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螺旋

死亡螺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六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六章

矢田部乘坐下一班巴士前往J县的小竹町。途中路过八木山坡上废墟一般的滑雪场。这一带冬天的积雪很深。

小竹是前往名古屋的列车的始发站。府中、美浓矢泽、关、美浓加茂……列车一路南下,从山间来到平原。

在多治见站换乘中央本线的下行线。列车驶向木曾福岛、盐尻方向。矢田部在月台小卖部买了便当和该县的地图。

离开多治见后,列车又开进了山区。矢田部坐在列车左侧窗边。列车两边满是杉树林,所以车里十分昏暗。

他吃了便当,喝着窗边茶壶里的茶水,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对面就是国道。国道对面的高山上也有国道,还能隐约看见几座桥。地图上写着,靠近列车的那条国道是中山道,高出的那条国道则是中央高速公路。难怪前面那条国道上的车都不敢开得太快,而上面那条路的车却豪放异常。铁路、中山道和高速公路是平行的。

看着看着,矢田部发现高速公路上的汽车比他乘坐的列车速度更快。中山道不是很宽,在这场电车与汽车的赛跑之中掉队了。当然,中山道上的是普通的客车,高速公路上的卡车也比电车慢。大部分卡车是大型卡车,都是跑长途的。

路上不仅有货运卡车,还有运输沙石的卡车。其中有几辆黄色的是混凝土搅拌车。装有混凝土的搅拌机在车体上缓缓转动。在周围绿色树林的衬托下,黄色的车体分外显眼。

沿线竖着许多广告牌,印着当地名酒、名窑、温泉旅馆的名字。鬼岩温泉、山神温泉、駄知温泉、白狐温泉……毕竟是山区,到处都是温泉。

他又想起了中桥组:他们收购了刈野温泉尽头的一家“柳月旅馆”。

藤濑组的上村先生说,中桥组完全没有必要在那里造事务所。那他们为什么要收购那家温泉旅馆进行改造呢?莫非他们是看上了那里的温泉,想造个有温泉配套的事务所不成?

泽田美代子的尸体是在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被发现的。当然,那里不是什么温泉旅馆。尸体被发现前,刚泡过一个澡。那是凶手为了混淆警方的视线故意所为。她的遇害现场另在别处。凶手给被害者泡澡,是为了造成“208号房就是杀人现场”的假象。浴缸里的热水保持住了尸体的体温。

热水与温泉旅馆——他总觉得其中有某种联系。

从中桥组的工作范围来看,他们并没有必要设置什么事务所。那他们在半个月前收购柳月旅馆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矢田部取出R县地图。刈野温泉与鞍马贵船之间有一百五十公里左右的距离。国道八号线与北陆本线平行,而从米原到京都的名神高速公路也与从米原出发的东海道本线平行。

从刈野到米原的北陆汽车道还没完工,两地之间的国道十分拥挤,单程至少要花上五个小时。

“好热啊……”身旁的老婆婆对矢田部说道。

“啊……是啊……”

老婆婆之前一直没有开口,也许是终于觉得萍水相逢不容易,不聊两句不太好吧。

“您这是要上哪儿去呀?”她打断了矢田部的思路。

“哦……去惠那。”

“惠那啊,那马上就到了……我要去饭田,要在南木曾站下车,再换巴士走一段路才行呢。我是从广岛过来的,一路上这把老骨头都快累散架啦。我女儿嫁到饭田去了,她给我生了个外孙,让我一定要过去看看……”

矢田部看了看刚才在多治见站月台上买的地图。

老婆婆说的没错,要去饭田市,必须在南木曾车站(以前叫三留野站)下车,再换乘巴士,翻过太平山坡。不过新的中央汽车道已经完工了,从惠那可以直接前往饭田。打车的话用不了一个小时。

从饭田出发,顺着天龙川沿岸的国道152号线往南走七十公里就能到达天龙市的二俣了。船明大坝在二俣以北三公里的地方,也在国道旁边。

矢田部虽然早就把这些地理知识刻在了脑子里,但是不看地图,就没有直观的印象。

矢田部走出惠那车站。

为旅馆招揽生意的人一看矢田部提着个行李箱,立刻靠了上来。

“您要去金龙温泉吗?还是去参观惠那峡谷啊?”

车站商店街的入口处挂着弧形招牌:

欢迎·金龙温泉

惠那峡谷县立自然公园

“不,我要去白川那边,能不能帮我叫辆车?”

出租车离开商店街。

“请问您要去白川的哪里啊?”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具体在哪儿我也说不好,您知道那边有一个县道扩路工程在施工吗?”

“哦,没错,那里的确在施工。那条路一直没修过,特别窄,这次拓宽之后,我们以后去白川就方便多啦。”

“现在他们在哪儿施工啊?”

“从惠那到中马这段路三年前已经拓宽过了,现在正在修前面的笠置山坡。那边的工程难度很高,肯定很费时间。”

“我就想去那个工地看看。”

“好,我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出租车就开到了河边。

“这就是木曾川。”司机一边打方向盘一边介绍道。

出租车开过铁桥。

“这座桥叫冬云桥。”

“哎呀,这是大坝吧?”

右边耸立着一堵巨大的白色高墙。那是拦住整条木曾川的大坝,旁边还有一座发电站。

“没错,是笠置大坝。惠那峡谷的民歌里也提到这座大坝了呢。惠那有座堰,灯笼照亮河,原本是御岳,木曾的白雪……"那里头的堰",指的就是这座大坝。”

“师傅,能不能开慢点儿啊?”他对大坝一直很感兴趣。

“那座大坝上有一条车道,途经人造湖北岸,可以直接去山区。”

大坝仿佛高耸的城墙,自然看不见底下的大坝湖。

矢田部朝大坝旁边的发电站看去。发电站好像在进行维修或扩建,旁边一前一后停着两辆黄色的混凝土搅拌车。

“大坝对面就是木曾川的惠那峡谷了,当然从这里是看不见的。可以坐游船去看哦。”

开过铁桥,大坝和发电站都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司机继续介绍道:“大坝湖南侧有源斎岩、屏风岩、双子岩、蛙岩、狮子岩、金床岩、军舰岩、犬回岩等奇山怪石,军舰岩特别大,露出水面的部分高五十米,水下还有五十米呢。站在军舰岩旁边的狗都会吓得退避三舍,所以才会起名为犬回岩"。”

“……”

“屏风岩看上去就像面六曲屏风一样。那座山上有一种黄色的岩杜鹃,据说是杜鹃的原种呢。”

矢田部对黄色的杜鹃没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黄色的混凝土搅拌车。

“源斎岩是块伸出岸边的四米见方的岩石,里头还有个洞窟。据说战国时代吉村源斎曾经在里面住过。武田信玄去请他出山,他不答应,信玄就命令手下放火烧洞窟。洞窟里还发现了被烧焦的大米呢,据说那就是吉村源斎当年存在洞窟里的口粮。”

这位司机好像经常带客人去惠那峡谷,一路上介绍了不少景点以勾起游客的兴趣。

“对岸还有个品字岩。两块四角形的岩石上面,叠了一块四角形的石头,看上去就像品"字一样。那是大文豪志贺重昂先生起的名字,惠那峡谷也是他命名的呢。”

“……”

“对岸有佑天稻荷、蛙药师、六地藏、高德寺等景点,岸边也有许多大岩石。”

“……”

“您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啊。坐游船转一圈很不错的哦。”

“谢谢。”矢田部终于开口答应了一句。

然而,司机的“导游”远不止这些。出租车沿着木曾川一路往西,中途走进一条分叉的山路。他的舌头与方向盘一样转个不停。

“这里是河合,旁边那条河是中野方川。”

乘客沉默不语,司机反而越说越来劲了。

“这里是饭地高原的入口,西边是飞騨木曾川国立公园。春天的新绿、秋天的红叶都很漂亮,可以走登山道上山观光。现在是夏天,高原上都是帐篷。那叫饭地高原教育帐篷村"。”

矢田部能听见他的声音,可压根就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他在红叶庄酒店后面的小河里看见了一只青蛙。它时而腹部朝上,时而背部朝上,不停地旋转。在刈野温泉的大浴场里,一位原本仰泳的浴客一边转动身子一边游泳——两者与黄色的混凝土搅拌车重叠起来。

“您看左边,能看见一个山顶是吧?那就是秋叶山,有七百九十米高。右手边是一千一百三十米高的笠置山。山脚下有一座不动瀑布"。您要去的县道扩路工程现场,也就是中马,只要绕过那个山脚就到了,就在山坡前面。”

“司机师傅。”矢田部如梦初醒般地问道,“您刚才提到秋叶山和笠置山了吧?请问那两座山上出不出产五色石啊?”

“五色石?”

“在阳光下一会儿发红一会儿发蓝的石头。学名叫辉绿凝灰岩"。”

“这……”滔滔不绝的司机第一次支支吾吾起来,“我也不清楚啊……”

“您见过吗?”

矢田部不想听什么观光介绍,要是司机能告诉他附近有没有辉绿凝灰岩就好了。

“好像没见过啊……”

“是吗……这种石头在阳光下会变色,你就没听亲戚朋友提起过这一带有五色石吗?”

“没有啊……”

司机在后视镜里看见了乘客失望的神色,他也沉默了,专心致志地开起车来。

这条县道三年前刚拓宽过,非常宽阔,路面平整。整条路都是沿着旧路拓宽的。因为上坡的关系,引擎发出轰鸣。

出租车数次开过山脚下的急转弯。

“客人,您看,那儿就是这次扩路工程的工地。”

不用司机说,矢田部就看见了。几十个工人站在路上忙忙碌碌。

接着,他又看见了一排安全防护栏,把半条路给挡住了。每个防护栏上都印有“中桥组”的字样。

路上停着两辆压路机,还有装有沙石的翻斗车和吉普车。道路两边凿出了新路。那应该是很久之前凿开的了,路面上看不见泥土,倒是长满了野草。矢田部没有看见工人小屋。为了不妨碍车辆通行,施工人员特地让出了半条路。

矢田部听说这里有巴士车站,就让出租车司机回去了。

一位手持红色信号旗的工人正在指挥交通,他戴着一顶帽檐很宽的草帽。矢田部走近他问道:“请问哪一位是工地的主任啊?”

工人盯着手持行李箱的矢田部看了半天:“啥事啊?”

“我以前在名古屋干过卡车司机,不知道这边需不需要人开卡车翻斗车什么的……”

“不知道啊,我们这儿已经人满为患了。”

“是吗……我想亲自问问主任。”

一群头戴黄色头盔的人中,有一个朝矢田部走了过来——因为他看见两人站着聊了几句。

“你有什么事吗?”

那是个略显肥胖的男子。矢田部低头致意。手持红旗的男子简要地传达了矢田部的意思。

“我就是现场主任。我们现在不缺司机。”

“我还能开推土机和混凝土搅拌车。”矢田部把行李放在地上。

“哦,你还会开推土机啊?”

现场主任听到这话,又打量了矢田部一番。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普通车辆的司机已经够了,但来人要是能驾驶建筑车辆,倒是可以考虑。

“是的……”

“你有几年经验啊?”

“十多年吧。”

“以前在哪儿干过?”

“主要在东北干。在青森县、秋田县、岩手县的三四家地方建筑公司干了两三年。”

矢田部装作外乡人的样子。他觉得推土机、起重机、混凝土搅拌车的司机比较特殊,应该会有很多外乡人干。出租车司机也不例外。

矢田部没有猜错,但他很担心现场主任会不会问他具体是在哪些公司干的活。好在最后并没有提出这个问题。也许是东北实在太远了,他不是很了解吧——所以矢田部才会胡诌自己是从东北来的。

他还担心主任会让他出示驾驶证。幸好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主任好像相信了他的话——身着褪色了的破旧衣服,手持行李箱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就像个辗转于各个工地的外来打工仔。

“是么……那让我考虑考虑……”现场主任收起下巴,略有所思。

“那真是太感谢了!”

要是主任立刻让他开工,他可就露馅了。“考虑考虑”这个回答,正中矢田部下怀。

“你现在住在哪儿啊?”

“在多治见的一家小旅馆里。这样吧,我明天再来一趟,到时候您再告诉我录不录用我吧。”

让对方联系自己反而麻烦,所以矢田部才先发制人,提出这个建议。

当然,他并没有在这儿干活的意思。他的目的只是和中桥组进行接触罢了。

“不,明天你别来。”

“啊?”

“拿主意的人不在。三天后再来吧。”

“拿主意的人?莫非是现场事务所的所长吗?”

“不,是我们社长。”是中桥泰夫。

“要等到三天后才行吗?”

矢田部装出发愁的样子。他想打听出中桥泰夫的去向。

连雇个司机这样的小事都需要社长亲自过问——中桥组虽然是家新兴的建筑公司,但规模毕竟还小。

“嗯,社长最近出差去了,得过两天才回来。”

“这可怎么办啊……我已经在多治见的旅馆住了五天了,盘缠也用得差不多了……要是三天后才知道你们录不录用我,我还得找人借钱付房钱呢……社长究竟去哪儿出差了啊?会不会后天回来啊?”

“日程都定好了,社长是三天后回来。”

“你们肯定会每天给社长打电话汇报的吧?就不能在电话里跟他商量商量吗?我能开起重机和推土机,不过开得最顺手的就是混凝土搅拌车了。”

“跟社长打电话的时候哪能说这些啊。你三天后再来吧。”

“是吗……这可怎么办啊……”矢田部蹲在行李箱旁边,双手抱头。

“……社长是不是去东京了啊?”他呻吟着,装出一副等不了三天的样子,顺便打听打听社长究竟去哪儿出差了。

现场主任果然上钩了。

“不,他去函南了。”

“函南?在九州吗?”

“就在热海旁边。”

“热海啊……那他是去泡温泉了吗?”

“这么不景气的时候,社长哪有闲心泡温泉啊……”现场主任笑了。

“也是哦……那社长是去函南谈公事吗?”

“算是吧。”

“算是?……莫非谈的不是建筑工程吗?”

中桥泰夫正在朝其他领域进军。从“拉壮丁的”发展成建筑公司老板的男人,野心十足。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现场主任打断了矢田部的猜测。他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矢田部一番:“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施工的?”他露出怀疑的神色。

矢田部见对方起了疑心,或多或少慌了神。

“我是在多治见听说的。”

“哦?多治见啊……”

“我在多治见听说县道的扩路工程是中桥组在做,就……”

“我们经常去多治见买食品之类的必需品,也从多治见的商店订过货,还从多治见雇了很多临时工,多治见的人知道我们在做这项工程倒是没什么可奇怪的。可你听说了之后,为什么不立刻过来找工作呢?”

“……”

“你不是说你在多治见的旅馆里住了五天了吗?”

“是的……”

“你一到旅馆,应该就会听说这件事了,可你为什么足足等了五天才过来?这说不通啊。你刚才不是说你的盘缠快用光了吗?那你怎么能等得了这么多天?”

现场主任发现了矢田部谎言的漏洞。

“不……事情是这样的……”

矢田部缓缓站起身,挠了挠头,拼命构思着借口。

“……其实……我不是一个人住店的……”

“哦,莫非你还带着老婆?”

“被我老婆听见就糟啦……是别的女人……”

“呵呵,原来如此。”

现场主任的眼中没了怀疑,眼角露出笑意,仿佛在说:这种事儿我见得多了。

“女人总喜欢黏人,我本想早些来的,结果被她弄得……就耽误了……”

“看来你也不容易啊。”

“真是不好意思……”

“看来你和你的小女朋友认识还没多久吧?而且她肯定也是外乡人吧?”

现场主任的眼神仿佛在说:怎么样,我猜中了吧?

矢田部决定顺水推舟。

“您说得一点儿没错。”

他低下头,用手扶住额头。

“你这样的中年人跟年轻人不同,这样的情况我见得多了。”

他对自己的“一针见血”甚是满意。

“所以我实在等不了三天啊……”

“你的情况我理解,但我们公司必须得让社长拿主意,我可做不了主。等社长回来了,我会跟他提提这件事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

矢田部低头致谢,脑子里又冒出了个新点子。

“主任,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请您再拜托社长一件事?”

“什么事啊?”

“能不能帮我的女人也找份活干?”

“……”

现场主任一言不发地盯着矢田部。

“我知道我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可我一个人的工钱实在没法养活两个人啊。其实我女人以前也在劳工宿舍里干活,可以让她打扫、烧饭、洗衣服。”

“哦……”

主任再次两眼放光——这次是好奇心作祟。

“莫非你的相好是有夫之妇?”

“是的……真是不好意思……”矢田部缩起脖子,卑屈地笑了。

他怎么会编出一个“劳工宿舍的女人”呢?原来以前在他们署的辖区里,曾发生过一件与治河工程现场有关的杀人事件。有夫之妇与丈夫的同事有了婚外情,两人联手杀死了她的丈夫。

“你的小情人几岁啦?”

“三十一,比我小十岁。”

“三十一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呢,你还真有一手啊。”

“嘿……嘿嘿嘿……”

“别笑了,怪恶心的。”

“不好意思……”

“不用道歉,话说那女人的老公和你是同事吗?”

“是的。”

“偷人的滋味怎么样?很不错吧?”现场主任的嘴角露出笑意。

“被我老婆听到肯定要挨骂了……说实话还真不错……”

矢田部希望通过这样的对话卸下对方的戒备,缓和气氛。

“我猜就是……”现场主任奸笑着点点头,仿佛正在想象两人通奸的场面。

“不过她老公就不生气么?你们居然没打起来?”他又问道。

“我们怕他发现,就私奔了。”

“是哪儿的工地啊?”

“呃……岩手县东部的山区,是个隧道工程。”

矢田部吞了口唾沫。

“一切必须等社长回来了决定,不过我会跟社长推荐推荐你的。”现场主任回答道。

他对矢田部越发感兴趣了——他也很好奇,想看看通奸的人妻究竟长什么样子,身材又是如何。

“可能的话,希望中桥组能让我女人在宿舍帮帮忙……”

“嗯,比起你这个混凝土搅拌车司机,我们对她更感兴趣……”

“啊?”

“是这样的,现在我们的员工宿舍里只有一个帮佣,正缺人呢。她也是工人的妻子,还带了个孩子。这个主意我还是能拿的,让她明天来上班吧。”

“光雇她可不行啊,我要和她一起……”

“是吗,那还得过个三天,等社长回来之后再说。我会跟他商量的,说想要多雇个帮佣住在员工宿舍里,顺便雇你开推土机跟搅拌车。”

“唉,我反倒成了她的赠品……”

“我也没办法啊,谁让我们这儿不缺司机呢……对了,你要不要去员工宿舍看看?向那个帮佣打听打听,回去好跟你相好说说啊。”

“好,请问宿舍在哪儿啊?”

“在山对面。通往村庄的小道就在县道旁边。沿着那条小道走个七八分钟就到了。是两栋两层高的临时屋,门口堆着些建筑材料,一看就知道了。我很忙,没工夫陪你过去,你就跟那帮佣说是山本让你去找她的就行。”

“那我就去看看,真是太感谢您了。”

矢田部向山本现场主任深鞠一躬,提起行李箱。他也觉得自己挺像个外地民工。主任朝工人们干活的地方走去。

沿着长满夏草的小道走了七八分钟,就看见了主任所说的两层高的临时屋。

从山脚下的小道旁开辟出一块台地,后头则是杉树与松树的树林,仿佛厚重的屏障。蓝色的临时屋在树林的衬托下十分显眼。临时屋的窗户都开着,每扇窗上都挂着男人的内衣。白色的衣服在浓绿的山林中,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片贴纸一般。放眼望去,没有人影。

黑乎乎的钢材堆在台地的红土上。旁边停着一辆黄色的大卡车,看起来像是个摆设。

黄色的车身比白色的内衣更为显眼。但吸引矢田部的不仅仅是它的颜色——那是一辆混合沙子和石子、搅拌混凝土的搅拌车。

他经过大坝的时候,在大坝旁边的发电站看到了类似的搅拌车。

没错,是笠置大坝。惠那峡谷的民歌里也提到这座大坝了呢……

在出租车司机为他介绍民歌和屏风岩的时候,他一直盯着那辆黄色的搅拌车看。

没想到,这里也有一辆类似的搅拌车……

矢田部走近员工宿舍临时屋前的黄色搅拌车。准确地说,那是一辆搅拌卡车。

搅拌卡车非常庞大,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圆筒形的搅拌筒。每次见到搅拌车背着不断旋转的搅拌筒穿行在客车之中,矢田部都能感受到一丝魄力。

他抬头看看身旁的搅拌卡车。光车体看上去就有个八吨十吨重。要是加上搅拌中的混凝土,就更重了。

不过,门口停着的这辆车好像已经很久没人用过了。搅拌筒上黏着白色的混凝土飞沫,已经干透了。硕大的轮胎上满是泥土。从泥土干燥的程度来看,这辆车已经在这儿停了好一段时间了。

他回头看了看临时屋。楼上楼下的白色内衣反射着耀眼的阳光,一列整齐的窗户依旧昏暗,没有一个人影。于是矢田部就能定下心来好好观察这辆搅拌车了。

这还是他第一回仔细打量搅拌卡车。驾驶舱占去了车身前部的三分之一,剩下的都是搅拌筒。中间大两头小的搅拌筒与驾驶舱垂直。驾驶舱对面是用来倒沙子、石子、水泥等材料的喇叭形漏斗,漏斗的一头接在搅拌筒的尽头。从漏斗倒入的混凝土材料,就会滑进倾斜的搅拌筒里,在搅拌筒的旋转下混为一体。

搅拌筒长约三米,最宽的地方的直径大概有两米。容量有十吨左右。

搅拌筒如此之大,完全可以容纳三四个人。喇叭形漏斗的直径也有一米左右,足够人一个接一个滑进去了。

漏斗下方呈筒状,下面还有另一个组件,那个组件的下半部分也是倾斜的圆筒形,这样一来在汽车行进过程中搅拌好的混凝土,一到工地现场,就能通过这个口子倒出来了。

当然,除了搅拌筒和那些组件,车上还有安装组件的底座,以及让搅拌筒旋转起来的马达等部件。

人可以从喇叭形的漏斗钻进搅拌筒里。而且,也可以把人从漏斗口里塞进去。矢田部在心中酝酿已久的想法,终于成形了。

“你在干什么?”突然,背后传来女人的责问声。矢田部大吃一惊,回头望去。

她用薄围巾把头发绑了起来,身着无袖上衣加牛仔裤,裤脚卷到了膝盖下面。乍看之下还挺时髦,可定睛一看——茶色的围巾脏兮兮的,还是人造丝的;白色的上衣也脏了,看上去有些发灰;而牛仔裤分明是男人的工装裤。脸庞、露出的肩膀和手臂都晒得黝黑,额头上有皱纹,手腕的青筋十分明显。

矢田部一看就明白了:她就是现场主任提起的那位员工宿舍帮佣。

“你好,这天可真热啊。”他转过身鞠了个躬。

“啊?”帮佣的眼睛炯炯有神。

“我刚和现场主任山本先生见过面。”矢田部尽可能客气地说道。

“山本先生?你找他谈什么?”

“是这样的……”矢田部向她言简意赅地解释道,他希望介绍自己的女人到这儿来当帮佣,山本老板就让他来打听打听情况以作参考。

“啊,是这样啊……”这位饱经风霜的中年帮佣不仅没了戒备,甚至露出笑容,“现在就我一个人,都快忙不过来了!我一个人要照顾他们四十多个人呢,我都好长时间没休息过了,身子都快累垮了。要是你妻子肯来帮忙,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请她尽快过来吧!”皮肤黝黑的她咧开嘴,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山本主任说社长出差去了,录不录用我要等社长回来之后决定。我总不能让老婆一个人来这儿干活吧……”

“你也想在这儿干活吗?”

“是啊,夫妻俩一起干。”

“社长说是出差,其实是去打高尔夫球了。后天应该会回来。”

“山本主任说,他去热海附近的函南了,话说函南那儿有高尔夫球场吗?”

“好像有,不然他怎么能去那儿打球呢?嗨,我们这种粗人,跟那种富人运动也没啥缘分。”

“您说的是啊。”

眼前的这位帮佣抱怨自己的工作量太大,巴不得能多个人手帮忙。然而矢田部关心的并不是这些——他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搅拌车吸引走了。他费了好大劲才抑制住内心的激动。

“现在宿舍里有人吗?”他抬头看了看窗户问道。

“没人,还在工地干活呢。”

太好了,这样就能放心大胆地向她打听搅拌车的事情了。他骗现场主任说自己能够熟练操纵搅拌车,要是当着其他工人的面问一些只有门外汉才会问的问题,定会被人怀疑。麻烦的是,他也不知道这位帮佣对搅拌车有多少了解。

“对了,我向您打听件事儿,这辆搅拌车没人用吗?”

“已经在这儿停了三四天了,好像是出故障了。”帮佣在矢田部的影响下,也朝搅拌车看去。

“故障?就没人修吗?”

“我们这儿没人会修,就没把它送回去,直接丢在这儿了。”

“送回去?送去哪儿啊?”矢田部问道。

“混凝土工厂啊。”

“哦,原来这辆车不是中桥组的车啊……”

“当然啦,搅拌卡车都是混凝土厂的,承包工程的建筑公司都是向他们借的。所以车子出了故障,就要送回中部混凝土制造公司去,可是这辆车就一直放在这儿没人管。”

“那个中部混凝土制造公司在哪儿啊?”

“总公司好像在岐阜市吧,分工厂还挺多的,各处都有。中桥组一共借了三辆车,除了这辆还有两辆,都是从梅泽的工厂借的。”

“梅泽?”

“往西北边走三十公里就到了,工厂在梅泽川旁边,位置挺偏的。”

“那他们生产混凝土时用的沙子啊石子什么的,应该就是从那附近搞来的吧?”

“是啊。”

“哦……原来如此……”

矢田部热血沸腾。他感觉自己追寻已久的东西近在眼前。不仅如此,还能如此近距离地观察搅拌车的结构,确认实际情况与自己的推测一致。

矢田部又上下打量了一番黄色的巨型搅拌车。

“您说人能不能从漏斗口钻进那大筒里面啊?”

“天知道……反正我没见人钻进去过……”

“是吗……”矢田部没有多加追问。

“这辆车究竟出了什么故障啊?放在这儿多浪费啊。”他扫视着搅拌车说道。

“我也不清楚……”

“哎呀,一不注意,聊了这么久,百忙之中真是打扰了。”

“你赶紧叫你妻子过来吧,这活两个人一块儿干就轻松多了。”

“我会的,太谢谢您了。”

帮佣用炽热的视线目送着矢田部离开台地。

矢田部按原路返回,不过他这回没有去工地,而是去了远山背后的巴士车站。

巴士朝惠那镇驶去,半道上又路过了惠那峡谷。在开过东云桥之前,矢田部又看见了笠置大坝的水力发电站。刚才停在站边的两辆搅拌车没了踪影。巨大的大坝在左侧窗边缓缓移动。他在惠那站下了车,立刻走去出租车上车点。

他走到最前面一辆出租车旁,隔着车窗对司机说道:“麻烦去梅泽。”

司机回过头来——没想到他正是刚才载着矢田部前往笠置山坡工地的那个司机。

“哎呀,真巧!”

“您在工地的事儿办完了吗?”司机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道。坐在后座的矢田部发现司机的嘴唇很薄——薄嘴唇的人多饶舌。

“嗯,办完了。听说梅泽有个混凝土工厂是吧?”

“没错。”

“那就开去那儿吧。”

“好,客人您是搞建筑的吗?”

“算是吧。”

“搞建筑好像很能赚啊……”

“哪里哪里。”

“刚才您不是去笠置山坡的工地了吗?那个工程是中桥组承包的,他们原本是个小公司,最近才发展成大建筑公司的呀,搞建筑不赚钱,哪能发展得那么快呀。”

看来中桥组的传闻已经传开了。

“是吗?”

“建筑工程的活虽然粗,可赚的钱也多啊。”

“我们公司可没那么能干,最近日子也不好过……哎呀,这条路跟刚才的不太一样啊?”

“翻过笠置山坡,朝白川走,这是西边的一条路。到前面路就宽了。”

这也是条县道。出租车在群山中行驶。

“去梅泽町的路在山里,看不见什么景色,您要是觉得无聊,我就给您唱首惠那民歌吧?”

“好啊,唱来听听。”

矢田部心情不错,也有了听歌的兴致。

谜题,好像已经解开了。

在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发现的泽田美代子的尸体,为什么几乎没有出现尸斑?矢田部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他之前就认定,尸体是从远处的遇害现场运到旅馆的。然而,尸体身上却没有出现与死亡时间相应的尸斑。

他虽然已经推测出了防止尸斑出现的方法,但“如何搬运尸体”这个问题还是难住了他。要防止尸体的血液堆积下沉,在运送尸体的过程中,必须让尸体不断翻转。如何一边搬运尸体,一边让尸体翻转?矢田部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一辆混凝土搅拌卡车就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

至少,矢田部觉得问题已经解决了,也难怪他的心情会如此愉快。

“惠那有座堰,灯笼照亮河,原本是御岳,木曾的白雪……”

司机一展歌喉。矢田部也没有吝啬赞赏的词句。他的心情真是不错。

然而,这时的矢田部,对搅拌卡车的结构仍旧一无所知……

出租车沿着山路行驶了五十分钟。开到盆地之后,就能见到不少挤作一团的人家。低矮的屋顶中,有那么几栋高楼。屋顶、白色的大楼墙壁、蜿蜒的河面都被夕阳染红了。漫长的夏日终于迎来了黄昏。

“客人,那儿就是混凝土工厂。”司机指着出租车正面的建筑说道。

工厂依山而建,最大的特征就是高耸入云的铁塔。传送带从铁塔中伸出,把混合好的混凝土输送出来。山体被树林所覆盖,只有邻近工厂的那一侧露出了灰色的岩石表面。工厂旁边流淌着一条小河。

开山取石,把大石头弄碎变成小石子。再捞出河里的沙子进行搅拌……当然,光是就地取材是不够用的,工厂肯定会动用卡车从其他地方运些原材料过来。

出租车离工厂越来越近了。传送带下停了一辆黄色的搅拌车。从传送带上掉下的混凝土掉进喇叭状的漏斗里,灌进了搅拌筒中。

工厂员工把矢田部带去了会客室。会客室很小,就在混凝土传送带旁边,感觉地板都在不断震动。

会客室的墙上贴着几张死板的工厂照片,上面都是中部混凝土制造公司在各地的工厂的全景。每张照片都拍到了工厂旁边的山、几座巨大的铁塔和停在铁塔下方的搅拌车。

四十来岁胖胖的男子和一位三十多岁身材高大的男子敲门进了房间。他们都穿着灰色的工作服。胖的那个是所长,戴眼镜的高个男子则是制造课长。矢田部出示了名片,要求与负责人见面。

矢田部与两人闲聊了几句,还夸奖了工厂依山傍水的好环境,这才开口说道:“我今天上门拜访,不是来查案的,只是有事情想请教一下。”

“是有关混凝土制造的事情吗?”

所长圆滚滚的脸上露出落落大方的笑容。他一听矢田部不是来查案的,好像放心了不少,又好像在掩饰内心的不安。

不过,面对孤身一人从外县来的乡下刑警(而且还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所长并没有起多大戒心。

“不,是有关搅拌卡车的。请问卡车是归混凝土制造公司所有吗?”

“那是搬运混凝土的卡车,每家生产商都有。我们公司大概有二十多辆吧。”所长说道。

“是不是把混凝土倒进那个大圆筒里,让它一边转一边跑,把混凝土送到各个建筑工地去啊?”

“没错,那个筒之所以要不停地旋转,是为了防止混凝土凝固,并且让砂石和水泥得到充分搅拌。”

“那筒里应该有用来搅拌混凝土的页片吧?会跟筒一起转动的那种。”

“是的,我们管它叫扇叶",用筒前面的马达驱动,筒也会跟着转。”

“马达不转的时候,人能不能进到那个筒里去?”

“能啊,不然就没法打扫筒的内部了。”

“那人要从哪儿进去呢?”

“筒后边有一个灌水泥用的仓斗……”

“仓斗?啊,是不是那个喇叭形状的漏斗?”

“对对,只要把那个漏斗拆下来,人就能钻进去了。”

“啊,那个漏斗是可以拆卸的吗?”

“可以啊,一拆就下来了。”

矢田部还以为人能直接从漏斗口里钻进去。漏斗的直径有一米左右,如果能把漏斗拆下来,人就能更容易地钻进筒里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专业人士管那个漏斗叫“仓斗”。

“我们平时只知道查案,很多涉及到专业知识的事情就搞不清楚了,所以必须得请教各位专家才行。”

“原来是这样啊……刑警也不好当啊。”所长表示同情,可他的表情仿佛在说:无知的刑警真是可怜。

“这次您要查的案子跟搅拌卡车有关吗?”一直听所长和刑警对话的制造课长扶了扶眼镜,插嘴问道。

“这次倒不是在查案,只是想多了解些常识罢了。”

矢田部回答道。眼镜后,一双细长的眼睛犀利异常。看来这样的答案无法令他满意。矢田部心想,决不能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意图。

他忽然想起了警视厅编写的《图解·搜查必备资料》来。这本书上有国内外各种房屋建筑的组成部分、家具、器皿、交通工具的叫法和图解。

矢田部就用这本书当挡箭牌了。他说,这次他们署要编一本自己的《图解·搜查必备资料》,要参考一线调查人员的意见。以前的图解上只有普通的轿车和卡车,没有水泥搅拌车。现在科技进步了,新机器越来越多,书本总是跟不上科技进步的速度,所以署里想补充一下新知识,其中自然也包括搅拌卡车的知识。当然,最好的方法是直接咨询卡车的生产厂商,只是他今天正好路过这里,一时兴起,就打听起搅拌卡车的构造来了。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

略显神经质的课长比所长的反应更明显,他相信了矢田部的说辞,这才放下心来,看来对方真的不是来查案的。

“搅拌卡车生产商会给我们提供产品目录,里面有车的内部构造的图解,我叫人拿来给您看看吧,总比我用嘴解释强。”他吩咐女员工把目录拿来。

而胖胖的所长也松了口气:“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便离开了会客室。

产品目录里有搅拌卡车的断面图和各个组成部分的说明。

“我们公司用的是这种型号的车。”课长指着重达10吨或11.5吨的车型说道。车辆的详细规格如下:

搅拌筒容量 8.9m3

最大混合容量 4.4m3

搅拌筒安装角度 16°

筒长 3610mm

搅拌筒最大直径 2100mm

仓斗尺寸 1000×1000mm

水箱容量 200L

搅拌筒容量很大,几乎有9m3。即便两头较小,也能装下五六个人。各组成部分的说明如下:

油压泵马达无论低速高速都能保持稳定,保证搅拌筒匀速旋转。牢固耐用,能够长时间运转。

搅拌筒支撑组件硬度高,强韧耐磨,能将搅拌筒对车身的冲击降到最小。排泥装置(滑槽、副滑槽、加长副滑槽)耐磨性高,压平结构让混凝土的流动速度更快,加快倾倒时作业速度。

适宜搅拌的L型扇叶附着的水泥少,搅拌、排除性能佳。

门外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下班时间到,工人们回来了。

“图上说搅拌筒的旋转速度是可以调节的是吧?”矢田部向留在会客室里的课长问道。

“是的,可以调节。”

如果要用这种车搬运尸体,必须放慢搅拌筒的旋转速度,否则会在尸体身上留下不自然的痕迹。

筒里装着的不是混凝土,而是水。尸体就浮在水中。产品目录上说,水箱的容量为200L,这些水是用来和沙石进行搅拌的。除去混合物,搅拌筒的容量大概有9m3,只要灌满水,尸体就能在筒里“游泳”了。

搅拌车开到目的地,也就是发现尸体的现场附近之后,凶手再把尸体从筒里搬出来,这时就需要排出筒里的水,用的就是所谓的“排泥装置”。只是排出来的不是混凝土,而是水。那些水可以直接倒进那条坡度很陡的小河里。

搅拌卡车如果在深夜开去红叶庄或附近的人家,马达的噪音和放水的响声肯定会被人听见。所以一系列工作应该都是在远离人家的下游进行的。那里比较偏僻,到了晚上就是一片漆黑,不用担心会被行人看见。

“上面说搅拌筒能够长时间运转",”矢田部向身旁的课长问道,“那搅拌筒在运转的时候,搅拌车能在路上开多久呢?”

假设泽田美代子的遇害现场距离尸体发现现场有一百五十公里距离。根据矢田部的推测,一路上大概需要五个小时,所以他才会问“搅拌筒能连续运转几个小时?”——距离京都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大约一百五十公里的杀人现场,就是刈野温泉。之前他一直很疑惑中桥组为什么要收购温泉尽头的柳月旅馆。但看过搅拌卡车的产品目录之后,他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筒里灌的不是普通的凉水,而是热水!

矢田部激动不已,提问的口气也不一样了。然而,戴眼镜的课长却吃吃笑道:“哎呀,开不了几个小时,毕竟筒里还装着混凝土呢,又是搅拌又是旋转的,最多只能跑一个多小时吧。所以距离工地一小时车程的范围内,一定会有一座小型混凝土工厂。”

“那是因为搅拌筒里灌着混凝土的关系吧?”

“是啊,没错。”

矢田部暗自心想,要是筒里装的是热水,肯定能多跑好几个小时。

“这个扇叶的X型是连着的吗?”矢田部看着产品目录里的截面图问道。图上写着“适宜搅拌的L型扇叶”字样。用于搅拌的扇叶,是基于与船只的螺旋桨相同的原理。

“是的。”课长也朝图解看去。

矢田部疑惑了。要是筒里交叉着这样的扇叶,尸体就没法旋转了。尸体碰到旋转的扇叶,肯定会被切断,就像被卷进螺旋桨里一样。

不过,既然筒里装的不是混凝土,那筒里的扇叶是不是就可以拆下来呢?这样一来就不会切到尸体,也不会在尸体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了。

“扇叶没法拆,是直接装在搅拌筒内侧两端的。”

课长迅速回答道。

扇叶的两端用螺丝固定。矢田部还以为,只要拆下螺丝,就能把扇叶拆下来。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再说了,搅拌筒是跟着扇叶转的。扇叶不动,搅拌筒也不会动的。”课长补充道。

搅拌车的原理,让矢田部瞠目结舌。

然而,课长刚才的一席话,又给矢田部留下了一线希望。

“您的意思是,是扇叶推动搅拌筒旋转的是吧?”

“是啊。”

“也就是说扇叶是贴在搅拌筒内壁上的?”

“没错……啊,我明白了。光看这个截面图,您可能会以为扇叶贯穿于搅拌筒里,其实扇叶是装在搅拌筒内壁上的,就像您刚才说的那样。看截面图容易误会。”

“那……那也就是说,正因为内壁上装着扇叶,所以筒中形成了空洞,是吧?”矢田部两眼放光。

“是啊,混凝土就灌在那空洞里。”

“课长,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搅拌筒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啊?”

“啊?”

“我想参考参考。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现在厂里有空余的车吗?”

“有几辆车刚跑完活回来。我不是不给您看,可搅拌筒还没洗过,里头黏着很多混凝土呢,会把您的衣服弄脏的。”

“没关系,我不在乎,只要不给您添麻烦的话……”

“那我让人给您拿套工作服过来,您换身衣服再进去吧,我再让人拿个手电筒过来。”

“真是太麻烦您了……”

“看来刑警也不好当啊……”矢田部的好学精神令课长感动不已。

等待工作服送到的时间里,矢田部又随口问道:“建筑公司有搅拌卡车吗?”

“没有,都是我们混凝土制造厂借给工程现场事务所的。”

“用完的车当天会还回来吗?”矢田部想起中桥组的帮佣说过的话。

“不一定,有当天就还的,也有一借就是好几天的。”

能打听到这些,矢田部已经很满意了。鲁莽提出有关“中桥组”的问题只会惹火上身。

年轻的部下把工作服拿来了。

两枚手电筒的光圈在巨大的空洞中来回扫荡。一支手电是矢田部的,另一支则是中部混凝土制造公司梅泽工厂的制造课长的。搅拌筒里的混凝土还没干透,两人的工作服上沾满了白色的混凝土。

圆筒内是倾斜的,很难站稳。底面、两侧的墙壁和天花板都是弯的。不过,里头的空间的确够大。最大直径超过2米。全长3.6米,容量8.9m3,能装下9000L的水。

“这就是扇叶。”

课长用手电照亮了墙上的金属物体。三片连续的螺旋形扇叶贴在墙上。产品目录上的截面图上画出的几个X形物体就是这扇叶。

“油压泵马达驱动扇叶旋转,用来搅拌混凝土。”在空洞的搅拌筒中,课长的声音听起来完全不同,余音绕梁三尺。

在搅拌筒里装上9000L的水,一桶水在扇叶的搅动下泡沫横飞——矢田部想象着这样一幅场景。人在水中搅拌,如轻轻的叶片一样上下左右,翻滚旋转。

身高一米六左右的人,在全长3.6米、最大直径2米以上的容器中翻转,肯定会撞到天花板、内壁和底部。四周可都是坚固的金属啊。

然而,在京都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发现的泽田美代子的尸体完好无损,没有掉一块皮,也没有一处碰伤。

“如果在筒里灌满水,把猫狗的尸体放进去,再让搅拌筒转起来,尸体会不会碰伤啊?”

矢田部不能用人的尸体打比方,只能说是“猫狗的尸体”。他的声音在空洞内形成异样的回声。

“啊?把猫狗的尸体塞进来?”奇妙的问题让课长摸不着头脑。

“就是个假设嘛。”

“那肯定会碰伤的啊。就好比滚筒洗衣机里的衣服一样,上下左右到处乱碰,一会儿撞到内壁上,一会儿撞到扇叶上,早就粉身碎骨了。”

部长的答案果然如矢田部所料。

矢田部走近搅拌筒尽头,用手电筒照了照固定扇叶的部分。在亲眼看见之前,他还以为只要把螺丝卸下,就能把扇叶拆下来了。原来如此,就像课长说的那样,扇叶是固定住的,不用电锯之类的工具是卸不下来的。

然而,即便能把扇叶卸下来,也很难保证尸体完好无损。毕竟在激烈的水流之中,尸体会与四周的内壁产生激烈碰撞。

假设凶手把尸体装在睡袋里。这样虽然能减少擦伤的几率,但普通的睡袋根本撑不了这么久。矢田部推测车辆需要行驶五个小时。在五个小时的冲撞下,睡袋肯定四分五裂了,尸体的皮肤也会受到损伤,身上穿的衣服肯定也会被水流卷下。

矢田部爬出搅拌筒。仓斗已被拆下。天黑了。他的心好像也被混凝土堵住了一样,灰蒙蒙的。

两人回到事务所,脱下工作服。

年轻的员工端来了两杯热茶。矢田部与课长面对面坐下,喝了几口茶。头顶的电灯发出昏暗的光。

“您究竟在查些什么啊?”课长盯着矢田部问道。刑警提了个奇怪的问题:要是把猫狗的尸体放进筒里会怎么样?难道编写《图解·搜查必备资料》会用到这些信息吗?

矢田部无法道出实情。况且,他还有其他问题要问。

“没什么,我刚才也说了,我这次不是来查案的。只是一看见实物,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假设各种情况,随口问问罢了。”矢田部笑着回答道。

“这样啊。看来干哪行都不容易。”课长好像接受了矢田部的说辞。

“对了,我顺便问一句,”矢田部说道,“您刚才提到建筑公司的搅拌卡车是从混凝土厂借来的是吧?”

“是啊,没错。”

“有没有建筑公司借了车不还的啊?”

“哦,有几辆车借给附近的一个工地了,一直没还回来呢。”

“附近的工地?”

“一家叫中桥组"的建筑公司承包了惠那和白川之间的县道拓宽工程。我们借了他们三辆车,可他们一直没还,说是等混凝土浇筑好了再还。”

看来劳工宿舍的帮佣说的是实话。

“要是借给工地的搅拌车出了故障,他们是不是得把车送回来修啊?”矢田部想起,帮佣说那辆搅拌车已经在宿舍门口停了三四天了。

“出了故障当然要送回来,毕竟工地没人会修,不送回来,他们也只能干瞪眼啊。”

矢田部没有提起“中桥组”,以防对方看出自己是在调查和中桥组有关的事情。

“不过如果是小故障,他们也不会立刻送回来的。毕竟在工地干活的都是些粗人,大部分情况下,建筑公司会等水泥全浇筑好了再把车送回来。要是车还没回来,附近又有新的工程开工,我们的车就不够用了……”课长感叹建筑公司的“粗鲁”。毕竟是体力活,粗鲁一些也是在所难免。

“对了,我再跟您打听件事儿行吗?”他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贵工厂生产混凝土的时候,应该会用到沙子吧?是不是还会用到碎石子啊?”

“对,最近因为胡乱开采的关系,河里的沙石越来越少了,政府的规定也越来越严格,所以我们会从山里开采石块,弄碎了代替河里的沙石。”

“那碎石里有没有一种叫五色石"的石头啊?”

“五色石?啊,是辉绿凝灰岩吧?有啊。”课长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啊?有吗?”矢田部大吃一惊,身子不由得向前探去。

“工厂北边大概三十公里的山区就有辉绿凝灰岩。我们使用的就是那里开采的碎石,里头就混着辉绿凝灰岩。”

高中老师的回信中提到,金铃湖周边的地层中存在许多辉绿凝灰岩。梅泽以北三十公里——也许那里的地层和金陵湖周边的地层是连着的。

“不好意思,”矢田部激动地问道,“要是工厂里有辉绿凝灰岩的碎石,能不能分我五六颗呀?我那上初中的侄子对矿石特别感兴趣,想要几颗辉绿凝灰岩做标本……”

“没问题。”

课长命令年轻的部下从厂房里拿了几颗碎石过来。部下将石子随手装在塑料袋里。五颗五色石长约为1cm,宽约7mm。四周断面呈锐角,就好像打制石器一般。

矢田部从口袋中掏出名片盒。用棉花包裹的五色石的小石片就放在盒子里。他用手指拿起石子,放在掌心,与那五颗石头进行对比。在房间灯光的照射下,它们时而发出绿光,时而发出红光,就连石子断面的特征都如出一辙。

“这是我侄子捡到的辉绿凝灰岩碎片,他让我照这个样子找。”

课长用指尖抓起小石片,盯着看了一会儿,说道:“没错,这就是辉绿凝灰岩的小碎片。”

“莫非这是贵工厂使用的碎石?”矢田部从旁注视着课长的神色。

“好像是……其他混凝土工厂也会用碎石代替沙石,但只有我们工厂的碎石里才会有辉绿凝灰岩。”

“太感谢了。”矢田部发自肺腑地说道。

原来掉在味冈鞋子里的五色石,是这家混凝土工厂使用的碎石碎片。

矢田部折回惠那。他没有选择豪华的惠那峡谷的温泉旅馆,而是随便找了家偏僻的小旅馆住下。

十点过后,矢田部往天龙市的山崎课长家打了个电话。

“哦?你在惠那啊?那可真是辛苦你了,查得怎么样?”山崎立刻接了电话。

“还挺顺利的。课长,味冈鞋子里的五色石,是中部混凝土制造公司使用的碎石!那家工厂就在惠那西北部三十公里的地方。我已经确认过了,绝对没错!”矢田部言简意赅地汇报道。

“混凝土工厂里的碎石?”课长的声音里透着惊讶。

“我还从工厂要了些样品,两者完全吻合。”

“那可是一大收获啊,干得好!”

“您先别急着夸我。还有几个重要的问题没搞清呢。”

很多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如果那是混凝土工厂使用的碎石……那把被害者从二俣的飞流阁运到船明大坝的车,是和建筑工地有关的车?”

“这个可能性很大。不仅如此,京都贵船红叶庄酒店发现的女尸,很有可能也是用那类车搬运的。”

“什么?”

“详细情况我明天上午回局里之后再向您汇报,总之我觉得红叶庄酒店不是第一现场,泽田美代子是在刈野温泉遇害的。”

“刈野温泉?刈野温泉离京都远着呢!”

“大概一百五十公里吧。我已经大致查出搬运尸体的车了。”

“哦?”

“只是具体的搬运方法还有些疑问……”

在搅拌卡车的搅拌筒里装满水,把尸体塞进去,开动马达。尸体在激烈的水流中不停转动,血液就不会沉积了,所以尸体几乎没有出现尸斑。

泽田美代子的尸体几乎没有出现尸斑。只要使用这一方法,就能解释死亡时间与尸斑的出入。

可这样一来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疑问:在搅拌筒的水中不停旋转的尸体,为什么没有留下任何撞伤的痕迹?尸体在巨大的圆筒中逆流旋转,必然会撞到弧形的金属内壁,以及装在内壁内侧的扇叶。扇叶是无法拆卸的。转动的扇叶必然会碰到尸体。然而,尸体没有撞伤,也没有裂伤。

不解决这个问题,矢田部的推理就称不上完美。然而,他没法在电话里跟山崎课长解释清楚。等明天回到警局再说吧。

“对了课长,能不能麻烦您查两件事?明天早上查也行。”

“什么事?”

“静冈县的热海附近有个叫函南的地方,那里好像有个高尔夫球场……”

“啊,函南啊,我知道,就是三岛东面那一站嘛,在三岛跟热海中间。”

“一个叫中桥泰夫的R县建筑公司社长应该去那儿打高尔夫球了。能不能请您查查是谁请他去的,还有他是不是住在高尔夫球场附近的酒店里。”

山崎赶忙抓起笔记下。矢田部的问题很是突兀,让山崎摸不着头脑。

“我这就去查。”课长愣了一会儿才回答道。

“啊,我之前不是麻烦您派人保护金弥吗?能不能请您查一查金弥和其他艺妓是不是还住在箱根汤本的泷山阁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