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螺旋

死亡螺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这趟视察,是一周前由味冈亲自提出的。

味冈朝出租车走去时才发现,路旁的角落里停着一辆卡车。味冈平时见惯了卡车,所以刚才没有注意到。况且一路上他已经见到十几辆载着木材的卡车了。

“最近每个工地都人手紧缺啊,介绍人的生意好着呢。他这人可聪明了。只要是有些利润、给的条件好的承包公司,他都会跟着去。”

末吉祐介有没有忘记那片花瓣呢?早知如此,就应该封住他的嘴……

他还把地图递给味冈看。

私家侦探的报告上如此写道:

“专务,昨晚睡得可好?”身旁的大石部长微微一笑。

而明天,他们就会前往观光道路的北侧起点——R县的温泉胜地住宿。接着味冈将单独前往京都,次日来到琵琶湖畔的乡村俱乐部,参加巨势堂明举办的南苑会高尔夫比赛。那天晚上说不定还会举行宴会。如果真是如此,味冈就需要出差五天四夜了。透过“光号”新干线的车窗,能看见日本平原的茶田。穿过久能山的隧道之后,列车离城市越来越近了,又飞也似的开过了静冈站。挂着“中南互惠银行”红底白字招牌的高塔,在初夏阳光照耀下的城市里显得特别耀眼。

“司机先生,这儿能钓到什么呀?”味冈问道。

当时味冈从七楼走楼梯去了四楼。走进巨势堂明的东明经济研究所之前,他没有被任何人撞见。不,是他“以为”自己没有被别人撞见。他已经没有了当时的自信。

b.细骨材8060×6.60=53196m3 卡车约11000辆

地基不稳的地方,采用下导坑超前的下导坑挖掘法。地基较稳的地方,则使用上导坑挖掘法,一次性挖掘大断面。可引进大型机械,缩短工期。

“那是矢泽町。车站的名字叫美浓矢泽"。在岐阜到府中的三分之一的地方。今天路况不错,开得挺快。”部长停顿了一会儿,提出了一个建议,“专务,我们找个地方停一停,喝个茶吧?路边餐馆什么的也行啊。”

四十分钟后,两辆车穿过岐阜市内,远远地还能望见金华山。

他于昭和十四年进入内务省,二十八年升任自治厅局长,三十一年参加参议院全国选举,初次当选,之后总计当选议员三次,现为保守党政务审查会路线工作组干事。

味冈之所以想要亲自到工程现场视察一番,也是为了让本公司的计算更加精确。所以他不会去两县的公社那边露面——这算是一趟机密视察。

测量主任小原用照相机为坐着的专务拍了几张照,每张的角度都略有不同。对面那张桌子上坐着四个卡车司机,不住地盯着味冈等人。

“大石先生您这次是……?”虽然男子戴了墨镜,看不清他的眼神,但他貌似将视线转向了钻进出租车里的味冈。

一个陌生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七楼走廊里?七楼走廊与机械室所在的屋顶相连。那时尸体已经在机械室里了。味冈只是走到走廊尽头的窗口,看看外头的风景。他看报纸才知道,那就是通往屋顶的地方。

味冈点了点头。部长见状,立刻吩咐司机找个路边餐馆停下。

为了转换心情,味冈起身去了洗手间。

“大概一百五十来人吧。工地附近还有三栋宿舍呢。当然,里头有三分之一是临时工,都是当地招来的农民。”

调查员向日本银行相关人士咨询了本次事件。

路上有许多急转弯,可见山上的褶皱之多。对面那座山的斜坡也是如此。V字形的谷底有溪流穿过,然而道路距离溪流太远了,听不见水声。斜面被杉树、丝柏等针木林所覆盖,看上去漆黑一片,只有能照到阳光的落叶松、白桦和冷杉才会显得郁郁葱葱。

味冈与大石走下了车,走进路旁的树荫里——因为车里没冷气了。

“什么?”

这些施工队没有固定人员编制,每次接到新的工程后,临时工介绍人就会重新进行编组,但在个人层面上也存在一定的上下级关系。之后施工队就会前往工地。

——有个人在尸体发现之前来查看过情况!

“专务,这儿可真是个好地方啊。”平山觉得自己的部下小原有些可怜,为了调节气氛,他开始讨好起味冈来。

“看这样子,河里应该能挖出不少石子来吧?”味冈随口说道。他希望能早些忘却不愉快的联想。

然而,味冈也不能一直板着脸,只得强颜欢笑。可不安的回忆却在脑中挥之不去。

二万五千分之一的地图上,用等高线标出了山上的褶皱。

“是的,这样一上公路,就有高地观光线"的感觉了。”

经过层层承包,最后进行施工的,就是些没有任何技术水平和施工机械,只雇了些临时工人的小建筑公司。建筑业界是订单产业,地域性很强,“同一地点只能施工一次”是建筑行业的原则,所以施工队会随着工程四处移动。

金铃湖分出的支流很宽,河床铺满白色的碎石与沙砾。涓涓细流在河床中间流淌。上游的两侧都是高山。

早上九点半,一行人从府中町出发。他们在当地包了两辆出租车,搭车顺序与离开名古屋时完全相同。

湖面上横跨着一座涂着白漆的吊桥,一直延伸到对岸的小路上,只是通往村落的小路与湖对岸一样,都与湖岸相连,没什么韵味。新的观光道路将在海拔更高的山腰上开拓道路。

“好像没人。前面正在造一条小隧道。这可能是修路时用的临时小屋。”

“他是这么说的,可总觉得他还有所隐瞒。说不定他是跟某个大公司来的,也许还是东京那边的建筑公司呢,那个中桥就是个独行侠。”

“凉快多了呢。”大石部长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说道。专务的心情总是瞬息万变。

在道路建设工程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摊铺混凝土。完成的构建厚度以及钢筋的使用量,将会影响到使用的骨材(碎石、沙土的总称)的最大粒径。“骨材的最大粒径的变化对水泥使用量的影响极其重要,需注意其强度及耐久性。”——土木协会的《标准工序说明书》中如此写道。

“他没来过我们事务所。”排列在那条寂静的、空无一人的走廊两侧的事务所的员工们,也许会如此回答。

屋顶机械室里的死后三天的尸体开始腐烂。外面下着大雨。

小原直起腰,低头致谢,说是已经修好了。司机回到座位上不久,发动机便发出响声,整辆车也随之颤动。

“根据上面的单价,我把方案一和二的全长与面积计算了一下。”大石又掏出一张方格绘图纸。

——然而,自称路线部会干事高尾雄尔的地方后援者,却被人勒死。将其弃尸在神邦大楼屋顶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好,您走好!”男子鞠了一躬。他肩膀很宽,浑身上下都是肌肉,四四方方的身躯仿佛箱子一般。他没有坐回吉普车里,而是站在原地,目送着味冈与大石的出租车离开。

对建筑公司来说,执政党的政务审查会路线工作组干事,是与他们距离最近的官员之一。

摊铺面积(方案一)663000m2

宫村小姐第三次来电。

“可能不会像负责国道的建设省官员,或是道路公团的官员那样严格吧。”大石嘴边露出一丝微笑。

美丽的风景,令味冈情不自禁地踏入草丛之中。他喝了几口瓶中的果汁。这时大石走到他身旁说道:“如果开车在山路上兜风,就能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就好像从飞机上俯瞰一样……R县温泉胜地的主意可真不错。南边已经有一个因为祭典闻名全国的府中和民俗村了——造观光道路,肯定能赚不少啊。”

然而,这辆卡车上装的不是木材,而是十五六块大石头。石头有些发红,也许是含铁量比较高的缘故。表面的褶皱还挺漂亮,形状也不难看。卡车后面用白色油漆写着“小竹庭石园”几个字。味冈忽然想起了幸轮旅馆门口的那几块石头。

瘦弱的主妇与上了年纪的体力劳动者还在店里说话。店门口挂着七八顶写着黑色“八木登山纪念”字样的草帽,旁边则摆着一捆皮套拐杖,上头也刻着这几个字。扛着照相机的小原走进店里,付了钱。主妇这才站起身来。

大阪某大型商社的社长称,柳原的确可以贷出百亿日元左右的资金。然而那并非柳原孝助自己的钱,他上面还有好几个中间商。只要找到贷款人,他就能得到一定的手续费。他从去年夏天开始寻找贷款人,可一直没有找到。

在颠簸的出租车里,味冈的意识蒙眬了,竟做起些莫名其妙的梦来。忽然一个急刹车,外加响亮的喇叭声,将他吵醒,睁眼一看,只见一辆巨大水泥搅拌车与自己所坐的出租车擦身而过。装有糊状的混凝土的黄色搅拌机缓缓旋转……

“这不是中桥嘛!”大石开口说道。

这一次的收费观光道路,跨越中部地区的J县与R县,施工主是J县与R县的道路公社。R县北部面朝日本海。

过桥之后是一段坡道。汽车进入了一片丘陵地带。村落与农田沉在丘陵下方,老旧的街道在其间穿梭。天上的云越来越少了,炫目的阳光照耀在田野上。气温也是直线上升,怕热的味冈赶忙脱下上衣。

“我们公司是大型企业,没有问题,多亏了公司高层经营有方。”大石道路建设部长从侧面拍了拍专务的马屁。

那是有原因的:柳原的贷款条件,并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首先,贷款人必须是A股上市企业,而且还需要满足其他苛刻的条件。并非柳原所说的只要有A股上市公司担保,给出两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就可以了。

“你还是这么忙啊。”

这些事情只要回到东京总公司,想听多少就能听多少,根本用不着大石啰唆。道路工程的方案一与方案二早已得出缜密的计算结果。时代不同了,各种数据都存在电脑里,轻轻一点就有了结果。

正式的竞标通知还没有来,所以施工主也没有派发工程说明书。不过这项工程的传言由来已久,日星建设、大东组建设与共荣建设等建筑公司都派技术部门制定了“模拟工序说明书”。

a.粗骨材6630×13.20=87516m3 卡车约18000辆

“独行侠介绍人啊……”

味冈之所以会对案件产生兴趣,是因为报纸的报道上出现了一个名字——参议院议员高尾雄尔。

“我倒是不知道他会来这儿。他也说自己居无定所"。他并不属于任何一家建筑公司,哪儿的工钱开得高,他就去哪儿,全国各地到处漂泊。”

“这县道工程是哪家建筑公司负责的啊?”

味冈喝了一口红茶,杯中的柠檬片微微晃动。视觉上的不稳定,又引出了内心的不稳定。虽然刚看到报纸时的打击已经有所缓解,可内心的不安又仿佛沼泽底部的小泡沫一般,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冒了上来……

建筑业的承包关系十分复杂。当大型建筑公司接到规模较大的土木工程时,他们只负责设计与施工管理,工程的大部分内容则会承包给A公司,其他部分则交给B公司,而A公司与B公司也只负责其中的一部分,其他部分则承包给更小的建筑公司。

日星建设猜想,这项工程的名字可能会是“J·R县高地观光线计划”,于是就使用了这一代称。

其中一位司机回头说:“车子抛锚了。”

首先,银行就不会为企业担保。有时银行虽然会提供“保证融资”,但会尽可能避免全方位为企业提供担保。

“专务!”见味冈将报告与眼镜分别放进上衣的两个口袋里,大石道路建设部长终于开了口,“……您累吗?”

“走吧。”味冈说着,瞪了一眼从小屋里出来的测量主任。

“不用,这就出发。”味冈大声说道。

“这一带的话……大概有个两米吧。”

其实也没有熟睡多久。

“如果那么挖的话需要多少预算?”

预算书上并没有提到,R县建设这条道路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将东京与名古屋的游客吸引到R县的温泉胜地去。现在东京人要去R县,必须先乘坐新干线“光号”前往名古屋,再换乘北陆方向的特急列车,非常麻烦,而且一路上也没什么景色可看。今后随着私家车的普及,游客可以从东京走东名高速公路去名古屋,再走国道801号线,从府中町附近上观光道路“高地观光线”,前往“北国温泉乡”。在饱览群山湖水的美景的同时,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刈野、稗津、鹿山、那珂山的温泉胜地……

私家侦探已经基本查清了被杀的柳原孝助的“职业”。然而,为什么这位满嘴牛皮的人的尸体,会被搬运到神邦大楼屋顶上呢?巨势堂明的事务所就在四楼,位于其正下方。莫非是有人在杀鸡儆猴不成?

味冈忽然想起了不久之前的自己——趁泽田美代子不在时,偷偷溜进事务所的自己。他顿时心生不快。

小原这家伙,好端端的跑到那小屋里去干什么!害得我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不是大公司,是当地一家小公司负责的。”

测量主任对着山体拍了几张照。山上挂着一道彩霞。

邻居还称,柳原“开着辆附近很少见到的高级轿车”,然而去年年底之后就再也没见他开过。除了拖欠房租之外,他并没有在自家附近引发其他金钱纠纷。

然而,将味冈的注意力从数据上转移走的,并非他们冒险作业的身姿,而是那身统一的制服。

a.粗骨材(碎石)13.20m

从府中町出发的上坡国道,在山峡正面形成一条白色的细线。大石用手指着左侧,有几条村间小路,通往高山。青黑色的森林里,露出几个小小的房顶。高山的斜面上,还有几条褶皱。

“怎么啦?”男人在四人身后说道。

“咦?那边有间施工小屋,还有搅拌混凝土的简单设备呢。我们要不要下车去看看?”

“这是哪儿?”

湖面上漂着几艘船,像是有人在钓鱼。

d.工人混合作业15人司机摊铺3人

“没事……”味冈喝了口红茶。他其实更喜欢咖啡,但发胖之后,听说咖啡对心脏不好,就戒了。其他三人也跟他点了同样的红茶。

出租车出发了。国道依然沿着斜面盘绕,湖光山色瞬息万变。天空被云朵覆盖,不过北面的云淡了一些,留出一个蓝色的洞口给天空。

“可要是骨材再涨下去,中小规模的建筑公司肯定会破产,专务。”

“怎么了?”平山与小原也掺和进来。小原卷起袖子埋头苦干起来。

汽车绕过好几处山嘴。对岸的高山时而贴近,时而远去。高山上的雾气仍旧没有退去。湖面上又出现了几条钓鱼用的小船。

“有人吗?”

“没有没有,您还记得三年前我们做过一个九州的纵贯道路的工程吗?”

方案一:将观光道路入口设置在小竹町西北方向的国道801号线的八木山坡(海拔782米)南侧。在金铃湖南侧,海拔约820米的山岳腹地中,铺设宽10米的道路。R县终点设置于日高町,并连接至鹤见市。

大石主动凑了过去,味冈也能听见两人的对话。

味冈摇了摇头,从衣服内侧的口袋里,取出一个信封,又拿出里面的文件。见到中南互惠银行的招牌之后,他又在意起了私家侦探交给他的报告书。

汽车不停地摇晃,叫人无法看清报告书上的字,但味冈没有停下。

见味冈开始打瞌睡,大石便不再解释《特殊工序说明书》与当地的情况——其实这正是味冈装睡的目的。喋喋不休的大石实在令他心烦。

“哦,这样啊……”

听见有两辆出租车停在门口,一位和服女子打开了二楼山墙屋顶下的玻璃窗,探出头来。她已人过中年,脸型较长,有些土气,畏首畏尾地望着门外的出租车。她可能是老板娘,以为来人是熟客吧。女服务员不会那么闲,一大早的就穿上和服。

走进餐馆,后面那辆车上的设计课长与测量主任立刻抢先吩咐服务员,为专务与道路建设部长安排座位。

我们还咨询了世界石油大会,他们的回答也是否定的。法国CSP石油、日本IFP公司都表示,“财团法人近东石油协会”是个虚构的名字。

他们需要在这片锯齿状的地方建设一条笔直的道路,所以需要架设许多桥梁。公司预计,光是这片湖岸,就需要十二处桥梁。

设计课长赶忙点头称是。

d.工人8060×18.3≈147500人

一行人于七点用了晚餐,还叫来了五个当地的艺妓。一个年老的,两个中年的,还有两个年轻的,脸上都带着些土气。年老的那个弹三味线,剩下的则唱起了《府中追分》《府中时雨》《府中音头》等曲子。大石、平山、小原也看着印在筷套上的歌词,跟着吟唱。之后众人聊到了一个月后举行的“府中祭”。传统的花车将在镇上巡游。原本府中祭是以盂兰盆舞出名的,加上最近宣传得当,现在三天节日里总能吸引十几万游客。府中町周边的三家温泉胜地的旅馆,早在半年之前就被预订一空。

隧道挖掘方法: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