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枝

死之枝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后来,泽田武雄对钟情于自己的高林路子起了杀意,过程在这里没有必要详细描述。报纸上出现的杀人案,多是缘于金钱上的利益瓜葛,或者是感情上的纠纷。以前,关于后者的新闻报道往往会出现“痴情”一词。

泽田武雄杀害高林路子也是出于“痴情”,究其原因,有可能是因为路子对囊中羞涩的泽田渐渐冷淡,也有可能是路子的移情别恋被泽田发现,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泽田从自己的收入中挤出钱给女人,而且这钱还是非法所得,弄不好他就会被开除。他之所以冒那么大的风险,都是为了这个女人。当发现女人背叛了他,这个中年男子终于失去了理智,动了杀心。

一天傍晚,泽田武雄在对方的公寓里将正要出门的路子勒死了。不过,谁也不曾见过他出入这女人的房间,而且他经常叮嘱路子不要外传。路子曾经笑着说,“这公寓的设计很讲究,没有人会知道你常到我这里来。”

正是这些原因给予泽田杀人的勇气。一时冲动杀了人后,凶手总会想尽办法保全自身。要是有人知道泽田去过路子的公寓,他也许会克制自己不去行凶。但公寓巧妙的设计正好为这次的行凶提供了条件。

泽田确定女人已经停止呼吸后,就在房间里仔细检查,收拾他可能遗忘的东西,确保警察不会追查到自己。他之前就没打算送她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他带客户去她工作的夜总会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最近他已经好久没光顾了。夜总会女佣被杀后,警察一定会首先调查她的顾客,恐怕会从她新近认识的客人开始。等警察找到他,或许还要一段时间。自己已经琢磨出了今天的不在场证明,所以,最主要的是千万不能在这里留下自己来过的蛛丝马迹。

泽田认为自己已经拿走了所有可能成为物证的东西。他站在刚刚死去的路子旁边,当他看见女人坦露的胸脯,顿时觉得格外耀眼。

泽田忽然想起了那个吊坠——在雅典机场购买的波斯测天仪。那是他从五颜六色的绒毯和弯刀玩具中挑选出来的,在日本绝无仅有。因为自家发生的盗窃案,当地警察署绝对知道那是他的东西,而且那上面有一道小小的划痕可以为此作证。纵然在日本有其他人有同样的测天仪,上面也不会有这道划痕。

勘察现场时,如果这个测天仪被警察发现就糟了,刑警们肯定会拼命追查这罕见物件的来路,然后找到自家附近的警署。

想到这里,泽田只感觉眼前发黑。

一直放在梳妆台上的测天仪不见了。它会在哪里呢?路子的确将它扔到桌上了,难道她将它送给她的朋友了?泽田感到血气上涌,头晕目眩。那东西可能会把自己送上绞架。

他将梳妆台的抽屉扣在地上,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撒了一地。当他在其中发现波斯测天仪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高兴得简直犹如得道升天。看来路子是嫌测天仪在梳妆台上碍手碍脚,把它扔进抽屉里了。她应该没有和别人提起过这是自己送她的礼物。她是个守口如瓶的女人。

泽田将测天仪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衣袋,像对待自己的心脏一样当心。

倒霉的小偷又被抓了。当时他正在屋中行窃,恰巧被附近的邻居发现,大家将房间团团围住,小偷插翅难逃。

他这次是被品川警察署捕获的。对他来说,被捕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所以他的心境很坦然,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可是不管怎样,他作案的次数实在太多,警察的调查、取证、核对等工作相当耗费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接受审讯。

有一天,审讯他的刑警好像坏了肚子,突然站起身跑去厕所。于是,无所事事的小偷随手翻开了身边的报纸。

他翻开的恰好是社会新闻。头条是交通事故,非常悲惨,轿车迎面撞上卡车,结果车身粉碎,死亡三人,重伤二人。小偷叹了口气,突然看到下面《夜总会女郎被杀案陷入困局》的标题。

他瞥了一下大致内容,原来是发生在一周前的杀人命案。被害人是一名夜总会女郎,警方反复调查了死者的社会关系,但仍无任何进展。

“唉?”小偷注意到那位女郎遇害的公寓地址,惊讶地叫出声来。

这个地址不正是那一次……

那是个夜总会女郎的家。这条新闻是连续报道中的一篇,所以没有刊登被害人的照片。但应该不会错,他就是在那间房间的梳妆台抽屉里,偷走了区区三千日元。

报道还称,警方已经反复调查过死者的男女关系,至今仍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那么,警察有没有调查过那位拥有波斯测天仪的科长?他应该已经接受过调查,或许他有不在场证明。

此时,负责审讯小偷的刑警捂着肚子,皱着眉头回来了。

“喂!你怎么看起报纸来了?”刑警呵斥小偷。

“啊,是的。警官先生,我读了这则报道,有些吃惊,因为这个女郎和我并非毫无关系。”

“怎么?你和她有亲密关系?”

“不是,不是。其实我溜进过她家里,偷走了三千日元。”

“什么时候?”

“嗯,大约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这么说,距离她被杀还有一段时间。真可惜,如果你晚几天动手,说不定能从你这里打听出点线索。”

“现在这个案子还没抓到凶手?”

“正像报纸上报道的那样,还没有。”

“冒昧问一句,在那个被害人的房间里,有没有发现过一个圆形的奇特物品?”小偷比划着说。

“这有什么关系吗?”

“我溜进那女人房间里时,在梳妆台的镜子前发现了那个东西,我不清楚那是什么,上面有测量用的刻度。”

“那又怎么了?”

“那东西是我以前从山手一个公司科长家里偷到的。不过,警官先生,那次的账已经在山手当地的O警察署清算过了。”

“嗯?”刑警脸上第一次显现出认真的表情,“那是怎么回事?你偷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那女人的房间里?”

“那次偷窃后,我很快就被捕,那东西连同其他赃物都被警方没收了,现在应该已经还给失主了。所以,当我看见它竟然出现在那女人的房间里时,也感觉很吃惊。但是后来想想,大概是科长把它送给那女人的吧。我偷窃时,看见那东西就放在梳妆台的镜子前。你们勘察杀人现场时,有看到吗?”

“喂,等一等!把你刚才说的东西画在这张纸上。”

刑警把铅笔和纸张递给小偷。小偷画好后,刑警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将这张画交给上级,上级给夜总会女郎凶杀案的负责人打了电话。

“你们在现场,有没有发现这么一个奖牌模样的东西?没有?奇怪啊,我们署里拘留的小偷说他记得有,绝不会错。如果是真的,那么可能是凶手把这东西拿走了……是啊,或许凶手担心它成为证据,才带走的……什么?这东西的名字?不知道。不过外观很奇特,有点像表盘……对,我们抓到的这个小偷说他曾用匕首在这东西上刻过,上面应该有划痕,所以可以确定。他还说,O警察署应该记录过这东西的主人是谁……哦,是吗?好,那等你们的好消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