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螺旋

死亡螺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八章

出租车驶离三岛城区,爬上了坡道。坡道顶上就是函南的小车站。

车站前的出租车停车场旁边,站着一位身着白色和服、系着深蓝色腰带的女子,一脸百无聊赖的表情。那正是滨松的文吉。

山崎与矢田部交换了个眼色。金弥也是类似的打扮——白底十字花纹的盐泽绢和服、深蓝色的腰带。从远处看估计也是这副模样。文吉还按照矢田部的要求做了个发型。

“这样行吗?”文吉察觉到两人的视线,伸手摸了摸头发,轻挥衣袖,仿佛在向两人展示和服和腰带。

“很好很好,简直没得说啊!”

“课长突然打电话让我这么穿的……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文吉一脸疑惑。

“哦,没什么事,只是想请您在高尔夫球场吃个午饭罢了。”

“是不是真的啊……”

从箱根汤本来的六位小姐都穿着连衣裙,完全看不出她们是刈野温泉的艺妓。不过她们的妆容和衣着还是与普通人有所不同的。

“您就是矢田部警官吗?”六人走出车站,走在最前头的女子喊道。她长着张圆脸,个子很矮,眯着眼睛,也许是个近视眼吧。

“没错,我就是矢田部。”

“我就是和您讲过电话的花江。”

“啊,您好,真是辛苦您了。”矢田部低头致意,又用眼神与她身后五位摇着小扇子的女子打了个招呼。

“您说金弥姐有危险,我们大伙儿就都来了,等得花都谢了……”花江瞪着矢田部抱怨道。大热天的,她把几个朋友从汤本叫了过来,也觉得自己有些责任。

“实在对不住,我迟到了。”

一点四十分。矢田部迟到一个多小时,惹小姐们生气也是在所难免。

“你要是过了两点还不来,我们就准备回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把各位喊来的,还让大家等那么久……”

花江一脸责备的表情:即便你是警察,也不能让人等这么久啊!况且你还是外地的警察……

“不好意思,我是刑事课长。”山崎出面向六位女子郑重道歉。

花江消了气,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梅丸,她们是照叶和小奴……”

五位艺妓欠了欠身子。

“花江小姐,”矢田部小声说道,“那边那位穿着和服的女性是滨松的艺妓,名叫文吉。”

“刚才您的同事已经把她的名字告诉我了。她也是您喊来的吧?一看她就是个艺妓,我就猜是您喊来的,可我又不能当面问她不是。我们姐妹几个还能聊聊天,可她孤零零的,也不好意思跟我们搭话,一直干等着呢。”

“哎呀……这次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不好意思,能不能请您过来一下?”矢田部把她拉到一边,香水味扑鼻而来,“花江小姐,您看那个文吉穿着和服,感觉如何?”

文吉站在车站边上眺望前方,离刈野温泉艺妓们有些距离。函南站在山坡顶上,可以俯视被左右的高山包围的谷底小镇。山间还能依稀看见西伊豆的海面。

“是您让她穿白和服系蓝色腰带的吧?”花江看着文吉的背影说道。

“对,您在电话里不是说金弥小姐就是这么穿的吗?怎么样?远看她们俩是不是有点像?”

“像!我们刚才一直坐在车站候车室里,看见她跟其他乘客从车上下来,朝出口走去的时候,梅丸、铃香和小奴都跳起来大喊:哎呀,那不是金弥姐吗!"我也吓了一跳。她走过出口,进候车室之后,我还盯着她看了半天呢,她的脸长得也跟金弥姐很像。”

“你们跟金弥小姐亲如姐妹,都会认错人,看来她俩真的很像啊……”

“背影和发型都一模一样!”

“我知道了,谢谢。”

“我说矢田部警官……”

“嗯?”

“嗯"什么嗯",我们金弥姐究竟上哪儿去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了,所以才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可您却让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我们也不清楚金弥小姐的行踪,所以才需要各位帮忙啊。”

“金弥姐不会有生命危险吧?”花江忧心忡忡地问道。

“目前应该还没事。”

“目前?”花江瞪着细长的眼睛反问道。

“事态刻不容缓,请大家一定帮忙。”

“我也不知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总之我们会尽力的。”

对金弥姐的担忧,取代了焦急等待的不满。

“您不必多虑,只要照我说的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让我把文吉小姐正式介绍给大家吧。”

一行人打了三辆车。第一辆车里坐着山崎课长和三名年轻的刑警。第二辆车里是五名刈野温泉艺妓,最后一辆车里则是矢田部、文吉与花江。

从车站前出发,没多久就进了隧道。上面是新干线与东海道本线的轨道。除了隧道,就是陡峭的上坡路。路的两边尽是杉树林。山顶在树梢上缓缓移动。

“花江小姐,你们是坐电车来函南的吗?”矢田部突然问道。

“不,我们直接从汤本打车来的。以前没来过这里,机会难得,就想坐车去十国山坡兜兜风。”

她们虽然担心金弥姐的安全,可还是有闲情逸致坐车兜风——也许这正是她们的优点。

“那就是说从十国山坡有直达函南的路咯?”从地理上看理应如此。

“不,没有直达的马路,从十国山坡出发,要先去热海和函南之间的那条收费高速公路,沿着公路去函南,然后才能到车站。”

“从十国山坡没有直通山上的高尔夫球场的马路吗?”

“没有啊,要是有就方便多了,”司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以后总会造的吧,可现在只能像那位客人说的那样,从十国山坡下到热函高速,再绕个圈子过去。从箱根过去可麻烦了。”

出租车沿着坎坷不平的山坡往上爬,越过杉树林还能看见远处的山顶。右边是箱根的群山,与出租车所在的山坡并不相连,中间有一道深深的山谷。司机说,十国山坡在远处的尾根的西边。

“那有没有人能走的路啊?”

“有是有,但很窄,而且路都在草丛里,普通人根本没法走。只有穿着登山服的杉树林管理员才走得了。”

“这样啊……原来如此……”矢田部沉默不语。他审视周围地势,思考绑架金弥的人所走的路线。

“你也是第一次来吗?”

花江怕滨松的文吉一个人太寂寞,一直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搭话。

“嗯,是的……”文吉微笑着回答道。

“这儿的景色可真不错啊。”

“是啊……”

“啊,你穿这身和服可真漂亮。”

“哪里哪里,我实在是不适合穿洋装……只能穿平时穿的和服了。大家穿着洋装都好漂亮啊……”

她们互相奉承,也是为了缓和初次见面的紧张气氛。

“哦,马上就到高尔夫球场了。”

矢田部看见路旁低处有一座红色屋顶的仓库小屋。他用手肘戳了戳花江,让她们别再说话了。

一条道路分为两条,转角正面竖着一块黑色的木板,上面雕着几个白色的大字——“秀峰乡村俱乐部”。

“哎呀,终于到了……真想快点儿去餐厅里吃点东西。一看见那指示牌,我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花江忍无可忍地说道。

“对不住对不住,前两辆车里的人肯定也饿坏了吧,你们看连车速都变快了。”

马路突然成了慢坡。也难怪,右边还是混杂着丝柏的杉树林,不过左边已经能看见高尔夫球场了。

高尔夫球场中有几座长满青草的山丘。球场与马路之间拦着高高的钢丝网。马路沿着球场绕了个圈。出租车往俱乐部大厅驶去,自然而然就能看见每一个洞口附近的风景。强烈的阳光直射而下,把绿色的草坪都照白了。身着各色衬衫的男男女女仿佛五色的豆子一般撒在草坪上。

矢田部透过车窗,死死盯着草坪上的人群。

丘陵顶端有一栋瑞士山庄风格的白色建筑,上面盖着时髦的朱红色屋顶。三辆出租车快速驶过停满各种豪华私家车的停车场,停在俱乐部大厅门口。

“司机师傅,”矢田部下车后忽然说道,“等会儿我也许得再叫两三辆出租车过来。能不能把营业所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司机掏出一张出租车公司的名片递了过去。

“现在正是最闲的时候,肯定有很多空车的,欢迎您随时打电话。”

俱乐部大厅的食堂在二楼。矢田部与山崎让小姐们稍事等候,自己先一步上了楼。

食堂里空荡荡的,只有三对年轻男女在喝咖啡和果汁。

“今天南苑会举办了一场高尔夫球会,请问参加球会的人是不是都出去了?”

“是的,他们一小时前出去打球了。”服务生回答道。

“这样啊……他们一共有多少人啊?”

“应该是二十位吧,分成了五组。”

他们是一小时前走的——也就是说他们吃了午饭,于一点半开始下午的球会。下午五组人要打完半程,至少需要三小时。要是球场的人多,花的时间就更长了。估计他们要四点半左右才会离开球场。现在是两点半。

“第一组出发的人现在在哪儿啊?”

“这……他们已经在打后半程了,应该在14号洞附近吧。”

“14号洞?大概在哪儿?”

服务员带着矢田部来到巨大的落地窗户前。

从山顶看到的风景就是开阔。左边的群山盖住了富士山的山脚,而山顶直至蓝天。右边的山脉层层叠叠,包围住整个高尔夫球场。大厅下长满青草的丘陵仿佛海上的波浪,中间隔着好几道丝柏树林,仿佛幕布一般。

“14号洞被丝柏树林挡住了,从这边是看不到的,大概就是那个方向。您看,那儿不是有个球童在推车吗?就在那前面。”

那片草地上分布着身着白衣的球童、红色的小旗和打球的客人。

“要是坐车来大厅,是看不到14号洞的吧?”矢田部想起透过出租车车窗看见的人群。

“对,11号、12号、14号、17号、18号洞都在球场内侧,被其他洞围起来了,从这里是看不见的。”

“不好意思,请问你手里有没有高尔夫球场的宣传手册?有路线图的那种。”

“有,请稍等。”服务员走开了。

这时,七位小姐走进食堂,跑到窗边,赞叹眼前绝美的景色。屋里开着空调,可小姐们还是不停地摇动胸前的小扇子,看来是她们的习惯了。

不久,服务生们拿来菜单,又把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众人开始七嘴八舌地点菜。

“课长……”矢田部把山崎拉去角落里。后面是一个低矮的架子,放着银光闪闪的优胜奖杯。

“中间耽误了些时间,计划全乱套了……”

“嗯……那群家伙都出去打球了,食堂里一个人都没有……”

知晓矢田部计划的山崎皱起眉头。身着和服的文吉坐在窗边桌子旁。

“再等等,让我们再好好想想。”

刚才那位服务员拿着宣传手册走了过来。

“谢谢。”

矢田部赶忙翻开小册子,看了看球场的缩略图。

高尔夫球场是一片东西走向的长方形,位于中央的俱乐部大厅将球场一分为二,东半边是后半程的10至18号洞,西半边则是前半程的1至9号洞。函南方向来的上坡路沿着后半程路线的外侧,从南到北依次经过15、16、13、10号洞,到达中央的俱乐部大厅。就像服务员所说的那样,14、17、12、11、18号洞地处内侧,从高度相同的马路上是看不见的。

服务员说,现在南苑会的第一组人马正在打14号洞。后面的15号洞和16号洞都在马路边上。

矢田部将宣传手册交给山崎课长,抬头看了看食堂里的电子钟。

“课长,拜托混凝土工厂的那个东西,应该快到了吧?”

课长看了看手表回答道:“嗯,从大仁出发的,就是国荣混凝土制造公司的大仁工厂。毕竟我联系的是总公司,不是工厂,从总公司到工厂也要花些时间。不过应该快到了。”

小姐们看见两位服务员端来的佳肴,两眼放光地说道:“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她们对山崎与矢田部低头致谢。

“啊,真是让大家久等了,请大家一定多吃点啊。”山崎说道。

“两位警官也一块儿吃吧。”花江笑着说道。

“我们马上就来,各位先吃吧。”

“是吗,那我们就先吃了啊。”

小姐们笑脸盈盈地拿起刀叉,忙活起来。看来她们真是肚子饿了。

“你们陪她们一块儿吃吧。”矢田部对三位年轻的警官说道。另一张桌子上摆着五份餐具。

“课长和矢田部警官呢?”大川警官问道。

“课长和我还有些事要办,你们先吃吧。等会儿可就没空吃了。”

矢田部与山崎匆忙走下楼梯。门口的大堂处有事务所和接待客人的柜台。柜台里坐着两位年轻女性,旁边还有卖特产的小卖部。

两人站在楼梯上讨论起来。

“我去给函南站前的出租车营业所打个电话……”

矢田部见三个身着衬衫、皮肤黝黑的男子走上楼梯,赶忙与山崎耳语起来。课长点点头。

“今天状态真差,分数又创新低。”三人聊着天从矢田部身边走过。

“课长,您去事务所看看南苑会成员的签名吧。登记簿上应该会有这家俱乐部的会员的名字和访客的名字。”

两人走下楼梯,山崎课长朝事务所走去,而矢田部则走近特产货架角落里的公用电话。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出租车司机给他的名片,转动电话的拨号盘。

电话那头传来浑厚的声音。矢田部用手拢住听筒,环视四周。门口有五六个人站着聊天。小卖部里放着盒装鱼干、罐装腌野菜、装有鱼糕的箱子,以及陶壶、贝壳艺术品和点心。店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一名司机接了电话。就是刚才介绍热函道路的那个声音。

“啊,是刚才去高尔夫球场的客人吗?”对方也记得矢田部的声音。

“没错,刚才真是辛苦了。”

“您刚才说还要两三辆出租车是吗?那我们现在能出发了吗?”司机还记得矢田部说的话。

“不用那么多,先来一辆就行了,请尽快派一辆车到俱乐部大厅门口来。”

“好。”

“啊,等等……”见司机想挂电话,矢田部赶忙说道,“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

“你把我们送到高尔夫球场之后,是回了趟车站再去营业所的吗?”矢田部问道。

“是的,一回来就只能排队尾了,我看没什么客人,就回营业所休息了。”

“那你有没有看见一辆搅拌卡车朝高尔夫球场过来?”

“没有啊,要是有我肯定会看见的。”

矢田部松了口气。

“那你等会儿应该就能看见了。你看见那辆车之后,能不能帮我把它拦下来?”

“拦下来?”

“那辆搅拌车是国荣混凝土制造公司大仁工厂的。你帮我告诉司机,天龙市的山崎让我转告你,总公司下了命令,联络人马上就过来,请你等他来了再开车。"”

负责联系国荣混凝土制造公司的是山崎课长。大仁工厂的搅拌车司机虽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只要告诉他“总公司下了命令”,他也只能把车停在函南站门口了。

“好,等搅拌车来了我会跟司机说的。”

“谢谢,那就拜托你了。麻烦你尽快派一辆出租车过来吧。”

“好。”

矢田部打完电话,就地抽起烟来。十分钟过去了,山崎还是没出现。莫非调查进行得不顺利?十五分钟过后,山崎打开事务所大门走了出来。

山崎看见矢田部,慢慢走了过来,难掩兴奋之情。

“怎么样?”矢田部小声问道。

“嗯,我看到南苑会的成员表了。我刚进事务所的时候,他们一直问我为什么要看名单。我也不能表明身份,只能谎称自己是报社记者,想报道一下俱乐部生意兴隆的景象。我口袋里正巧有一张报刊记者的名片,真是帮大忙了。可我要是光看南苑会的,调查的目的就暴露了,只能浪费些时间看那些与案情无关的名册,所以才花了这么长时间。不过我把南苑会的名字都抄下来了。”山崎摊开一张纸。

矢田部盯着纸上的二十个人名。后面还写着每个人的地址和电话。他望向山崎——课长也用眼神回应。

“打电话打听打听那些不认识的名字吧?”

“嗯,请来的官员和建筑业人士要分开看。”课长表示同意。

“说起电话,我刚才给函南站的出租车司机打了个电话,他说搅拌车还没来。我已经拜托他把车拦下来了,还好赶上了……”

“那真是太好了。”

“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应该已经停在门口了,一切照计划进行。”

“你也坐那辆车陪着去?”

“我觉得我陪着比较好。不过我自己马上会坐那辆车折回来的。”

“那时南苑会的第一组会打几号洞呢……现在在14号洞附近吧?”

“我大概要三十分钟后回来,他们应该已经打完15号洞,正打16号洞吧。不过那应该是五组人的第一组。后面的组肯定没那么快。”

两人一边上楼梯,一边轻声交谈。

来到食堂一看,三位警官已经吃完了,他们抽着烟,将视线集中在山崎课长身上。

山崎将他抄下的二十人名单递给三位警官,派他们进行调查,只有几个名字例外。

“这张名单上没有他们的职业。你们三个分一下工,打去他们家里,搞清楚他们是官员还是建筑业人士就行了。问的时候别暴露自己是警察啊。”

剩下的几个名字,山崎与矢田部早已心中有数,便没有让手下调查。

三人抄下自己需要调查的人名,分别跑去餐厅的公用电话和楼下的红色电话亭。

山崎安排好工作后,向小姐们所在的两张桌子走去。

她们已经吃完了,正在享用餐后的水果。

“很好吃,多谢啦。”见到山崎,她们道了个谢。

“粗茶淡饭,请多包涵。”

“课长和矢田部警官不吃吗?”花江看了看隔壁桌子上两套没人用过的餐具问道。

“我们早饭吃得晚,其实没什么食欲。”

“那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硬要你们陪着我们一起吃……”

“哪里哪里,只要各位能享受这里的美景和佳肴,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这儿的景色真是太漂亮了。在这儿打高尔夫肯定很享受。”

“你们也会打高尔夫吗?”

“会是会,就是打得不好。”三位刈野温泉艺妓举起手。

“要不要去高尔夫球场里参观参观?权当是饭后散步。绕半场走走,如何?”

“哎呀,听起来很不错哎!”梅丸、年轻的铃香与春若高举双手。

“姐姐,光从这儿看多没劲呀,我们出去散散步吧!”铃香对花江、照叶与小奴说道。

“这么热的天还散步啊……会被晒死的。”年轻的小奴说道。

“小麦色皮肤才性感呢,保证你每晚都有客人陪。”梅丸边笑边说。

“既然梅丸姐开口了,那我们就到球场旁边走走吧,免得以后没生意做呀。”花江说道。

“是啊是啊,花江姐。”春若拍着手说道。

“大家都有阳伞吧?”山崎笑着问道。

“嗯,大家都有。”花江回答道。

“不过,我们要是在球场旁边走,会不会影响到打球的人啊?要是被飞来的球砸到了怎么办?”照叶开口问道——她是这群艺妓里最寡言少语的一个。

“球场旁边有专门让球童推车走的小道,只要沿着那条路走就不会打扰到打球的人了。球倒是可能飞来的,所以就请大家撑起阳伞吧,既能挡住太阳,又能挡球。”

“还真是一举两得呢,您可真聪明。”

“要是大家没意见,那我们就出发吧。”

“可我们这么多女人又不打球,只是在路上走,打球的人会不会觉得很奇怪啊?”梅丸担心地问道。

“哎呀,没事没事,大家这么漂亮,肯定很引人注目,多好啊。”

花江站起身时,突然说道:“咦?”

她环顾四周。

“……滨松的文吉姐怎么不见了?”

“哦,文吉小姐有事先回去了。”山崎轻描淡写地说道。矢田部也没了踪影。

三位年轻的警员打完电话,纷纷回到食堂。

矢田部将文吉送去函南站,又折了回来。其间花了三十分钟。

课长山崎与六位刈野温泉艺妓留在食堂里。他突然关注起照叶来。

照叶是六个人里长得最漂亮的。其他五个人总有点“乡下温泉艺妓”的感觉,气质不佳。梅丸有点胖,嘴唇很厚。小奴长着一张扁平的脸,肩膀塌塌的。春若眼睛很小,下巴凹陷。铃香个子矮,像个孩子一样。花江的额头突出,鼻梁很低,嘴唇很薄。而照叶却是瓜子脸,长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和高挺的鼻梁。虽然下唇比上唇突一些,但仍算个美人。身材也很纤长,而且举手投足都很优雅,是一群人中最沉默寡言的一个。她肯定是刈野温泉最受欢迎的艺妓——山崎暗自认定。

这时,山崎忽然想起日星建设道路建设部长大石谦吉的证词来。六月二十五日晚上,味冈专务、大石、平山与小原一行四人入住刈野温泉的枫庄旅馆,味冈还与金弥共度良宵。

那天晚上除了金弥,照叶是不是也参加了他们的晚宴?要是照叶也在,味冈为什么没有要照叶,而是让金弥陪?男人选择一夜情对象的时候,总会偏向美人的。

“花江小姐,借一步说话。”山崎拉着花江走去食堂的角落。山崎的语气很轻松,花江也不以为意地跟了过去。

“我想向您打听件事……六月二十五日晚上,日星建设的高级官员味冈与三位部下入住枫庄旅馆。那天晚上,除了金弥,还有谁出席了这群人的宴会?”

花江还记得很清楚:“那群客人一开始还说自己是百货商店的店员呢,我记得可清楚了。之后金弥姐才告诉我们,原来他们是建筑公司的。那天除了金弥姐,还有照叶、梅丸、春若和我在。”

“金弥小姐是不是因为和那个建筑公司的高层味冈睡过了,所以才打听到他的真实身份的?”

“是的。”

山崎不明白花江脸红的原因。花江与平山共度良宵,平山也告诉了她,自己是日星建设的人。她并不知道味冈在那之后不久,就在远离刈野温泉的船明大坝湖溺水身亡了。

“照叶也去了吗?怪了……”

“怎么怪了?”

“照叶小姐这么漂亮,味冈先生为什么没有选择照叶小姐,而是选择了容貌和年龄都略逊一筹的金弥小姐呢?这说不通啊。当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是个人就能看出来照叶的确是个美人,味冈先生一开始也想让照叶陪的,但照叶有特殊原因拒绝了。所以他才换成了金弥姐……”

“啊,是这样啊……那就是说照叶小姐有她的大靠山,所以不能陪其他客人,是吗?”

“您自个儿琢磨吧。”

从照叶优雅的气质、一身的高级洋装和手指上的漂亮戒指,山崎就猜出了一二。

“您能不能偷偷告诉我,照叶小姐的靠山究竟是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

花江盯着山崎的脸说道:“课长,您是以警察的身份问的吗?”

“不不,只是我个人很感兴趣罢了。”山崎略显慌张地说道。

“那我怎么能把朋友的男人的身份告诉您呢。要是您想知道,就直接去问照叶嘛。”花江怒气冲冲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嗯……那我这么问吧,”山崎见花江脸色大变,换了个方向提问,“各位小姐现在住在箱根,这趟旅行的旅费是各位平时攒下来的吗?”

“我们每年夏天都会出去旅游一次,旅费也是我们平时攒的。”

“那可真不错啊……去年夏天各位去了哪儿呀?”

“去能登半岛转了一圈。”

“住了几天?”

“就住了一晚。”

“前年呢?”

“前年去木曾的御嶽山爬山了。”

“住了几晚?”

“两晚。”

“大前年呢?”

“越前的海岸边。”

“海水浴啊……也是住两晚?”

“没错。”

“也就是说以前各位去的都是离刈野温泉比较近的地方,而且只住一天两天。可今年的旅游很是豪华啊,大家来到箱根,而且还住了四五天。恕我冒昧地问一句,各位攒的钱够用吗?”

花江沉默了。

见花江沉默不语,山崎继续说道:“光是各位存的钱肯定不够用吧?是不是某位小姐的后台出钱资助的啊?”

“被警察这么问,就好像我们是用偷来的钱来箱根逍遥一样,真让人不愉快。”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可没做什么亏心事,您想知道就告诉您好了。我们这次旅行,的确有人出资相助。”

“果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过我还有件事想顺便请教您。”

“又是顺便",怎么跟《劝进帐》里的富樫一样啊……”

花江说出真相之后,好像轻松了不少,竟然开起了玩笑。

“我可不会像富樫那样审问您,只是问几个问题参考参考罢了。”

“有人听说我们每年会自己攒钱出去旅游,就为我们七个出了旅费,让我们去箱根好好玩个四五天。”

“这位靠山可真阔气啊……等等,他是不是还开了条件?一定要去箱根,而且一定要住五天左右?”

“倒也算不上什么条件,只是对方这么说了,我们就只能照办了。”

“还有一个条件:这次去箱根的旅行,一定要带上金弥小姐,是吧?”

“他的确让我们带上金弥姐,可我们跟金弥姐本来就是好姐妹……”

“嗯……原来如此。”

山崎知道自己打听到了重要线索,只是没把胸中的激动表现在脸上。

“那各位在汤本的旅馆的时候,那位靠山有没有出现呢?”

“没有,他没有来。”

“这就怪了,他出了这么多钱让你们来玩,照理说应该会来跟你们见一面的吧?喝喝酒啊,打打麻将什么的。不然出钱干什么啊?”

“他平时不喝酒,而且公务繁忙,没那个时间。”

花江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话出口了才察觉大事不妙,面露怯色。

“花江小姐,您认识这位靠山吧?”

“……”

“不然您怎么会知道他平时不喝酒,工作又忙呢?”

“……”

花江为自己的失言后悔不已。山崎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这次旅游的赞助人,就是照叶小姐的靠山吧?”

花江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我猜就是这样。那照叶小姐的靠山是不是经常来刈野温泉啊?”

“偶尔来。”花江低着头,小声回答道。

“莫非他住得很远?金泽?京都?还是大阪?”

“东京。”

花江在山崎的诱导下,很快说出了答案。

“他是东京人?莫非是来刈野温泉谈生意的?”

“他不是生意人,比生意人的地位高多了。”

“哦?”

“是这个"……”花江破罐子破摔,指着自己的胸口画了个圈。

“他是国会议员?”山崎大惊失色,“我就不问他的名字了,只是那位议员是刈野温泉出生的吗?还是说刈野温泉附近是他的选举区?”

“不,他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

“哦?他是东京人,但因为某些原因,刈野温泉所在的R县成了他的根据地,是这个意思吗?”

“他是全国区的议员。”

“啊,是参议院议员啊?”

“他可是大腕。他在R县有很多热心的支持者,所以不时会来刈野温泉住几天,于是认识了照叶……”

一旦说漏了嘴,花江的嘴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之后,她看着山崎的脸,叹着气说道:“我可当不了弁庆。”

喘着粗气的矢田部回来了。看来他是急急忙忙赶回来的。

“去函南站一看,搅拌车正好停在那儿,是那位司机帮忙拦下来的。文吉小姐的事情也照计划安排好了,”矢田部扫了眼手表,“应该已经从车站前往这边开过来了。”

说完,他又看了看对面桌上的小姐们。花江也在。不知为何,她看上去有些没精打采。

“矢田部啊,我打听到重要线索了!”

“什么?”矢田部见课长两眼放光,立刻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顿时紧张起来。

山崎带着矢田部走下楼梯,将花江透露的消息简要告诉了矢田部。

“什么?照叶是高尾雄尔的情妇?”矢田部脸色大变,“他可是大腕啊……”

“超级大腕啊……”

高尾雄尔本是内务官僚,在竞选参议院议员之前一直在自治省担任高官。他在全国区当选过三次,现在是执政党政务审查会路线工作组干事。他在与交通行政有关的省厅非常吃得开,连乡下警察都知道他的大名。

矢田部想起,刈野温泉的古董店屋顶上,放着一块大招牌——全国区参议院议员高尾雄尔联络事务所。

那位古董店的老板,应该就是花江口中的“高尾雄尔支持者”之一。

矢田部抱起胳膊。死在东京丸内神邦大楼屋顶机械室的,是自称“高尾雄尔后援会岐阜高尾会干事长”的柳原光麿。他从京桥的内外精密机械制作所消失之后,在刈野温泉躲了一个月。柳原孝助因诈骗罪被警视厅通缉。刈野温泉一定有包庇他的人。

柳原孝助是个古董商。可他并没有自己的古董商店,是个“行商”。他去全国各地的古董商店,看见好东西就买下来,转手卖给东京的顾客,赚取差价,或是专卖给东京的古董店,以此过活。

刈野温泉的高尾雄尔联络事务所就是“大野古美术店”——与柳原那样的行商肯定有关联。

那时五十多岁的店老板正坐在店里看报纸。报纸挡住了他的脸,但矢田部总觉得他在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扫视进店的客人。

如此看来,大野古美术店的老板,不仅要为高尾雄尔确保当地的选票,运营这家联络事务所,也许还是高尾雄尔和照叶之间的中间人。每月给照叶的生活费,可能也是由古董店老板交给照叶的。

“出钱让金弥她们七个温泉艺妓去箱根旅游的,应该不是高尾议员。我觉得一切都是其他人假借高尾议员的名号策划的。高尾议员和这件事应该没有直接联系。”矢田部思索了一会儿,对山崎课长说道。

“也许是这样。我觉得照叶也是一无所知,还以为这次是高尾议员出钱让她们来逍遥的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她应该不知情。这样一来,我心中的疑问就一扫而空了——幕后黑手的真正目标是金弥,找其他人来只是为了混淆视线。照叶是无辜的。”

“那接下来就照计划办?”

“嗯,只是我们既然掌握了这些情报,就可以再加一点料。我会跟那些准备参观球场的小姐们说的。”

他看了看手表。搅拌车马上就要出现在路边了。

“课长,让我再看看您在事务所抄下的名单。”

矢田部看了看山崎给出的成员名单,向另外三名警员招招手。

“你们刚才已经根据这张名单打电话问过了吧?不是建筑业人士的是哪几个人?”

分工打电话的三位刑警,用手指着几个名字说道:“大浦智二、工藤昌吉、藤丸敏也、高桥照雄、田中登和川添治郞,总共六个。”

矢田部看了看名单,又看了看三位刑警,问道:“他们都是在哪儿工作的?”

“大浦先生和工藤先生是大藏省的××局长与××部长。我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谎称我是电视台负责打字幕的人,为了提高收视率,要打出您丈夫的工作单位",那些夫人就毫无保留地把丈夫的工作单位告诉我了。大浦先生五十四岁,工藤先生五十二岁。”上田汇报了调查结果。

“我也是这么问的。藤丸先生是建设省的××局长,今年五十三岁。高桥先生的夫人戒心十足,就是不肯把丈夫的工作单位告诉我。”大川也汇报了自己负责的部分。

“那就说明他是高级官僚,家教果然到位。”

矢田部朝最后一位吉冈警官看去。

“田中登先生是大藏省的××经局长,今年五十四岁。川添治郞的夫人虽然接了电话,可也是戒心十足,就是不肯告诉我丈夫的工作单位。”

“很好。”矢田部点了点头,“川添先生肯定也是高官。他们大多是大藏省的官僚,估计高桥先生和川添先生不是大藏省就是建设省。其他人都是五十三四岁,估计他们俩也差不多,职位肯定也是局长或部长。很好,你们先过去吧。”

矢田部让三人回到餐桌,自己则低声朝山崎说道:“从这些人的地位来看,他们应该和巨势堂明有密切联系。巨势在大藏省和建设省非常吃得开,肯定也是有这些人从中协调。今天的高尔夫球会,就是为招待他们举办的。巨势召集起加入南苑会的建筑公司成员,让他们与官员混个脸熟。”

“味冈死前去琵琶湖畔的高尔夫球场打过球,估计那场球会的性质也和今天的差不多。”山崎也说道。

“没错,这张名单上写着这家乡村俱乐部的正式会员是巨势堂明、大东组建设的成濑敬一、共荣建设的中原武夫和日星建设的大石谦吉。因为南苑会的会员都是以公司名义,味冈死后,大石就取而代之成了日星建设的代表。”

“大石是代替味冈出席高尔夫球会的,他肯定升官了。”

“是啊,而且甲东建设的末吉祐介也入会了。”

“主要成员就是这么几个。剩下的十五个都是访客,还有个女人。”

“宫村彰子,二十八岁,东京都港区芝××号,龙水会事务所员工。”

“龙水会……龙水会,”矢田部拍着脑袋,“总觉得在哪儿听过……”

“据警视厅来的调查员说,巨势堂明手下除了南苑会,还有个叫龙水会的组织,南苑会的事务所在神邦大楼的东明经济研究所,但龙水会另有位置。”

“那宫村的地址,应该就是事务所的所在地了吧?南苑会是建筑公司的组织,而龙水会是其他公司的组织。应该也是通过巨势堂明认识高官的那种组织吧。只是龙水会是什么公司的组织啊……”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那个宫村彰子就是巨势堂明在那个组织里的秘书。和泽田美代子在建筑公司的组织——南苑会中的地位一样。”

“是啊,估计龙水会也是一个事务所、一部电话、一个秘书的形式吧,就像泽田美代子一样。不对,等等,泽田美代子死后,宫村彰子可能兼任了南苑会的工作,不然怎么会跟着巨势堂明来南苑会高尔夫球会呢?”

“嗯……”

两人又看了看宫村彰子的名字与年龄,面面相觑。

上田走了过来。

“课长,小姐们问什么时候才能去参观球场……已经把她们晾了好久了,她们都快等得不耐烦了。”

矢田部赶忙走去小姐们所在的餐桌。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还不好意思呢,先让我们在函南站等,又让我们在这儿等,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嘛!”艺妓代表花江表示抗议。

“唉,对不起对不起,的确是我们照顾不周,只是参观之前有些事情需要商量商量……”

“参观个球场还要商量什么?”

“没事没事,已经商量好了。不过有件事情需要大家帮帮忙。”

“帮忙?帮什么忙?”

“各位来到球场之后,请看这位上田警官的手势。他发出指示之后,请大家为正在打高尔夫的人加加油。”

“加油?怎么个加油法?”

“打球的人分成五组,每组四人,按次序打每个洞。请大家对着那些人喊一喊这几个名字……”

矢田部将一张纸片递给小姐们,上面写着:大浦、工藤、藤丸、高桥、田中、川添。

小姐们凑在一起看了看纸条。

“只要喊他们的名字就行了吗?”梅丸问道。

“没错,不过最好是娇滴滴地喊。”

“啊?怎么做?”

“没各位想象的这么难,就照着平时在宴会上喊熟客的那个口气就行了。”

“大先生,加油啊!工先生,加油啊!这样?”

“不要喊大先生或工先生,必须把大浦和工藤这两个字都喊出来。”

“我们艺妓是不能随便喊客人名字的,只能用昵称喊,不然被别人听见就麻烦了。况且大先生"呀工先生"这样的昵称听起来更亲密啊。”

花江摆出刈野温泉艺妓的规矩来。

“您说得是,可今天我们希望大家能装成东京艺妓的样子,就好像经常出入赤坂、新桥、日本桥、柳桥高级料理店的那种艺妓,尽可能娇滴滴"地喊一喊那些人的名字。”

“可他们根本不认识我们啊……”

“没关系,要不这样吧,各位用阳伞遮住半张脸,在远处喊,怎么样?”

“会不会给他们添麻烦啊?”

“添麻烦也不要紧,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好奇怪呀……”

“请各位帮帮忙。”

“姐姐,我们就听警察的吧!”年轻的春若和铃香跃跃欲试。

“还有一件事……”征得小姐们同意的矢田部说道。

“还有啊?”花江一脸不耐烦。

“只是顺便啦。球道旁边不就是马路吗?就是打车过来的时候路过的那条马路。过一会儿会有一辆混凝土搅拌车从坡道底下慢慢往上爬。大家看见车里的人之后……”

矢田部向小姐们提出请求。

艺妓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由花江作了决定。

“没办法,反正也是顺便……矢田部警官,您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算了,反正是为了金弥姐,我们豁出去了……”

上田与吉冈带着六名艺妓走下食堂的楼梯,朝大门对面的球场入口走去。强烈的阳光照在无边无际的草坪上,鲜艳的绿色显得非常刺眼。艺妓们齐刷刷地打开阳伞。

工作人员冲了过来,说他们不允许闲人擅自前往球场,否则容易被球砸到。

“喂,让她们去吧。”工作人员背后的人说道。好像是俱乐部经理。

“不过路上的确有危险,各位一定要小心啊。”

他微笑着送小姐们出了门。山崎向他道明了身份,征得了他的同意。

艺妓们撑着阳伞,沿着小道缓缓行走。戴着宽檐草帽、用白色毛巾包着脸的球童一脸疑惑地望着眼前的光景。

用户还喜欢