛心疾首的一天。一想到屋内被弄得一片狼藉,小偷却没留下任何指纹,泽田就恨得咬牙切齿。

另一方面,他也感到很后怕。前来慰问的朋友对他说,幸好盗贼闯进来时无人在家,如果当时有人在家,行窃可能会变成行凶,所以他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泽田认为此言不虚,报纸上也曾有过相关报道,为此他恐惧了好久。刑罚只针对有形的伤害,并不针对受害人所遭受的精神打击。泽田认为,只判小偷盗窃罪实在是便宜他了。

据前来勘察现场的刑警说,小偷应该是名身材瘦小的男子。可是无论小偷的身材多么瘦小,这件事还是让人觉得心里发麻。小偷盗窃时,说不定带着匕首等凶器,泽田的妻子为此精神错乱了好几天。

失窃两周后,泽田的妻子从当地警署打电话给泽田,要他去一趟。泽田立即请假,从公司直接赶到警署。

原来是小偷被抓住了。

“此人二十一岁,因盗窃曾被捕过三次,的确身材瘦小。你要不要看一看他的长相?我们可以把他从拘留室带出来。”

泽田拒绝了,他虽然对对方怀有愤恨,但终究没有和对方会面的心情。

“钱已经被他花掉了,我们也没有办法追回来。不过赃物他还没来得及处理,全藏在他的贼窝里呢!”刑警把小偷偷走的戒指、手表和腰带扣都递给泽田,并让他写了收条。

“非常感谢。东西追回来就好。”

在日本,这些东西的市场价很高,欧洲的话稍稍便宜一些。不过主要是因为这三样东西都是自己在国外出差时买的纪念品,被偷走实在令人感到惋惜。看见这些宝贝重回自己手里,泽田很高兴。

“那个小偷还交代说,这个也是从你家偷出来的。”说着,刑警拿出一个圆形的、像是奖牌的东西给泽田看。

“哦,这的确是我的。”泽田一眼就认了出来,马上说。

这是个圆形的金属制品,上面还穿了个洞,是悬吊用的。此物周身古铜色,既不是硬币也不是奖牌,中间还画有两个圆圈,上面都标有刻度。

“这是什么?”刑警问道。

“这是波斯测天仪,也叫天文测量仪,可以根据这上面的刻度测定星星的高度与角度。在小说《一千零一夜》中,有位巴格达的理发师就有这东西。”泽田将自己听来的讲给刑警。

“噢?这东西可真稀奇。”

“唉,可惜这不是真货,只是个仿制品,类似于玩具,是我在希腊的雅典机场停留时在旅游商店里买的。”

“可是,你提交的失窃物品清单里并没有这个东西啊。”

“这东西只是个玩具,和钻戒、翡翠腰带扣什么的不能相提并论,所以当时我就没申报遗失。这个东西可能也就只值一千日元吧。”

“是吗?可我们当初希望您将所有被盗的物品都写在单子上的啊。”

“啊,真对不起。”

“好吧,这次就算了,不过你需要补一下收条……哎?这个测天仪的圆边上有一道小刀划过的痕迹,是你刻上去的吗?”

“不,不是我弄的。这东西一直扔在抽屉里……大概是小偷觉得好玩,摆弄时不小心划上的吧。”

“是吗?这东西做女孩子的吊坠倒不错。”说着,刑警把测天仪贴在自己魁梧的胸前。

“是啊,好主意。其实当初我买它是想送给孩子做礼物的,但小孩不喜欢,就这么放着了。如果我有女孩子,给她这个她肯定会高兴。”

泽田这里指的女孩子,当然不是指女儿。不过,这个玩笑话后来竟真的成了现实。

看到失窃物品又回到自己手里,泽田的妻子非常高兴。虽然五万现金没能索回,但真要这么追究下去就没止境了。

“我当初没把这东西写进清单,警察为此盘问了我好一会儿。”泽田给妻子看他当年从雅典买回的东西。

“小偷为什么偷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妻子对这种玩具一点都不感兴趣。

“小偷或许有弟弟或妹妹吧。你看,这上面有小刀划出的痕迹,可能是孩子淘气刻上的。不过刑警没有审问过他这个刀痕的由来。”

“如果是那样的话,刻痕迹的肯定是个小女孩。瞧,把它当成吊坠正好!”

“可能吧。”

“那干脆把这个送给小偷吧,扔在警察那里好了。”

“听说过要小偷赔钱的,倒是没听说过被小偷偷走五万元还送礼的。”

“话是这么说。”

泽田见妻子对这个波斯测天仪一点也不感兴趣,随手又将它扔回了桌子抽屉。失窃的物品总算都回来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